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laowantong203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1498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精准打击:川普总统的贸易战“成绩单”

热度 3已有 1172 次阅读2019-3-22 02:37 |个人分类:杂文|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精准打击:川普总统的贸易战“成绩单”
特朗普 聪明反被聪明误。美国的“贸易逆差”再创新高。
3月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了2018年的贸易数据,这一年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为891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0.37%。
《华盛顿邮报》当天发文称,该逆差创了243年以来的新高。鉴于美国在全球贸易总量中的占比,这同时意味着,自美利坚独立以来,人类贸易逆差史也刷上了新高度。
美利坚的确又再次伟大了一回。
(美国商务部:2018年外贸情况)
川普政府一直视逆差为仇雠,为此不惜以关税为武器,向全世界发动了贸易战。一顿操作猛如虎,贸易逆差却创了新高,总统的处境就难免有些尴尬了。
授权使用任何手段
川普对贸易逆差的负面看法由来已久。
2016年6月28日,宾夕法尼亚州莫内森,川普在竞选演讲中指出,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是自然灾害,而是政治和政客一手造成的灾难”;他进而向选民保证:“这可以被纠正,我们可以快速纠正,只要我们的人有正确的思想”。
2018年3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总统的贸易政策规划》(The President’s Trade Policy Agenda)。当时,美国正在重新谈判北美和美韩之间的自贸协定。该文件将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和韩国的贸易逆差视为严重问题,而谈判的目的就是“改善美国的贸易收支情况”,减少这几国的贸易逆差”,以达成“公平的协议”。
为什么出现贸易逆差就叫“不公平”呢?因为在川普看来,如果美国消费者都去购买进口产品,就不会购买美国产品,那么美国厂家就要破产。
而美国法律授权美国总统和有关部门,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对抗“不公平”的贸易,包括关税。
2018年3月的这份文件就列举了常见的三个法条:
(康奈尔大学收录的“301条款”。)
《1974年贸易法》(美国法典第19编12章)的2411条款(俗称“301条款”),赋予美国总统调查其他国家不公平贸易行为和使用任何报复措施的权力。
(康奈尔大学收录的“201条款”)
2251款(俗称“201条款”)则授权美国总统,采取任何措施保护美国产业。
如果进口商品“损害”或“威胁”了其国内产业,美国总统必须采取“所有适当措施”来应对,以对国内产业和进口商品的竞争进行“正面的调整”。
(康奈尔大学收录的《1962年贸易扩展法》1862条款,“保卫国家安全”。)
《1962年贸易扩展法》(美国法典第19编第7章)的1862条款(俗称“232条款”),授权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进口商品开展调查。如果发现某项进口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应当采取措施,对进口加以“调整”。
有意思的是,该法条规定,商务部长在启动调查时应当通知国防部长,而国防部长应当在调查当中提供评估和建议。
由此看来,美国在贸易方面维护国家安全的意志很坚决,人们在理解美国“自由贸易”主张的时候,切不可过于理想化,毕竟它可以用国防部的手段维护“自由贸易”。
这就是美利坚的制度和法律。
2018年以来,川普对进口太阳能电板、洗衣机征税是引述的201条款“保护美国产业”,对钢铁和铝征税是引述的232“国家安全”条款。而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就是从援引301条款,发动“不公平贸易”调查开始的。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短期效应明显,2018年第2季度的美国贸易逆差,同比下降了520亿美元。因此,到了8月27日,川普就在白宫南草坪发表讲话,洋洋得意地宣称这是“最大的胜利”,并重申贸易逆差问题在他心中具有“重要位置”,因为美国在此相当于是“被全世界剥夺”。
12月4日,川普还发推特称,“我是支持关税的。当有人或者国家来剥夺我们伟大国家的财富时,我希望他们付出代价。这是释放我国经济实力的最好办法。”
是的,“让美国再次富裕起来!”
然而,川普发这条推特时大概没有想到,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美国建国以来最大的贸易逆差正在被创造出来。
恰恰在他任期的第二年,史上最大规模的“政治和政客一手造成的灾难”就悄然成形了。
关税的负面影响
2018年2月7日,川普政府对进口太阳能板加征的关税生效,税率30%,打响了贸易战的第一枪。
(2019年3月5日,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帕特里克·肯尼迪等总结的贸易战进攻波次。)
一年以后,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帕特里克·肯尼迪(Patrick J. Kennedy)等人发表论文《退回保护主义》(The Return to Protectionism),总结了贸易战一年来的情况。
总体而言,川普发动了7波攻势,对12007种商品征收关税,平均税率17%。其中,中国成为主要打击对象,共11173种中国商品被征收关税。
肯尼迪等认为,贸易战从两个方面影响了美国经济。
一是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数量减少。
根据作者计算,平均而言,被施加关税的商品进口额减少了31.5%,美国消费者和厂商损失688亿美元。进口商品涨价虽然让部分生产替代商品的美国厂商受益,但是相比起来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与此同时,受贸易战影响,国内商品价格上涨1.5%,而2018年美国贸易部门工人工资只上涨0.6%,鉴于消费品价格指数为1.3%,工人的真实收入相当于下降了0.7%。
二是相关国家对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美国的出口也减少。
加拿大、欧盟、中国和墨西哥分别对美国发起报复,对价值1286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受此影响,被征收关税的商品平均出口额下降了11%。
此外,虽然2018年美国外贸的趋势向好,官方公布的进出口额都在增长。但作者进一步指出,如果没有贸易战,美国在2018年的外贸形势会更好。
换而言之,川普的贸易战反而成了外贸“牛市”的利空因素。
为验证这一结论,这项研究还相应地考察了关税收入情况。2018年11月29日,川普发推特称,由于针对中国加征关税,“数十上百亿美元正在进入美国的金库”。然而据作者计算,如果没有贸易战,鉴于2018年良好的外贸形势,关税收入会比现实的数据还要高。
这就是说,川普政府对外贸的人为干预,反而限制了关税收入的增长。
综合考虑以上情况,作者测算2018年美国因为贸易战损失了780亿美元。
谁在为贸易战买单?
宏观数据显示的经济损失,在具体层面总要有人来承担。
美联储纽约银行的经济学家玛丽·阿米提(Mary Amiti)等,发表《2018贸易战对美国价格和福利的影响》(The Impact of the 2018 Trade War on American Prices and Welfare)的研究报告,试图回答谁来买单这个问题。
传统经济学模型认为,如果一方施加关税,成本是由进口方和出口方共同承担。要想知道2018年是否是这种情况,需要查看美国进口方商品价格的变化,和外国出口方价格的变化。
(阿米提等人的回归分析结果)
作者做了回归分析,发现以出口价格为因变量,关税的系数-0.003,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以进口价格为因变量,关税的系数为0.95。
也就是说,川普政府施加关税后,是进口方在涨价,而且关税变化的幅度与进口商价格变化的幅度几乎是一致的。
这说明,是进口方几乎完全承担了关税的成本,是美国的进口商和消费者在为关税买单:
“川普政府的关税变化几乎全部被传导进国内价格”。
“2018年美国关税的几乎所有的成本,到目前为止都由美国消费者和进口商来承担了”。
受打击的跨国公司
阿米提等人发现,贸易战除了直接引起的损失外,还会间接影响产业链布局,对美国的跨国公司造成冲击。
雪城大学的玛丽·拉芙丽(Mary Lovely)等人,发表《川普关税主要打击跨国产业链,损害美国的科技优势》(Trump Tariffs Primarily Hit Multinational Supply Chains, Harm US Technology Competitiveness)一文,专门探讨了这个问题。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主要有3个制造业的产业链转移到中国:机械、电脑和通讯设备、电子设备。这3个产业也是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主要产业,2017年占比54%。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相关产业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如苹果、英伟达等。
作者发现这一局面中有几个关键现象:
一是在中国的外贸企业中,外资企业(包括外商独资和中外合资企业)参与很大,例如在中国2014年对美国的出口中,外资企业的贡献占到了60%。
二是中美贸易呈现“三角形”,“中国主要从美国和东亚发达国家进口高附加值零部件,然后将加工后的成品出口到西方”,比如苹果手机就是这种模式。
三是这些制造产业都是技术密集型产业,“依靠知识产权支撑美国的就业”。如果产业链条上在中国的部分出了问题,就可能有美国工人下岗。
这些现象凸显出中美经济的紧密依存关系,跨国公司在中国配置廉价和优质资源进行生产,打击这类企业的对美出口,最终影响的将是美国企业和美国工人。
而恰恰这些产业在2018年的贸易战中首当其冲。以被第一波“301调查关税”打击的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为例,机械产品占32.72%,电脑和电子产品占33.38%。
这条横跨大洋两岸的产业链于是在贸易战中受到了严重打击。因此作者称,川普是在用“20世纪的工具”来对付“21世纪以知识为基础的贸易流动”。
正因此,美国企业对川普的关税十分反感,它们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主持的听证会中,积极要求开白名单减免关税。2018年8月20日到21日,有119家企业参加了这样的一个听证会,其中105家对关税表示反对。
它们声称自己的零部件制造商、合作伙伴等都在中国,而短期内重新布局产业链是不可能的。更有厂商表示,以前试过将产业链布局在印度等国家,但是失败了。因此,中国在他们的产业布局中具有不可替代性。
这些企业于是指控川普的关税政策是在“反对生意”。
然而,莱特海泽和川普显然没有听从企业的意见。2天后的23日,“301调查关税”全部正式生效。
投票给共和党的经济代价
(肯尼迪等:各县出口受贸易战的影响,颜色越深,表示受的影响越严重。)
肯尼迪等人还发现,贸易战对美国的影响,在地域上是不同的。
进口关税“保护”的地区,集中在五大湖畔、东北部工业区和加州部分地区,这些都是民主党的势力范围。
因相关国家的报复性关税受打击的地区,则集中在中西部农业地区、落基山脉等地,这些是共和党的势力范围,这些地区的工人收入受到的影响也最严重。
川普的贸易战,看来是精准地打击了自己的选民。
具体而言,作者发现2016年大选中的摇摆地区较多地受到关税的“保护”。压倒性支持共和党的地区反而承担了更多的代价。
“贸易战相对而言对偏向民主党的县的工人更有帮助”,“更多地来说,偏向共和党的县的工人负担的了贸易战的大部分代价”。据计算,共和党县工人工资的损失比民主党县工人工资的损失要大58%。
对于这种“怪现象”,媒体也已经有了不少报道。
2018年11月1日,据《政治家》网站报道,伊利诺伊州第12选区有规模可观的大豆种植产业。2016年,川普以15%的大差额赢得该选区。但是在2018年,豆农们因为大豆滞销而损失惨重。不过农民们依然表示支持川普。果然,在几天后的中期选举中,第12选区依旧选出了共和党众议员。
作者认为这反映了一种选举政治的逻辑:摇摆地区的选民比“忠诚”地区的更受照顾,因为他们的选票需要争夺。而“忠诚”地区嘛,反正他们的选票不会投给别人吧。
这种不离不弃的精神是值得称赞的,只是如果贸易战继续下去,不知道农民们是否依旧支持川普。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