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方舟子 //www.sinovision.net/?156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对进化心理学的质疑与反智主义的狂妄

热度 1已有 5139 次阅读2013-4-5 10:17 |个人分类:其他| , 心理学 分享到微信

  1975年美国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出版了一本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的书《社会生物学:新的综合》。这本书的主要部分是在总结进化生物学对动物社会行为的研究,只在最后一章,他才将动物行为学的研究成果推广开去,试图将进化论也用于解释人类的行为。恰恰是这一章,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激烈的争议,他因此被扣上了种族主义者、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性歧视主义者等种种帽子。威尔逊在各地做学术报告时经常遭遇抗议示威,甚至遭到袭击:1978年他在美国科学促进会的年会上做完报告后,一名隶属左翼政治团体的听众朝他泼了一脸冷水。

  这场闹剧并没有持续多久。社会生物学(有时叫别的名称,例如行为生态学)作为一门学科已获得公认。社会生物学有关人类行为的部分在上个世纪90年代发展成了一门被称为进化心理学的新学科。和其他新兴学科一样,进化心理学也面临着很多质疑和批评,有的是针对某项具体研究的,有的则是干脆全盘加以否定。由于它研究人的心理和行为,既不可能在人类进化史上找到任何心理“化石”做为直接证据,也不会被允许以人为材料进行进化实验,因此注定了它不可能像进化生物学那样有那么强硬的科学性。一些质疑和批评是因为进化论心理学的这一先天不足而起,但也有的质疑和批评,则是由于误解和无知。

  我在2007年10月给报纸写过一篇科普短文《男人爱貌,女人爱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00bss.html ),介绍了印第安纳大学Peter M. Todd等人一项关于人类择偶的研究(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4(38):15011-6.),顺带着介绍了进化生物学关于动物择偶的观点。其实类似内容的文章我写过不少,我在2000年出的《进化新篇章》中有一节就是关于这方面内容的。几天前有一个网友在跟倍魄争论问题时引用了我这篇文章,于是倍魄大惊小怪,恶补了百度百科的有关内容(有其微博为证),临时翻了一本《进化心理学》教科书,然后给凤凰网撰写长篇大论“质疑方舟子”(http://news.ifeng.com/opinion/special/kuaiping/fangzhouzi.shtml ),批评我“不严谨”,对我挥舞反对“科学主义”的大棒。其实我的文章并无个人观点,不过是介绍别人的研究结果和进化生物学的常识,倍魄要质疑,也该是“质疑Peter M. Todd”、“质疑进化生物学”、“质疑进化心理学”才对。

  科研成果当然可以质疑,进化生物学、进化心理学当然也可以质疑。但是我不明白的是,倍魄既非生物学专业人士,也非心理学专业人士,恶补了几天,何以就觉得自己有了资格,敢来质疑一个他此前闻所未闻的科学学科?他是天才吗?他甚至把进化心理学与中医相提并论,大批我对二者有双重标准并借机为中医喊冤。进化心理学建立在其他科学学科的基础上,采用“观察-假说-检验”的科学方法进行研究,与中医有什么可比性?中医的非科学性,是被其迷信、玄学、巫术的本质所证明的,更是被医学科学所证明的。与进化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不同,医学的研究对象是可以实验的。要谈论中医是否科学,应该跟医学科学相比,而不是莫名其妙地和进化心理学相比。

  倍魄找了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心理学系教授戴维·M·巴斯的《进化心理学》恶补,以为看几页教科书就能搞明白一个学科的知识,于是有了如下令人啼笑皆非的奇谈怪论:

  【通观整个章节,巴斯也没有像方舟子那样肯定女性择偶策略“写入了基因”。在全章最后的小结中,巴斯的结论严谨得多,他说:“现代女性继承了她们成功的祖先择偶时的明智和谨慎。较之于善于择偶的女性,那些不加区分就选择配偶的女性可能会更少成功地生育后代。”请注意,巴斯教授这里使用的是“继承”而不是“基因遗传”,而在所有哺乳动物中,人类是在子女抚育和教育方面投入最多的种群,所以这种“择偶的明智和谨慎”的“继承”就可能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父母的教育和社会文化的影响。也就是说这种“继承”可能是基因的继承,也可能是文化的继承或者是观念的灌输。巴斯教授并没有那么吹嘘“基因决定论”,像方舟子那样肯定地说那些人类择偶行为是“写入基因的本能”在悄悄地影响着我们的选择。】

  进化心理学的基本假设是人类某些行为特征是进化来的本能,本能的东西是先天就有的,当然是写入基因的。人类择偶行为是进化心理学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也是进化心理学有较多的证据、较有说服力的部分。巴斯是著名的进化心理学家,倍魄却说巴斯不能肯定人类择偶行为是写入基因的本能,是想让巴斯去当进化心理学的叛徒?把一本进化心理学教材当成质疑进化心理学的著作?其实是倍魄根本就没看懂巴斯的话,巴斯说的“继承”原文是inherit,在生物学中就是基因遗传的意思,而巴斯后面一句“较之于善于择偶的女性,那些不加区分就选择配偶的女性可能会更少成功地生育后代”,不过是指自然选择,而自然选择的单位是基因,那句话的意思就是现代女性的择偶策略是经自然选择而来、写入基因的本能。难道要巴斯用和我一模一样的措辞,倍魄才看得明白他是在讲本能?

  从教材里看不到的是,巴斯本人的研究领域就是人类择偶,发表过多篇论文,其基本结论就是“男人爱貌,女人爱财”(更确切地说,是男人更看重女人的生殖力,女人更看重男人能为家庭提供的资源)(其最早的一篇是1989年发表的,见: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12, 1-49. 其最新的一篇是关于中国人择偶的,见: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50(5), 678-683.),和我的科普短文没有不同。

  认为人的行为受基因影响,有其遗传基础,这并不是“基因决定论”。进化心理学并不认为人类行为完全由基因决定,并不否认文化的影响。恰恰相反,进化心理学在寻找某种可能受基因影响的人类行为进行研究时,会尽力去排除文化的影响,其中一个主要研究方式是跨文化的研究(其基本假设是,如果一种人类行为在不同文化中都存在,就可能是先天的)。倍魄说进化心理学对人类社会的研究“根本无法剔除‘文化遗传’这个混淆变量”,乃是对进化心理学研究方法的无知,把进化心理学家全当成了弱智。进化心理学的另一个研究方法是跨物种研究,把人类行为与其他动物特别是灵长类动物的社会行为的比较(其基本假设是,如果一种社会行为在其他动物中也存在,那么可能是一种本能)。倍魄只看到巴斯在书中举了两个鸟类的例子,就以为进化心理学的所有证据就是这么两个例子,这同样是对社会生物学文献的无知。事实上,可与人类择偶行为做比较的动物择偶行为的研究非常多,其中就有大量的来自普通黑猩猩、矮小种黑猩猩以及其他灵长类动物的例子。但是并不是非灵长类动物、非哺乳动物的例子就没有价值,如果倍魄去认真学点进化生物学、分子遗传学,就会明白人类与鸟类或其他“在生物进化的链条上离人类太远”具有相似的基因因而表现出相似的本能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倍魄不仅看不懂专业著作,而且有的看都不看,只看一个书名,比如他如此对理查德·道金斯挥棒:

  【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堪称科学主义的代表之作。强调人类自私的天性来自于生物基因,这本身在学术上不成问题,但将科学主义上升为价值观,否定人文学科在人类社会的重要价值,把人类文明缩减为冰冷的自然存在和逻辑存在,是科学主义的严重局限。】

  他看了《自私的基因》这个书名,就想当然地以为这是一本研究关于自私与基因关系的书,“强调人类自私的天性来自于生物基因”。哪怕他曾经翻过这本书,就会知道所谓“自私”乃是比喻说法,书的内容并不是关于自私行为的,恰恰相反,是关于利他行为和合作行为的,是为了说明为什么自私的基因能够产生利他和合作行为。该书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动物行为,而不是人类行为,而且为了解释人类文化现象,还提出了一个与基因相应的弥因(meme)概念。道金斯还在书中反复强调,他是在描述事实(是什么),而不是在提倡什么价值观(应该怎样),说基因是自私的,不等于说人类的行为就是自私的,更不等于说人类的行为应该是自私的。倍魄说道金斯“将科学主义上升为价值观”,乃是因为没有读过道金斯的任何著作而想当然的污蔑。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30周年版前言写道:“我发现,许多批评者,特别是那些大嗓门的学哲学的人,读书喜欢只读书名。”这话简直就是对倍魄说的。

  滑稽的是,倍魄居然要人们去信赖“专业而权威的见解”:

  【在中国最能代表“科学”与“人文”冲突的,就是关于“转基因”和“中医”的争论。“科学主义者”都信赖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而信奉“中医”和传统文化的人则对“转基因”心怀疑虑,甚至有人相信“转基因”是一种商业乃至政治阴谋。
  面对这些争论和困惑,我们何去何从?良序、合作的社会需要有一个让公众信赖的知识分子阶层,当遇到社会关切时,能为公众提供专业而权威的见解,成为社会理性与价值观的守望者。】

  国际权威科学机构都在告诉你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中医是不科学的,对这种“专业而权威的见解”,以“人文主义者”自居的倍魄为什么不信赖?

  一个“人文主义者”,敢来质疑生物学科班出身、普及了整整二十年进化生物学的科普作家,难道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大外行靠恶补几天就能够给公众提供更“专业而权威的见解”?

  并不是只有进化心理学才认为人类的行为有其遗传基础。近年来行为遗传学和神经生物学的研究已提供了大量的证据,足以证明至少人的某些行为,是受遗传因素影响的。倍魄质疑人类行为有遗传学基础,把这称为“基因决定论”,质疑的不只是进化心理学,而是生物医学的众多领域。他对生物学界“专业而权威的见解”的推崇又在哪里?

  倍魄还批起了反智主义:

  【而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科学”与“人文”之争其实还不是主要问题,更大的问题是反智主义和犬儒主义的泛滥。因为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都是建立在理性主义之上的,而反智主义和犬儒主义完全否定了社会理性的宝贵价值。】

  像他这样见到有人在科学问题上讲科学,就批之为“科学主义”,把科学视为“高级迷信”,其实就是反科学,那才是反智的。像他这样认为自己懂“哲学”,懂“人文”,就以为自己站得高看得远,就可以狂妄地对他根本没有搞懂的科学研究指手画脚,乃至质疑、否定一个科学学科,更是反智的。

  倍魄抱怨说:

  【科学主义的傲慢态度在中文互联网上表现为‘理工男’动不动就给社会议题的讨论者送上‘文傻’的标签,似乎一旦将对方摁倒在‘文傻’的座椅上,自己就自动站上了科学的圣坛,掌握了‘科学霸权’。】

  像倍魄这样的“人文男”由于无知,出于曲解,动不动就给人送上“科学主义”的标签,是不是就是为了自己自动站上人文的圣坛,掌握“人文霸权”呢?

  “文傻”的说法,并非泛指所有的文科人士、人文学者,而是特指那些对科学问题一窍不通,却不懂装懂夸夸其谈,自以为比科学家更懂科学,打着“人文”、“哲学”的招牌要来指导科学大方向,或者动不动就挥舞反对“科学主义”的大棒反科学的反智主义者。倍魄此文,就为“文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注脚。

2013.4.4.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真实话语 2013-4-11 03:34
写这一篇就够了。不再回应倍魄是正确的选择。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