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搜索
美国中文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郭敬明、于正道歉了!曾遭遇业内联名抵制

时间: 2020-12-30 23:31| 来源: 澎湃新闻|评论: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2020年的最后一天,郭敬明、于正先后通过新浪微博向庄羽、琼瑶道歉。不久前,百余位影视从业者联合发表署名公开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以节目导师、嘉宾的身份出现在综艺节目中,并且还进行话题炒作,应受抵制。新华社对此进行了追踪报道,人民 ...
2020年的最后一天,郭敬明、于正先后通过新浪微博向庄羽、琼瑶道歉。不久前,百余位影视从业者联合发表署名公开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以节目导师、嘉宾的身份出现在综艺节目中,并且还进行话题炒作,应受抵制。新华社对此进行了追踪报道,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部微信公号“侠客岛”则以《影视抄袭剽窃者,怎能成为榜样?》表示了关切。

郭敬明、于正道歉了!曾遭遇业内联名抵制_图1-1

微博截图


二人之中,郭敬明于12月31日0时整率先发布微博称,“2006年法院判决我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女士的小说《圈里圈外》,法院当时做出了判决:1赔偿庄羽女士20万元(人民币,下同);2在《中国青年报》上公开道歉,或者直接将判决书内容刊登在报纸上。当时的我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于是在律师问我选择写道歉信还是刊登判决书的时候,年少轻狂的虚荣和抗拒让我选择了逃避道歉,以直接在报纸上刊登判决书来履行法律惩罚。当时自己一度很反抗,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在之后的所有场合,我都一直回避谈及抄袭事件,因为对我来说,它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我不敢撕开,更不敢面对。”

“时间过去了十五年,这个错误一直伴随着我,从我年少,到青年,到如今马上走向四十岁的人生中点。一直以来我都会接收到老师们网友们的批评,所以,在今天,我选择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面对我对庄羽女士造成的伤害,面对被我辜负的所有支持我和相信我的读者和合作伙伴,我欠所有人一个道歉。”郭敬明称,“庄羽女士,对您造成的伤害,我郑重道歉,非常对不起。我也要向公众道歉,向所有原创作者们,和中国来之不易的创作环境道歉,对不起,我做了非常不好的示范,请大家以我为戒,拒绝抄袭,尊重创作。在道歉的同时,我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汇总计算清楚之后,全部赔偿给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愿意接受,我会把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接受公众的监督。”

郭敬明、于正道歉了!曾遭遇业内联名抵制_图1-4

微博截图


同日,@庄羽 通过微博回应了郭敬明的道歉:时隔十五年,收到郭敬明的道歉,如郭敬明先生所说,这的确是一份迟来的歉意,我接受郭敬明先生的道歉。对于郭敬明先生提出的将《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的版税以及全部收益赔偿给我的这个提议,我有一个新的建议,我也将《圈里圈外》这本小说出版后获得的线上线下所有版税以及全部收益同《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收益合并在一起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用以帮助原创作者维权,并接受公众的监督,请郭敬明先生考虑。

郭敬明、于正道歉了!曾遭遇业内联名抵制_图1-5

微博截图


12月31日10时44分,@于正 发布微博称,关于《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版权一事,我诚挚地向琼瑶老师道歉!“这份道歉现在才来,并非我不愿意承认错误,而是我缺乏足够的勇气。您是我从小到大的偶像,您的每一本书我都耳熟能详。有一天能像您这样,站在创作故事的巅峰,便是我最大的梦想。然而我却把这一切搞砸了,不仅仅伤害了您,也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乱。我知道,这不是一句道歉所能弥补的。这六年里我并非大家眼中的一帆风顺,生活、事业都要从零开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除了给您的赔款之外,我还面临平台、投资方等一系列的赔偿,这是对我最好的惩罚,也是血一般的教训。有很多次我都下定决心想对您写点什么来表示我的忏悔和痛心,但迟迟不敢下笔,时间越久就越不敢!”

“这些都是我单方面的心理活动,我忽略了您和社会公众都需要通过一个公开的道歉来看到我悔过的诚意。我知道错了,用了六年正视了这个错误。”于正称。

就在2020年12月21日晚,编剧余飞、宋方金等人在微博上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点名有抄袭劣迹的郭敬明、于正屡屡以导师、嘉宾的身份出现在各种节目中,进行话题炒作,这种一切唯收视率论、流量论的做法引起了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极大反感,呼吁立即停止对这些“劣迹从业者”的宣传炒作,对相关节目做出修改调整,不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将他们从公众媒体中驱逐出去。

12月22日晚,编剧@宋方金 在微博上发布了“影视从业者联名抵制于正郭敬明”第二批联名签署名单。加上第一批,共有156名。@宋方金称,“同气连枝,同声相应。为了光遇见光,大家遇见了彼此。”

12月23日,新华社记者对公开信的四位核心发起者、参与者进行了专访。

其中,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电影《建国大业》《离开雷锋的日子》编剧王兴东认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作为编剧行业协会,有维权职责,因此一直关注和参与琼瑶诉于正案。于正赔偿赔了,但没有公开赔礼道歉,他还没有遵从法律,缺了这样一个环节就是不执行法律判决,就是不敬畏法律。这样的人受邀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公开节目里,是非常不恰当的。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影协电影文学创作委员会委员,电视剧《楚汉传奇》《铁齿铜牙纪晓岚》编剧汪梅林认为,这些年我们的资本和媒体对内容生产深度干预,导致大量一味追求流量、追求收视率的作品出现,郭敬明和于正正是这种价值导向和内容生产模式下出现的代表人物。他们代表流量思维指导下为迎合收视率和流量不择手段的不良生态。他们之所以收到追捧,乃至被树立为导师和行业精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符合资本和平台的要求。在这种价值导向下,影视行业生产出了大量“宫斗”“架空”“甜宠类”和“玛丽苏”的内容。他们的作品在年轻人当中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很多青年演员也对他们的作品蜂拥而上。这种文化趣味和价值导向,对于有良知的编剧行业和影视从业人员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对此我们必须要发声。

24日,新华社再度追问,谁在给“劣迹艺人”提供粉墨登场的舞台?如何遏制资本把“劣迹”当卖点的不良行径?资本以及某些竭力为“劣迹艺人”粉饰的媒体应承担哪些责任?

25日,微信公号“侠客岛”在评论文章《影视抄袭剽窃者,怎能成为榜样?》中指出,无论本次联名呼吁的结果如何,至少敲了一次警钟:应遵循艺术规律、尊重原创知识产权、依靠专业判断,拒绝过度被资本“引诱”、被平台“绑架”;过去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拒不认错,甚至有恃无恐、继续大行此道。

文章称,当然了,长期行业乱象,不应只由某一人、某一剧作承担所有恶评,在广泛的争议之后,有关部门如何加强监管、进一步规制违法失德影视从业者?主管机构或行业协会如何细化相关行为规范,为从业者树立正确荣辱观?文化产业领域如何加速遏制平台垄断、匡正平台行为?这些都是需要严肃作答的问题。

据公开报道,2006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对庄羽小说《圈里圈外》构成抄袭,判决被告郭敬明、春风出版社立即停止侵权、公开致歉、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但郭敬明和出版机构未在判决书规定的期限内公开道歉。

2015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于正电视剧《宫锁连城》侵犯琼瑶电视剧《梅花烙》的改编权和摄制权,被告方停止侵权,于正向琼瑶道歉,被告方连带赔偿人民币500万元。于正同样未在判决书规定的期限内公开道歉。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

相关阅读

发表对《郭敬明、于正道歉了!曾遭遇业内联名抵制》的评论
 
大家都在说
查看全部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图片新闻[更多...]


娱乐图片[更多..]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清除痕迹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