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九十:轻歌曼舞!》

热度 4已有 4934 次阅读2021-8-22 12:18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九十:轻歌曼舞!》_图1-1


(序)

原本可以十全一周的,到了昨晚有了趔趄,也许,这便是生活,总有的些许不快是在考验一个人的判断和与这个判断有关的机智吧。

 

晨里的思绪有点飘,定不下来,我不知道先是顺了自己,还是去应了今日工作之必须。嘘出一气,找来Ernesto Cortazar的乐,成功地梳理了我自己;算是庆幸,还能定得住我自己。

 

(一)

语文。

 

将语说变成文字用来传导?总之它是重要的,在我们初始的受教里,也在我们日日行进的生命中。

 

外甥的闺女才十岁,已在一个平台上,陆续写了百来篇自己课外的文作。她爸于是有了小得意,每每会晒出,闺女的努力,在微信上。读了些,觉得那孩子喜欢写,够灵巧,于是自荐了去做她暑期的语文教师,希望能在这个暑假里,把她的写作能力提高一筹。

 

事先约好在今天早上的,没来联系,我就这么干等着,心想,也许是他们房子装修完毕搬过去后特别忙的缘故吧。不着急非得今天了。只要孩子愿意,我可以一直候着的。我喜欢跟小小孩一起讨论和语文有关的事,顺便回到那个久远的过去,在清晨“日月水火,山石田土”的朗诵里,重温自己。

 

(二)

人啊人。

 

是个人,总会接触人。人这个玩意儿,只要一接触,便出事,好的和坏的,乐的和悲的,凡此种种。

 

上周有了两件事:一说那些老爱比较哪个女人裤带更松的泼皮们,二说那些事后憋不住的、及人的碎叨。其实都是贼烂的事,也还是自说自话跑来的事,似乎躲不过。我能做和始终能够做到的是,别跟我扯,一边去。

 

有很多女人痛恨男人,有的干脆挂嘴上:畜牲。有些个“畜牲”啊,“畜性”挺大的,大到耐不住,把一些个“龌龊”当作“记录”:旁证了那些女人没有错,活该那些男人被“诅咒”。

 

外面工作就会接触人,一些个人啊,尤其是男人,事已过,情亦无,好久之后还会四处碎叨叨。张家长,李家短地憋不住。这种人,北方人有个评说“尿性”,南方人则会说“小鬼”(鬼:音:居)。有人跟我偶然说及我就讲,我没有时间也不会花精力去跟着碎叨。假如说我没本事情商低我也不介意,因为我做出来的事会说明,无需念念挂,挂在无风的死角里,枯干。

 

(三)

同事,朋友和拍档。

 

和大家伙儿一样,我有很多的同事,过去的,现在的。幸运的是,我尽碰着好人了。是伊好还是我好还是二好合一的好,已经不重要。那是,彼此的作为,彼此的内守,彼此的信念,彼此的选择,彼此的接纳,彼此的确认。

 

离开纽约搬来这里后,我几乎开始了“一无所有”的再循环,依旧无怨无悔地,我自站定。开始想自己做事了?其实,很多时候自己所谓的自选出自于逼迫的无奈。要做的无非是,化被动为主动,走过时间,走过内容,走过一些个过程,再造自我。我相信,进步是个永远的过程;认了,心跟着也就定了;去继续,新一轮的抵进,直将微笑在山顶,牢牢地树起!

 

她,北京人。工作时,“一身戎装”。长个短发、手机呼机、标签订单、刀笔护膝,满装满挂,雷厉风行。最最像样的是她脸带的微笑,话中的简略与稳实。无意间认识的,成为新朋。

 

他,天津人。认识几年了,从一起工作那时开始。分开后,他偶尔来家会小坐,说,此时的困局和今后的想法。邀我去他那里重新一起的,我却说,不如我出了那个圈,外围里努力;大家依然在一起,多了个“活法”。他,十分地敦厚,朋友面前话不多,但一句是一句,不扯淡。在他手里的与我相关的事,我从不操心,因为他的诚挚和稳实。久了,成为老友。

 

他,一个中年黑人。想做一类生意找到了我。当初因为吃不准也不想和被介绍来的陌生人过快地建立商务关系,撩了他将近四个月,直到后来。他,对我的信任是极其盲目的,我提供给他的货源、价格和商机,他从来不说一个不字,径直了遵照和执行。他,年少时就开始做生意,大约六年前婚姻裂变,他几乎成了流浪人,直到他非常幸运地碰见他如今的夫人。他,作为商人和拍档有多挺刮呢,用我两个儿子的话说:一万个人里也找不出一个。要知道,我家二位少爷的眼界不低的,非常不低的,还有点傲。要他们敬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逐成拍档。

 

下周夫人过生日,一周的度假地选在迪拜,祝福他俩!

 

这些个新的经历总让我想起我那许多的、国内的老友。单就贝贝而言,那就是小妹加哥们,复旦出来过多少吃文字饭的俊秀,到她面前没一个人敢大嘴的。她先生当然也是我的铁哥们,铁到哪怕我和他夫人因为一个本子被核定后高兴在南京路上当面公开地玩了个十指扣他也不吃醋。那叫大气,兼着内心的纯净与高雅。非常非常留恋他们,并在此深深怀念,默默祝福。

 

(四)

后生。

 

忽然间在吞吐里看见,我们开始老去。。。。。。没有失意也没有感伤;倒是多了些后生在近旁,增添欣喜。

 

其实,我一直都是活得很简单,很自信。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内里没有积虑和哀怨,得了清淡;还相信,是个男人就要有耐心用一生酿一坛,“淡而又淡的名贵”。

 

权杖则不然。宝贝外甥女带着未婚夫下周要来了。把她给忙得。这位活宝不好伺候。是个洁癖,凡事又挑剔。昨晚她打了个电话给我,很稀罕,问:我是带香饼过来给你还是威士忌?想了下我也不啰嗦,就按这里年轻人的路数直说:威士忌。我没有那许多场合能喝香槟的,何况冰柜里还有。。。。。。

 

我是善于接话头的,对活宝说,我有两个小要求:跟两位弟弟作深度的交流。对老大,要求是明白低调、谦和与求上,不拿丘顶当山峰;对老二要求是帮他从内里重新塑造新自我,要懂得走向更高就首先要从各个方面拔高自己。我这两要求不是说我没做,而是认为,新的后生代往往时不时地需要来自第三方的“辅助”,以便更有效地帮他们提高认识,拔高要求。她说:记下了,一定。还说,已经准备好,此次带着他哥俩一起去完成商谈签约过程。这是第一步。

 

我们家两位,就敬佩这位“锋利”的活宝姐姐。其他人,尤其是老中同胞,他们老是低瞧的,也不怪他们,当他们有他们自己切实的理由后。不同的是,他们对这位姐姐简直就是“无话可说”。也是,她当初一个“四不像”的初来者,在美国十几年变得如此拔萃,非常、极其罕见的了。此次来,不仅仅是为了买下两个新物业签约,还为了要看看打开这里所有相关市场的大门。别说她“狠”,这小妮子你还真不能小瞧她。是我对她的评价。

 

总归了,后生代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去上进,就是好的。我很看重这一点。我也没什么大本事高要求,做个陪衬做个向导也就可心可意了。

 

我家二位少爷有一点让我很欣慰,他们两小无猜,分享所有,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这就蛮了不起的了。兄弟俩要是内心有裂隙和私心最是要不得的了,会坏大事的。团结一心是种美德,也该是家传的一部份,不可以或缺的。

 

(尾)

还说,悠悠慢慢稳稳地舒展吧,没有事情是那般猴急的,妥了才好。

 

就到此吧。今天要完成一个定单的相关纪要与合约,打住了。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