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茹月茶屋 //www.sinovision.net/?12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如果我的文章能像一杯清茶留给您一点回味,那便是这小小茶屋存在的原由。欢迎您常来坐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说] 未曾爱过 (4-6)

已有 1420 次阅读2015-1-16 12:43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4

“在你的操作里至少有两个问题。。。。。”

“你不应当再加那么多水,。。。。。。”

在总结会议上,灼灼逼人的丹尼面色阴沉地批评着佩玲的实验程序。她知道,这个在公司里不可一世的技术尖子早就对她有一股怨气。正好从这次试验结果里找到了攻击的目标。

“我们要好好总结一下,佩玲你今后要多接受大家的建议。”鲍尔出来打圆场,像和事老一样息事宁人地说着。这个狡猾的鲍尔,只有在佩玲面前才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到了丹尼这样有势力的人面前从来都是个好脾气的和事佬。佩玲感到说不出的委屈。别人不知道,鲍尔应当最清楚,丹尼每一次是怎么刁难她的。她每一次都是咬着牙,完成这些试验,甚至放弃了全家度假的计划一个人在公司里加班。可是他现在却一点都不站出来替她说话。望着眼前这个随机应变,只会催着她完成指标,在关键时候却不肯站出来的上司,佩玲感到很无助。

总结会后,已经是中午了,身心疲倦的佩玲走向二楼的中央电梯。那个男生正在电梯口等着电梯的到来。他穿着一件过大的T雪衫,看起来有些滑稽。不过这一次他的头发好像比较整齐了,没有像刺猬一样支棱着。他看到佩玲好像有些高兴,点点头说:怎么?咱们又见面了,好像有点缘分。佩玲也觉得奇怪,公司里每天都会见到许多男士,怎么每次见到这个人都好像有些不寻常。

晓丹看着心事重重的佩玲走出电梯。这个像林青的女人使他想起了那个总是缠着他要结婚的女友。林青爱他爱的疯狂,苦苦地追了他一年,可是他却对她没有感觉。他可以陪着她一起玩,一起疯狂,却不能够两个人静静地待在一起。他觉得安静的林青变的很傻,很可笑。他情愿自己一个人待着也不愿意与她在一起。他毫不隐瞒地告诉林青,他不会爱上她。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不会爱上任何女人。他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想让任何女人进入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在他最后一次与林青做爱,然后冷酷地说,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以后,林青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一次问候。

没有了林青的日子,让晓丹第一次知道了缺少的滋味。那个整天令他心烦的声音不见了,安静的房间却让他更加心绪不宁。他很快又找到了其他的女人,却没有哪个女人像林青那样对他纠缠不舍。她们在他这里得到自己的需要,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没有人想要进入他的生活。慢慢地,他想像着,也许哪一天,林青会突然回到他的身边,再来缠着他结婚,他知道那个时候,他一定不会与她结婚,但是他会想办法,把她留在身边,不让她消失。

   5  

    佩玲的试验又重新开始了,这一次不允许失败。她重新设计了试验方案,并且叫来丹尼一起进行。丹尼看着这个终于低头向他请教的佩玲,灰色的眼睛里露出微笑,他曾经发誓,一定要让佩玲乖乖地按照他的指令做试验。这个高傲的同事, 今天终于俯首称臣了。他认真地指导着佩玲,毫无保留地教她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他不想因为佩玲的加入改变他一手建立的一整套技术平台。这技术是他的。 

    佩玲听着丹尼的讲解,脸上显露着隐约地笑。这个在公司呼风唤雨的丹尼,其实是她的同门师弟,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她不把丹尼看得那么神秘和权威。丹尼在她面前却总是很夸张地要表现自己的权威,越是这样,越让佩玲觉得有些可笑。她知道丹尼的这一套技术,很独特,也很不稳定。其中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是丹尼决不会让任何人对这个技术作出改进。这是他的技术,是十全十美的技术,没有人可以碰它。现在的佩玲其实并不想碰它,只要能够完成眼前的这个课题,佩玲没有其他的奢求。 

    “木森,我今天晚上加班,很晚回家,别等我。自己弄点吃的吧。”木森开完会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他听到了佩玲的留言。这已经是两个星期里佩玲的第五次加班了,他想起了那次在灯光里,佩玲疲倦的神态和要求拥抱的请求。“也许我真的应当更多地关心她一些。她最近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工作压力。”  

    木森和佩玲从小在一起长大。木森比佩玲大两岁。他学习很好,而且是那一带的孩子头,在佩玲的眼里他是很棒的大哥哥。上初中以前,木森很看不起这个住在他家隔壁,生活条件比他好很多的女生。他常常借故嘲笑她。佩玲也从来不敢和他打招呼。上高中以后,他好像突然变了,见到佩玲时会闷闷地打个招呼,眼睛却从来不看她。后来有一天,在上学的路上,有几个男生欺负佩玲。木森把他们赶跑了。佩玲那天哭得很伤心。看着她抽动的肩膀,木森不知道怎么就在心里发誓,这一辈子,要保护她,不让这个女生再这么伤心。他们两人就这样谈恋爱,结婚。从来没有在心里想过其他人。记得一次朋友逗佩玲,问:你谈了几年恋爱?她说不出来,心里却在想,是谈了一辈子吧。  

    到美国以后,木森在华尔街的金融沙场冲锋陷阵,成为小有知名度的华裔共同基金经理。他在工作里投入了全部时间和精力,在却从来不感觉疲倦。他为自己每一次的成功而喜悦。全身心地,被事业所吸引。慢慢地,他没有意识到,佩玲也需要他的关心。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佩玲开始喜欢青春偶像电视剧。常常会为电视剧里的感情落泪。   

    木森在电脑上边查找资料,边想着今天应当早点回家,在家里等佩玲,为她做点好吃的,给她一个惊喜。

    “什么?海啸!!”霎那间,印度尼西亚海啸的消息占据了所有的网站。在一瞬间,已经夺去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印度洋海滩已经陷于瘫痪。所有的网站都打出各种惊人的消息。木森马上打开华尔街的股市信息。如他所估计的一样,东南亚的航空公司,旅游公司和金融公司的股票正在不停地下跌。在东南亚投资的几家美国投资集团的股票也全部变成了红牌。他开始检查自己管理的基金。还好,木森的基金里很少有东南亚的股票,海啸灾难对他的影响不会很大。木森松了一口气。他又察看几家投资东南亚的美国投资集团,他一直看好这几家公司,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进入。在海啸发生后仅仅一个小时,这几家公司的股票已经下跌了15% 

    “也许这次是一个机会呢。”木森的双眼盯着电脑的荧光屏,大脑突然变得异常清醒和冷静。他迅速地移动鼠标,察看这几家公司的分析资料和近几个月的资本运转情况,他知道其他的基金管理员们一定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谁能够在最好的时机进入这几家很热的投资公司,取决于谁能够及时地把握住这次机会。他知道今天又不能早回家了。他给佩玲打去电话,告诉她,今天他也要加班。佩玲却不在办公室。 

    这时的佩玲正在试验室里忙碌。她要为明天的正式试验做好准备。技术员比尔已经下班了,她才发现明天需要用的溶液还没有配好。她匆匆忙忙地把一只大塑料桶放在推车上,到一楼去灌满溶剂。在楼道里,她差一点撞到了迎面走来的晓丹。 

    “需要帮忙吗?”晓丹看出佩玲并不常做这样的体力活。

    “没事儿,我行!”佩玲看不出这个消瘦的年轻人能帮她什么忙,她边说边推车进电梯。没想到推车的轮子却卡在了电梯门缝里,动弹不得。

“还是让我来吧?”晓丹轻轻地抬了一下推车,轻松地把这个沉重的家伙送进了电梯。

“你怎么自己做这事儿?没人帮你吗?”晓丹看着仍然有些气喘的佩玲问。“你到哪一层?”

    “一楼。”

    “正好我也去一楼,我帮你。”


    晓丹帮佩玲灌满了溶剂桶,然后一起回到电梯里。平时总是很拥挤的电梯,在晚上变得很安静。佩玲太累了,轻轻地倚靠在那里。她不知道,身后的晓丹已经看了她好一会儿。 

    郁郁寡欢的佩玲,让晓丹,这个从来不替别人着想的人,第一次产生了想想要了解她,帮助她的愿望。她的一只手,放在离晓丹很近的推车上。在有些黯淡的灯光里,这只手看起来像玉雕的一样光滑圣洁。晓丹被这只手的美丽震惊了,心里突然涨满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温情。

    到实验室以后,晓丹把推车递给佩玲。好像不经意地,他轻轻地握了一下佩玲的手。“你如果总是这么晚下班,告诉我,我随时可以帮忙。”晓丹认真地看着佩玲,想看她会不会也像林青一样突然地大笑起来。

   晓丹轻轻地一握完全出乎佩玲的意料,除了木森从来没有其他的男人这么含蓄地握过她的手。她有些愤怒,这个男生怎么可以这么无礼。她的脸有些红了,双眼愤怒地看着晓丹。

晓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去握这个他并不熟悉的女人的手。那手的美丽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触摸。他毫不畏惧地,大胆地看着佩玲。在晓丹那明亮的目光里,佩玲反而有些慌张了起来。“也许,这只不过是一个不小心的误会吧?”她的心里匆匆闪过这个念头,目光随之变得柔和了许多。

    “今天真的感谢你,一般我会有技术员帮忙的,以后不麻烦你了。”仅仅一秒钟的时间,佩玲已经恢复了平静,她说话的声音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晓丹从佩玲表情的变化里,意识到了那轻轻地握手对于佩玲来说并不平常。他突然很后悔,自己怎么这么没劲,去拉一个谁也不是的女人的手。他对自己很生气,没有再与佩玲多说话,就转身离开了。 

    佩玲回到家里的时候,木森刚刚到家。

    “今天的海啸让好几家大公司掉了不少,看来我终于等到机会可以买进这些公司了。”

    “你怎么会那么高兴?不为海啸的遇难者难受吗?”佩玲不能想象木森怎么可以面对这样一场天灾而无动于衷。

    “我当然难受。看到那么多悲惨的照片,谁能不难受?可买卖股票是我的职业呀,敬业也是我的职业道德吧?” 木森说得理直气壮,佩玲的心里却很不好受。如果她是那些遇难者之一,木森还会为了这次海啸的机会高兴吗? 

    “好了,别难过了,你最近工作怎么这么忙?压力太大了,是吗?”木森温柔地抚摸佩玲,希望她能够放松一些。佩玲感受着木森手掌的抚摸,渐渐地安静下来。突然她的心又是一阵急速的跳动,木森轻轻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比那个男生有力,却没有那样地急促。

6

“我刚才看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儿,所有的微丸就粘到一起了?”丹尼皱着眉头从那双小小的灰色眼睛里审视着佩玲。佩玲冷眼看着这个自负高傲的同事,感到好笑。他好像觉得自己是这个公司里的技术总监,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他争辩。可实际上,他对这门技术领域的知识却超不出自己所做过的试验,远远不能够适应不断开发新项目的要求。

“这个操作是按照你的条件做的,你忘了,是你和我一起确定的条件并且告诉我不要轻易变动呀。”佩玲提醒着丹尼。

“可你为什么在出了问题的时候也一点都不改变?”丹尼涨红了脸,提高了嗓音。他弄不懂面前的这个中国女人似乎从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他对她的每一次指点都会被用来证明他的错误。

“我怎么敢改变你的条件,你每一次都说我的做法是错误的。只要是你做的条件,我是不会改的。”佩玲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恼怒的丹尼,又加上了最后的一句。她这会儿的心情一点也不糟。她已经想到了挽救这次试验的方法,但是她知道,这样超出常规的做法,肯定会被丹尼否决的。因此她决定,自己独自完成补救试验。

丹尼愤愤地离开了,佩玲一个人清理了设备又重新做了试验,当她把样品送走,走出实验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你又加班了?”佩玲走向停车场的时候,晓丹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还没有吃晚饭吧?我们一起去披扎店吃点东西吧。我也很饿了。”

突然冒出来的晓丹让佩玲很吃惊,可是回到家里仍然是独自一人吃方便面的感觉又让佩玲觉得很没劲。今天的试验结果很不错,使佩玲的心情不错,她竟然不知不觉地说:“不,我不想吃披扎,去那家意大利餐馆吧,今天我想喝一杯。”佩玲为自己的建议感到吃惊,怎么可以跟这个并不很熟的男孩一起喝酒呢?但是今天,她不想限制自己。

她坐进了晓丹的绿色甲壳虫。车里的音乐是那种节奏很快的南美乐曲,一个沙哑的女人不停地,啦啦啦地歌唱。晓丹开车很快,他故意追逐着街道上的车辆,毫不减速地绕过它们,以显示自己的车技。佩玲有几次吓得几乎惊叫起来。她索性闭上眼睛,让车速带动的凉风从敞开的车窗里,直接吹到脸上。她的耳边只有这呼呼地风声,自己似乎变成了一颗微粒在风里旅行。

夜晚飞车的感觉这么痛快,她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还在学校时,那些她以为已经永远过去了的日子。

“好玩吗?睁开眼睛吧,就快到了。”晓丹浑厚的声音在很近的地方响了起来。佩玲睁开眼睛,一个线条坚硬的侧面轮廓,在她的眼前出现。闪闪而过的路灯,使得这个年轻的轮廓忽隐忽现,她觉得自己像掉进了一个魔幻,不知道怎么会突然间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与一个幻影在街上飞驰。幻影很专注地看着前方。偶尔,他会很快地转过头来看她。这时,那双在哪里见过的眸子便会让她心跳。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