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七十八:大音低调》

热度 2已有 713 次阅读2020-11-8 13:25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七十八:大音低调》_图1-1

圣者的死,是,活生的炬!  ----今又是。



(序)

我在想,是否该用《哲笔信手》续写许多。


东边枫红开始渐退时,此地开始斑斓了。地上开始有落叶,那一片片恰如其时、恰如其份的飘落,很是美丽。何必扭拧在迟滞的荒诞里呢?就此落下不也为这一季献上了一叶如实的美丽,嵌入明朝的共和?!


死去也就是为了最底层的人们别去“成为大地的负担”,这就是智者的智者留给人世的最大贡献。我非常同意这位先贤的这句话: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能够谈谈和道德有关的事。我并不想花哪怕丁点的时间精力去关注无趣者自以为是的呻吟,至于门槛落到如此低的程度,以致任何没有感知、没有认识、没有觉悟、没有公心、没有国家意志和人类共识的人能够在轻便的嬉笑中使用圣人高举了数千年的权利对国家及人类的未来随手投出本该富有更多意义的一票,对此,我只能表示我的感伤。


社会的基本机构总体分高中低上层,这一级级向上的托升,本旨上提高了社会结构能够铸成的更高的职责担当及历史效益。可惜,主宰人世的主是人不是神;而假借神祗的人无了那个依托后,最终丢在地面上的只是赤裸裸的两个字:无耻。


向结构会制讨要一个至圣的答案?请先告诉我,向什么样的人去讨要?


从古希腊部落族群到古罗马时的民主选制,我只看见那位为了神圣饮鸠而去的圣人和为了那所谓的选制承担了败亡后果的帝国大厦。不说1793 年代 变故了,那为人熟知的种种用惨烈的血腥和无端的残暴那样地训示过天下众人了,可是,人们还会在回望、反思和觉悟中醒返吗?问题还在于,一个个与国体和人类福祉相关的重大紧要,是极有可能被那些不会回望,不能反思,不愿觉悟的人随手任性了公决的。要不他就不会死!唯一尚可欣慰的是,他是带着冷静平和的微笑离去的,因为他知道他的举措只是道德及神祗呼唤下的由死向生,并通过这个无我的壮举,为人世留下一座辉煌的碑刻留记。


将繁琐贫乏紊乱仓促的风云错乱用冷静去熨平,复默默里仰望举手向举世的伟大送上两千年后的致敬体现的是一种精神的承继,至少可以说明没忘记,向着崇高抵进。至于平躺在混世里成为羊群里的骆驼才有的那类窃喜和呼号只是世上最贫乏无趣的生动,和每日里都要谈谈的那个话题的鲜灿没有挂带和牵连。


(一)

书翻一页,那场七十年前在朝鲜半岛发生的战争复被陈述了,我觉得那非常地有必要。当然,这类的必要的本质跟羊群里乱跑的骆驼也没挂带和牵连。他们会把现时的发生看作历史,而非历史的全部。我则偶尔也会走回时光,再次看看里间的本、里间的质。


就和权杖坐在后院晒台晚风的煦微里,用最平常的说话方式涉及了。


权杖的父亲参加了那场战争,是个炮兵。幸存回国后,成为荣誉军人。头盖骨和右手拇指骨被飞机炮弹削去了,因此。炮火阵地一阵呼啸后,随即引来了成群的美机轰炸,战友纷纷倒下,他身边一起躲炮火的战友胸膛被飞机机枪子弹打出个碗大的窟窿。。。。。。人们会说,代价太大,生命太贱,无可否认的是,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铸成了新一条别样的长城,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在世界的历史中、在之后我们日日享受的和平时光里了。


选择遗忘和别过是一种耻辱。稍有良知的人是不会去接受这种耻辱的,一个人如此、一个民族如此、一个国家更应该如此不忘,如此记得!


(三)

这周决定不加班了。人都相当乏累了。周五做事脚被袢,一跤摔在地面上,伤了右掌。整个手掌红肿得厉害,连夜买了止疼药、护掌手套,一阵冷敷后才见舒缓。下班回家是忍着痛的,只能单手驾车开到家。


因是周末还想宽泛,依着前段时间里的话头,再去看了不老片子《上甘岭》。也是瞎好奇,也去看了新上的大片《八佰》和《金刚川》,说实在的,此后二部电影拍得之差叫人牙酸,根本看不下去,玩哪?中国的历史按老外的路数走,按新式的章法去整,都是不上档次的玩,如美国大选。


再看《上甘岭》我依然钦佩那导演、那编剧、那场景、那程序、那打光、那演技、那台词、那音乐、那个词、那里间昂昂的斗志和纠纠的精神。这拢在一起才叫东西。


后人看老片,会觉得老套和土气。但是,走到深处你不难发现所有人员都走到生活里去过,并且深度地去了解过,体验过。人还不难体察到,那种体验过后一种被叫做集体精神的齐聚和挥发。说的是战争啊,唱的是和平,赞的是祖国的人民,民族的江山。这种大气真的是荡人心魄。


一条大河破浪翻,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梢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什么样的词曲作者、什么样的家国情怀、什么样的民族魄力和意志才能让我辈后来人深深感动,默默尊崇?!又是一种由死向生的大气概,有和没有能做成,天大的区别!


也只有这样的曲乐歌唱才能做到在维也纳音乐厅音乐响起,众体一声!多少年过去了,那成了一种经久的传唱,永世的不朽!


也可偏了去,看现世的许多。什么《双截棍》、《卷珠帘》、《成都》之类的,你说它们不好,人家吐沫淹了你;你说它们好,怎么就不见那种深情感怀和大气磅礴。不同类型的玩意儿?也可以,走路走多了,跑一段可行?平地里蹿够了,往高处蹦两下可成?好好的东西要不唱得七歪八扭、要不唱成非伦不类或小家家般面前一碟,手中一盏,格局不够的话,也就只能那样玩玩了。至于天下传唱,也很正常,天下世界本来就是那样的,平地上走路的人为多,也就多多不怪了。毕竟,把日日里总要谈谈道德为乐趣的人拿来相比,就是不入世,还会讨人嫌。不嫌那个嫌,方能铸成我,那个属于真正人的共属的、独立、完整、高尚的我!


(四)

大选要结束了?实在地说,和我的预估不一样。65%对35%的成样未出现。那么就要为之后的种种我心忧忧了。至于这个国家,大致会有一段“王小二”的“年景”了。赢了个人,输了国体,赶忙发动一场局部战争来拧转?来不及哪。两年后?美国经济怎么玩?至于体制,滚他娘个球,你在乎我在乎他们没在乎,扯个球!


上个月就叫儿子把股市里的大部份钱在感恩节前梯次转出来,他们不听不算,还跟我据理力争;被我几次强调后,算是听了,结果呢,生生躲过层层劫;又问我何时挺入,我说两周后大举进入,不过方向和层面要调整。


小姨子观点和我的极相似,由此,为了坚定孩子的做法,她一是说出道理和方向,二是直接出钱资助他们直接进入。还是,我家孩子还小,聪明但经历有限,所以需要这样的导引和支持。下周他们就可以立即做出调整,重新分配投入。


阿姨是成功的,三四美元当初的一股,数以万股规模的进入,如今到了四十多美刀一股,可谓不一般了。


其实一个人的思路和对全局的观察分析有相当大的关系。其次是结构:思路的结构、自身需求的结构以及自我独立能力分配应用的结构都要做到“一个篱笆三个桩”才算稳妥。比较支持他们教学应用程序的推出,这算是个“副业”却可以成为稳定和成本极低的收入。老大开局相当不错,步子不大,能够短期内成倍增长就足以证明了这个可行方案的不错。


我们也是到了一定年龄了,但是,引导、辅助、支撑他们朝正确方向进步的义务和任务,从未变过。不帮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对的。毕竟,我们的经历和经验多少还是有用的。起码,我们能做到让他们保持客观和冷静。


(五)

没办法,我不爱闹腾里扬胳膊升脖子的,也就悠悠地坐定了,惯看秋月春风。提及精神也许有点托大,要说这气胸,该是有着的,向着疏淡、向着祥和、向着更远的高处,不低头,不哈腰!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