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摆渡 //www.sinovision.net/?196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摆渡,不虚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

热度 13已有 6902 次阅读2020-2-16 14:19 |个人分类:思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很多年前当我经营快餐连锁Subway时,自己在柜台后面帮助客人做三明治,因为是流水线作业,所以客人告诉你需要什么,我在柜台后面重复确认,很多时候还要和客人聊几句。

 

我发现,说话时会有很多口水喷出来(我们这里称“飞沫”吧,准确一点),尤其是当使用一些摩擦音、爆破音的时候就不得了了,比如:tomatolettucecheese...


我觉得飞沫的问题很严重,为什么没人管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很多年,直到近十年前,我在经营餐饮后期转入商业地产,才有一些时间研究这件事。

 

在餐饮服务人员的嘴上安装一支挡板,这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但是从实际情况来说,飞沫必须被挡住,因为说话时飞沫会落到台子里的食物上面,没有道理呀。

 

在面部设计一个挡板需要考虑几个问题,安全性、透明度、舒适度,同时要考虑商家承受的成本,使其不能成为商家负担。

 

我开始针对中国、台湾和韩国的医用透明薄片开始筛选,质量要好,透明度要高,厚度适中,需要有防雾功能……;最后我选定了韩国的材料作为薄片也就是挡板。

 

下巴部分不能用框架,因为做餐饮服务人员,来回走动进出交错,使用框架如果发生碰撞,镜片架子正好处于喉咙位置,时间长了会出事故,而且框架沟槽本身不便于清洗。我试了很多种材料,最后选定医用硅胶,柔软有弹性和镜片融合好,有透明度,抵在下巴位置还防滑,效果非常好。

 

最后是这个镜片要适用于各种脸型,我在镜片左右下角钻孔,加上医用弹簧绳,弹簧绳上有个小橡胶圈来做固定弹簧绳用,这样直接往耳朵上一卦就好了,不容易脱落。

 

经过测试改良在测试,最后确定了材料和最后的规格。

 

带上“口罩”后,五六米的距离基本看不出来,我觉得还挺先进的。

 

我当时拿着样品在曼哈顿办公室和友人说,未来的两年内,你们会在全美的快餐行业看到,全部带我的这款透明口罩。

 

我觉得这就是未来,于是找美国专利律师仔细申请专利问题,律师说这个流程下来要两年时间几万美元费用。我做了一些调查,发现可以在中国做专利申请同样可以受到国际专利法保护,而且价格只有几千块人民币,而且批复速度八个月左右。

 

于是我把图纸文件准备完整,委托弟弟在中国找专利申请机构做了申请,结果大约六个月时间,我的设计获得了中国实用性产品新型设计的专利证书,一个大红本子,非常正规,还挺喜庆的。

 

此期间我开始,我找了中国上海江浙一些专门生产医疗备品的企业帮我加工产品。因为大家没见过是什么东西,我就起草了保密协议,对方签好后,我把图纸细节就发过去让对方报价。最后我选定了浙江一家小企业先帮我生产一万只寄到美国。

 

为了敲开美国连锁企业大门,我自己做网站,在我下面的连锁快餐厅用手机拍摄各种视频,简介、操作、不同客户的反馈,结果每一个客人,都认为所有餐饮服务业都要用这个口罩,还有的要和我合伙一起干;当时信心绝对在一万米高空。

 

收到国内寄过来的成品后,我把“口罩”,和我的视频和市场反馈报告做成一套文件,寄往美国各大餐饮连锁机构,McdonaldBurger KingSubwayWendyPapa John, Chipotle....

 

但是过了很久这些企业都没有回复,于是我找到了我最熟悉的Subway(赛百味)采购负责人,我说这个飞沫传播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是经营者我太了解了呀。负责人回答是,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是我们从来没用过,不想给客人一种卫生健康隐患的感受,目前暂时不能采用。

 

我想能从一个连锁企业突破也可以呀,于是直接打电话找各个连锁机构相对应部门负责人,但都遭到了类似的回绝……,非常有挫折感。

 

我找了纽约市卫生局的友人梁博士说了这事,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为什么不能被接受呢?梁博士说:John,卫生局要通过数据分析和事件报告,才能确定传染病类型和传染源,目前通过飞沫传播的疾病并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餐厅里的飞沫是否是造成疾病传播的渠道,这些都需要有足够的数据才可以下结论,纽约市卫生局不能建议或强迫商家带口罩...。谢谢梁博士。

 

Anyway,反正手里有产品了,我开始在亚马逊上卖,但是几个月下来才卖出一盒,真是让人灰心呀。无奈之下,我暂时搁置了这个 “口罩”项目,专心研究商业地产。

 

大约过了一两年,我友人去国内出差,回来和我说:John,你设计的口罩,我在香港和广东那边都看到啦,我在想,这不是John设计的吗。

 

听了这话还是挺让人高兴的,至少有人开始注意和使用了,谁发明的口罩,不重要了,也没啥科技含量,我的心思也不在口罩上了,用的人越多越好。专利机构问我还要不要交纳每年大约六百多人民币的专利维持费,我说,不交了,用不着保护了。

 

后来我在看法律案例了解到,美国通用汽车曾经因为车辆设计不良被告,法庭上挖出,公司早就知道车辆有设计有问题,但改良设计和召回需要花费一两个亿美元,而解决设计造成的法律纠纷总体开支大约两千万美元,公司算了一笔账,就没有去彻底解决设计问题,最后连续出了人命,事件细节才曝光。

 

其实这也侧面的说明了我们生活中讨论的功利主义问题,良知和公理是需要时间和代价的。

 

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知道疫情早晚会来,就像是,我们知道箱子里装了一个时钟,它在滴滴答答走,但是没有人知道,现在是几点钟。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_图1-1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_图1-2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_图1-3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_图1-4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_图1-5

我的一次“飞沫隔离”体验_图1-6












鸡蛋
9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rubin 2020-2-17 09:33
几年前在纽约法拉盛王子街的一家饼店看到这个产品,我说,这就是John的设计!现在纽约很多饼店好像都用了这个产品!有眼光!
回复 旅游爱好者阿辉 2020-2-16 18:33
阿JOHN你系得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