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哈德逊河畔的茶馆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191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刻在记忆里却又不堪回忆的三次国内医院就诊经历

热度 2已有 436 次阅读2021-1-20 13:00 |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虽然在美国生活了三十多年,回国后还是能够在24小时内立马融入国内的生活节奏和人情世故的。但是在国内有过的三次医院就诊的经历让我每次想起都不寒而栗,心有余悸。

第一次是儿子在急诊室

儿子大一的时候暑假回国,美国的teenager 碰上了中国酒吧就像小朋友走进了糖果店,失去了控制。终于有了这一天,儿子向我求救了:Mom, I think I am sick. I have a fever for two days and feel very tired". 儿子从来都不生病的,看来这次是真的不舒服了。我就建议去隔壁的八一医院看个急诊。

急诊室人满为患,先挂号,然后在门口排队等着见医生,人排得里三层外三层。终于等到我们进去了,发现房间里仍然是满满的人,医生被黑压压的人头给严严实实地盖住了,我数了一下,大概有13个人。我们是最后一个。不知道等了多久,好容易到了第七个,挤进来一个妈妈,带着孩子,拼命地往前挤,然后推我。我站在不动,说“不要挤,请到后面排队。” 她说,“我孩子发烧。”,我头都没有回,“我孩子也发烧。”

我们前面还有三个人,这时一个男的火急火燎地跑进来,直接冲到正在给病人用听诊器诊断的医生,“大夫,大夫,我孩子被车撞到了,你给他看看吧。”我拽拽他的衣服,说,“你赶快去让护士带你去急诊外科医生那里。”他似乎觉得我的建议有道理,离开了。

终于轮到我们了,医生很认真,询问儿子的情况,正在医生诊断之刻,旁边的病人们开始插嘴了,“他是喝酒喝多了。”“酒喝多了,睡睡觉就好了。”“喝点蜂蜜水也能解酒。”。。。儿子在众人的围观和议论之中。我看着对周围一切毫无反应的医生,对周围一切十分热情的病人们,和对周围一切不解和愤怒的儿子,什么也没说。

第二次带一对美国夫妇看中医

那年暑假,我的一对年轻的老美夫妇去中国领养一个弃嬰,同时想让我带他们去看看中医是不是有可以治疗不孕症的方法,因为他们的宗教反对体外受精,代孕等生育手段。

那时候还没有特别门诊,我在省中医院挂了号。当医生看到是一对老外病人时,他很认真,当然也引进来了一批病人,顿时我们背后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有的人竟然挤到了医生的背后。我的朋友们很不自在,问我,“Why are these people here?" 我十分尴尬,请医生让他们回避一下。好像国内的医生没有这个感念似的,他看看周围,继续在写病例。我的朋友又问了一遍,“Who are these people? Why are they all here?"。 我终于忍不住了,说,“你们可以出去一下吗?” 没有人动,他们的好奇心大概还没有得到满足。医生在给我的朋友诊断,我不愿意翻译,不愿意让那些好事人得逞。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喊了出来,“大家出去一下好吗。看病是个人隐私,要尊重别人的隐私。请出去吧!” 几个人边往外走边不情愿地说:“看病有什么隐私?有病啊!”

我真的是无语啊!不过,我又能说什么呢?

第三次是我妈妈出院

妈妈90岁了,因喝水呛着引起肺部感染住院,由于担心饮食饮水再导致呛,就用了鼻饲插管。感染很快就控制住了,医生说随时可以出院了。我提议是否可以把鼻饲管拿掉观察一天后再出院。她说“我建议病人一直用鼻饲管,如果不用,出院那天拿管子。” 我十分强调地跟她解释说插了鼻饲管病人的生活质量会降低,况且妈妈没有到插鼻饲管的时候。她还是不同意。

早上查房的时候,医生(她是科室主任)带着一群实习生走进来,站在妈妈的床边指着妈妈说,“这个病人今天出院,我让家属保留鼻饲管,她们不同意。那她出院的时候给她把管子拿掉,以后再呛到活该,她自己负责。”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我猛地站起来走到这群白衣大褂中间冲着她,说,“这是你说的话吗?你是什么意思?你有没有一点点同情心,你有没有一点点爱心。你有没有职业道德?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病人?活该是什么意思???” 她愣了,然后带着那群人走到另一个病床去了。在她给她的实习医生们交待事宜的空隙,我又忍不住地大声冲着他们说,“当个医生有什么?不会关心病人的医生其实跟凶手差不多。我觉得你们医学院的第一门课应该是学“人情,人性,人爱”,不该是“人体解剖”!” 

他们有的看着我,有的低着头,有的开始往外走。这一次,我说了,忍不住地说了!

回家后告诉我妹妹,我今天骂医生了。她说,”你怎么敢骂医生?”

直至此刻,我在写博客的时候,我的心在颤抖,我的手在发抖。

每次想起这三次在国内医院的经历都会勾起非常不愉快的记忆,想把它们从记忆中抹去,但是总觉得是刻在了我的记忆中,这么不堪回忆。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