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凤林文化网 //www.sinovision.net/?23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凤林文化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总算活着 (小小说) 作者:张凤林

热度 2已有 2969 次阅读2016-1-7 22:23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 小小说 分享到微信

总算活着  (小小说)  作者:张凤林

    "那时侯----,"她不相信自已还活着,用指甲掐掐自己的胳膊,有疼痛感,再次睁开双目时,一切都还是漠糊,她能感觉出,双臂抱紧的,是一条胳膊,却不知他的身躯和他的头颅在何方? 唯有粘糊糊的液体----鲜血,浸湿她全身。裤裆里也湿了,不是血,是吓出的尿。

    好久好久,她渐渐想起来了,今天是小姑子出嫁的日子,终究是大户人家,亲朋好友前来贺喜者有上千人,安置在院里彩棚下的三十桌酒席,都换了几茬了,给客人敬酒的新娘新郎早累得腰痛腿酸,男的留在房檐台上小歇,女的赶回闰房喝茶,作为守在闰房的娘家嫂子的她,自然是赶紧给盅儿里把茶沏上,沏茶间再次端详起即将成为他人之妻的小姑子:但见她绣花鞋,尖尖脚,时髦的黑丝绒旗袍胸前配上玫瑰花,她模样儿本来就长得俊,再加上描眉扑粉红唇又勾了唇线,竟像从画儿上下来的仙女似的,她都被迷得呆愣住,忘了沏茶之事,壶里的开水淹出盅儿都溢到茶几上,多亏路过门口的她的那口子发觉,不仅过来提醒,也从她手中接过茶壶,

    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轰然间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山摇地动,胜似晴天霹雳,震动了整个兰州城瞬间,她在极度惊恐中抱住自家男人的胳膊,紧接着,便天塌地陷,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现在,她仍然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祸事?

    唯一能感觉到的,自已还活着。当她蓦然间意识到自已双臂抱紧的,正是自已男人胳膊的时侯,情不自禁地浑身发抖,心里也憋闷得难受,有一种端不过气的感觉----"头顶上,到处是烟火,不是我前夫的兄弟扛起斜搭在残墙上的房梁,把我从废墟中刨出,又把我背出火海,我早就被烧成灰了。"

    ----她说:"这就是六十多年前,我在民国二十四年经历的那场兰州下东关火药局大爆炸。我命大,算是活下来了,我前夫家那一家子,还有前来为我小姑子出嫁贺喜的喜客,大多数都被炸得乱七八糟,不仅粉身碎骨,很多人都被烧成焦蛋蛋,谁是谁都分不清楚,就连马上淮备上花轿的我家小姑子,被炸死后,很久都找不见头颅,后来才发现,她的头颅被炸飞到苏家园子东墙下----就是现在的东方红广场主席台那个地方! "

    听她讲述者静听着,问她:"下东关火药局大爆炸时,你前夫家住在----?"

    "东关火药当时的位置也就是现在的兰州体育馆一带,我前夫家就在现在兰州体育馆傍边东红广场西北角的省公安厅大楼那里。当时叫东关街,在路北边后边是园子(果园),前边临街是一长排儿二层楼店铺,对面是药局,西边紧临着火药局的火药库,爆炸后,店铺,前后两进的四合院,后边的园子,园子里待收的果子,全毁了。话说回来,一大家子人都没活下来几个,要家产和东西有啥用?"

    "没有找政府要赔偿?"

    "哪敢呀!事情发生后,有人怀疑是我家嫁姑娘放花炮引爆了火药库,我们躲都来不及呢,哪还敢把不痛的手向磨眼里腮呀!"

    "哦?----嫁姑娘放花炮引爆了火药库?可能么?"

    "反正当时有人那么说,不管是不是那样,我前夫的十六步的兄弟虽然也受重伤,听到这种议论后,连死者都顾不上抬埋,就瘸着一条腿,领着我连夜逃走,在东川里租农家房子住下来----那都是没办法的办法。起初,日子还过得安稳,生下女儿不到半年,遇上队伍上在东川圈地建营房,我们只好另找安身的地方。因了追查火药局爆炸原因的风头已过,我前夫的兄弟才找了辆架子车,装了全部家当,一瘸一拐地拉着车子,领着怀抱女儿的我,进城找出路。没料到在东梢门什字,巧遇上我娘家爹那个大烟鬼,一见面就给我几耳光子,骂我是伤风败俗的溅货,前夫的兄弟也觉得与嫂子在一起过日子,让他在人前抬不起头----后来,唉!不说这些了"

    顿了顿,她才接着说:"经历了下东关火药局大爆炸那场灾难后,总算活着。我男人死了,家没有了,女儿还不满一岁,四年后又生了儿子,活下来的我,寡妇拉娃娃,难场得了不得。我从富家阔太太变成溅货,为了儿女,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没干过? 世道再艰难,我总算活下来了!后来,我也改嫁,有了自已的家,有了后来的穷男人。别看我后来的老头子家穷,也没文化,却心好,顾家,也有一把子力气。日子过得虽是紧巴些,他外出卖苦力挣下钱买个油馍馍,也会自已吃一半,留下一半,晚上回家后悄悄摁到我手里。"

    她说:"唯一让我不顺心的,是我改嫁时,我前夫他兄弟坚决让我把一双儿女留给他,我不答应,他提出,不答应就不让我改嫁,直到最后才双方妥协,为他留下年长的女儿,我带走当时还在吃奶的儿子----这个儿子,终究是我心头肉,日本飞机轰炸兰州期间,每次听到拉响警报后,我怀里抱着小的,还得另只手拖着大的,迈着尖尖小脚,跟着一窝蜂似的逃难者向城外防空洞中逃跑时,受了不少罪。那时侯,我们前脚离开,日本飞机就后脚投炸弹,到处都是爆炸声,眨眼间兰州城里已是一片火海,没来得逃出来的,很多人都被炸死了,不仅城里普救寺被大火烧毁,德高望众的蓝大师和很多进寺庙躲灾难的人,也葬身火海,与当年火药局爆那次相比,灾难大多了。多亏我们及时逃出来。话说回来,逃出来躲到防空洞也不安全,邓宝珊将军夫人和她儿女及与她们躲避灾难的一洞人,就是被日本飞机投弹炸塌防空洞,被活埋在里面的。总算活着,在那种年月,像我这种处境的人,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倾听者叹息着说:"你这一辈子真不容易。"

    她若有所思地说:"----还有一辈子都更揪心的事,哪就是我七岁那年,我娘家爹为一口鸦片烟,把我卖给有钱人家当童养媳,换鸦片烟的陈谷子烂芝麻。一想到这件事,我心里酸酸的,总有泪水向心里流的感觉----"

 

=======================================================================================

2517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水旗号 2016-1-24 05:37
大步走来,情节比较繁重,交代太过释清。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