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madaocun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3198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国民党炮兵闭作育的传奇人生

热度 1已有 6377 次阅读2012-3-20 23:59 |个人分类:旅游|系统分类:文学| 记忆, 国民党, 传奇 分享到微信

 84岁高龄的闭作育身体硬朗,背不驼耳不聋,看上去好象只有六十好几的人。老远就看见我,并举手向我打招呼。超强的记忆力回想起往事侃侃而谈,使人听了好象就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

    闭作育民国03年月出生于邕宁县的—个不算很遍辟的小山村里,几户闭、雷两姓人家杂居于一个小的山坡上。闭作育的童年是不幸的,襁褓中的作育还没认得自己亲生父亲的脸儿啥模样,父亲就抛下她们母子四个撒手人寰。苦命的母亲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竟然抛下自己亲生骨肉被迫改嫁远走他乡。作育前面有个哥哥做大,姐姐中间,兄妹仨成了无爹娘的孤儿。大户闭作衡也算是作育的堂哥,可怜兄妹仨的处境才收养了她们,并掌管他们的—家几亩田地和使用他们的山林家产。由于生活环境所迫12岁的姐姐就被哥哥带去附近邻村一大户人家做了人家的童养媳,小久哥哥染疾得了重病不治,不幸夭折了,那年哥哥才15岁。没多久姐姐的丈夫被抽壮丁征兵入伍,婆家便将姐姐再度变卖到钦州大直镇板黎村唐姓人家做媳妇。

这时的闭作育寄人篱下孤苦伶仃,还时常受到作衡嫂子无端的虐待、打骂,每天天刚蒙蒙亮,村子周围那参天的古树林仍然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怕,作育就得出去捡猪粪、牛屎,回来再放牛干活,肖有偷懒一点或不顺就是—顿的毒打,常常被打得嗷嗷哭叫,使人听了心寒。姑母忍心不下侄儿受到如此般的虐待,才将作育接回她家……。作育是在耕牛的陪伴下慢慢长大的。十二岁那年上过将近半年多的初小,算是入了学,出于生活的艰难就只好辍学,从此失去了少年的欢乐,开始了漫长而艰苦的长工生活。帮人家打杂工、放牛来维持生活,艰苦的生活和恶劣的生存条件,使闭作育过早地涉足了人世间的艰难和沧桑,锻炼了自己适者生存的坚强意志。

村边一派绿郁葱葱的古松树林,高大挺拔,最小的松树干也有洗脸盘粗。岁月的流逝,十七八岁的闭作育已经长成英俊的小伙子,人也聪明伶俐而且好学,时常向长辈请教学习本地民歌,—学就会,深得长辈们的称赞和同伴们的欣慰,闭作佳、闭训庚等都是和作育玩得最好的同乡,松树林就是他们经常在一起玩耍、相互对练民歌的地方,长期的磨练,练就了一腔地方特色的民歌情调和巧对山歌的技巧,倾倒当地同伴们。在一次偶然机会作育和闭训庚他们几人去石埠老口圩赶集,那是赶集回来的路上,遇见俩姐妹在田间耕作,并被那俩姐妹用情歌开腔挑逗,唱道;姑娘开腔你必须回答,否则您别想过去,作育平时练就了一腔情歌好调,“好了时机来了,我们不能输给她们两姐妹”,便开腔作答道:“家与没家居未居啊,如同化子(叫花子)过村乡,夜里住在木根底啊,讲来报你好凄凉。”俩姐妹笑嘻嘻说;“好率啊”其中一个便回敬道:“舅妹唱家(情歌)三几只,金兰!恐怕人见打我伍,人见打我伍就两个,制伍有事就论阵(麻烦)。”

“来,回敬她”作育开腔作答道:“报舅不怕就不怕,金银!旁人得见奈何为,星子多还偷伴月啁,没讲凡间世上人。”那妹仔斗不过,喊了另外一个排第3的女子过来说“啊三,你快过来顶住他,不让他赢了”那女子也够大胆的回敬道;“你来我来共捱起,塘边栽竹独条苗,塘边栽竹独条荪阿,出去同村同能叫(怎样称呼)。”“女子是叫我到田边的那棵大树肥坐下再谈”我也就大胆的到那棵大树脚下和那女子紧紧的捱坐在一起,那女子当时笑的甜嘻嘻的,笑着开腔又是一句唱道;“手拿算盘打十子啁,除开一四七,伍生其实是几娘。在细吃什么?禽鸡蛋,挪挪未句报郎听。” 双方对斗情歌,你唱一支,我对一首,来来回回天色也己傍晚时分,俩姐妹意想到该回去了,又是唱出了一支道:“妹个去归郎慢坐,乖楼.禾塘晒谷没人收,禾塘晒谷没人管.恐怕有人立乱偷。’“嘿!她们两想回去了,快!”闭作育便回敬开腔作答道:   “火烧茅屋没人救.乖楼,娘今归时没能留.日落西山还转上啁,水流东岸没回头。”  俩姐妹又回敬道;“若舅有心再有意,明圩舅玟转来游,明圩舅玟来到几,相逢玟至讲原由。”“马上回敬她”,闭作育开腔作答道:“若你有心再有意,把你如今就定头,口讲无凭哥咪算.金银!定头给舅照样真。罗卜老了皮清白,怕你照样哽芼心(粗心大意)。’那妹仔用身体橙橙闭作育,含羞微笑着轻声回敬道;“妹脱银丝交给舅,金银!你没提归给别人.你没提归给别个,退来还了至真心,灯草阿做门扇板.金银!报你没有句关心,灯草烧灰来种竹,一心眷望你成林。’

  作育和那妹仔两人嘻笑紧捱着,这时的作育感到好象有一股暖流在两人间流动,你来我往,大家对唱情歌直至傍晚时分,女方脱下银镯一个交给了闭作育作为俩人的定情物,也是下一圩日的见面信物,约好下圩老地方见。

  作育他们拿了情人的定情信物,高兴之际,索性就没有回去,回头到了老口圩上客栈暂且住了下来。古诗曰;“夕殿莹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暑天。”日思夜想,整天玩弄着心爱的定情信物,连续住了三天。可真的是命中注定,当下一个圩日赶集时按约定时间地点去约会,赶到半路,就碰到另外俩女子拦住了去路,那俩女子开腔便唱道;  “你熟唱家(情歌)我问你,村头土地几时松,皇帝里头谷我喜阿。” “我们不能避开她”闭作育只好开腔回敬唱答道;“你问我来我问你,开头那个搭桥梁,歌词不是玟初造阿,先到前班后到娘。”女方乐得嬉笑,又是开腔唱道;“唱只家词丢给你,家词给你转湾湾,家词给你湾湾转啊!看你如今那样还。”闭作育心不在焉,心系情人,但又摆脱不了那俩女子的纠缠,只好开腔作答唱道;“在细末做牛邦客,桥装!哥难依你老干巴,七月人买半臂鸭阿,嫩水几何起老吭!”闭作育千方百计摆脱了那俩女子的纠缠,当我们赶到约会的地点时,约会的时间已经过去,情人已经离开没了身影,只看见一个老太婆在田边劳作,作育上前便问道,“某人,这块田是那一个的,上一圩我在这里检到一个银镯,可能是她的,请你帮叫她出来,我想还东西给她,。老太婆早已意识到这不是捡得的,是定情物,便说:“嘿!就是那俩姐妹,最爱跟人对山歌了”。  老太婆葱葱赶回去通报。当那情人出来时,带着一帮姐妹来到开口便骂道;“世间人好心不好,提西!哄人上木至移梯.哄人上木移梯走,对本良心威眯威。’随后,那情人要回了定情信物一一银镯,气冲冲地走了。

民国28那一年,国民党在当地征兵抽壮丁,村里的大户人家抽到一名,自己不愿去,想找别人替代,竟然以二千斤谷子作为顶替交换条件。二十出头的闭作育血气方刚,一心想有机会找个女人立个家,以结束自己二十几年的孤儿生活。唐哥知道闭作育的心事,就劝阻说;“作育啊!壮丁要上前线打仗是很危险的,不行的,劝你不要去了”。作育想到自己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想到自己要有个家,婉言谢绝了唐哥的好意劝说,就答应以二千斤谷子作为交换条件顶替人家当兵进了国民党壮丁队伍。那用性命换来的二千斤谷子就暂时积存于同村老乡家中,心想着最多当兵两年就能回来,这样新兵进入南宁解放路兵站,休整一周后新兵向湖南方向出发了。队伍一路经宾州辗转在山径小路上没有车子全都是步行,经迁江到来宾,历程10多天。肖作休整,在来宾乘火车继续北上。新兵第—次看见火车也是第一次坐上这铁家伙,对于10多天的跋涉劳累的新兵来说感到无比高兴…….

部队就在湖南衡阳集结、训练。开始的训练是体力和耐力的检测训练,跑步和爬竹竿等,一条儿丈高的竹竿,我—下子就爬上去了,部队长官过来对着我说;“你的体力很好!够格,你就到炮兵营”,从此我就被正式编到了国民党第46军炮兵营。炮兵营所有的新兵开始是学习文化知识和学习普通话,长官严格规定所有的士兵一律讲普通话,不许讲白话和地方言。同时也给我学到了不少的文化知识,又学会了讲普通话。炮兵的训练是艰苦的,开始的练习是基本的操作,确定开炮距离和装弹训练。其次是炮体的拆装训练,那铁器全都是笨重的大家伙,体力不够是吃不肖的,其目的是为将来行军卸装炮体做准备。我们使用的是重山炮,每台重山炮配七个炮兵,十四头骡子。士兵每天只给一斤二两的糙米。还常常受到部队长官拳打脚踢、棍棒皮鞭的抽打。有一回两个炮兵逃跑被抓了回来,长官喊道“你们两个逃兵给我趴下”,又对着全连的士兵喊道;“你们这些士兵通通给我过来!每人打三大板”。喊来两百多的炮兵,拿起国民党军队体罚逃兵的板子叫每人打三大板,有三个炮兵可怜逃兵下手打轻了点,长官恶狠狠地骂道:“你们想可怜他们,你们也想逃跑,连你们一起打”,  两百多的炮兵打得他们五个皮开肉绽死去活来。此种情景使作育更加思念着家乡,思念着能有个温暖的小家庭,总想着有朝一日—定要回到家乡去。苦苦煎熬了两年的训练即将结束,部队就要开赴前线,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时期。

逃离军营进山林,有惊无险受款待。二进军营领新兵,同乡临别泪满襟。

前方抗战吃紧,经过两年的训练部队终于集结开赴安徽前线,部队一路爬山涉水没有公路,当行到没有路时,将炮体拆解用骡子驮运,行至马路时又装回炮体用骡子拉,一路兵荒马乱,路上的难民潮混杂着部队和逃兵,有些还强迫老百姓帮挑行李,还不时遭到日军飞机的狂轰烂炸,又一次三架日军飞机掠过头顶,就去了二百多条人命,路上横尸片野,一片狼籍。部队行军经过湖南湘潭到达湖南益阳县时部队暂时停顿下来休整,同乡约我打算向后转逃跑,一天夜晚我俩趁着天黑出逃,终于逃脱离开了部队,赶了两天的山林路,又躲进了深山老林,当了几天的山大王,身上所带的粮食已用完,才被迫出来找吃的。

无巧不成书,正当我们跑出森林找食物俩人走了大约20里路程,又被当地老百姓抓了去并把我们带问了村子,村子里的老百姓见抓到两个国民党的逃兵,引来了全村的男女老幼观看热闹。老百姓并没有对我们有恶意,还杀鸡宰羊请我们吃饭,说是叫我们顶替他们的儿子当兵,当时正逢国民党第93军在当地招收兵员。我俩死活不肯,就是杀死我也不依,并且提出我们的要求,我们可以顶替你们的儿子当兵,但是,条件是每人要300块现大洋作为交换条件,对方果然答应我们的要求。就这样我们以300块现大洋的价格卖身顶替别人的名字第二次进入国民党应招壮丁队伍。

新兵入伍要进行体检,当时同乡的身体体检没有过关,我的体检合格就留在部队。再说那个同乡由于体检不合格被退了出去,两人临分手时我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兄弟,我得跟部队走了,你呢!怎麽办?你又不会讲普通话,一路上你要多加小心,注意安全,你身上还带着——些钱和物,以后如果我们运气都好的话,后会有期家乡再见!”当时两人紧紧抱头痛哭,很久很久都不愿松手分开。自从那次分手就成了永别,以后再没有同乡的音信,最终也没有见他回到家乡……。

话说与同乡分别我回到了国民党93军新兵营,部队长官见我一身军服,便问我说;“你是那个部队的”,我说“我原先是46军炮兵营的,由于部队已开赴前线,我掉队没赶上部队所以才到93军来”。  部队长官营长说;“好!那你当个四班班长,给你带领一个班的新兵到四川团部”,一个班约为1516人。当时部队的营长先让我说话,我就在140多新兵面前用白话(长官听不懂)说;“边个系白话老,同我企出黎,我系广西南宁人,我也是被抓米当兵的,如果愿意跟我走,将来有机会我地一齐番南宁”。当时就有30多个讲白话的新兵站了出来,我从中挑选了15名讲白话的新兵,准备好了行李和粮袋,全部是轻装向四川方向出发了……。

带兵有方长官赏,蜀道染病受冷落。医院狗窝虱子飞,盛夏炎炎穿棉袄。

话说自从湖南益阳县带领新兵经过60多天的长途山路跋涉,我带的那个班新兵—个不少的到达四川团部,而且个个精神饱满,脸色红润健康。当时带领的新兵很多人长途跋涉再加上新兵稍微落后—点,就会受到路匪的打劫。当官的利用带领新兵的机会,让新兵长途挑行李做生意。长途的劳累,人困马乏走不动,就会受到带兵的鞭打和脚踢,很多新兵受不了带兵的虐待,半路生病死亡、逃跑,还不时的受到地方土匪的打劫等等,到达目的地时所剩无几。所以我特别受到团长的奖赏,发给我现大洋和毛巾牙刷等日用品。

且说带兵到达四川,团长领到了新兵,并给我发了赏,自己却病倒了,被人抬着进了四川秀山县医院,医院条件极差没有病床,只在地上铺上稻草席地而卧,那稻草绒绒的象猪圈一样满是虱子,脱光衣服才能睡觉。没人照顾没人里,任由你生死,部队也不知去向。可医院小偷厉害,我的钱和物全都被盗,连衣服也偷个精光,五六月的大热天穿一套棉袄裤。

虎口脱险山拗口,夜宿树叉惊草响。贵州倒插水磨女,匪窩杀鸡宴国军。

住医院一个多月,身体己渐渐恢复健康。在—个漆黑的夜晚我逃离了医院,借着点点星光延着小路撕开我身上唯一没有被偷的宝贝,也是最值钱的东西,一双破烂不堪的布鞋,里面藏有金介子一枚,拿来变卖得了几百元全当路费。—路上不断地打听回广西的方向,有一位专门贩卖仁丹和八宝散的广东商贩告诉我说,“你要到昆明去那里有一个指路牌,告诉你方向和路程”。  在—天的黄昏时分刚好走到一个山坳口,前曲坳口处发现有三只大虫虎视眈眈目视着我,心想这回葬身虎腹必死无疑了。这回该如何是好呢?我就只好杜着胆子对着老虎说;“阿公,您找吃我也找吃,您老人家是否让一条路给我过去”,老虎果然领会了我的话,三只老虎就往树林里去了。我走出了山坳口约两里地以后才感到毛骨悚然,俩腿直哆嗦,出了一身冷汗。天也即将黑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时,我只能在这树林里选择一棵梧桐树,爬上高高的树叉度过那漫长的黑夜,漆黑的夜晚寂静的森林,那样可怕,不时还听到动物走过的沙沙声,高度警觉注视着树脚下的动静,以防不侧。

独自一人爬山涉水钻山林步行40多天到达昆明。一路荆途野果充饥,路上停停走走,走走停停,没钱时得停下来替人家打工,或是到车站码头帮人挑行李争些钱做路费。辗转两年多走到了贵阳又转到麻江县一个大树遮阳闭日的偏僻小山村。

且说在那小山村遇见一个讲白话的容县老乡,他告诉我说;“乡里,我嫁给了一个寡母婆,还带着两个孩子,已经两年了。山脚下水磨坊有一女子也想找一个倒插门女婿,你意下如何?”当时闭作育正年青力壮血气方刚,加上这些年独自一人四处奔波劳累,没多想什么,也不知和女人接触是什么滋味,心里美慈慈的就和她们一起吃了—顿饭就算完婚。磨坊全是木头搭建的房子,安装一个巨大的水轮,从上流下来的水推动着巨大的水轮带动水磨,水磨下方一百米处有个水洞,这水洞也不知道通向何方。每天为山民人家加工稻谷和粮食,一天下来约有20斤米的收入,生活过得还不错。

第二天,有两个国民党军人身上背着—支驳壳枪上山买了—笼鸡。四个村民就在水磨坊招待了那两个国民党军人喝酒,四人夹坐在俩军人左右,闭作育自在旁作陪,喝着喝着不知什么时候乒岭乓锒碗碟乱飞,见那俩军人咿呀大叫,手断脚断,那村民抢去军人的枪支和钱物,俩车人还没死就被四个村民拖到下面往水洞里塞,那水洞口径也正好塞下一人。这场面令人毛骨悚然。这时的闭作育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心想,这水洞不知塞了多少条人命,我在这无亲无故,我又知道他们的底细,万一有一天他们找茬,我也会得到同样的下场,也会被人往水洞里塞,怎办?逃跑为上策,第三天趁着天黑毅然离开了那水磨坊。

坎坷路途求生存,独山国军修机场。日军轰炸难民潮,马尾六寨抓挑夫。

闭作育自逃脱那水磨房匪窝,快步如飞一点也不敢耽搁,唯恐那新娘子或她们的弟兄追赶,钻了几天密林山路,几经奔波周折到了独山县,正巧遇到国民党军队在独山修机场,闭作育……

回到贵州麻尾和广西边境六寨,有一大批从广西逃难来的广西难民,还混杂着国民党的大批军队,有一天,三架日军飞机飞过难民潮的上空,一流炸弹下来就死了一百多号人,当时那场面十分可怕……

话说民国38年闭作育回到了家乡,从民国28年顶替壮丁开始,走过了艰辛多难的西南五省辗转八年的历程。家乡的父老乡亲问寒问暖无比高兴,……





上一篇: 金平探路之旅
下一篇: 红杏果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madaocun 2012-3-22 07:15
谢谢您给了我那么高的评价!摄影、写游记、收集散落于民间的民俗故事都是我的爱好而已!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