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wsqa139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小说】百度人生大观园(69-100集 池横) 爱情湾湾河(一) ...

已有 551 次阅读2016-3-30 02:01 |个人分类:中篇小说|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我的百度人生大观园,撂置很久没有进人物了,有点违心,我把思想集中到诗的海洋里去了,没心去抓《百度人生》。在一次偶然机会,我来到一个运动学校采访,认识到sy,她叫宛菡,宛菡愿意向我说说她的人生故事。

  那天早晨,阳光早早的洒在蓝色的天空里,私奔的小鸟早早穿戴整齐,展开有力的翅膀,在云雾中穿梭。我们找到一家咖啡馆坐下。宽敞的咖啡馆里,轻音乐早就从天花隔板上送下来,把所有享受咖啡浓香的人,带进醉人的梦幻世界里去了。我们像被送进欢谷,山谷,树木,借助音乐力量和风抗争,音乐划开山谷绿色,让鸟变的惊慌,我们像在大自然中喝着咖啡谈着人生的人。

  “小姐,我的咖啡不加糖,给这位美女加糖。”小姐瞄了我一眼,点点头,抓着菜单走了。破裂的背景音乐,流水般的响声,环绕四周。

  我平视望着宛菡:她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在空气中跳来跳去,一张樱桃小嘴,消薄的唇池,湿湿润润的,一颗豆牙般大小的舌尖,停在唇沟里,阳光一照,水晶般的闪烁。

  我望着她:她很大方,谦和,一身少女装束,齐整的修饰,几乎把江山都美化完了。我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她却像个演员,几乎把她不足之处巧妙的演化过去;她又像花朵上旋停的蜻蜓,用高速扇动的翅膀,扇起花的清香。她终于停在咖啡馆椅子上,将她的艳丽,放在阳光下,彰显着她的风采和靓丽。“女人是本书,翻一页有一页的精彩,我对面这本精包装的书,精彩吗?”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好的包装必定是精装本。”

  宛菡说:“我生长在一个艺术浸染的家庭里,父亲的艺术人生感染了我。我从小就在剧团里长大,顺风把艺术财富收进了我的人生。那时候我在艺术很高的艺术学校里学习舞蹈,艺术塑造了我的个性。”

  她嫣然一笑,送给我一张名星的脸。

  “十六岁那年,我当了兵,一个充满文艺女兵,很有活力,在部队几年中,艺术把我带进另一个世界,宽广而丰富多彩的文艺世界,培养了我内在的美。”

  “那儿苦吗?每天怎么训练,每天伙食怎么样,文艺兵出场有出场费吗?”

  我推出一古脑,天真幼稚的问题,可把宛菡乐坏了。

  咖啡小姐送来咖啡,放在我们桌前。我们话停了很久,宛菡抿着嘴,偷偷瞄了我一眼,像个小姑娘,又迅速把眼睛转过去,停了一会,脸上绯红,一会她又反过来,睁开她的大眼睛瞪着我,算是回答过我刚才,问的幼稚问题。

  宛菡端起咖啡杯,慢慢递进嘴唇间,呷了一口冒着浓香的咖啡。她嫣然的微笑,一直陪伴她将咖啡杯返回至原来正确位置上,停下手,她又坦然的面对我说:

  “几年的部队生活很快过去了,我退伍后,回到家里。父亲已经把我工作按排好了,按排在某个事业单位工作。我走进单位工作,因为工作能力超强,再加上有军人的气质,很快就提拔上任高层领导。”其实我知道:宛菡的叙述都是经过心里的琢磨洗刷后,将呈现上来的。我心里很明白,好再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很强大的u盘,记住了她不少的往事。

  宛菡打开手机,翻翻里面的信息,似乎像很久很久没看手机里的信息,埋着头,眼睛死盯上去,就不肯离开。我又继续问她,但主要矛盾话题,已被宛菡撕成两半,她把自己隐私的秘密,藏进她肚子的深海里,藏着不说,却把鸡毛小事献给我。

  一会儿,宛菡的故事来了一个转折,进入恋情期精彩的生活里。

  “我到了恋爱时期,谈了一个男朋友。他长的很帅,喜欢他的女孩也有不少,他还会划画,艺术才能还可以。我们谈了六年,六年后,我们才结婚。在这之间也是经常吵来吵去,终断过好几次。结婚后没几年,他放弃一个好的工作单位,独自下海去做生意,我也经常赤手去帮助他扩展业务。有一天,他带我去看一幢办公楼房,他想租下来办公司,问我看好不好。我看看房子确实也不错,就说了一句话,让他吓了一跳。她停顿了下来。

  “说什么呢?”我心里嘀嘀咕咕。

  咖啡馆里音乐,一时敲出各种音符,优雅的音符,像敲在宛菡的记忆里,通过跳跃的音符变化,变成她的思维。

  我望着宛菡美丽的嘴唇,想让她精彩的话儿,早点从这儿流出来,让我分享。

  “我看蛮好,我们就买下来吧!”

  “呀!真的吗?”他很惊讶,反复问我:“这是真的吗?”

  “我没钱给首付呀!”我老公说。

  “我回去和我父母借来给你。”宛菡进入沉思。

  我望着宛菡脸上变化的表情,看着她从微笑到快乐的脸部表情,使我也产生了几分快乐。宛菡跳跃式说话风格,很抓人心。但她把我来之前,排列很好的提问她的话题给打乱了,像在空气中,丢下一片混乱,又将无制的问题,存放在我没人看见致残的脑子里睡觉。一会儿,我想修正好宛菡突起的思想,扭转她活跃的思想,让她按我的思路排列的提问,进行叙述。

  “公司房子买下来之后呢?”我说。

  “他的资金负担一下子减轻不少,他的资金堆积同时高涨,没几年他就壮大了起来。他有钱了,他身边女人也多了,晚上回来越来越晚,不回来是常事了,我打电话过去:

  “干嘛?查岗嘛?我忙的很!”电话断了,语言相当粗暴。

  “从此,我的恶梦不断翻新,有一天他喜欢的女人尽敢打电话给我,让我直接退出去,脏话可多了。”“有一天晚上,突然发生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那是我最悲伤的日子,那天晚上,我下班后直接去了他办公室,我悄悄走进他的办公室,看见一个小姑娘正坐在我老公腿上很亲热。我走过去,他们并不紧张,也不分开,神态非常的坦然。”

  我问小姑娘:“你怎么可以坐在他腿上呢?他是有老婆的人呀!”

  小姑说:“他没戴结婚戒指,我就可以坐在他腿上的。”

  我一听,耳朵像被火药炸飞了,这对我也太不尊重了吧?

  此时,音乐将咖啡馆里,所有不动产依然躺在和谐的气氛中,只有美妙的音乐在空气中继续播放。音乐又将整个咖啡馆塞的满满,连锋利的刀片,也休想将它拉开。现在我们的谈话是在音乐的夹缝中进行的,我们是在一个完整的故事。

  好在送咖啡的小姐不常来打搅我们,我们的谈话还算顺畅。

  宛菡叹了一口气,咽喉处有点哽咽。我清楚的知道,她的心酸,像似经过盐酸浸泡过的,很酸很酸的痛。

  我说:“你是不可以这样认为的,有的男人戴结婚戒指,有的男人不喜欢戴结婚戒指。”

  那小姑娘理也不理我,依然坐在我老公大腿上亲吻我的老公。我气得抓起她的包包,就想摔,想出出闷气。在我手刚抓到她的包包的一瞬间,我老公突然站起来,窜到我身边来,伸出一双大手,死死卡住我的脖子。

  我顿时眼冒金星,喘不过气来,人像走进了死亡的地狱里,我心想:“今天我完了!要死在他们手上了。”

  宛菡开始有点哽咽,语气微颤,手抖擞起来。

  我心里想:“我老公已经不爱我了,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了!算了,放手吧。”我进入沉思。

  咖啡馆早晨生意很清淡,没什么人来往,只有墙壁上悬挂的一个猫头钟,摆着钟砣,像在跳标准舞。我看看桌上的电子菜单,点了一盆(米兰花嗅),这是一项很时尚的服务项目。

  一会,美如天使的小姐捧着一盆米兰花走来了,米兰花花盆是大红色的,盆里米兰精祝强旺,油光闪亮,盆上面精雕细镂的画很漂亮。送花小姐轻轻地将米兰花盆放在我们咖啡桌边:“你们点的(米兰花嗅)来了,然后她打开一个小开关,转身走了。

  我看了一下米兰花盆,里面暗处有个微扇,微风吹过,米兰花香萦绕。幽香飘逸,悄悄地飘进宛菡的心里。我仿佛像看见咖啡馆米兰的清香,又飘到这位含泪的女人脸上,清香微微旋转,像在播放人生悲痛的曲子,与我们共鸣。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言?他为了她尽然来卡我脖子,那么死命的卡,就想一下子卡死我?”我这才知道一个男人如被一个女人迷倒后,那醉生梦死的镜头,跟狗一样疯狂,他可以不顾一切的扑向另一方面去,完全不记后果的朝前冲杀。

  宛菡头又倾向另一边说:“我那天晚上,穿的是高跟鞋出来的。人一生气,浑身就没有一点力气,我气呀,我气呀,我没走几步,眼发黑,天旋地转,就从三楼翻滚下来,摔倒后停在三楼楼梯口,昏死过去。

  不知等了好久好久,人就像死过去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其实要死就死了算了:

  “话说来,我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我整个人已经掉进悲惨世界了。”

  时间像跑马似地过的飞快,一会过去了,一小时后,我醒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将我从三楼底层抱到八楼上。我俩瘫坐在满是灰尘的楼梯过道上,四周恶臭的垃圾陪伴着我们,我们相互不看对方脸部表情,各自低着头,在回忆各自的过错,每个人心都在流血,我的胸口就像被一把利器划开,将我的心脏,撕裂,破裂的心脏,不再像时间一样每秒滴答。

  但我俩眼泪是同时从眼眶里流出来时,那含盐水的泪汇集在各自嘴里时,疼痛的悲伤已经将彼此的过错放在眼前,都知道疼痛的伤口是永远难于愈合。我清醒后,坚强的站起来,再次离开他,我走了,在大街上买了一包香烟,心一下冲进烟雾缭绕的世界里,这是给给自己打一针镇静剂,让脑袋瓜清醒一下。我坐在路牙边上,拼命抽烟,全身软弱无力。泪水顺着我抽烟手流下来。我哭呀,这个世界把我抛弃了,我活着在一个没有感情生活的世界里,还有什么意义?。

  “他后来呢?没出来追你”我又唤醒她的悲痛。

  我给我的朋友打电话,我说:我摊事了,摊上大事了,我哭诉着向他的倾诉。

  “他呢?又上哪去了?”我反复问她,问了半天,宛菡还像坐在悲惨世界里呼唤不醒。

  宛菡抽泣声渐停。

  “一会儿,我的几个同事来了,他们开导我,将我带到茶馆一起喝茶。那时已是深夜三四点钟了,我脸色惨白,脸上没有一点血丝,他们看见我这样都很害怕,在这个世界,过去我总是那么快乐、微笑,从来没有痛苦过、生与死都在现在发生,我痛哭流涕,失声大叫,悲痛欲绝,我在外面渡过一夜。”其实还有很深渊的问题,宛菡一直摆在冷漠的心里不说。新鲜的话题从来都不会来的很晚。

  世界是情感的领地,里面存放着无限的空间,人会让自己的感情发泄出来,发泄完后,人能走出迷茫的生命禁区,走出去,才是新的生命,走不出去的,就是魔鬼的灵魂。

  “其实那年,是我的本命年,就道人生关,真难闯过去。工作上也很不幸,上我上司领导的小秘来整我,她将我在半年时间内,将我高层领导岗位上,像走楼梯一下,一直将我送到门卫工作岗位上。天啦!那年双重压力,上演了我人生的悲剧,为什么人生的悲剧非要在我生命中开花呢?我感觉没有一点儿,活着的信心,我曾想自己一了百了算了吧!过了一个月,我们离婚了,等离婚证拿到我手时,我才发现离婚的日子和我们结婚是同月同日。”

  “这么这么巧合?”我问她。

  宛菡粗粗的喘了口粗气:“我们的婚姻是到头了!”

  我平视宛菡脸部表情,看样子很糟糕,悲伤的伤痕延她眼沟慢慢延伸,将鼻夹的凹凸线显得湿润,我投过去少许目光,想用目光的视线,去恶制她的眼泪,结果更加糟糕,宛菡两片薄唇也沾上了泪水,湿润唇池把抹过的红膏冲洗的一塌湖涂。

  “你们离婚前的财产怎么分剖的?”我直接问宛菡。

  “我们有二套房,一套月还贷四千八元,一套还贷二千元。他拿走二千的套房,丢给我四千的套房,儿子他带走,当时我工资是无法承受的。”

  父母问我:“你能承受的了吗?”

  我说:“我可以呀!我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我没有在父母面前哭泣过,父母亲很疼我。

  咖啡小姐走来加水,打破我们话题,此时话题,正好是我们说话的瓶颈。

  “现在房子价格一翻三了,你还赚了?”

  “没有,后来我卖掉了,换了一个小套房。”〈待续〉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