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说】百度人生大观园(13---100集)

已有 616 次阅读2012-5-4 00:17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大观园, 小说, 百度人生 分享到微信

  东方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河岸上晨练的人已经满满地了。发芽的柳树叶已经长成完整的叶片,树头上的鸟儿在晨练的人还没有来到河岸之前,它已经占领了树头,唱起了动听的鸟歌。只是河岸上的风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它总是爱理不理的,似刮非刮的,刮起风过后的风尾。人们叫它小风慢荡。
  
  迎着河岸上处,你搜寻一下,在人群中有个老头特别的酷,他姓田,人们叫他田老大。他酷的让你无法想象出他的模样。他一出场:飞禽走兽一起来,天上飞的喜鹊,小鸟,苍蝇,蚊子,地上鸡狗成群。蚂蚁,蟑螂,一起游动。他神化一般的人物,带动风也呼呼的刮起来,他每一次出场后,风动、水动、鸡飞、狗跳、蛇在游、鼠在跑、黄鼠狼在放屁、鸟儿飞飞,树叶飘飘,就连女人也出来频频向他点头的神化般的景象。
  
  我喜欢走近像他这样有背景的人物身边,了解他们的背景和他的人生经历,用笔传送给我的读者们一点参考的资料,于是我也插进田老大的人群中,抖擞着社会问题与参与他们的讨论话题。
  
  田老大在这一带算是名星人物,上到九十九,下至抱在手都知道他是房地产的大老板,有钱!田老大嘴动动,屁股歪歪就能搞到钱!最简单就是每天睡一觉起来就有人给他钱用,他不用干活。
  
  田老大见人总是说:“我二十几年前在河边上盖了一间房,后来河边上要搞绿化带,把我房子拆了,给了我二十几万元拆迁费。我就用了这笔钱,把我后面一大片空地拉平后,盖了十六间小二楼房,盖好后我全都出租,当时每月收入一万多。”
  
  前年我见到田老大,他长着很长的白头发,白胡子很深。年纪约七十岁了。眼睛像刚刚从黑暗房间走出来,遇到强光刺眼那种迷着眼睛看世界的景头。他从来不刷牙,嘴一张开臭不可闻。他还挺个大肚子,肛门拖着,走路跟龟一样的速度!慎怕踏死蚂蚁似地。
  
  今天田老大穿了一件衬衫,里面是光板,一条蓝色裤子洗的发白,前境拉练只上了一半,一双陈旧的皮鞋,他的大肚子没了,精神也来了电。田老大历来总是迈开八字步,按照三角形稳定法一步上前,斜对面来一点,再环绕一下,再前进一个点,稳稳当当走出来的。他的头就是体重调整中心。左边失重,头朝右边来一公分距离;右边失重就朝左边磨点距离,一步一步文丝不乱。
  
  田老大他一出场就会招平一拨子人。他掏出来的香烟都是二十元钱一根的。田老大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才招来男人女人的喜欢。田老大口还是很干净的,一般脏话不进的口,即使有几句脏话出来,经他嘴巴过滤后基本上还算干净的。不像那些脏话连天的人,乱讲乱说。
  
  田老大有六个儿女,四儿两女。最小的也有三十多岁了。他的老婆四十多岁就死了,据说很瘦小,身上一把排骨没有胸。个子也不高,像田老大掌上的艺术品,田老大是著名的个烧公鸡,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他,他肯撒钱,把女人的心都给撒散了,所以女人都爱找他撒欢。但他每天晚上还是喜欢在床上翻跟斗,没事爱折腾老婆,闹得老婆整夜整夜睡不好。长年这么无时无刻来回折腾老婆,就是一台精密机器也吃不消呀?何况是个乖巧娇嫩的女人了,这样七折腾八折腾老婆,结果田老大的老婆被被他的虎劲折腾死了。田老大把老婆死后,田老大亲自把老婆的遗体送进了火葬场,田老大亲的老婆从火葬场的烟囱里飞出去了。自此田老大孤独苦苦守了一个星期之后,就四处挂牌找后续的女人。
  
  左邻右舍都知道田老大是个勇猛善战有虎劲的男人,从来就不知道疲劳。左邻右舍对他擅自四处挂牌找后续的女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下步行动,没有人愿意为他张罗婚事。
  
  河里的水总是在流,狗在跑。河里的水在流,流动的是水的魂,水的魂在不断流。河岸上的狗在跑,跑来跑去,跑的是狗的魂。田老大每天都在跑,跑来跑去,跑的是田老大的灵魂,田老大说:
  
  “我老婆四十岁挂了,今年我七十多岁,我又找到一个四十岁女人回来做老婆!哈哈……我在那儿跌倒就在那儿爬起来!”
  
  现在我看见他,就像一只廉刀似的弯头张开翅膀的小公鸡,扇动扇动翅膀就冲上去跃一身,飞到母鸡身上“哥哥哥”的叫一阵后,就趴在母鸡身上要求交配。他又像一条未打过狂犬预苗的疯狗,能咬人一口是一口!
  
  美丽的映山红鲜花在石头夹缝中生长出来,它张开鲜艳的花朵,遮掩了石头的脸,又称托起了石头的美丽。映山红鲜花又像给石头抹了面色。石头认可映山红花朵的存在,它们和和气气在一起相处着,却召来无数双眼睛的关注。那些精制的花朵从是来不和周围的邻居们发生争吵和战争的。
  
  围绕田老大的人,只要一提到比他小四十岁的媳妇,他那股钻洞的力气简直能冲上天:
  
  “我一辈子不好酒,不好烟,只好个屁儿朝天。”
  
  现在他两肩扛着,眼睛亮着火,耳朵竖起,嘴巴打开笑个弯子来。八字型的脚步划一步,迈一步,他胸前的胸毛根根站立,肚皮倒吸向内收起。那股本能般天性会打枪的烧劲充足了电,就等待那千钧一发时刻的到来。
  
  田老大周围来了四个大会说三道四老爷们:“无论我们田老大怎么找媳妇,他的功不可没,他总是比我们强大。他的前妻,为他生下来的六个子女,全是告他一个人早早晚晚加班忙出来的,这个业绩谁也不能否认对吗?”
  
  “这种“吊”事有什么功劳?连呆子都知道忙?你们整天就谈这种无聊的事情?真不知羞耻!”
  
  一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插进人群里来。她张开八字腿,弯弓形站着。她身上的肉聚集在一起,腹部瘪瘪的,屁股紧紧的,干干净净。一根折了腰的牙签插在嘴里咬着。一双贼眼东张张西望望,看看这个男人,看看那个男人,再听听男人们说什么话。一脸的心怀鬼胎的样子。
  
  田老大看到这个女人顿时紧张了起来,她曾经做过一阵子田老大的情人。田老大爱谈论女人的话题走了样,几乎闭嘴不谈荤的了,改成一年级小学语文课本的内容。她很认真很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说正经话。搞得空气很疆硬。
  
  “你死去耶……”人群中一个高个子男人骂道。
  
  “我就不死去,我就要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给你看!气死你!反正我已经退休了,也没拿你的钱。有人每月发给我退休金,你放着气呀!”
  
  “你这个“吊”女人到那里都要闹事!烦死人了。”
  
  “我玩我的,你玩你的,挨你什么“吊”事情?”
  
  “死走,你死回家去!”男人瞪着眼睛骂。
  
  “你们这些男人在一起玩,能玩出什么明堂?我看你们看的透透的。只要女人们一有需求你们就上,上完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一根“吊”毛也别想搞到你们的。跟你们这些“吊”男人在一起玩,才玩不出什么“吊”明堂?全部是拨“吊”无情的家伙。”
  
  女人的话都快把人和空气都赶走了,话已经说到了疆局,女人仍然不霸休,理直气壮的等待第二次冲锋,继续与那个男人她论理。我小心翼翼离开想开辟第二战场,看他们怎样收尾。
  
  “唉呀!你不就是饭店里的一个男服务员吗?啧啧啧……怎么装成这样?自已一屁股屎在外头!还在这儿装假正经样骂人?你回去问问你家老婆,天下的男人她有几个还没有睡过?自己还在装假文明,你死去吧……”
  
  女人这一顿臭骂真把那男人骂愣住了,一句话也没有。田老大圈子人哄散了,人四处散开,各自调头走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