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博文

今又是《将无错!》

(/1)
浏览次数:4498       查看原图









鸡蛋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e79f9 2021-11-26 17:43
今又是: 你发现吗?这样的往来都会提高彼此!祝好!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6 11:44
e79f9: 学《临江仙》词:

杨慎《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
你发现吗?这样的往来都会提高彼此!祝好!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6 11:43
九歌: 文章本天成,随意偶得之。羡慕先生的天赋和随意。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谢谢!
回复 九歌 2021-11-24 20:53
文章本天成,随意偶得之。羡慕先生的天赋和随意。
回复 e79f9 2021-11-24 11:38
学《临江仙》词:

杨慎《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晓鸣《随笔畅》
海海人生花与果,世间劳尽金沙。比拼炫富转头空。
蓝天仍梦幻,岁月岂饶人?
银发时装商街逛,好似春燕翩翩。一围香辣火锅怡。
聊得多少笑,全付账单中!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3 11:42
孤雁南飞: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人到一定年龄,就靠回忆过日子了。然后,事都不谈了,只念那个“情”字。
是的。无论愿意不愿意生活就是有这这样的客观性的。我们顺其自然就是了。谢谢,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3 10:15
ksliu: 我承认对“文言”一窍不通,只懂“白话”,也许因此对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缺乏认识,现在想补课也太晚了。遗憾。 ...
坦诚是老大一贯的优点!
我们这代人有很多或缺,往上追到你们那代,我想也是。我父母是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他们,也有。所以,或缺可以是缺憾,但永远不会是缺点,当我们能诚实地面对它,并在同时面对了自己的时候。
祝好!
回复 孤雁南飞 2021-11-22 22:01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人到一定年龄,就靠回忆过日子了。然后,事都不谈了,只念那个“情”字。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1 23:17
ksliu: 《夏歌垄唱》完全看不懂,不知其中有何哲理,至于《临江仙》中那60个字又是什么,望详解。
忘了补上《临江仙》。我个人非常推崇《临江仙》,为了明代状元杨慎的苦难经历和他在那段经历里的坚守不屈。朱子及阳明学(我不喜欢)开导了他,他变得非常地自觉和醒悟了。要晓得,他老爸也是个状元郎。不多说了,且看如此大气横秋,千古一人: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加注:荆轲之后有嵇康(竹林七子之首),二人有同有不同。前者多狭义,后者多英采。高渐离是非常有才华的“狗肉之徒”,和荆轲是“刎颈之交”,擅长“高歌燕市”,汪精卫学过他。是一般人都熟知的典故。不多讲了。韩退之,是韩愈。这里泛指对这些古典中极具代表性的人物做出过经典论述的、名享天下的诸多文豪。上述人物都和大曲豪唱有关。

《伐檀》出于《诗经》,其它的都和中国历史上具有极高文采的文作的音调乐律有关。可以上网一一查找,有兴趣的话也可去一一拜读。《驺虞》:虞地任职的马官。虞是地名。虞姬出于虞,生为霸王妃。这是另一头的解释了。
敕勒和斛律氏北方民族,意指历史上北方对中华的多次入侵在文化上对中国文化的影响。以前我写过博文的。记得是写给“月岚风”的。那个小女孩,现在应该大学毕业了吧。
回复 ksliu 2021-11-21 22:53
今又是: 本来总会注解的,后来不多说了,省麻烦。中文圈子里怪事多多缘故。既然老大这样说了,我一句不啃也是缺了礼数。但要说呢,会是很长的一通。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大玄 ...
我承认对“文言”一窍不通,只懂“白话”,也许因此对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缺乏认识,现在想补课也太晚了。遗憾。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1 22:45
ksliu: 《夏歌垄唱》完全看不懂,不知其中有何哲理,至于《临江仙》中那60个字又是什么,望详解。
本来总会注解的,后来不多说了,省麻烦。中文圈子里怪事多多缘故。既然老大这样说了,我一句不啃也是缺了礼数。但要说呢,会是很长的一通。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大玄机,这种赋格式的东西很难写的。假如要入格,字节,韵律和音调也要考虑,并且还要入典,或说是以典为故地来行文。
其实说的是如今很多的文字被解放了。也少去了“旧日的光芒”。在我的哀歌里,这不是件好事。一般平常里,自然没必要过度计较,但文要升格和入趟的话,我看没有事不行的。
很多东西的好坏之讲论和子论(诸子百家教学对话篇,和希腊三贤的路数基本是一样的。比如贺拉斯和苏格拉底的对话)是通过彼此交流完成的,之间还要本人有很高的意识觉悟。等等。所以也可语耶(可以被说的/讨论的),贵在工刻,(致力和秉持。但非功刻或攻克)。
远秦和汉时的东西,比较枯涩单调;燕赵之地多豪烈;到了齐楚的地界,就比较开朗丰富了;隋唐时,文与乐像样地合一了,非常繁荣,但是,中国的乐理不差,很多地方还是非常粗略,乐理乐谱不体系不完善,还复杂,妨碍了音乐和词语的结合、普及和发展。那时,缺的是曾经有过的商乐和周腔,在中原。后来中原文化的词语和曲风受到北来和西贯的影响,开始在通融里再次进化,到了古时魏国晋国的地域时,已经普遍了。西方也有影响,但不大,影响最大的是唐代从印度近来的梵律对中国文字的影响巨大。梵律是通指梵音、梵韵以及律(规则和章法)的综合。中国文字最早的四声标注萌芽于此后。没有这个介入,中国文字很可能就不会是现在模样了。所以我想,我以为,保持传统文字的内涵与本质,对于中国和中国文化非常重要。于是在最后一段里,我就开始了自我的讲述:好的文字和音乐稀少或缺了,还得去学习进步补足自己,规范自己,坚持自己。很多时候,那样做会是很孤独的,源于世道的混沌和不屑,文化里还有很多夹杂的平俗惯常及攀上附庸,扇面大的境地里装模作样的人也很多。有文品和操守的人不是不懂,而是不愿去整明白那许多无厘头,勤奋和勤学无非是为了那些个灿烂,不肯去将错就错罢了。
有很多可以写的。时间有限,仅此吧。
这文里是有毛病和缺陷的。留在那里是为了更加清楚地看清自己一路的历程。要改很容易的。
有些小东西我就不多说了。比如将无错。这个将不是一声而是第四声(不是江,是降。不是名词是动词),为仄。我一直怀疑历史上有很多处是把这个字的声念错的。

谢谢留言。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21-11-21 22:04
8288: 侬是阿拉上海银
滴滴呱呱上海宁!
回复 ksliu 2021-11-21 16:51
《夏歌垄唱》完全看不懂,不知其中有何哲理,至于《临江仙》中那60个字又是什么,望详解。
回复 8288 2021-11-21 15:11
侬是阿拉上海银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