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索婚(茅棚浅笑--2)作者:池横

已有 470 次阅读2013-3-18 01:21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原创 分享到微信

火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人像过圣诞节日一样的热闹。在人群里穿插的人中,潜伏着黑白两道人马,他们日以继夜的在玩老猫捉老鼠的游戏。一些老态龙钟的偷盗人,常常被白道上的人马追杀的人仰马翻,不知去向。这些老态龙钟的偷盗人他们被白道人列为捕捉对像。他们的动作游戏,常常被那些知名大盗们说成是借用的浮饵,一见白道们人头攒动浮饵漂移他们就逃之夭夭,远离白道们精确打击的范围。
  
  长期能在火车站里混下去的偷盗贼们,个个都是在深海里受训过的潜水专家,他们的头埋入海洋底层下时,他们的眼睛和耳朵却总是随着大海面上的水波在不停的流动观察,他们的耐心十足,看准了目标后,突然把头昂起“叭嗒……”一口,连皮带骨就把猎物吞入虎口,而且虎口咬着人时,也不让一点血从口中流出来,干净利落的快速捕杀。显然黑道们是有股超强的忍耐力和突然的暴发力的。像这种闪电般的行动,每天都会在火车站人群中上演几十次。一个黑道人表演结束后,留给白道人的往往是一个和平战场和热泪盈眶受害者人的感激表情。
  
  火车站里最惹人眼目的就是那一些小鬼鸟们的兴高采烈个人写生的表演。那些崭露头角的事情都是他们辣手的饭菜。每天三顿饭,有人吃了上顿没下顿,有人丰衣足食不愁。当然要看他们的各自表演技能和才学。火车站里的灵魂人物当然是有着风云人物的美称的武林高手,他们进出白道的看守所就像是走亲访亲友一样,是家常便饭的一件事情。有时这些武林高手们带着笑声,打着招呼,坐进了他们熟习不能再熟习的座位上。他们常常还会带进许多外界信息送给看守所里的人,宣传一些假人义道德,鼓励那些常住在看守所人走出困境,改善环境的压迫。心里却是手提江糊桶,脚踩西瓜皮,走到那儿糊到那儿的神奇妙功!
  
  火车站里卖淫女们穿刺般的在行动!她们有时会大大列列的去拉着陌生人一道走出站台,有时偷鸡摸狗似的躲在一角讨价还价,说上好半天后才做卖淫的行动。有的卖淫女狗胆暴天,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无人处,解衣松扣捞走现金。这些个人技能表演镜头,常常会在监控荧屏中来来回回播放几十遍,观看者边看边乐,有人还会复制后带回去独自享受大饱艳福。有的人还会想出歪召,把卖淫女脱衣解扣卖淫细节拿去买钱私吞腰包。这种现象叫权力侵害受害者从中谋利。
  
  火车站上合法的买卖和非法的勾当都和和气气的在一起生存。他们团结的像块铁板,动不动就合伙多干掉过路人的钱财。干完后他们又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让他们痛哭流涕。干这些没良心的买卖人,见到被害者的眼泪反把他们例为自己的荣耀,常常来炫耀他是自己表现过的能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相互之间还交流经验,分析获利的秘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执法者尽然不闻不问,反而站在一旁兴味索然。
  
  火车站里站外全是力量与力量间的较量,高大勇猛的人,占着不错的地位。他们的待遇往往都是五星级的待遇。他们走进走出从都不在黑白两道人马的监视范围。
  
  茅棚从火车站台跨出来,忽然一个小手拿着一个破瓷碗,碗里有几个散钱伸到他面前:
  
  “叔叔!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可怜可怜我吧……”
  
  茅棚大吃一惊,北京还有乞讨的?他看着这孩子像是刚刚从垃圾箱里跳完舞出来的人。一头乌黑深长的头发脏兮兮打成结团,乌黑深长的头发把整个人的脸削掉了一半。红润的嘴唇在耐人寻味的看守着一口雪白的牙齿。堆在一起的牙齿又很保守的排列在牙床的能见处,它们个个精神十足。忽然一阵风吹过来,一张脱了人皮的人骨架上让你清晰的看见,存放在人骨架上的是一张狡猾而又老练的脸。那一双叽叽咕咕眼睛发出深夜里黑猫捕杀猎物时眼睛发出来的光芒,令人恐惧而又害怕。
  
  时间刚过几秒钟,茅棚思想还没反映,那一双小手又又伸给一个长者,长者没有言语,递给了他一张拾元的纸票。
  
  “谢谢,谢谢”。
  
  小手又伸给了一个漂亮的女人。他又得了一张伍元的纸票子。
  
  “谢谢……美女!谢谢……美女!”
  
  小手忽然又向前移动,他一边伸向前方,一边又用左手麻利的伸进破瓷碗里,把刚才得到的那两张纸票子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破瓷碗里剩下几粒破皮的零碎钱。
  
  茅棚看完小手讨钱的全过程。心想:他一天赚死钱了,就这么简单动作?就这么容易?就这么轻轻松松得到钱?
  
  “干!干!干!我也要干,我也要好好的干几票。”
  
  茅棚想着想着,走出了站台。一个展览馆似的北京城市忽然映入他的眼帘:
  
  “北京!北京!你太富有了,太富裕,太富强了。北京城,只要你滴一滴水给我喝,我茅棚就再也不要面朝黄土背朝天干牛马不如的活了。”
  
  “大哥……大哥……你要住宿吗?”一个笑吟吟女人,拎了他一下衣角。
  
  女人像藕塘里现踩上来的粉藕,没有关结,洗尽后全身是粉白色。拉开她的衣衫,里面揣满了的充足人奶的乳房。她的身型是淫乱场所里打造出来最优秀的三免产品。她的浅笑声一直保留着夜晚床板上的音乐声调。她全身打扮出来的形象,就是让你看了后想入非非。她对茅棚的一声浅笑,诱惑着茅棚非要拿出他肉体的里力量来与她的肉身来一次拼杀。
  
  “大哥……住宿吗?”
  
  茅棚还没弄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地方的方没言。
  
  女人又说:“晚上有小姐陪着的,小姐全是免费的。”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