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明月城 //www.sinovision.net/?18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华之孝【3】

已有 433 次阅读2015-2-21 17:43 | 中华 分享到微信

中华之孝【3】

 

    百善孝为先,不孝啥也谈不到。无不爱儿女的父母,儿女孝敬父母本是天性,人是感情动物。关键在于社会体制,三代之前走的是真正社会主义道路,炎黄尧舜以及商汤、周武等都是真君子。乡社井田好,国家来养老,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天下是全天下人民的,绝非哪个权力接班人的。中华以农桑立国,男耕女织,民以食为天。衣食足而后知荣辱,不需要啥思想教育,这是正常人性,自然社会。男子七岁受教,三十而立,授田百亩,娶妻生子,男主外,女主内。五十还田,就是退休了,通常身体还不错,五十养于乡,就是乡社以公田收入来养老。五十岁是可以顶半个劳动力的,养个猪鸡什么的,含茹弄孙其乐融融,没事坐在地头上鼓腹击壤而歌,并不感谢哪一个,是自食其力,炎黄尧舜没为自己做什么。帝尧自然不敢自我标榜了,更不敢摆出帝王的臭架子,没人吃那一套。这是个人人平等的社会,帝尧也想退休,可是帝位总也让不出去,没人愿意操那个心。既无特权又无特供,更不用说有啥奴隶了,图希个啥?

    六十养于国,就是由国家负责孝敬老人,这是政府的职责,否则需要政府干屁?国家的待遇自然远远超过乡社,是全额养老金,人人平等,不分高低贵贱。帝尧穿的旧衣鞋等与百姓同样,茅草房上面的草很茂盛,帝尧忙于耕作,后妃们忙于纺纱织布,没工夫总爬房顶。帝尧六十岁也得退休,将天下交给了舜,退居二线。人们自然希望帝尧多子多寿,而帝尧回答说;多子则多忧,多寿则多辱,顺其自然就是。帝尧退休后待遇与百姓同样,所以活了一百岁,无疾而终。

    七十养于校,也就是由中央政府负责养老,待遇又提高了一步,保证老人们每顿都能喝酒食肉。由于经常运动,老人们都很健康,酒是米酒,可活血顺气。老年人是需要补钙的,儿孙们孝敬老人出自天性,没人觉得有啥,当儿女的怎么能不孝敬老人?无论养于国还是养于校,老人都不离家,都有宽敞的住处,社会主义是很滋润的。七十岁老人的待遇相当于县官,与县官平起平坐,县官作为政府公务员必须对老人们恭敬的,基层公务员必须出自农家,懂得民间疾苦。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每年都得到帝王的赏赐,这是国家的骄傲,孝是全社会的。

    人人都得老,人人都得死,所以无不孝敬老人,也是对自己负责。舜的父亲瞽叟是位乐师,收入很高。盲人耳聪,记忆力强,三代之前因人施教。著述《左传》的左丘明就是位盲人史官,身残志不残。瞽叟总想把家业留给小老婆所生之子象,就是偏心,总想谋害舜。舜福大命大造化大,并不怨恨父亲,而是自怨自艾,父可不父,子不可不子。舜照样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心胸宽广。主动离家,把家产全部让给兄弟。争之不足,让之有余。

    三代之前是以德治国,选择公仆主要视其品德,其次才是才智。四凶出身高贵,品德不佳,怎么争抢也没用,社会体制决定了一切。社会主义是公有制,不是哪一家,哪一党,哪一派的,无党无偏,王道荡荡。结党营私是在走邪路,肯定是假冒伪劣社会主义。四凶总以帝胄长子自居,声称自己肩负历史使命,是要为人民服务的。可是人民信不过他们,私德不立,公德必败,看他们那个德行,就是一群伪君子。说一套,做一套,好话说尽,坏事干绝。四凶成为害群之马,总闹着要享有特权特供,不劳而获,当寄生虫。帝舜流放四凶是顺应民意,也就是反腐败。腐败肯定先出在上层,是权力未能得到有效制约。四凶肯定是不孝之子,背祖离宗,是些逆子,都是当娘的惯出来的。上行下效,上如风,下如草,中华之孝是自上层始,而非国家垄断掌握一切,声称养老不能靠政府。政府并不创造财富,土地是全民的,究竟谁养活谁?户均田百亩哪个需要政府来养老?全是屁话。

    蛮夷之邦则不然,老年人被视为全社会负累,六十岁还不死就赶入深山,让其与虎狼为伴。弱肉强食,蛮夷壮年时普遍所行无道,淫妹奸女,爬灰偷嫂等无所不为,儿女们对其恨之入骨。即便是神的使者亚伯拉罕也未能免俗,以妹为妻,与两个亲生女儿奸生下孽子,并打算以幼子作为牺牲来祭神。衰老之后肯定遭到遗弃,这也怨不得子女,强弱已产生了变化。四凶被流放后在湖南山区亦是同样,儿子尚未成年就为儿子买下年长五六岁的大媳妇,这是会算计。老子先爬灰,儿子若是不肯要当老子的就公开收了房,不以为非,家家如此。所以礼崩乐坏之后秦楚争霸,都具有足够的邪恶,秦为秦戎,楚为楚蛮。戎狄蛮夷是奴隶制,这也是丛林社会自然产物,是邪恶之果。老猴王被新猴王推翻之后,连其亲生儿孙都对其百般虐待,这也是迟来的报复。猴王们是垄断一切的,包括性交权,强者为王。

三代之前为阳,秦后百代为阴,是化人为妖的过程。由鬼转魔,由魔转化为妖魔,直至以魔代神,拜魔的妖人越来越多。魔王们残害无数,妖人们背亲事仇对魔王顶礼膜拜,为的就是势利。哪怕亲生父母被魔王所吃,妖人们照样拜魔,崇尚邪恶与暴力,就是一帮邪教信徒。他们从心底里仇恨自己的父母,是魔王为其报了仇。灵魂是传承的,妖人本是孽生,就是罪恶的种类,无可救药。不知道义,只知势利,把物质放在首位。魔近神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就是权势与财富。魔可以给妖心之人万国之国,成为万王之王,将灵魂出卖与魔鬼。当数以十万、百万、千万、亿万计的邪教徒们成为拜物教,前去拜偶像,求官求财等,这个群体就没救了,邪恶是相互感染的。魔是以仇恨作为凝聚力,仇恨所有人,人与人之间彼此为仇,包括其父母在内。邪教肯定走向战争,走向征服与奴役,这是由其本性所决定的。仇恨是一团火,需要不断的奉献牺牲,就是人祭。邪教中人普遍不孝,是以魔为本,只服从假神,就是新老魔王们。建成的是极权等级制,奴婢社会,上层社会占有一切,对广大人民从形体到精神进行全方位控制。宣传教育灌输的全是邪教那一套,就是假丑恶,不许任何人说真话。暴力、欺骗与恐怖是其主要手段,胁迫炎黄子孙必须绝对服从。新老秦始皇、武则天们装扮成神,圣母皇太后比西方的圣母玛丽亚更加威风。圣母们活着时候就需要修士的,个个都是面首,不孝父母,只孝圣母。圣子就是天子,后宫修女三千,无不盼望能够得到恩宠。东方的天子教远远超过蛮夷的天主教,天子妻妾三千,乃至上万,秦始皇多达数万,尽霸六国美人。圣母、圣子都是活着的,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妖人们为了表达忠心,以亲生父母以及亲朋好友作为牺牲,魔王们是需要血食的。残害人越多魔力越大,伥鬼越多,可以大闹天宫,以魔代神,颠倒乾坤。想要追随魔王就得六亲不认,除了魔王谁也不认。主体思想就是先军思想,为的是以武力对内进行镇压,对外进行征服。

流氓皇帝汉高祖刘邦自然不孝,否则不可能汉承秦制,楚汉相争时拿父亲与妻子的死活根本不当回事。当皇帝后被迫养爹,这是给天下人看的。对刘父道;“我这个大家业比哥哥们如何?全天下都是我一人的。”这是堵堵刘父的嘴,皇家无亲。与吕雉是政治夫妻,吕后想见一面都难,在宫中如同蹲牢狱。知道刘邦正在找茬废后,吕雉的性渴望变成人格扭曲,对所有美人都充满了妒忌,恨得直咬牙根。戚美人生下的肯定是刘邦的骨血,就是如意,刘邦可没打算把天下传给王八蛋。可是吕后颇有谋略,令刘邦也无可奈何,无法易储。

刘父如同蹲监狱,兜里无钱,谁让他爬灰!刘父向人诉苦,儿子刘邦一年才来探望一次,还架子极大。有人出主意;刘邦再来时刘父下跪迎拜,以民拜君,给刘邦出出难题。刘父以百姓礼仪跪迎天子,这可不中,左史记言,右史记事,帝王实录上是要秉笔直书的。刘邦被迫封刘父为太上皇,自然应该享有相应待遇,分给了一些小妈。吕后的儿子也是不孝,还是爹有权势,戚美人才是娘亲。吕后又气又恨,养了个白眼狼,那些年白侍候了。若非为了儿女哪能让公公爬灰?也用不着偷汉子了。吕后并未母仪天下,协助刘邦除掉韩信之后,也就没利用价值了,国母就是个虚名。戚美人等根本不把吕后放在眼里,从不拜见。后宫之主实际上是戚夫人,宫人自然势利,本来就是一群奴婢。

秦制本来就是邪恶体制,乃是天下为私,极权等级制。大小奴婢主与大小奴婢是按社会等级论高低的,精子决定人的社会等级,也就是出身。是假冒伪劣社会主义,也声称国家来养老,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奴婢主们是不关心百姓死活的,只顾自己穷奢极欲,打江山者坐江山。秦戎本来就是奴隶制,奴婢在市场上与牛马同栏,是公开买卖的。国家肯定奴婢制,卖身契一按手印奴婢就归主子所有,杀打任意。奴婢们是不许孝敬自己父母的,只能忠于主子,这是新思维,新道德,新风尚,新社会。秦后百代越来越不孝,上层社会最为腐化堕落,父亲尚未咽气儿子已奸占了小妈,甚至将病父弄死自己成为主宰。三代之前为人类社会,秦后百代为丛林社会。三代之前炎黄子孙为人,秦后百代越来越多化人为妖,妖心之人成为主流,认贼作父,反拿蛮夷当祖宗。扒了炎帝陵,掘了黄帝陵,列祖列宗无一幸免,只认蛮夷魔王为祖宗。不孝是源自上层领域的,是非善恶完全颠倒,把走邪路说成是走正路了,就是一群妖怪。妖人们甚至大声疾呼;“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全是屁话。没有中华文明哪来的中国?本末倒置,就是一群妖人。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