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百个侠义少女长篇传奇 //www.sinovision.net/?2214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侠义少女长篇武侠小说,是一部旷古的稀有佳作,开辟了历史章回小说的先河,格式新颖,欢迎大家多多点评!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妙龄侠义少女传》长篇四十一回摘抄。(2)

已有 7770 次阅读2014-4-19 08:07 |个人分类:古典武侠长篇|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山花暗发夜来香,味浓热风已转凉。
                                     幻想并蒂开内湖,梦游巫峡走外乡。
                                     高挂武夷防灾祸,看准罗霄庆吉祥。
                                     昏沉大姐应山茶,奢求情感自偏向。
                                     《七绝》诗云:
                                     游侠歌功颂古今,江湖行乞净化心。
                                     燕飞雁去走南北,藏身天涯尚难寻。
                                     又一首唱道:
                                     湖山陌路偶相逢,言行必须多宽容。
                                     双方互勉世间少,联亲尚在百年中。
深山花香,萧瑟风凉。残月微明路静静,孤身一人防祸殃。姐妹对峙,同奔异乡。春光有限问毕竟,前生并无共徜徉。
玉麟白兔肉鲜嫩,龙肝凤髓补眼光。却说七星剑应山茶,暗中发现方精精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而且已经练成纯阴童女玄功,其功夫的高深无人可测,也无人可及。其劲力的宏伟强大,无人可知,也无人可比,更是无俦无双。此时的应山茶,甜酸苦辣涌上心头,她只好躲在暗处,兀自地轻轻叹气和伤感。但是她的一举一动,一声一息,都逃脱不了精精的眼睛和耳朵。
是时,却听精精高声笑着喊道:“应山茶大姐,不要藏在那里淌泪叹气啦!请大姐赶快下来一块儿浸汤吧!从我们出门,你大姐儿就不即不离,一直暗中盯牢我们。你的一举一动,我全都看在眼里,全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山茶大姐,别再躲闪躲避啦,快下来一块儿浸汤吧!咱们夫妻做不成,当个亲密的江湖姐妹群,总是可以吧!”
灵灵诧异地跟着喊道:“你的苗灵妹没有骗过你们姐妹两个人吧!我们都是隐世采药尼庵里出来的小道姑,也是小药姑。这一次,该相信了吧!”
遂听龚旗玲愠色努鼻子地叫喊道:“应山茶大姐姐,你也是一名武侠之女!请问你,为什么偷偷摸摸藏匿在暗处,窥探偷觑人家的洗身!你的这个举动,叫作什么行为?时今,你若有勇气,就大大方方下来褪光衫裤,大家一块儿洗涤,进行击水抹身,让我们也好看看你的酥胸及胴体!”
精精再次劝解道:“应山茶大姐,人生在这个尘世上,是会有快乐也会有悲哀痛苦的!当然,也会遇到人家的嫉妒,或者遇到人家的同情!有时候,更会得到自满与自谦,骄傲及自卑。同样,也会碰到荣誉和耻辱……”精精刚刚说到这儿,就停止不说了。因为精精她,已经看到应山茶纵身猛蹿而走了。
是时,东郭婉萍顿足跺脚地说道:“我若知道有人暗中瞅觑,我就不下去洗了!倘或不然,也得穿上裤衩和抹胸围巾下去的。”
精精笑答道:“应山茶大姐也是个未婚的女子,她不过只有二十二岁,同样是江湖上的侠义女郎,让她看看有何关系。假定是异性男子走来窥探,我早就发暗器,将对方的眼睛打瞎啦!”
东郭婉萍又说道:“咱们赤身露体,跳进汤池里,被人暗中偷瞧,总感到有点儿不好意思和害羞!”
龚旗玲却是愁苦道:“起初我的内心,有点儿担心在黑暗之中,会有人走来偷看,果然不出所料,就真的有人来耳!”
灵灵愠色道:“人人的肌肤来自父母,受之天地阴阳两气而成长。更何况身上的皮肉人人都有,女子对女子,看到怕什么!”端的真是:
                                     狭谷深坑嫩草青,孤村陋房炊烟横。
                                     能解忧愁少痛苦,会忘烦恼添寿命。
                                     野藤不栽天天长,伤怀无绪夜夜生。
                                     江水东流日归西,财物蒙眼路不明。
                                     《鹧鸪天》词曰:
                                     彩凤孤芳密林藏,善意吓走野豺狼。
                                     黄花露骨分外瘦,仙女闻知暗悲伤。
                                     草枯干,枝节黄,地面稀薄较疏朗。
                                     小心翼翼朝里看,鹧鸪孵蛋半蹲躺。
                                     《七绝》诗云:
                                     姻缘孽债野茫茫,假设真有也难还。
                                     花腮柳眉前亲成,不如当今共榆桑。
                                     又一首唱道:
                                     前世罪孽前人栽,绝无今世会重来。
                                     人死花落归尘烟,说甚古往风流债。
白花铺地,干枯黄黄。彩蛇双双丛中藏,趁机赶飞野螳螂。红蕊压枝,招眼引香。青虫对对叶下躺,没有遮盖自清凉。
人生如戏,珍重自己。罗霄山脉竖南北,武功山岭横东西。且说月末晦朔,年末除夕,光绪戊子岁跨入己丑年,转眼已经过了五天。精精、灵灵、东郭婉萍和龚旗玲四个奇侠少女,合着怀真长老师徒两个人,匆匆忙忙离开了温汤地区,赶到了武功山的最高主峰上。看那武功山的整个山脉,乃是与罗霄山脉相互交连在一起。其主峰虽然与罗霄山脉的北部山岭错开,但可算两山之脉络相依比邻。
武功名山,万草千花绵绵。据说在一百五十年前,隐世采药尼庵的师祖,在武功山的主峰上,选片百草葳蕤如茵的地方,当作比武的大擂台与小战地,连续挫败了好多个高手。顾名思义,当年当时,在江湖上流传着武功名山生死决斗的话柄。当今,因与本文无紧要关系,不再赘述。
空山鸟语,林木蓊郁。深谷水声,悬崖风起。在武功山主峰的四周,果然山清水秀,森林郁郁苍苍,丹崖绝壁绮丽,古木老树奇形怪状,云海雾幔迷人,山鸟竹鸡成群,野兽昼伏夜出。那奇松翠柏密处,林涛猎猎有声。有几处断崖绝壁的地方,巨齿巍巍欲坠,壁面十分奇陡,猕猴山羊难于攀登。但是荆棘草丛灌木丛生,茂密摇拽。有些鸟儿,正好选在此种险峻而安全的地方做窝下蛋。如果从隔山的岗峦上眺望武功山的主峰,却是感到其山峰面面碧草如帐幕,翠绿盎然。
这一天,大家上山以前,精精与灵灵两个人,就改装穿着女子的服饰艳装。因为精精一行人,已经被应山红和应山茶两姐妹,连着她们请来的哥哥三个人钉梢住了。精精担心应山红和她的大哥不知底细,再次引起误会,再次罗唣找麻烦,固然特意与灵灵两个人,都换成少女的艳丽服装,以显示原来的真实面貌。
且见精精用上孔雀翠青花绫罗丝绸包头,身穿紫色绸缎加长连衣裙,脚上乃是穿着青绫色粉底薄皂鞋。内衣却是穿着粉红色紧身劲装。而灵灵的头上,却是学着应山红的发型装饰,绾个冲天奔头美扣环,还故意让璎珞成串两边垂下,再用上金黄色薄若蝉翼的绫绢结扎成蝴 蝶扣。她的上身,故意松开束胸带,让双峰挺拔突起。她的外衣,单单穿着白厚绸缎的小旦女衫,疏朗闪闪的霞帔围颈,胸前珠玑琳琅满目,下穿孔雀翠绿绸缎短裙子。足登一双青花尖头薄底金莲鞋。她的裙子丝带束紧腰际处,看上去显得更加苗条,楚楚动人。真如玉树簪花临风微动,环佩叮当,娉婷多姿,旖旎绝伦。见她贴身穿着鹅黄色紧身箭衣,手腕上的束口箭袖细白条纹外露。其裙子的下摆处,不时显露出鹅黄色的半筒灯笼武打短裤。由于她故意裙裤都缩短,微露肌肤雪白粉红的小腿。真是让人觉得美不胜收,赞其美哉小巧玉腿矣!
是时,却听龚旗玲惊奇地赞叹道:“阿灵,你今天的穿着,比起新嫁娘的打扮,还要漂亮光洁三分!真是,珠衫罩玉肌,人儿比花美!”
安能料到,灵灵却是大大方方地答道:“你没看到应山红穿金带银,珍珠项练叮咚响,琥珀玛瑙琳琅满目?今天,应山红定是不会放过我走的。在双方比剑之前,我定要与她站在一起,先行比一比谁人打扮得好些!倘或不然,谁人高兴在这种羊肠小道的高山上,多草多刺丛多勾藤的地方,穿着珠衫彩衣来!”端的真是:
                                     雅女如水结冰心,到头难逃凡世尘。
                                     百卷俗语明中传,一肚经纶暗里吟。
                                     微湖月虚水波浅,宽峡云浓山谷深。
                                     时有良言怎开口,事遇烫手苦难尽。
                                     《西江月》词曰:
                                     天上浮云段段,地下流水潺潺。
                                     高山绿林住神仙,市井妇孺无缘。
                                     低谷沉降临惊,悬崖巍峨负险。
                                     野沟水塘种白莲,庭院不可嫁迁。
                                     江湖山歌唱云:
                                     行走江湖游天涯,途中白骨浮泥沙。
                                     朝夕打斗汗水流,未卜何年能回家。
                                     又一首唱道:
                                     黄花女儿穿珠衫,容貌艳丽精神焕。
                                     比武时节将来到,相差悬殊请细看。
云彩片片,阳光明艳。两股幽韵入脑际,梦幻熬磨已多天。碧草温和,奇侠何变。全仗本身去作主,肺腑心腔已点燃。
是时,安料东郭婉萍却是笑嘻嘻看着林宇,然后问其道:“林相公,你看阿灵今天的穿着与打扮,好看不好看?”
遂听林宇照实地答道:“阿灵今天的穿着,美得没法说。要说她美,人也美,衣也美。真可说要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连那天上的七仙女,也要自叹弗如!”
东郭婉萍又笑嘻嘻地问道:“如果你觉的美,那么你喜爱不喜爱?”
顿听灵灵愠色怒喝道:“婉萍妹,你要死了是不是?你真有点儿过份了,此种话儿,你也开得出口来!”
须臾,灵灵转身对着林宇狠狠瞪了一眼,然后正言正色道:“今天不但气候尚佳,而且是黄道良辰吉日,诸事可办可行。今天乃是咱们两个人比武的日子,也是我有意穿得漂亮些,好让你神魂颠倒,比武之时神思恍惚,被我打翻在地。这样,我就有理由叫你们师徒两个人,一块儿回家去。今天,就要看你命运如何,倘若你的武功在我之上,我也只好不再提出要你走开的话头了!”
怀真长老已经听出灵灵的玄音话意。他也知道,从离开万载县以后,苗灵灵就不再毒骂徒儿了。而且在暗中,她反过来常常偷睃徒儿。因而怀真长老利用这个机会,郑重其事地说道:“老衲已经九十多岁了,不能再跟着你们几个小娃娃一块儿行侠走路了。今天老衲的爱徒,是确定要留抑或要走的时刻。因此上,老衲才同意徒儿与苗姑娘用比武来作决定。老衲的徒儿,若是输给苗姑娘,老衲即刻将徒儿带走,决不再多停留时日。若是苗姑娘承让,手下宽让几步,老衲也即刻自己一个人离开这里。老衲要归隐的地方,早已选定好了。老衲年事已高,不再回到人烟稠密的漳州南山寺。那寺庙里的掌门住持,早已是安排了大弟子妙荷与妙莲两人,撑管全寺的门面。你们若要找到老衲的踪影,必须要到闽南最高的山峰,即是大芹山的峰顶上。在未来的几个年头过后,老衲将在那个地方圆寂。老衲今天未走之前,先在这里与你们几个小娃儿道个别!但是老衲走后,希望你们以亲兄妹一样的称呼才好。这点也是你们的恩师和老衲的立意。特别是苗姑娘与徒儿两个人,更要以亲兄妹称呼。大家要相互关心,互相照顾。如徒儿的穿衣和吃饭问题,烦请苗姑娘多加操心些。老衲将是感激不尽的。若是有机会,请替老衲向你们的恩师和大师姐林红玉叩问请安!老衲决意归隐,告诉你们的大师姐,千万不要去造访。老衲归隐以后,为了清静,是不接待任何人的。更不与外界的江湖朋友联系的。也不参与人世间的恩怨事宜了。这点要记住!”
少顷,龚旗玲十分焦急地求情道:“阿灵,小妹有一点要求,希望你与林相公比武之时,就是能赢他胜他,也得让步装输装败。难道林相公救了咱们两人的生命,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灵灵敛容正色道:“旗玲妹,你的这个额外要求,我绝对不能答应!我是要人家拿出真本事真功夫出来的,不是要弄个假本事假功夫的人儿来。我宁愿被人家打伤打倒在地,也不去装输佯败的!”
龚旗玲转身看了看精精,然后请求道:“阿精,小妹希望你在林相公与阿灵比武之时,暗中悄悄帮助林相公一把,让阿灵受点儿亏为是!”
精精莞尔地答道:“我要一碗水端平,哪一方也不去帮忙!我是抱着顺其自然的进展,也是听天由命的心理状态。”
灵灵肃然道:“旗玲妹,你的人儿小心眼却多,坏点子更是不少!假如精精暗中帮助人家,我就不承认这次比武的结果!”
安料东郭婉萍出人不意地说道:“阿灵,小妹在前些日子,确实愿你教训教训林相公的。可是现在,小妹我决意求求你,千万不要把林相公打跑掉!只要你不打跑他,你们怎么样比武,我可管不着。我是希望我能一辈子烧饭煮茶给予阿灵你与林相公吃食。我是自愿做你们的奴隶奴仆的!”
灵灵愠色地责备道:“婉萍妹,你怎么有此般复杂的鬼想法!”
谁能料到,却见龚旗玲更加狡黠地表示道:“婉萍姐,要替阿灵和林相公烧水煮饭的位置,可让给小妹我来顶替。此个职务,安得去劳动婉萍姐你啦!此个空位,非小妹我来出场莫属!”
怀真长老听了哈哈大笑道:“老衲今方明白,你们几个小娃儿,心地都很善良!但是老衲走后,为了你们更加和谐,你们都不要叫什么林相公了!你们可以叫作哥哥、大哥、或者宇哥都较为现实。但是徒儿,可以称呼你们为妹妹比较合适些。如是这样,大家都会觉得更为亲切亲密矣。”端的有分教:
                                     一年四季戒凡心,吐露情怨归何因。
                                     天空繁星围明月,地界河山逐彩云。
                                     银鸽高飞未知愁,金蝶低绕欲断魂。
                                     只盼眼前来热风,却遇寒潮冻晚春。
                                     《西江月》词曰:
                                     侠女锦衫绣衣,妙龄颜面胜丹。
                                     喜探险境生死关,峰峦厚情款款。
                                     高绾秀发清丽,低佩珠环璀璨。
                                     严阵以待使人寒,涧水薄意潺潺。
                                     《七绝》诗云:
                                     恋情自找非正常,无人介绍怕难长。
                                     低坑毒果吃不得,高岗花卉闻奇香。
                                     又一首唱道:
                                     侠女眉似柳叶翠,色如三月桃花蕊。
                                     平生未作损情事,断无疑惧生暗鬼。
山势峥嵘,碧泉浩涌。真情奉献促和亲,温香柔怀今日定。峦峰暮色,斜坡草青。金乌悄悄落西山,玉兔缓缓上东岭。
且说精精和怀真长老两个人,进行暗中商议过后,选在武功山的最高顶峰上,并且找了一块绿草如茵,而且比较平坦的场所,让林宇和灵灵两个人进行拳击比武。在双方比武之前,怀真长老公开提出,在双方比武的时候,不可重伤重创对方,要以轻量点到为止。或者是,以点中对方的次要麻穴为止,禁止猛击对方的要害部位。并且着重声明,在双方比武之中,为了防止不留心失误失手,请精精在旁边进行监控与保护。不管哪一方,凡是将要失手失误重创对方之时,精精有权采取措施进行施救,以及阻止重大伤亡事故的发生。
峰峦厚情,涧水薄意。在那一小块平坦的地面上,龙须幼茅如茵,近前的野草野花飘香,而且周围的柏树参天,真正是个比武的好地方。此处的附近,不但没有险崖绝壁,而且四周薜萝交错,犹如设有天然的城墙屏障。
险惊大家,愁损众人。当比武开始的时候,精精与怀真长老两个人,担心有一方失误失手,总是绕着灵灵和林宇两人打转。以备必要之时,进行阻止以及出手救援。后来,怀真长老见到自己的爱徒林宇和苗姑娘两个人,都是按照常规的解招拆招打法,并没有双方拼命拼生拼死的地步,方才放下心来,并且退后些观看。
正当灵灵和林宇两个人,一来一往,有攻有防,相互间再打了二十多回合。从表面上看来,双方攻势凌厉,但是实际上,并无点儿险象险情。
适逢其时,却见到应山牛、应山茶和应山红三个同胞亲兄妹,急急忙忙赶到比武的现场来。他们兄妹三个人,都是感到十分纳罕和希奇,并且悄悄靠近前去,围在当场观测及观看。安知对方的比武,倒是手到眼到步法到,却是心假掌假劲力假。虽是拳拳险恶凶猛,却是掌掌留有分寸。虽是招招沉稳有力,却是式式无毒无害!
且说三个来客中,感到最惊奇不已的,是应山红一个人。因为她的姐姐应山茶,早已是知道精精及灵灵两个人,都是女扮男装的女子了。可是青萍剑应山红虽然听过姐姐谈及此事,但她却料不到精精和灵灵两人,会是恁般美丽动人。看她俩,真正是个人世间绝代的大美女。应山红常常把自己当成是天下的美娇娃,而今拿自己与精精和灵灵两个一比较,总觉得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大大比她们两人稍逊许多。见她的内心百感交集,甜、酸、苦、辣味味全有,喜怒、悲哀、怨恨、苦乐俱在。但是尚能听到应山红对着她的大哥附耳轻声道:“大哥,眼前这四个美娘子,你看中哪一个的话,就把她强硬抓回去做嫂嫂!”
应山牛也轻声答道:“三妹,难道你不知道大哥的为人?大哥这一辈子,要把所有的心血与精力,用在研练武功上,哪有心神去照料一个女子!”
顿见应山红愠色道:“大哥你真是个苦行僧!大哥你何苦要那样呢!有了个大嫂在身边,武功照样可以研练!何来的误事?”
应山牛敛容正言道:“三妹,你今天怎么啦?看他们比武吧!”
是时,大家却见灵灵全身上下,十分婀娜妩媚,娇巧清丽,手中紧握一把武夷短剑。她的身躯冰肌玉骨,翻跳捷若猿猱。再观林宇的相貌丰神俊逸,挺拔绝伦,有若冰山照月,玉树临风。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镔铁巨扇,稳如山岳,飘飘若仙,昳昳轻松。这一对小男女,倘若并排行路,定要让路人喊绝,定要让人叹为郎才女貌,惊为金童玉女。应山茶和应山红两个亲姐妹,见到此般此情,两个人都如喝瓶酸醋。见她们不但内心与肚子里发酸,而且连牙齿和喉咙处也觉得酸楚!
适在这时,灵灵用左手施出一招“云雀攀枝”,以手指代剑,猛点对方前胸的神藏穴和日月穴,手未触着皮肉,即速收回。林宇同样一招还对方一招,同时同刻,拍出一招“双珠反扑”,疾点对方肩胛处的肩俞穴,同样未触及对方的皮肉即刻收回。灵灵再施展一招“鸳鸯单刀”,猛点对方乳突处的乳白穴。林宇也再拍出一招“过山劈竹”,击向对方的肩中穴。两人都是未触着皮肤即刻收回。
安知这个时候,林宇反守为攻,疾速先行攻出一招“单掌劈盖”,以掌代刀劈向对方肩头上的软麻穴。谁知灵灵反而不躲不避,竟然使用一招“玉姑坐莲”,抢击对方小腹丹田处的气海穴。林宇大吃一惊,猛然暴退自救。灵灵怎敢放松,见她如影随形,迅即施出一招“美人托镜”,用玉掌击向对方胸骨凹陷处的十二重楼穴,同一时间内,攻出一招“美妇铲夫”,用上金莲猛踢对方下身小肚缝的鹤口穴、五枢穴和维道穴。双方在其同一个时间里,林宇疾速攻出一招“闪身抓腕”,公然猛抓对方玉腕处的腕骨穴、阳音穴和养老穴三个穴位。见他攻中有防,击中带卫。同时施展一招“跨步侧铲”,用腿脚反磕对方足踝外的京骨穴,以及对方金莲趾尖的至阳穴。双方皆是未触及便先行收招。这一次,灵灵攻出一招“美人耳拳”,使用掌风击向对方肩颈后的天柱穴,故意亮开整个胸门让对方下手。可是林宇怎敢出手伤及心爱的灵妹酥胸。他见对方隆起的胸部送到眼前,反而一时拿不定主意。但在匆忙之间,即刻使出一招“单掌劈盖”,轻磕对方的玉掌。灵灵趁此机会,施展一招“美娘诈醉”,将整个躯体倾向对方,有意让对方搂拽放倒地下去。安知林宇却是惊恐万分,神速施行一招“猴抱美桃”,看来似凶,实则将灵灵的玉躯送回扶正。灵灵暗中生气,继施一招“鸳鸯挥脚”,飞起金莲尖头,朝着对方万箭难射的肛门前会阴穴踢去,有意将雪白的小腿暴露在对方眼前,略停片刻不动,供给对方有个反击的机会。谁能料到,林宇却是迅即施展一招“天犬滚珠”,后翻后滚跃起跳开,不敢伤及他的灵妹!端的真是: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