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明月城 //www.sinovision.net/?18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历史周期律【43】

已有 422 次阅读2015-4-2 17:04 分享到微信

历史周期律【43】

 

“神农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神农播五谷,神农七十世而后王天下,约二千余年,并不容易。神农氏与各国同样是化家为国,传承七十代后应该成为主体民族,人口数量最多,最为兴旺发达,就是姜氏。姜氏后代子孙为赐姓,后来的黄帝子孙亦是同样,以封土作为赐姓,黄帝二十五个儿子分别有其赐姓,炎黄子孙就称为百姓了。天下万国约有万姓,大多以所居住之处为姓,主要为了不乱伦,婚姻不能娶同姓。人与动物不同之处就是知人伦,人是有灵性的。

炎帝世系在《路史》中有所记录,因无编年史所以史官不予采信,宁缺勿滥。黄帝世系是没啥疑问的,时至今日仍旧是炎黄子孙,可早已乱了套。后二三千年与前三四千年截然不同,是人造丛林社会。哪个伟大领袖上来都乱造一通,不折腾显不出其光荣正确来。最早的是蚩尤,担任末代炎帝共工。虽然同出一脉而且是正宗,应该是末代炎帝的叔伯。蚩尤以武力篡夺了炎帝之位,因为末代炎帝愚妄。这是有记载的最初暴力革命,蚩尤族八十一位勇士铜头铁额刀枪不入,应该是发动宫廷政变,天下万国并无反应。当蚩尤以武力君临天下万国,准备将华夏转化为丛林社会时,引起了以轩辕氏为首的天下反抗,也就是黄帝革命,蚩尤遭到失败。后代妖人们居然将两个死对头放在一处,很是可笑,啥也不懂。中土三四千年始终处于自然发展社会,各国人民自食其力,并不需要伟大领袖为民作主。黄帝无为而治,也就是垂拱而治,是以和平引导建成王道乐土和谐社会,而非采取暴力,也无那个必要。

四凶为帝胄之后,就是太子党,认为自己是革命接班人,天下的长子,政权他们不来继承谁来继承?是理应享有特权特供的。四凶是四大家族,乃四代帝胄,是他们的父兄把帝尧扶上帝位的。作为嫡长子挚缺少帝德,遭到罢黜,是在为天下百姓负责。帝尧很是无奈,四凶闹腾了数十年,非要将华夏转化为丛林社会不可,他们理所当然是天下的主人。帝尧将帝位禅让于出民出身的舜,培养舜为接班人长达三十余年,并将两个女儿嫁给了舜,舜也算是天子赘婿了,社会地位不比四凶差。帝舜上位之后首先就是设法驱逐四凶,将四凶全族流放到周边抵御夷狄。因为四凶总在鼓吹对外发动进行战争,以俘获夷狄作为奴隶,居心险恶。帝舜如其所愿,就让他们这些战争鼓噪者们当配军。想搞奴隶制去外面搞去,别祸乱中华。

夏禹将帝位禅让给益,益是皋陶之后,懂得如何以法治国。皋陶是司法鼻祖,公正廉明执法无私,威望甚高。可是天下万国并不拜谒益,而是拜谒禹的儿子启,益就知趣的主动让贤了。帝启为人还是不错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夏朝传承十七代,末代夏桀生母是个大美人,所以受到崇爱,并非嫡长子。帝王一偏心就出了问题,娇惯出逆子,夏桀就是被惯坏了。有了权力之后欲望如虎添翼,就是自利性太重,也就是动物性。伥鬼啥时候也不缺,啥人都有,同恶相济,试图将华夏转化为丛林社会,引发了商汤革命。这是无奈之举,为的是拨乱反正。

在夏相时期帝相被后弈驱逐,后弈与寒浞以武力祸乱中华,迫使嫦娥奔月,人世间是不能继续呆下去了。这是长达半个世纪的黑暗时期,好在后弈与寒浞只是祸乱中国,尚无能力祸乱天下。后来少康复辟夏室结束了这段历史,是股逆流,炎黄子孙并不接受。

商朝传承二十八代,末代商纣与夏桀同样,生母是个大美人,父王因为偏爱立幼子为接班人。商纣也是能折腾,频繁对外用兵,总在改造社会,想成为世界伟大领袖,化华夏为丛林社会。蛮夷本来就是半人半兽,猛兽哪有不伤人的?只须多加防范就是了,根本用不着大动干戈。频繁对外用兵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权力可高度集中。权力高度集中之后商纣就开始肆意作恶了,不受制约的权力才是真正的魔,权力越是集中魔力越大。由此引发了周武革命,亦是无奈之举,只能以其能听得懂的语言来说话。

周朝传至厉王已是政治腐败了,只许说好,不许说坏。诽谤之木与华表等成为装饰,谁上访就抓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引发了国内动乱,驱逐了厉王建立共和体制,有事共同和议。革命并不彻底,立厉王之子为宣王,与其父一个德行。“王不籍千亩”,连祖制都不肯遵守。接下来就是幽王,烽火戏诸侯,把自己生生玩了进去,犬戎祸乱中华。此后周室东迁,已是衰败,再无天子的号召力。

各国失去约束力,兼并战争进入高潮,强者为王,华夏转入丛林社会。孔孟说了并不算,相当于百姓。列国贵族无人愿意复《周礼》,对自己形成约束。春秋战国是华夏向丛林社会的转化过程,至秦始皇已转化完毕。此后处于邪恶体制,百代皆秦政。秦政对上层社会有利,对下层社会有害。是以剥夺下层社会的权力而加强上层社会的权力,权力高度集中。秦始皇是反封建的鼻祖,也是大一统的鼻祖,所以新的秦始皇们奉老秦始皇为祖龙。

楚霸王就是个衣冠禽兽,与秦始皇没有本质上的差别,都是贵族孽种。灵魂是传承的,刘邦出身农家,再坏也比项羽强。汉初是很宽松的,十五税一,三十税一,连续三四年天下免税等,政府用不了那么多的钱粮。文景之治后,汉武帝能折腾,主要是不自信。其生母入宫前是个婊子,在民间留有一位私生女。所以频繁对外用兵以加强集权,后宫美人上万,奴视天下。地球都装不下他了,妄图长生不老,永远做天下之主。

王莽革命取得成功后实行社会公有化改造,将所有土地都收为王田,就是土地国有。大搞计划经济,建立人造社会,强制推行“五均”、“六管”,连菜果都统一管了起来。建立人民公社,饿死不少人,粮食成为军用物资。大力镇压反革命,在政治运动中连其发妻与儿侄们都不放过,大义灭亲,为革命事业牺牲了全家。王莽的身边美人多的是,准备生下一大帮小革命接班人来,算不了啥事。

绿林、赤眉本来就是藏在山中的盗匪,衰弱时只有数十人,时势造英雄。两次朝鲜战争导致王莽新朝分崩离析,数十盗匪旬月之间就可裹胁数十万人参加革命,乱世出英雄。痞子群体谈不上啥先进性,占据京城之后打江山者坐江山,比王莽时期更加黑暗,后来被刘汉庶孽所取代,后汉仍旧延用汉制。两汉余波就是蜀汉了,诸葛亮劝说阿斗皇帝学习商韩之术,以法治国;

 

东坡论曰:“取之以仁义,守之以仁义者,周也;取之以诈力,守之以诈力者,秦也。以秦之所以取取之,以周之所以守守之者,汉也。仁义诈力杂用以取天下者,此孔明之所以失也。孔明之所恃以胜者,独以其区区之忠信,有以激天下之心耳。刘表之丧,先主在荆州,孔明欲袭杀其孤,先主不忍也。其后,刘璋以好逆之至蜀,不数月,扼其吭、拊其背而夺之国,此其与曹操异者几希矣!乃治兵振旅,为仁义之师,长驱东向,而欲天下向应,盖亦难矣。”

 

前后汉四百余年,相对而言是较为宽松的四百年,魏晋之后每况愈下。革命者们都清楚前代所犯下的错误,自己绝不再犯下同样错误,对下层社会的防范一代胜过一代。汉唐宋明以降人心是越来越坏,明末降者如潮,主要是红色接班人们,是集体出降。红色接班人们抢班夺权,认为自己才是国家长子,史可法等贤达都被挤出朝堂。掌握了南京武装,满人一到就抓捕明宏光皇帝,并镇压了以明太子名义发动的抗清运动。将明废帝与伪明太子交给满人屠杀,真明太子再无动静。满人自然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这群红色接班人都沦为旗庄的奴隶,每年报部自杀的女奴就多达五千,不报部的更不知有多少?满人可是淫暴过人的,每次得需要数位汉女,奸死无数,下面就是鬼大。行军征战时以母牛解决性欲,三日不泄火就皮下破绽出血,就是吃半生半熟的火烤肉积下的邪劲。前明红色贵族余孽们也沦为龙阳料,连屁眼子都被肏烂了,时人赋诗加以讽刺。

十万满人驱赶着百万归降汉军灭绝五千载华夏衣冠,化华夏为蛮夷。满人奴隶主掌握一切,制订《逃奴法》,将中华转化为奴隶社会。汉奸群体成为伥鬼,时至今日仍受到主流大力吹捧,当作新祖宗。例如嘉定三屠就是闯贼余孽所为,痞子们成为新朝栋梁。下面的痞子对乡亲们穷凶极恶,作为老儒的父亲越骂,逆子作恶越是来劲,这是在闹革命。革命政权的社会基础就是这些无恶不作的痞子们,一个个都戴上了红顶子,权力高度集中。抗清武装成为反革命暴乱,反革命分子抓住一个砍头一个,倒底杀出个稳定的大清王朝来。伥鬼们已不再是炎黄子孙,而是妖魔子孙了。群魔乱舞三四百年,炎黄子孙沦为东亚病夫,国际人渣。关键在于邪恶社会体制,哪个更加邪恶哪个能取得成功,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知耻近乎勇”,关键在于不知耻,一个个都是地球装不下的人物,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份量了。此类认贼作父,背祖离宗的民族败类如今都被捧为民族英雄,因为如今人为造出个中华民族,金兀术、成吉思汉、努尔哈赤等都成了中华民族,尽管其连汉话都不会说,连一个汉字都不认识,强者为王,都是民族英雄。顺应历史潮流的汉奸群体自然也是民族英雄,例如大将军施琅等。以此教愚下一代,令其正邪善恶不分,为己所用,需要时可以残害父母,不知人伦为何物,都是旧思想,旧观念。人人心中都有魔,人妖颠倒,把人看作妖,把妖当作人了。全民腐败,谁有权力谁腐败;“堯、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紂之民,可比屋而誅。”

 

昔秦用商君之法,張秘天之網,然陳涉大呼於沛澤之中,天下回應。人不為用者,怨毒結於天下也。

秦始皇設刑罰,為車裂之誅,以歛姦邪,築長城於戎境,以備胡、越,征大吞小,威震天下,將帥橫行,以服外國,蒙恬討亂於外,李斯治法於內,事逾煩天下逾亂,法逾滋而天下逾熾,兵馬益設而敵人逾多。秦非不欲治也,然失之者,乃舉措太眾、刑罰太極故也。

  昔春秋之時,周氏之亂世也。逮乎戰國,則又甚矣。秦政乘并兼之埶,放虎狼之心,屠裂天下,吞食生人,暴虐不已,以招楚漢用兵之苦,甚於戰國之時也。漢二百年而遭王莽之亂,計其殘夷滅亡之數,又復倍乎秦﹑項矣。以及今日,名都空而不居,百里絕而無民者,不可勝數。此則又甚於亡新之時也。悲夫!不及五百年,大難三起,中閒之亂,尚不數焉。變而彌猜,下而加酷,推此以往,可及於盡矣。嗟乎!不知來世聖人救此之道,將何用也?又不知天若窮此之數,欲何至邪?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