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明月城 //www.sinovision.net/?18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权力经济【45】

热度 2已有 744 次阅读2015-4-4 16:35 分享到微信

权力经济【45】

 

    政的本意为正,政府就是主持公正府第,政权就是正权,政治就是正治,政务就是正务,政局就是正局,政坛就是正坛等。人类权力乃上天所赋,天生,地长,人治三位一体,人是万物之灵,人权天赋。为了社会公正百姓赋予政府一定的权力为公众服务,就是公务员,权为民所赋。帝王以及臣工们都是人民公仆,必须立心以正。立心不正是绝对不可以的,那叫歪。例如蚩尤、夏桀、商纣等就是歪,将正府转化为歪府,将政治转化为歪治,化人为妖,化妖为魔。妖变百出,魔道丛生,对下面巧取豪夺,将正权歪用。蚩尤、夏桀、商纣等不再作为主席,而是作为主魔,下面的伥鬼们全是妖怪,就是群歪人。心一歪啥事都歪,歪权、歪治、歪务、歪坛等等整天就算计着怎么吃唐僧肉,妖怪们好能长生不老。这就需要爪牙了,出重金雇佣下面的歪人作为牙兵牙将,后来形成牙门专门吃人,就是衙门。衙的本意为牙,衙门成为妖精吃人之口。例如林冲误入的白虎堂,本来是为了保护百姓的,歪人们却专门用来祸害百姓。秦后百代都是这样的衙门,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炎黄尧舜时期并无牙兵,自然不存在衙门。帝王并无歪治权力,只有正治权力。由于蚩尤、夏桀、商纣等歪治,所以引发了革命。百姓将歪人们视为独夫,视为民贼,是在窃取公共权力实行歪治,就是一群妖怪。民贼们并不为人民服务,而是强迫人民为自己服务,把主客关系彻底颠倒过来。权力作为客体,本来是为了保持公正经济秩序而设立。而歪人们以权力操纵经济,主客颠倒。在权力作用下妖雾迷漫,雾霾罩天,妖怪们为的是偷天换日。当其内部出现争斗,处于下风的妖怪们会隔空喊话;必须放过他们,否则揭露主魔们的黑幕,要死大家一起死。

    妖怪们总在装神,实际上是在弄鬼。歪人们总在歪治,却总称为正治。所谓政治需要、政治正确、政治路线、政治思想等等其实全是歪的,以歪代正,人妖颠倒。以假丑恶取代真善美,为了对下豪夺甚至可以亩产三万六,楞是把假说成真。为了不被掘祖坟,所以歪人们必须将权力交给自家儿孙才能够放心。死后肯定入十八层地狱,人世一日鬼世三十年,歪人们在阴间是很悲惨的,永无出头之日。

    帝尧再三要将帝位让与许由,帝舜再三要将帝位让给务光,这二位宁愿耕作不上那个当。就因为权力受到各方面约束,并无特权特供,是白操心。也无牙兵保驾护主,与农民没啥两样,为帝王的就是发傻。蚩尤、夏桀、商纣等歪人是些聪明人,懂得如何弄权,如何享有特权特供。收买所有持有公权力的歪人们共同作恶,共同按权瓜分民脂民膏,按权分吃唐僧肉。高度集中的权力才是作恶主体,权势与金钱是魔鬼的工具。魔由心生,有了权力邪魔如虎添翼。没有权力时高俅就是个泼皮,靖康之变后就是个乱臣贼子。为虎作伥的都是冲着其手中的权力,乃邪恶体制之过。阳气者仁,阴气者贪,歪人们是以阴代阳,由鬼化妖,由妖化魔,贪得无厌并不奇怪,彻底唯物戎狄化了。

礼崩乐坏之后权力经济日甚一日,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已是百尺杆头。作为主席的秦始皇成为主魔,所有人都是其奴隶。权力决定一切,控制一切,孟姜女哀哭都成为犯罪。群魔乱舞,秦吏们刑人无数,是以法治国。各处设有法官,官吏们将案子交给法官,法律是权力制订的。轻罪重处,以暴力恐怖作为驭民法宝,专制权力把所有百姓都关在笼子里任其宰割。

建立了极权等级制,形成权力金字塔,百姓无任何人身权力。权力可以指鹿为马,只讲权力,不讲道理。就因为爪牙众多,衙门林立。专制社会只会形成权力经济,别的经济根本无法形成。万金之家在权力作用之下可一日破败,家破人亡,全为权力所有,就在于有爪牙。就连农民进城卖自家舍不得吃的鸡蛋想换买盐钱都被视为犯法,这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而真正享有一切的却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新老秦始皇们不仅仅是指鹿为马,而是人妖颠倒。把假丑恶作为真善美,这是精神思想领域中的革命,是绝对正确的宇宙真理,一万年不动摇。秦始皇成为祖龙,成为历代极权统治者们的榜样,大力赞颂肯定,因为本是同类。例如革命期间血泪控诉蒙元的残暴,取得胜利后革命领袖朱洪武马上变了嘴脸,禁止否定蒙元,认为蒙元皇帝恩养汉人百年,是值得肯定的,因为朱洪武要当皇帝,此一时,彼一时。群妖趋炎附势,就红色江山万年长了。当朱洪武旧习难改,夜里私行出宫偷盗时,听到反革命言论,于是调集三千武装血洗整条街,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百代皆秦政,越变越坏。政治体制只要不变,经济体制改革只会走向邪恶。例如王莽变法,王安石变法,洋务运动等,当威权中心存在时,只能形成官僚资产阶级。狐狸们从中大捞特捞,成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当威权中心不存在时,权贵们集体作恶,按权瓜分,按社会等级分配,形成权贵资本主义。三代之前的市场经济已成为历史,只有剥夺下面权力,才能加强上面的权力,此消彼长。权力成为病癌,成为恶性肿瘤,成为主体,吸食着天下百姓膏血,权贵肥壮天下瘦。

豺狼当道,安问狐狸?,真正作恶的是上层建筑,是决策层,并非作为腐败分子的狐狸们。以同样的钱财大清王朝足可购买超过二三倍的世界最先进武器装备,列强们都在争先恐后的争夺这块肥肉。而歪人们是要留给自己的,巨额回扣就成了幕后政治交易,乃歪治交易。真正的敌人不是境内外反华势力,而是邪恶体制所造就出的民贼们,组成盗国窃民黑恶势力,就是为了私利。公器成为权力私家爪牙,无所不用其极,对百姓进行镇压残害,乃至联手设套陷害。主客颠倒,公仆们转化为主子,奴视百姓,对百姓肆意施虐,却声称是政治正确。明明是歪治,哪是正治?

三代之前华夏万国实行公有制,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三代之后化公为私,秦后百代化为一家独有或权力集体所有。利用手中的权力剥夺百姓一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正权转化为歪权,正理转化为歪理,以魔代神,以屁股决定脑袋。歪人们个个鬼壮性欲旺盛,美人成群,就是群妖怪。

妓过去是官奴,由女犯人作为官妓,女子不适宜外面劳作。妓本是贱人,秦后百代名妓、戏优群体社会地位越来越高,乃至参与国策。传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乐》仁、《书》义、《礼》礼、《易》智、《诗》信,这是五经的作用所在,名妓、戏优懂得什么?只不过是权力的玩偶而已。是作为政治工具与政治需要而存在,问题不在于名妓、戏优们,而在于决策者们。群妓字舞就是天下太平,不过是装饰而已。明王所以立谏诤者,皆为重民而求已失也。新老秦始皇总在自我标榜伟大、光荣、正确,绝不会承认有过失,并不需要谏诤。所有不同声音都是境内外反华势力,是反革命言论。压制言论是为了以权谋私,掩盖黑幕。妖怪们是见不得阳光的,本来就是群阴物,雾霾罩日是它们最好的掩护。

 

黄帝师力牧。帝颛顼师绿图,帝喾师赤松子,帝尧师务成子,帝舜师尹寿,禹师国先生,汤师伊尹,文王师吕望,武王师尚父,周公师虢叔,孔子师老聃。

 

精神文明是所有人的共同财富,并无国家民族之分。人类的是非善恶观是相同的,除非中了邪教。无论极左还是极右,在作恶方面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是在以政治作为掩护。极右纳粹与极左势力都是在反人类,就是群妖人,是邪教中人,鬼魔在心。全是害人之心,全是恶念,无可救药。所谓的政治就是歪治,是群体性作恶,集体犯罪。益我貨者損我神,在取得物质利益的同时其神已损,来世难以为人。炎黄子孙从本届人类精神文明的顶峰落入谷底,不由新老秦始皇们负责让哪个负责?孔孟说了并不算,就是个老百姓。妖人们总把屎盆子往孔孟头上扣,为妖怪们开脱,是在移花接木,变幻其说。无知导致盲从,愚民政策贯彻始终,焚书坑儒之举越来越多,非将所有炎黄子孙都转化成妖心不可。

神洲大地日益戎狄化,丛林禽兽学说甚嚣尘上,鼓吹全民狼性化,崇尚狼图腾。新老秦始皇与新老吕后、武则天受到大力吹捧,化人性为禽兽性,唯利是图,为取得利益不择手段,是物质财富的占有者,精神上的赤贫。无数新兴土豪都是地球装不下的人物,依仗的是特殊权力。当特殊权力消失马上成为丧家之犬,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丧失权力就丧失一切。为了取得权力可以向上奉献妻女,向上行贿,出头为上面作恶等,一切为了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权力崇拜已成时尚,成为新道德,正在教愚全民。要紧密的团结在权力身边,出卖灵肉,成为权力的工具与武器,不惜残害父母。某权贵之母被逼上了吊,仍旧是平步青云;私德不立,公德必败。由这群妖怪来决定民族的未来,结果不言而知。群妖们绝不是百姓选出来的,而是主魔们选择的。谁做的事谁负责,百姓负不了责。阳光政治是照妖镜,可将歪治转化为正治,蛮夷之邦就是走的这条路。蛮夷之邦正在逐步向天人合一人类社会迈进,人心向善。而神洲大地正在向歪理邪说丛林社会滑落,兽心向恶。人是人心,作为天地之子肯定人心向善。猴是兽心,作为毛猴进化的肯定兽心向恶。人是以神作为主体,毛猴是以鬼作为主体。我肯是是人,哈哈哈!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liushuai2009 2015-4-6 12:07
分享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