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小说】百度人生大观园(56-100集 池横)花草生命

已有 1039 次阅读2013-4-19 00:44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 原创小说, 大观园, 百度人生 分享到微信

春天一来,就把五颜六色的花草送给了活着的生命观看。静养在土地里的植物也伸出绿色,从花根上冒出鲜艳的花果展示自己的美丽。无论你走到那里,都能与花花草草碰面,满是喷香的世界。尤其是山水河岸边的绿柳,见风摇摆,姿态优美,形象可爱。那些不啃说话的石头上,也来了客人,他们坐在石头上的人,谈论有板有眼的事情。
  
  黄山水今年八十二岁,古铜色的脸,深凹的眼睛,目光有点迟钝。他听力不太好,他穿了两件衣服,外面蓝色外套,里面白袝衫,手上拎着包,一个收音机,一杯茶,还有些急救药。一眼看去,他就是每天等着太阳出来的人。

         黄山水
退休前,是国家一级教师,退休后工资比普通退休人员要高一倍。他住在秦淮风光带上,近期他的住房要拆迁。所以大家坐下来谈拆迁的事。
  
  拆迁人员说:“土地是国家的,国家有权力使用这块土地改造项目。“
  
  黄山水说:”我祖宗八代就居住在这块土地上,谈资格我算老子辈。谈国土,应该属于国家的,国家完全有权力动用这块土地,但人民的利益不能不考虑进去。
  
  你们拆迁给的拆迁费是一平米一万四仟元,楼房盖好后,你们卖三万元一平米。我们百姓实在买不起,你们就是卖一万六仟元,一平米给我们,我们拿着你们给我的拆迁费,也买不起!你拆了我的房子我住那里去呢?“
  
  黄山水说话时有时声调很低沉,有时很无奈,那一肚子委屈像是无处发泄。他对整个人为环境都不满,都感觉很恼怒,但自己又没有能力突破,只能载声怨道。
  
  我们坐着的地方是经风雨洗刷的地方,绿色的草坪,翠竹如海,风一动,会带来一切绿色植物的舞蹈表演,美丽的天空,精力充沛的太阳,它们永远是人们喜爱的大自然。
  
  我听黄山水说的话很有理。”如果你不搬家呢?他们会怎么办?“
  
  ”他们说了,到时候钢柔并举。“
  
  ”来硬的?“
  
  太阳在我们头顶上慢慢地走着,风不大,小风在我们身边绕来绕去。秦淮河水啪哒两岸,送来水浪的音乐声响,小鸟藏在大树顶上不停的唱歌。
  
  我们坐的地方很开阔,放目环绕几百米,游客成群集队,散散略略,谈笑风生。几个外国游客见到奇奇古怪的东西,就举起照相机四处闪光拍照。他们什么景色都要,什么动态都行,什么不动的东西都伸手去摸摸。只要他们感觉新、奇、特的东西他们总是要的。
  
  “人到了七十五岁以后,浑身是病。我过去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游泳,骑自行车,我都拿过省级冠军,后来我任中学体育老师。人老了不行了,不是你想要身体好就好的,是因为你自己肚子里的脏嚣老化了,全是问题了。
  
  那年,我贤脏不太好,到了医院,医生就要求我住院,住了医院,医生就劝我开刀,做手术。我想想自己的病,没什么很大的问题呀?怎么一进医院就要开刀动手术呢?我坚持不愿意,他们后来竟然说我已经发展到了病变,变成了癌症,还反复劝导我做手术。”
  
  黄山水用手比划着自己的内脏,把小小的膀胱比划出来,说我得了膀胱癌,我也不见血,医生就下单子按这种医治疗。我还做了几个月的化疗。真的拿我的病当癌症治疗了。我要不去化疗,我身体不然还要比现在好!衰竭的也不会这么快。
  
  巧的是,有一天我的一个学生他竟然在这家医院做医生,不是同一科室。我还有一个学生,也在这家医院,一个姓刘,一个姓李。刘医生看他们在面前,不太好直说,就悄悄跟我说:
  
  “黄老师,如果你痛得不是要死要活,可以不开刀,做手术。”
  
  李医生说:“我马上去英国学习,三年后才回来。”
  
  我听了刘医生的话,坚持没有做手术。三年后李医生回了国,我们在路上碰见了,他问起我的病情,我说:“没有开刀做手术。”
  
  他说:“就是开了刀,也不会影响你的身体。就像你的耳朵,我把你的耳朵外一圈切了,仍然不会影响你的听力。当然保持原装还是好的,还有美观的东西。”
  
  “其实人自己要长脑子,身体不能随便交给别人去瞎弄。人除了五脏坏了不得以去医院看看,如果有点小毛小病的,自己不治疗也会好的,再不懂自己就上网查查看看,不能听别人瞎说。”
  
  我们对面的城墙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城墙上的历程沧桑的轨迹都彰显在城墙上,他们的时代岁月,那种文明,那种制度全部写在这城墙上。谁能解读它们的酸甜苦辣?望望这长城,看看厚实的城墙沧桑一面,他们留给我们现代人什么?
  
  “我们二三十年前,在中医院开一副中药,里面就几种草药就解决问题了。现在我们再去看病,医生一开一大蓝子,里面有几十种药,回来一煮就是一大锅一大锅,吃了十几副下去,一点不见效用。你要有心血管问题,医生马上就叫你装支架,现价三万多元,促销价二万五仟元,一装就是几个,真让你看不懂。”
  
  这时西落的太阳已经把余辉洒在他的头顶上,阳光的金色光芒,像是给他一生的奖赏和荣耀,把一顶世界最佳寿命奖,颁奖给了他。金光闪闪的荣誉金冠,已经戴在黄山水的头顶上。大自然是公平的,它的宽容才使生命得到永生。
  
  黄山水说话心里很激动,一肚子苦水总想泄掉,但他又找不到发泄之处,一个人独来独往,看着天。在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他对自己的现况一直不满,他很想把自己搞回到年轻时代去,可自己实在无能,实在找不到神仙的办法只能任命。
  
  “他们说我们退休人拿得钱多了点,你看看我这瓶喷的药。”他说着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圆瓶,上面有个按钮,揿一下会喷出雾气到嘴巴里。
  
  “一瓶六百八拾元。讲起来是一天喷两三次,我平时真正喘不过气来,还不是要喷。”
  
  “还有这个药。”他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药瓶说。
  
  “这个一天要吃三次,一瓶药就是一百多元。我家另外还要备一瓶氧气瓶,我是得了肺气肿,哮喘很严重。”
  
  黄山水一直没有笑过,说什么事情总是像年底督察盘查家底一样,很不情愿向陌生人公布家庭收入情况。他的心情与他的脸巧妙配合,把严肃的脸面表情送给了空旷的世界,谁能领悟到他痛苦与悲伤?除了我就是大自然了。
  
  他坐在板凳上,屁股上像长了疮一样,不时的摞过来摞过去,把那张长板凳上的灰尘擦的干干净净,经过他屁屁股磨擦过的板凳木头,已经油光发亮,像是刷了一层上光油漆,很是漂亮。
  
  “我家旧电器里有个保险丝坏了,那种玻璃管型的保险丝,过去市场上就卖二三分钱一个,现在我们无处去买。我只好打电话给厂家,厂家来人了,上门费十块,坐地铁来的,保险丝二十八元一个一共被他宰去三十八块钱买一个保险丝。”
  太阳完全走了下坡路了,光芒也收回去了。黄山水拎着他的包,口袋里塞着急救药,坑着头走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