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阿彭 //www.sinovision.net/?174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脑決定你是谁(3)

热度 2已有 1221 次阅读2013-2-20 23:32 |系统分类:健康养生| 母亲, 子宫, 性取向, 迪克 分享到微信

迪克·斯瓦伯:性取向在母亲子宫内人

 

  主持人:各位搜狐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光临搜狐《文化客厅》。首先介绍一下今天来到搜狐《文化客厅》的三位嘉宾,坐在我左手边的是德博诺思维课程 的培训师吴亚滨老师。中间是迪克·斯瓦伯教授,阿姆斯特丹大学的脑科学教授。旁边是包爱民教授,浙江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系教授。我们面前摆的书叫《我即我 脑》,这名字特别有意思,包老师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包爱民:名字是翻译过来的。

  迪克·斯瓦伯:为什么叫《我即我脑》,就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特点,我们的长处,我们的局限性,我们为什么会是现在的样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大脑决定 的。大脑是在遗传背景的基础上,在母亲子宫内发育阶段所受的影响决定的。它们一旦确定,就会决定我们未来的一生,从这个意义上我就是我脑。

  主持人:在母体里面其实就已经决定了很多的东西,比如大脑的这一块?

  迪克·斯瓦伯:是这样的,在母亲的子宫里这个发育阶段,大脑已经把我们的很多方面决定下来了。比如性别,你觉得是男性还是女性;第二,你的性取 向,虽然将来才能显现,你是同性恋、异性恋还是双性恋;第三,你的攻击性程度等等。包括天赋,天赋也是生下来之后逐渐培养才显现的,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在母 体子宫内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您刚才所提的问题的答案就是肯定的。人的大脑在这个阶段是最敏感的,会受到很多影响。这就意味着在 那个阶段如果母亲吸烟、饮酒,环境中的有害物质都会使孩子受到影响,并且是终生的影响。所以,在母亲的子宫内发育阶段受到的影响,将会是终身的影响。

  主持人:那您能给准备生育宝宝的妈妈们一些好的建议吗?

  迪克·斯瓦伯:首先,母亲应该过健康的生活,注意营养,不要吸引饮酒,特别是不要吸二手烟。其次,怀孕期间会很疲劳、呕吐,建议轻易不要用药, 因为所有的药物你并不清楚这些化合物将来会怎么影响到孩子。此外,孕妇也不应该放在长期的压力很大的环境下。这叫应急激素,母亲分泌出来的激素当然能帮助 她去应对处理压力,但这个激素是可以到达胎儿的,会抑制胎儿的大脑发育。

  主持人:吴教授,您在斯瓦伯说完之后还有什么补充吗?

  吴亚滨:现在在教育上有很多假说,比如多元智能,它的意思是一个人的智能有很多种类型,比如音乐天赋、沟通天赋、逻辑天赋等等,有若干种类型。 刚才我们在下面跟斯瓦伯教授交流的时候,他认为这本来就是天生的,一个人具有什么天赋是在胎儿阶段决定的。在以往的教育和培训过程当中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 象,你会发现有的人很难学会一样东西,有的人好像以前就知道突然就能幻想出来的感觉。我以往有一种怀疑,这是不是所谓的天赋,刚才斯瓦伯教授证实了这一 点。这也引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教育应该是识别学生,而不是教会学生。你要明白每一个学生的天赋是不一样的,天生擅长的东西也是不 一样的。刚才我问斯瓦伯教授,我们能不能区分出来一个婴儿天赋是哪种天赋,这很困难。实际上教育是要做这个工作,也许这个孩子将来是一个艺术家,但我偏偏 要教他画画,最后很可能失败,也许他的一生都很失败。后天的教育和先天的基础之间必须形成一个衔接关系,必须理解人是怎么回事,教育才有可能更有效。

  主持人:刚才说很多都是天生的,那同性恋呢?

  迪克·斯瓦伯:是的,性取向是异性恋、同性恋还是双性恋,这是在早期大脑就被编定的,但到了青春期才出现。是因为青春期的性激素激活了大脑,这个时候才辨认出来到底是哪一种性取向,事实上性取向是在母亲的子宫里,在性激素、大脑的共同作用下确立出来。

  主持人:您能从大脑的角度解释一下异性癖是怎么形成的吗?

  迪克·斯瓦伯:我们在做脑研究的时候,发现人的大脑是有性别差异的。我们做异性癖大脑的研究里,的确发现在他们的大脑里正好长有对方的大脑结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平时感觉我装错了一个身体,因为他的大脑结构是对方性别的大脑结构,所以就把自己变成对方的性别。

  主持人:跟平常人的大脑有区别吗?

  包爱民:比如说他是男性,非要把自己变成女性,是因为他的结构生的是女性的结构。所以,他总是觉得我现在男性的身体是不对的,一定要把自己变成女性。

  主持人:后期能转换过来吗?

  迪克·斯瓦伯:不能。这叫性别认同、性别身份,你是男性还是女性很早就决定下来了,以后不可能改变。所以到了成年,假设把大脑变成一部机器,那 就是你可以跟着机器去学习,但改变不了。举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比如性取向,人们过去100多年曾尝试很多办法改变人的性取向,给他们用男性激素或女性激素 去治疗,改变性腺。甚至让同性恋去观看同性恋之间性爱的画面,给他们用点催吐剂,目的是让他们产生厌恶感。这个做法的结果是治疗师一进来,他们看到治疗师 就会吐,但不会改变他们的性取向。还有把同性恋者关到监狱或者进行手术,这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性取向,因为性取向是很早就在大脑中编程编好的,所以不会改 变。

  吴亚滨:你也可以理解这本书名为什么叫《我即我脑》,就是大脑决定了一切。当一个男性长了一个女性的大脑,他会觉得是自己的身体错了,而不会觉 得是自己的大脑错了。他会要求改变我的身体,不会要求说去改变大脑。所有的这一切确实是先天决定的,是由你的大脑决定的,后天像刚才提到的反射疗法,在某 些病症上面可能会表现出某种效果,但是对于一些本质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我跟斯瓦伯教授所做的内容刚好是两部分,斯瓦伯所谈论的是关于大脑的硬件,其 实你的硬件是先天决定的。这个硬件会决定你需要什么样的软件,我们做的后天的教育更多的是软件。我们一直讲思维方法是可以训练、可以学习、可以提高 的,OK,这些都没有问题。你的软件不论怎么去调整,都是不可以改变硬件的。

  主持人:我有一个疑问,什么都是先天决定的,软件是无法改变硬件的。我们知道这些内容,对我们有什么样的用处呢?

  迪克·斯瓦伯:后天的影响都可以笼统的称之为教育。教育有两个概念,一是让我们进行事实,让我们了解自己。二是让我们去学会适应已经被形成的本质,其实是改变你的行为,但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要学会跟着这个本质去生活。

  吴亚滨:很多人高考报志愿都很茫然,已经念了十几年书还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其实这是个问题。也有很多人上大学,学了一个专业之后,发现自己真 的不应该学,或者说有人很幸运,我真的蒙对了,学这个很有天赋。这个研究最大的价值就是让我们明白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调整,千篇一律的教育其实是有害的。一 个班里有40个学生,培养出40个工程师来,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应该是一个班40个孩子,有的会成为画家,有的会成为演员,有的会成为工程师或者科学家。 某种程度上,这跟我们以往的传统文化也是一脉相承的。我们所面对的社会现象,比如说同性恋,至少我们现在明白是没有办法后天去改变的。希望一切有所调整, 你更应该注意的是孕期的保健,从这个角度来修正。当一切都已经铸成的时候,你去指责和“治疗”就已经晚了。这个研究从这个角度给了我们很多指引,这是很有 价值的。

  迪克·斯瓦伯:在中国我注意到所有的孩子去记、去背,书本教你什么你就去学什么,采取统一的考试。谁把事实记得最多,就会获得高分。这并不是好 的做法,我建议像西方那样,去游玩,保护你的创造力。在你和大脑去玩的时候,就能发挥出你的潜能,表现出你的天赋。我建议中国教育中应该缩短学习事实阶 段,更多的扩展给孩子去自由的玩耍表现自己天赋的阶段。包括每一个在座的人,以前在学校记住的这些事实,大部分都忘了。

  吴亚滨:教育有两个重要的观点。第一,什么是教育。真正的教育是你学习过程之后,把遗忘的那些全部排除掉,最后剩下的那些东西才是教育真正要做 的东西。回忆一下你所受的教育,完整过程中那所记下来的能有多少。第二,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应该让一个人去驾驭现在还没有出现的技 术,去解除现在还没有发现的问题。这是一个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可以想像,倒退10年,你难以想象我们坐在这儿可以做这样的采访,因为没有这样的技术,没有 这样的工种,但是现在有了。我们发现世界每天都在变,技术每天都在变,你在学校里所学的全部都是过去的,一旦走出校门之后,面对的都是即将发生和正在发生 的。为什么有些学生走出校门之后感到很茫然,因为你所学的东西只是给了你大量的知识,但跟问题是不匹配的。所以,更重要的是学会怎么去用脑。

  主持人:现在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人擅长做什么?

  吴亚滨:这是教育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识别问题,而不是强行去灌输。我也特别希望医学研究上能够提供一些支持。

  主持人:有没有仪器可以测一下?

  吴亚滨:其实是有的,每一个家长要有这个意识,宝宝出生之后,你要有意识的寻找他在哪些方面有优势、有天赋,是对色彩更敏感,还是对数字更敏 感,还是对图形图像敏感。你要有意识的去搜寻、去寻找,这就是个意识问题。也有一些不管怎么样,你将来必须如何,这可能是错误的。你有意去捕捉的话,你能 发现孩子之间的差异。比如有的孩子从小注意力更容易被色彩所吸引,被形状所吸引,意味着他在这方面很敏感,大脑这个区域的活跃程度更高。但有的孩子会对音 乐反应敏锐,不同的声音马上会吸引大的注意力。至少你有一个直观的判断,这不是特别难,关键是你有没有捕捉到这些细节。

  主持人:问一下斯瓦伯教授,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您怎么看待一见钟情?

  迪克·斯瓦伯:要注意到我们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无意识去做的。像开车,如果把每个动作每个情况都考虑进去,这是有意识的去做,也是不太可能的。 经过很多锻炼训练之后,这些程序已经储存到小脑中了,将来开车等于是无意识的去开。很多事情学会以后都变成是自动的去做,例如在择偶方面,绝大部分是快速 的,不经仔细考虑的,绝大部分情况下是正确的。只有停了一个阶段之后你才会做思考,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但在当时是无意识的。最初陷入爱情的时候,身体 里的应急激素即压力激素是升高的,一年之后慢慢静下来,科学研究也显示这种激素的水平也降下来了,这时你再去分析两个人在一起是不是合适。

  主持人:我们看到一些人穷凶极恶,这些人大脑跟平常人是不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迪克·斯瓦伯: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攻击性,的确,它也是在母亲子宫内发育早期就被定下来的。举个例子,它跟睾酮是有关系的。因为男孩子在发育 阶段是有睾酮的高峰,这就确定将来的生活中男性比女性的供给攻击性要强。发育阶段之外还有遗传易感性,有的人基因中有一些变异,跟早期的发育阶段相结合, 也可以设定你的攻击性有多强。大脑前部前额叶区域是抑制攻击性和冲动行为的,如果一个人天生的因为什么原因这个区域发育不良,或者后天这个区域受伤,正常 的抑制作用就会消失,这个人攻击性就特别强。比如暴力的谋杀犯,前额叶区域低下,控制不了对别人的进攻。比如是酒精就可以抑制前额叶,很多酗酒很厉害的 人,瞬间没有任何理由没有原因就去攻击别人。这个部位发育一直到20多岁才成熟,因此十几岁的青少年是不成熟的,再加上青春期体内性激素会升高,所以你会 看到青春期孩子的反常行为,中国称为叛逆性行为。事实上他们在那个时候不能完全对自己负起责任,前额叶控制的结构还没有成熟,但性激素却调动起来了,会做 出一些行为,这些行为大人们会很吃惊。还有一种是精神病,以荷兰监狱为例,大概90%关在监狱里的谋杀犯实际都是精神病。

  主持人:刚才说到青春期的孩子具有攻击性,从教育来说,青春期的孩子跟父母如何应对这一个阶段?

  吴亚滨:还是那个话题,后天怎么去应用和驾驭你的大脑,需要一种方法,我们经常讲思考方法。很多时候在青春期阶段,孩子跟家长之间会出现很多问 题,一方面是硬件基础决定的,另一方面是我们没有一种好的沟通机制。两个大脑里运行的软件不一样,所以会表现出来我所表达的观点你不认同,你不认同对这个 观点又没有办法去分析、去拆分,最后表现出来的就是一种比较尖锐的矛盾。我们在教育过程实践中发现,通过思维方法对家长和孩子同时训练,他们会多一种沟通 的语言,怎么认识这个问题,用同一种方法去看,发现还是不一样。为什么?因为除了大脑本身以外,还有成长环境和背景的问题,这会导致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有偏差、有不同。其实青春期主要的矛盾是家长和孩子之间的,表现出来的是代沟,两代人看待一件事物的标准不一样,其实是价值观不同。我们对于价值观怎么认 识?确实有很多是先天的,但后天的思考方法会引起你的生理变化,会影响到你的情绪。你的情绪会影响到大脑的反应,就会表现出行为上的影响。当你有一个好的 思维方法去调整,就可以更合理的使用大脑。这样避免大脑产生不必要的激素类的东西,这是可以做到的。

  主持人:斯瓦伯教授,您能不能提几点有效的可行的提高记忆力的方法。

  迪克·斯瓦伯:总的来讲大脑来自于父母,包括能力的早期确定,但不是不可以通过训练提高记忆能力的。比如可以通过联想做到。记忆其实就是学习你 感兴趣的东西,不要逼着自己去学习。学感兴趣的东西就是个记忆的过程,你会觉得学的非常快。每个人出生都是带有一定天赋和局限性的,我们就是应该让孩子去 自由选择,发现他们的天赋,不应该强迫他们学一样东西达到一样的天赋,而是各有各的特点,发挥自己的潜能,避开自己的短处。其实记忆就是学习,可能你发现 效率提高了,实际就是你把你的天赋调动出来了。

  主持人:大脑如此重要,能不能提几点建议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怎么保护好自己的大脑。

  迪克·斯瓦伯:大脑非常重要,应该好好保护,但最关键的时期是出生前和刚出生后的发育阶段,你要好好的刺激,因为到了成年能改变的就很少了。你 会发现尽最大的努力却只能改变一小点,际纠正的是行为但改变不了特性。出生后的早期,如果一个婴儿受到忽视,他的大脑也是有问题的。

  吴亚滨:当一个婴儿出生之后,他的大脑还是在继续发育的。这个过程大脑是需要足够的氧气供应,包括到小学阶段,大脑还是处于发育阶段。这时对于大脑的供氧是不是有一个标准?

  迪克·斯瓦伯:大脑要想做工,就需要能量,功能性核磁共振就可以看到,一个大脑活动的时候,那个区域需氧量就会增加。所以,大脑会根据需要提供氧气。我们看到的那些功能性核磁共振很漂亮的图,其实就是那个地方在用氧,看的时候是这个脑区,听的时候是另一个脑区。

  吴亚滨:本质上我关心的是,比如一个小学生,他是不是需要一些有氧运动来提高他的心肺功能。

  迪克·斯瓦伯:它会刺激大脑的。本身环境中的氧还是够的,但运动是可以刺激大脑的。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琴心明月 2013-3-10 00:43
好文章
回复 世家金粉 2013-2-23 03:55
“教育应该是识别学生,而不是教会学生”
这个理论也对目前的教育方法是颠覆性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