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chenyunhe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2695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陈运和散文《遥记福星观的点点滴滴》全文

已有 90 次阅读2020-6-29 07:33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陈运和散文《遥记福星观的点点滴滴》全文:“上饶刚解放不久,我家即从东门附近迁往与南门路垂直相交的福星观。或许现在的福星巷,就是福星观的学名。但我确实不知父母是否图福星高照才选择了这一住处?反正,这座长条形的大杂院里,起码住了几十户人家。大门由福星巷中段进出,后面还直通张家巷。我家和姑姑一家很亲,租来的平房中间是厅堂,我们住在左边两间,姑姑住在右边两间还连着一小间。厅堂共用,吃饭又会客。旧称的福星观是条与信江平行的简陋小巷,小巷不长,南靠城墙,在我记忆中却留下一段不短的城北旧事。那铺了许久的的青石板、又被岁月的足迹与时代的雨水磨损得凹凸不平之路,走过我孩童的欢快,走过我少年的求索------每天,父亲同姑爹去银行上班,我和妹、表弟进小学读书。家中没电灯、没风扇、没自来水、没卫生间,没一点点现代化的气息。但亲友之间,邻居之间,始终充满着一种和睦的氛围。院子内,一位人高马大、年纪不小的北方妇女,都称张太太,据说是张学良东北军的团长夫人。那时,我已接触小学历史课本对西安事变的张学良略知一二。 张太太常来我家闲坐、聊天,一口北方话十分纯正、动听。夏天,手中摇着芭蕉扇,裹过的小脚走得还挺快。但她那位团长先生,似乎不太活动,也不爱讲些什么。 张太太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在上饶中学读高中,快毕业了,听讲称‘校花’。我考取上饶中学初中一年级,才11岁。开学第一天,张太太让她女儿领我去报到,我不好意思,坚持自己去。远亲不如近邻,隔壁一位带南昌口音、生了两个孩子的青年女子,也是热心人。1954年初夏一场大水来势凶猛,小巷进水啦!院子进水啦!许多房屋进水啦!邻舍你帮我,我帮你。而我家此刻只有母亲领着我,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他们左说右劝,母亲才答应4个孩子上船离家。当晚,和那位南昌籍邻居一家同在祝家巷口爱群电影院舞台上住了一晚。以后,我们和姑姑家住的平房让房东典给姓李的一大家子住。于是,只在院子内调整到另外几间。很快,我发现新搬来的主人有两个老婆。大的没生,小的生一大群,其中一个男孩成为我初同班的好朋友。同学们不甚了解,当面也会耻笑几句。因为年纪小,转身就没事了。大门斜对面还有姓潘的初中同班学友,上体育课被同学笑称'头走路';评助学金,由于出身小土地出租,外号又叫'小地主'。有时会和我们几个较好的同学'格格不入',为了一些幼稚事而时亲时疏,真讲不清楚。同一条巷子还有个小个子同学,家隔几个门牌号码。常来我们家下象棋,走一步就吵一次,没完没了。现在某小学当老师,对于数十年前的往事,仍记忆犹新------年幼时的可笑,年幼时的无知,随着时间的推移,衍生成熟后的留恋、成熟后的情谊。如今,我曾多次不知不觉地漫步到福星巷,甚至走进昔日居住过的旧址看看。几十年的变化大了,真有点面貌大改,但我毕竟认得出。近年来,上饶城建迅速,行署前一条新辟的三清路,切除了福星巷的一段。那大杂院消失啦,我寻不着儿时尚存的梦------70年代末,我在抗建中路偶尔还遇见步履蹒跚的张老太太一面,她已不认识我了。又过了10余个春秋,我想张老太太大概已作古了吧!?南昌口音的邻居大姐,同我家各迁异处后,几次发现她住在市中医院对面老屋内。此刻旧屋改建正大商厦新楼,故人已没法查询。姓李的同学下放农村多年又调回县城重点中学,评上高级职称,儿子又去美国留学,喜事一桩又一桩。那位'头走路'在'文化大革命'中吃尽苦头,冤枉坐了7年多监狱。平反后,成了家,工作之余仍继续写点诗。长期中断联系的詹兄当上教导主任,又住进新居------一切旧貌换新颜,我无法站在昔日的地点寻找衰老的故事。但我并不婉惜,从福星巷走出穿过动荡年代的人,相信大家会越来越过得幸福美好。我的城北旧事,与某位作家的《城南旧事》,一样生存世上——”(摘自《陈运和散文》,中国言实出版社2007年11月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