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秋话》

热度 7已有 4499 次阅读2019-10-6 14:1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秋话》_图1-1


不知怎么做到的,成功地在太阳下抽掉地平线后,他们欢快地跳在了半空中;没看出来这个世界因此多了些什么样的异样;百日短短,昼夜长长?满地的形儿,如影如幢;不是幻觉与幻象,我在等待那半仙状的欢舞落在地上;我,等了好久,最后在背部脖颈的两边贴了两片伤筋膏,并期待来日,酸疼的不在。


离奇的候,不同寻常。往年三五日的高温,今年持续了近两月,还不见,雨的滑落;现时的温度倒变了,变得很急速,直落二十五华氏度;松鼠隐了,鸟儿隐了,狗儿蔫了,没见着人字排飞的、南往的雁。


和缓的风从东南面的门窗吹入,却又毫无眷顾地走由后面的出口奔往;后院去多瞧了眼,没什么大变化;没见着隐隐的花开和、殷殷的枫红:大致也是在等待;在,似乎不变的一切中,演化。


在一块锈蚀的钢板上刻画活生的韵;山石列队也期待,轮到自己;我在寻找光泽的色艳,画韵的诗曰;悠云半遮的空壑里,抛出一嘴满谷的歌。


合度地抽转,复在归还的闲坐里半渡:砚台,呆呆地蹲着;毛笔,横横地躺着;墨香,匀匀地微着;对望,松松地峙着;该是动手时刻了,在,此一样的均合里。现实的抽象!


那个民国大才女在自己洛杉矶的公寓里,着着落地一袭红,走了;之前十八年还走了一位,在巴黎,身穿一挂素白斜躺着,走了。试图去寻到中式红木椅和法国贵妃椅间那被时光略去的内联,依稀地见着了她俩共有的馨涵。张爱玲、卡拉斯于我,便是这般抽象地板画了。


把并不齐整的零散理到如此秩序,不是我本事。事情在那搁着呢,也会瞅着机会蹦出来,做如此的排列。不因她们的性别的,而因她们无法预约的一同,馨于共通。躲不开这类的气,也就闻得着那涵着的香。


不去成都的雨里,双手插在裤袋里;也不去《蓝莲花》的波绽里,歇斯底里;只顾,顺着老巷中阳开的新唱,小城故事;亦或,在红瓦绿盖的指牵中,金钩白帐! 


不在梦里,还在象中。无罔了而已。由而,半空落下,站定地上!


世间太多“如此说”借由“由此说”,最后成了“有此说”。这一说是要“引典”的,因为事实现象及史说录了这一说;这二一说是个拖带,轮到个自这般说,多少还有依据的;到了三一说,便是脱羁了后的随想兼个发,只引得由此分岔的路径上,尘土飞扬见不着人的了。


落地了的我,随机碰见了一道文,洋洋洒洒近万言,涉及了时髦当下。开篇懂得立论的,是破题也是开说,说的是中美或东西人民和制度的各异。没时间去剖析了,也没很化气力去理解,被再度重复多两次的主题假如是错的,那个结构和行程不看也罢。至于罗列的内容或暂定的依据,属于半熟的假借吧,又不是牛排,如何吞噬?


各路还有段子手,似乎是个不善的头冠,纳闷的是,许多人都欢欢地戴上了,不亦乐乎!有时我发现,写文撰文的这类人,知识和水平绝对不低的,也或深底里装“半熟”,弄出来许多“半生”的食,放在餐桌上,予求予给。


一篇文,借来“教授之教授”之陈寅恪来讲“如此说”。先是呢照旧了弄一堆头衔名号来铺陈,然后主题出现---为国文考试出了个怪题:对对子!(很离奇的)上联是:孙行者。然后接着说:据说,“考生全蒙了,只有一个人对出来,得了满分。。。。。"。满分者,周祖谟也。陈老的结语是:“周答上此题,其余不论,己足可任选清华任一专业。”只不过,周氏后来成了北大中文系教授,著名语言学家。云云。他当初的下联是:胡适之。仅凭此三字便能获得如此青睐和前途让人半信半疑中,找不全逻辑关系。就只好拿来当”趣闻“了。那么,这个文章类段子写手私底的心向又是如何咋样的呢?没法去结论的了。


我纳闷的是,“孙行者和胡适之“里的这个”之“字真的对得很好吗?


话说,看到下联前,几秒内我就对出来了:周作人。可是我错过了节点,没能去清华入北大后再整几顶便帽玩玩。也罢,本是个无心无肺无欲人。没帽自有没帽的好处,还可以每年一度“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善哉,善哉!











鸡蛋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9-10-12 20:51
YECGUMEI: 有意思的段子,话说某个朝代的皇帝殿试三科状元,皇帝老二不知道出什么对子,那天外边正在下雨,院子有鸡冠花,在雨水的滴答下摇摇晃晃,心来灵感就出了一个上联 ...
多谢多谢。
其实说得都是同一个理,有些被捧高的东西也没说得那样难。
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9-10-12 20:49
mrasiandragon: 酒我还存有几箱,你就准备下酒菜吧!哈哈!
嗯,上八珍准备好后,我一根扁担替您跳过去。走起来!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9-10-10 11:46
今又是: 哈哈哈哈。世间有老兄如你,无有寂寞也!赞赞赞!
这辈子不和你弄顿老酒喝喝太不划算了,怎么也得撮一回!
其实这个对字可以连着不断地顺手来。比如说, ...
酒我还存有几箱,你就准备下酒菜吧!哈哈!
回复 YECGUMEI 2019-10-10 04:14
有意思的段子,话说某个朝代的皇帝殿试三科状元,皇帝老二不知道出什么对子,那天外边正在下雨,院子有鸡冠花,在雨水的滴答下摇摇晃晃,心来灵感就出了一个上联:雨打鸡冠龙点头。这是抢答题,一个考生正好看到下雨时,风吹的大殿的门上挂着的竹帘子摆了摆去,灵感上头,就顺口抢答到下联:风吹竹板凤摆尾。这个典故流传了数千年,也不知道今天有多少文人墨客还知道这个幽默之典故,传统文化还是要有人传承的,否则就会被遗失和人们忘记的,今借你的宝地,灵感上头,想起了老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某一个场合和人聊天时候,说出的典故,也亦是对老父亲过世二十二年的纪念吧。
回复 今又是 2019-10-8 19:13
mrasiandragon: 松鼠隐藏,鸟儿不飞皆因砚台呆呆地蹲着,毛笔横横地躺着。善哉!善哉!
!!!错!错!错!!!
“孙行者”下联应该“今又是”。 ...
哈哈哈哈。世间有老兄如你,无有寂寞也!赞赞赞!
这辈子不和你弄顿老酒喝喝太不划算了,怎么也得撮一回!
其实这个对字可以连着不断地顺手来。比如说,就拿自家名号玩玩:云堂人,玉宇歌!(暗合自家习作《玉宇云堂》)。
搞不懂怎么和北大清华挂了钩。搞不好三年级学生给个样子做提醒,半个班级都能满嘴生花的呢。
你买老酒还是我掏腰包啊?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需要第一时间弄清楚。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9-10-8 11:24
松鼠隐藏,鸟儿不飞皆因砚台呆呆地蹲着,毛笔横横地躺着。善哉!善哉!
!!!错!错!错!!!
“孙行者”下联应该“今又是”。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