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bhzjwm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2043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马云被约谈 王岐山黄奇帆发言埋伏笔

已有 113 次阅读2020-11-4 05:33 |个人分类:经贸时讯|系统分类:财经分享到微信

马云被约谈 王岐山黄奇帆发言埋伏笔
发布/2020年11月3日 11:59 AM


中国证监会昨天发布消息,包括证监会、中国央行在内的四家机构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等进行了监管约谈。集团随后回应称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并“稳妥创新、拥抱监管”。证监会虽然未披露约谈内容,但10天前马云和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同一场合的发言似乎已经为上述约谈埋下伏笔。

综合媒体此前报道,马云上月24日在外滩金融会议上公开批评中国金融监管系统,认为创新一定要付出代价,强调“为未来担当,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马云还直接批评“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并指中国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而这种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世界发展对金融的需求的。”

马云指出,做没有风险的创新,就是扼杀创新,并说“很多时候,把风险控制为零才是最大的风险”。就在马云这番具有争议的发言前,王岐山才以视频方式在该会议上对中国金融体系提出看法,称近年来金融新技术广泛应用,新业态层出不穷,在提高效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使得金融风险不断放大。

file7cw6q3w6cmwtpup03em.jpg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早前在外滩金融峰会上说,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要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新华社)

王岐山还提醒说,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要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他强调:“当前,全球金融经济环境变化剧烈,既要坚守底线,也要灵活应对风险挑战,勇于除旧立新。”马云和王岐山当天的发言被外界后来解读为马云“硬杠王岐山”、“捅了马蜂窝”。

另外,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今年6月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中,讲到5G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特征和发展路径这一话题时透露,2013年马云到重庆找他“想搞个贷款公司”,黄奇帆当时回应“只要不搞P2P,三天就帮你全部办完。”今天的蚂蚁金服公司100亿(人民币,约20亿新元,下同)的利润,其中45亿利润来自于当时重庆办的两个小贷公司。

黄奇帆进一步指出,互联网的网贷跟商业银行小贷公司网贷不同,商业银行小贷公司如果要把自己的100亿放出去,放了一年,他(通过)ABS又来了100亿,同样要花一年。但在互联网里边,“转得飞快”。

黄奇帆解释:“你来了100亿的钱,你可能10天就放掉了,放掉以后又到证券市场又去放一转,一年赚了10次,你100亿就变成1000亿了...你的杠杆比是多少?”因此他建议证监会应该给互联网一个约定,最多不能超过四倍,即不能转四次。不过他也透露,马云决定“四倍也不要”,只做三倍。

zb_1109_cj_doc77ql8tsstb5fnjig2bw_09224835_lownc.jpg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今年6月透露,2013年马云曾到重庆找他“想搞个贷款公司”。(互联网)

创造了全球最大IPO的蚂蚁集团H股将于本周四(5日)在香港上市,机构投资者昨天在暗盘市场,有些交易以每股120港元(21.13新元)的价格成交。这比80港元的IPO价格高了50%。而此前因需求强劲,该公司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停止接受专业投资者的认购。散户方面,蚂蚁集团也吸引了至少3万亿美元的认购投资者。

对蚂蚁集团IPO的大力追捧原本让各方猜测该股将在上市首日大涨的预测,但昨天约谈消息公布后,引发市场震惊,外界认为蚂蚁上市的势头将受到冲击。

file7d15tqh5aqtjkc1o9yj.jpg
创造了全球最大IPO的蚂蚁集团H股将于本周四(5日)在香港上市。(路透社)

其实,除了王、黄二人的讲话外,中国官方和媒体也释放了类似信号。中国央行旗下官方公号金融时报从上周五到昨天,接连发文三篇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批评马云及其旗下的蚂蚁金服。

其中一篇文章点名蚂蚁集团,称其拿到了很多的金融业务牌照,可以进行与银行类似的存贷款业务,需要进行“审慎监管”。

这篇题为《关于金融创新与监管的几点认识》的文章指出金融科技业务和传统银行本质都是吃利差模式,以回应马云的“当铺思想”论,称金融科技公司实际放贷中也使用担保品。

文章还说,有些大型公司设立之初不需要接受审慎监管,但后来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并进行与银行类似的存贷款业务,这样的公司需要 “审慎监管”。

7acb-kcieyvz7485981.jpg
《关于金融创新与监管的几点认识》指出,有些大型公司设立之初不需要接受审慎监管,但后来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并进行与银行类似的存贷款业务,这样的公司需要 “审慎监管”。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深度分析中国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文章作者署名为“资深学者张非鱼”,网络上并无其相关资料,但被外界广泛认为其代表中国监管部门声音。

另两篇署名为“资深学者”的文章也指出,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产生了一些例如垄断和不公平竞争、产品和业务边界模糊等新问题,因此加快建设和完善大型互联网企业监管框架,已迫在眉睫。

文章还特别指出,具有“创新”色彩的蚂蚁集团实质上是跨界开展非金融、金融、类金融和金融基础设施等多种业务,是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而其庞大的规模一旦出现风险暴露,将引发严重的风险传染。

同时,中国银保监会、中国央行昨天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提出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三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等规定。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昨天也主持会议强调,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前瞻性应对银行不良资产反弹以及有序推进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化解等。会议提出,着力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处理好金融发展、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关系,提升金融监管能力。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