今天是
搜索
美国中文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

时间: 2020-4-5 14:44| 来源: 美国中文网|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邱辛晔 字冰寒,号思渊堂主人,目前担任纽约市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下了新冠疫情下的纽约散记,现转载其散记之十三,“宅生活、宅乱想”供阅读。以下图文均来自思渊堂博客又是周末了。对于宅家的我而言,和昨天并无差别。加拿大总理的形象 ...
邱辛晔 字冰寒,号思渊堂主人,目前担任纽约市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下了新冠疫情下的纽约散记,现转载其散记之十三,“宅生活、宅乱想”供阅读。

以下图文均来自思渊堂博客

又是周末了。对于宅家的我而言,和昨天并无差别。加拿大总理的形象从(西厢记的)张生向(三国演义之)张飞转变,留了连腮胡子,因此说话也听来靠谱多了。他向加拿大人民的讲话中,有一段的大意是:你的祖辈可能为二战而奋斗,母亲为人权而抗争,现在轮到你了:宅家就是对国家的贡献。把「宅」上升到了新的高度。这在美国自然也是可用的。

不过「宅」的贡献,到底是比不上在第一线抢救病人,从事各种城市运转不可缺工作的纽约客的。一早,在纽约市卫生局工作的病毒检测科学家傅洁博士在群中发了一段消息,几张照片。她周末也上班,去做新冠病毒的检测。征得她同意,我把一段话引述在本文:

昨晚很早就睡着了,就想着今天周六早上趁上班之前微服私访中城,替我们的州长和市长出去巡逻一下,看看大家1)有没有呆在家里; 2) 出门的人有没有保持社交距离; 3) 有没有戴上自制的口罩(外科或其他医用口罩留给医护人员戴)。同时,我也做一次战地摄影记者,带上照相机和手机咔嚓咔嚓拍几张照。
早上8点多我已经在中城,从中央车站的42街,Park Ave开始拍照,然后沿着42街走到第五大道,再沿着第五大道,路过纽约市公共图书馆,洛克菲勒中心,圣派曲克大教堂,川普大厦,一直走到60街,中央公园口。天下着蒙蒙细雨,感觉有点冷,我马上决定结束此行,保住体力上班。
跟大家汇报一下检查结果。
1。路上行人很少。2。走路的人多数戴着自制口罩,比如围巾等。
3。马路上公交车不少,不过都是空的,我坐的车就我一人。
4。见到一些人在修马路,多数没有戴口罩,有些人口罩挂脖子上了。

这是傅洁拍摄的几张照片:
大中央车站: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1

纽约公共图书馆: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2

修马路的工人: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3

空荡荡的公交车: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4

这几张图片,可以代表疫情下的曼哈顿了。当然曼哈顿不是纽约全部。早上读了律师诗人谢炯的疫情日记,其中写了她曾短暂居住的皇后区的柯若娜地区(就是Corona,新冠的冠!)。
七号地铁高架线两侧,无数的两层楼房,主要是西裔居住区。如何在人口密集的地区保持六尺社交距离?而且各族裔生活习惯也不尽相同,即使戴口罩进入了联邦防疫手册,市长也鼓励遮起口鼻(不必是口罩,围巾、布条......都可上场),但在现实中,措施的落实并不容易。

记录疫情,以文字、以艺术,这个特殊的时期,反而激发了人的生命活力,创造出平时不大留意的元素。王鼎钧先生给我发邮件,传来的英文,是见过的。中文则第一次看到:

隔离,
人权没了。
不隔离,
人全没了。

Quarantine,
No Human Right
No Quarantine,
No Human Left.

英文的妙处自然是双关语,right and left 既是左右,也是权利和留下。简单的四行,以幽默问人类:权利和活着,如何抉择?中文无法翻译出两个词的双关,但「人权没了」「人全没了」之「权」「全」谐音,和英文就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受启发,觉得也可以把right and left 翻出一个新花样:隔离了,没有人再敢右倾;不隔离呢?没有人还能做左派了。

今天是4月4日,清明节。中国定了这天下半旗致哀、全国鸣笛。在没有真正追究哨子何以没收的时候,笛吹起来,觉得不免泄气。消息说,本于4月7日首发的一张邮票,被回收销毁了。从图片上看,邮票小型张的设计: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5

坊间纷纷议论,错票,错在何处?可能有各种原因。严力说,原因应该是:把众撕开才能用。 我觉得,这也几乎构成一次全民行为艺术:每一次寄信,就得把人撕裂一次,沿着中间的虚线,一条似有若无的线。
这样的邮票,隐喻和「曲解」太多,自是不可面世。有人说,这张废票值钱了,和从前的「全国山河一片红」邮票有一比。

现实毕竟不是美剧,意外的情节,不听哪一位导演的。前几天纽约人为海军医疗船「安慰号」驶入纽约港而欢呼,觉得那1000张病床是「及时床」(呼保义宋江在世?)。没有料到,报导说,才20个病人上得白轮船。因为原来的设计,医院船是为医院分流,把非新冠病人送上船,以便医院集中收治肺炎重病人。没有料到,新冠一出,一来,其他病患减少(如枪击内外伤、车祸意外就少了许多),或非急诊病人改期治疗;二来,我感觉很多病人是有严重基础病的,也许本来就是普通病患,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成为特殊病人,自然也不能上船。此外,医院船既然收治普通病人,为了防止有受感染者上船,就花费精力和时间于检测。早上的州长「吹风会」说,医院船将「转型」,和贾维兹中心的临时医院一样,分批收治新冠病人了,而且由联邦提供设备和医务人员,仅医院船就开辟1200张特殊病床。写好的剧本,被演员修改了。导演得听群众演员的。不过这样的「乌龙」,是好事。同样船上的故事,是美国航空母鉴罗斯福号,出现了疫情,百余水兵感染,舰长发出求救,国防部有不同意见,认为皆为轻症,可以在船上应对。有关信函被媒体披露,国防部以写信程序不合,泄露通讯,把一个航空母鉴的舰长撤职。在美国,军人要服从文官,二话不说,提着一个包包走人。鉴上四千人呼叫他的名字,是感谢,也是抗议。作为局外人,我们只有看的份。有的媒体称舰长为吹哨人,即故意泄露了信函。

作为美国华裔,最绕不过的就是身分认定和处境。由于这一疫情爆发起于中国,华人是否会被美国舆论、政客当作出气桶?华人是否还能安全居住?很多媒体刊登了华裔受到侮辱、攻击的导报。美国的一些团体、议员,也对此相当重视,抗议歧视,保护华裔。这类消息再经过中国自媒体出口到美国,就拼出了一张华裔的苦难大图。我以为,美国这一个社会,不是单一种族的,情况复杂。大多数人包括移民,是能够过正常生活的。放任的政策、各种有意无意的煽动导致的案子,每天都在发生。更不要说美国尤其是大都会,精神病人、心理健康有问题的,不在少数。但,这是美国的大局吗?美国华裔被歧视、辱骂、攻击,在纽约州长库默也认为,刑事案件降低的疫情时期,数件和比例反而上升了? 把歧视的苗子压制在初发阶段,防患未然,是必要的。但夸张实情,是否反而引发华裔紧张,乃至做出不合情理的行为(如自行结成保卫的武装,准备点燃「烽火台」示警)?

我在一个老乡的微信群,看到转发德州华人一家被攻击,脸上划了数刀的「旧闻」(美国族裔多复杂?这起案件的凶手,自称西裔,狂言要杀中国人,实际上他是缅甸裔美国人。而他攻击的受害人,并非华裔,而是越南裔。勇敢出手阻止的则是白人),并得出了一种结论。然而,正是因为如此错综复杂,简单归纳为因为疫情而攻击华人,用种族歧视来概况,实在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

我对群友说:我不太认同这种帖子。原因是: 夸张、肤浅。虽然每一个孤立事件都是真的,但被集中起来,被构制成逻辑关系,构成了华裔被歧视、迫害的大画面,和真相是有距离的。个人觉得,这不是华裔在美国处境的主要面貌。如果说这是我的主观意见,我建议朋友们不妨做一个简单的抽样调查: 我们每个人都有十几个微信群,其中和美国华人同群对者不少,而且,华人分布在美国各地,不仅仅是华人聚集的纽约、法拉盛。每个人很容易调查一下:你知道的周边华人被砍杀、辱骂过多少次(自己也算进去)。这是疫情下的情况。再调查平时的情况。我们这些美国华人在美国生活了二三十年,受过、眼见、听说过几次歧视事件(比较严谨一点的话,不要把一般的人与人之间吵架、争论,和族裔关系无关的统计进去。凭良知和理性判断甄别一下)。
看看答案是零,二次以下,还是五次以上? 答案就有了。各人生活的范围不同、经历各异,自己的答案自己享用,其一;如果有人统计,做大数据分析,则或可推理出一般,有助于归纳一种意见。除此之外,消息、报导、警告、担忧、呼声之类,最多供参考。

阳光灿烂。楼下,刚刚在后院隔着篱笆和我打招呼的美国老妇人佩蒂,女儿和几个小外孙来了,祖孙三代在门口玩耍、笑谈。我特意从窗口张望,心中惦念的是,她们戴口罩了吗?留给你猜。

宅着学书第二遍黄庭坚「松风阁」。三十多年前在大学宿舍学过颜体,此后不再。这次疫情让我重新学写,并顺便临了黄山谷。小学生水平,但也是一片心情。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6

我也要去散步一会了。散步没有被禁止,仍然属于「居家」畴。实际上能够的话,户外作适当散步有益身心健康,降低宅压力,是抗疫的良药。前天散步时,拍摄了樱花,它们不管不顾疫情地怒放,再次令我感到:人类,何曾是地球的主人。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7

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_图1-8


2020.4.4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相关阅读

发表对《宅生活、宅乱想 (疫情下的纽约散记之十三)》的评论

(发表评论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无关内容)

目前还没有评论 【我要发表评论
图片新闻[更多...]


娱乐图片[更多..]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清除痕迹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