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凤林文化网 //www.sinovision.net/?23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凤林文化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马商户和他的护身符 (小小说) 作者:张凤林

已有 3065 次阅读2016-2-12 01:21 |系统分类:文学| 护身符 分享到微信

马商户和他的护身符  

(小小说)   作者:张凤林


马商户和他的护身符  (小小说)  作者:张凤林

  他本名马宏烈,出生于大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到六十年代大饥饿时,已经年满七十岁。因了他是被群众专政的四类分子,长期以来,干部们从不称呼他本名,要么直呼"老反革命",要么戏称"马商户",因他是长辈,群众不便对他指名道姓,也不好开口闭口就"老反革命","马商户"便成了他的代名,久而久之,从干部到群众,反尔把他的本名淡忘了。有次,一公社干部前来参加他们村的评审会,按四类分子花名册点到"马宏烈"时,连马商户自已都不知立即起身应答,直到点名者再次呼叫"马宏烈",身傍的另一位"四类"赶紧提醒他之后,他虽然站起身,却双目茫然,不知所以。
  因了他是群众专政对像,他的儿女们早就与他"划清"阶级界线,后续的老婆宋桂芳也早就病逝,三年前,他又被儿女从家中"赶出来"后,便知趣的在南山脚下一处废弃的窑洞里安家落户。地方不大,却有门窗,也有土炕和锅台,孙子在天黑后还给他送来锅碗瓢盆及柴米油盐,孤苦伶仃的日子还熬得下去。让他心烦的是,自已的身子骨偏偏不争气,没明其妙地患上喉喉病,喉胧里成天象拉风箱似的,说起话来,声音象破旧打汽筒发出的哧喳喳声。他自已也觉得别扭,除过一月一次四类分子评审会必须出席外,几乎与所有人断绝来往,柴米油盐有孙子经常在天黑后偷着送,好在腿脚还灵便,山泉距他家又不远。不过,终究是四类分子,又患了那种病,他也有自知之明。
  客观地讲,他虽是专政对象,头上也戴着反革命分子帽子,是地地道道的地富反坏之一,受罪却不多,随着年龄曾长,接受评审时,虽然与其他四类分子待在一起,却很少让他罚站,别人被罚站时,让他席地坐着,这二年,接受评审时,还让他自带小板登,可以坐在小板登上接受贫下中农和革命群众批斗了,其根本原因,是他有护身符。
  在众多四类分子中,他虽是被专政对象,却也是全中国在国内的工衣兵学商中唯一见过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现存人员。
  早在苏联十月革命成功不久,正当大饥俄席卷这个红色政权全国各地的时侯,当时正年轻力壮的他----马宏烈,正在生意场上拼博。他家从爷爷辈就农工商都成气侯,虽然得利于朝庭的洋务运动,根子还是因祖上家底丰厚,何况,精通洋文的爷爷还是张大帅的通司(翻译)。到了他父亲手里,因了朝庭把洋务提到君主立宪的日程上,同样精通洋文的他父亲很快成为香饽饽,不仅在总理衙门参与涉洋文案,还作为洋务大臣的随身通司出访过沙俄帝国,直到武昌起义后,他父亲才激流勇退,回故乡坐镇马家坞,守护他家烟土生意大本营,把走南闯北的商务交给儿子马宏烈,当起老太爷。马宏烈的媳妇阿烈霞,就是他老为儿子从圣彼德堡带回来的俄罗斯姑娘。马宏烈是个很有头脑的生意人,得知苏联正奇缺粮食的消息后,便说服父亲,把家中大部分存粮磨成面粉装袋,用父亲给他的钱加上他作生意资本,购买了三百峰骆驼,组建起一支庞大的驼队,驮着面粉,亲自带队出西域。途中,尽管遭遇沙尘瀑袭击,多次遇到匪徒劫道,更可恶的是黑喇嘛匪徒马队对驼队欲进行外科手术般处理,多亏事先作了安排,顾用机智多谋的南山匪首郭老三当保镳。这个亡命途,早年曾经是皇家御林军的带刀护卫,清庭垮台后,因了北洋系坐江山,郭老三所在御林军被袁大头收编,他也被委任为骑兵营管带,没料到在这个时侯,一贯风流的袁大公子,竟与郭老三的息妇勾搭成奸,气炸肝胆的郭老三刺杀袁大公子失败后,便杀了媳妇和老丈人全家,带着骑兵营六百多弟兄反出,本欲投奔白狼(郎)义军,没料到白狼军已经西征,不久就全军覆没。郭老三这才带着队伍,加上他一路收编的白狼残部,上南山占山为王,当起土匪。有郭老三亲自带着亲信给驼队当保镳,一路伤亡和损失都不大,直至用五个多月时间,行程四千多公里,虽千幸万苦,最终到达目的地。这一趟远行,使他名利双收,苏联政府不仅付给他加培的货款,誉他为伟大的国际主义者,红色政权的革命领袖还亲自接见了他,并与他合影留念,又在<真理报>重点报道,还配发了列宁与他握手和列宁与他肩并肩站在一起的合影照。他虽然是商户,却是那种政治头脑也强的商家,立即拿着照片到莫斯科街头银饰店让其给他制作个水晶双镶面的挂件,把这两张照片按比例缩小镶嵌在里面,银饰匠也看过报纸,自然知道这件事的份量轻重,便精心设计,精心制作,最终把一件精美手工艺品挂件双手呈献在他面前----
  这就是马宏烈的护身符的诞生经过及神奇来历。对他而言,这个护身符,也确实发挥过神奇效应。
  这种效应的首次应验,发生在马宏烈从苏联回国途中。那时侯,马宏烈的驼队运回的是从哈萨克斯坦收购的羊毛和皮货,没料到过了国境线刚进入新疆境界,便被归化军连人及驼队和货物一起扣留,因了事发突然,郭老三也成了俘虏。归化军骑兵团长一口咬定马宏烈是苏联红军奸细,不仅没收他的全部财产,还准备把他立即枪毙,刚好赶上杨督办的特使张世元将军到边疆处理归化军的收编事项,张世元将军本来就对这帮老毛子没有好感,见其未经他同意,就私自设卡拦劫商队,杀人越货,立即大怒。张世元将军这次收编归化军,为防止对方闹事,不仅带来重兵,还有精捍的回队作卫队,见状,他立即下令把归化军这个团包围,也缴了老毛子团长的枪,这才亲自审问被五花大绑的马宏烈。马宏烈立即如实相告。张世元将军早就听说有这么回事,却无法证明面前这个人就是马宏烈,马宏烈立即想到藏在胸前贴身处的护身符,经张世元将军亲自验证,马宏烈不仅化险为宜,重新得到驼队和全部财物,那位白匪出身的归化军团长,也被张世元将军下令砍掉脑袋。
  自从遭遇了那次死里逃生之后,郭老三重回南山去干老本行,马宏烈虽然卖掉驼队,在省城买下大片店铺和房产,开字号,作起坐地行商买卖,却始终把护身符看作自已的命根子,紧要关头,宁可舍弃万贯家产,也不愿让他的护身符有丝毫损失。正因为他视护身符如自已的生命,在后来的日子,围绕这件稀罕物引起的风波埋下的隐患,如同地雷,被他一不小心踩响后,几乎被炸个粉身碎骨。
  不管怎么说,当年只要出行,总是绅士服,头顶爪皮帽,骑着高头大马的马宏烈,绝对料想不到晚年的马商户,竟会落泊到这种地步。
  马宏烈终究是个走南闯北的生意人,不仅去过苏联,受到过列宁的接见,当时,也在当地官员陪同下参观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新气象,他初步明白了社会主义革命是怎么回事。那时侯,刚刚取得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世界上第一个红色政权,正在极积扩大革命战果,最简便的方式,是输出革命,便把目标很快瞄准其心目中的东亚病夫,也在用各种方式寻找代理人。红色政权的输出革命机构,当即就看准了马宏烈。苏共中央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亲自找他谈话,没料到这个马宏烈,竟然狗肉不上席,说到了,还是个商人,听罢对方一番直言后,头摇得波浪鼓似的,惋言谢绝对方的错爱。对方这才蓦然醒悟,不是一个阶级,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这个资产阶级,终究在红色政权处在全民大饥饿的危急关头,不辞劳苦为其贩运来了救命粮,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为难他,为其放行。作为商家的马宏烈,回国后,在商业行当干得确实出色。
  数年后,当马宏烈得知国内的红色政党不仅在共产国际支持下从无到有,也成了气侯的消息后,他仍然继续着他的老行当。直到南方的老蒋带领北伐军打到长江流域,意外遭遇上海工人暴动,当其得知这场动摇了他老蒋根基的工人起义是共党所为时,顿时气炸肝胆,不仅对起义者残酷镇压,也立即开始清共铲共。因了马宏烈受到过列宁的接见,有红色背景,在这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嫌疑的形势下,他很快被国民政府相关人员盯上了。
  马宏烈获得消息后,竟在不动声色间,把护身符交给老婆阿烈霞妥为保管,又把老婆阿烈霞送回乡下原籍,然后才突然大张旗鼓地筹集一批物资,前往北伐军军营,慰劳取得北伐胜利的国军将士。老蒋获报后,虽然未亲自接见他,便安排宋子文前往答谢,并指示中央日报对这件事公开报到----老蒋如此而为,自然是向苏联表明,他仅仅是在国内清共,却并不反苏。对马宏烈而言,虽然堑时摆脱国民政府相关部门的怀疑,却也播下后来灭门之灾的火种。
  为挽回局面,当马宏烈得知共产党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上井岗山后,物资供应奇缺的消息时,便秘密偷运大批物资到达边区,想方设法找到贺敏学,让其把这些东西转交毛委员,后来,又与毛泽民接上关系,他的字号,一度曾成为红色根居地把产自罗宵山脉的"黑色黄金"转换为流通货币的重要渠道之一。没料道正当马宏烈渐渐成为红色资本家的时侯,却突然遭到灭门之灾。而杀他全家,劫走他家全部资产----这资产,自然包括他家库存的大批烟土,带领武装队伍攻破马家坞城堡,收缴了马家卫队枪枝,杀害他父亲和他老婆阿烈霞,抢走他护身符的,竟是他全力为之效力的这个红色政党在他故乡建立的地下县委的书记娄家庆,在打土壕除恶霸的名义下,带着北山游击队所为。
  他悲愤之极,却哑然无语。这时,红区已被白区收复,打着红旗的队伍一路西行,据说是战略转移,后来,又在大西北三省交界的地方落脚,再开始星火燎原。这时的马宏烈,却仍然在埋头做他的生意。在这期间,他考虑再三,还是让一直跟随他走南闯北的本家侄儿马应彪拿着他的亲笔信,带着五十根金条出了趟远门,二十多天后,马应彪按时归来,在把护身符物归原主的同时,还低声回复:"按你的分付,我到南山后----是郭老三亲自出马,干得干净利索。"马宏烈点点头,分付帐房给马应彪赏了十根金条。
自那时起,马宏烈虽然照常是生意人,国方的共方的生意,只要转钱,他全作,却有一样,在政治方面,无论姓共姓国,他都敬尔远之。正是处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因了马宏烈是受过列宁接见的人,名声儿在外,八路军驻这个省城的办事处主任亲自登门拜访马宏烈,求他向红区贩运些食盐,马宏烈不但答应,而且立即行动。那时,后来成为开国元帅的贺龙正担任护卫红区的司令,在马宏烈的商队绕定边穿过邓宝珊的防区,到达红区时,贺司令竟带队亲自迎接他,也陪他吃饭,还称赞他是真正的前辈,"当初,列宁接见你那时节,你若接受了苏共的任务,中共的创始人说不定不是陈独秀,而是你马宏烈了----"
  説到底,还是一念之差啊!
  马宏烈并未因这一念之差而后悔,因了向红区运送私盐与那边的上层人物接上关系,贺司令又安排他到南泥湾一行,自从有了王旅长开始与他称兄道弟,当年给毛泽民办过的那种差事,再次落到他头上。他顿时被推到红区财神庙堂的大门口,出乎意料,他仍是个只烧香,不进庙的角色。他与王旅长称兄道弟,其情谊的链条,一头拴在南泥湾遍地黑色黄金这棵摇钱树上,一头拴在他老马家用几十年心血建起的秘密通道上。这条通道的利益链条上,牵连着贺耀祖,胡宗南,马步芳等各路党国要员的财路,就连郭老三也可坐地分红,马宏烈虽仅仅是商人,却也犹如影子王国的皇上。按理,他已跺一脚山摇地动,相反,他却越来越精明。在抗战胜利,蒋与毛代表国共两党,经过重谈判,签定和平协定,举国上下欢呼和平局面,方方面面的军政大员和要员,都在趁机买地植房产,扩大发财机遇,他的地下王国势力扩充到欧洲,他也成为西西里教父的烟土供应商,国内包括天地会,哥老会,袍哥,以及一贯道的张天燃(含孙素珍)等形形色色的帮会组织都拜倒在他旗下,尊他为东方教父的时侯,出人意料的是,始终精明的马宏烈却干起糊涂事,他不仅突然宣布金盆洗手,还卖掉城里全部家产,关闭字号,把钱财分给跟着他打拼多年的全部伙计,收藏好失尔复得的护身符,带着后续的老婆宋桂芳和娃娃返回乡下原籍,又把家中上千亩土地中绝大多数无赏分配给乡亲,自已仅留十余亩自耕自种,原来的庄院也奉献出来办了公学,自家却搬进原先供长工住的几间土屋安身。别说亲戚朋友了,就连与他同床共枕十几年的老婆宋桂芳也不理解。面对老婆宋桂芳没完没了的唠叨,他只是笑笑而已!
  直到全国解放,土改时,马宏烈家被划为下中农成份,人们才惊叹:"终究是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不起哟!"竟然还有不少人提议选举他为本村农会副主任。
  没料到就在这个时侯,县公安局长亲自带着人,赶到选举会场,当场对马宏烈实行逮捕,很快把他投进死囚大牢。当马宏烈发觉南山匪首郭老三也被剿匪部队活捉后就关在他斜对面,与他双目相视时赶紧勾下头时,他蓦的双腿一软,瘫坐在冰凉的砖地上。
  果不其然,是郭老三被捕后,面对审案者追问他当年凶残杀害地下党县委书记娄家庆一家的旧案时,不仅供出他当时是拿人钱财,替人报仇,竟然还有马宏烈当年写的亲笔信作证。
  马宏烈万万想不到,将近二十年了,那个老狐狸,竟然还收藏着那封信。面对人证物证,马宏烈一口承认,当然他自已也明白,到了这种份儿上,辩解也无用。马宏烈唯一的要求,便是让他再看一眼他的护身符,如有可能,他还希望带着护身符上刑场:理由很筒单,列宁接见过他,他还说,当年,毛泽民,还有当时还是解放区防卫司令的贺龙将军,都曾拍着他的肩膀,亲口对他说:"老马,你是对革命作出过重大贡献的人,你的护身符,永远属于你自已----"
  有了马宏烈这一席话,办案人员立即向上级汇报,刚巧贺龙将军正下基层检查工作,听罢县委书记的汇报,沉默了很长时间,才作出决定:马宏烈这个人,终究是国内现存人员中,唯一见过列宁的人,况且他对革命事业确实作出过贡献,却又与土匪郭老三勾结,杀害过革命干部,犯有严重反革命罪。这样吧,反革命罪不能勉,也勉不了,但是,这个脑袋就给他留着吧,把他的护身符也还给他,再把他押回原籍,交由群众专政就可以了!----都十多年了,作为四类分子的马商户,始至现在,仍然不会忘记当时公安局长把护身符还给他,宣布了对他的处理结果,由村上民兵接手了他,带他离开死囚牢房期间,正遇上郭老三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时,对方用狼一样目对他凶狠一瞥的目光!
  身为被群众专政的四类分子马商户,风风雨雨十多年,都七十岁了,不悻遭逢大饥饿,头二年,他总算在跌跌爬爬中熬过来了,到了第三个年头,不仅日子难熬,又患了这种病,更让他挠心的是,晚间上炕后一闭上眼睛,似乎总看到郭老三与他最后一次四目相对时那狼一样的目光,也似乎在说:老家伙,你记住,老子是替你死的----!好在还有护身符与他为伴,没料到春四月的一天早晨,马商户起来后,竟发现护身符不见了。他顿时疯了一般,把小小窑洞里所有东西都翻个底朝天,没有结果,他又拄着木棍去了趟三年未曾涉足的儿子家,都说不知情。从那天开始,全村的人们在夜深人静时,总听到沙哑又恐怖的老牛般的哭嚎声,直到第三天后半夜,这声音才嘎然而止。
  他孙子以为爷爷不行了,天不亮就赶到南山下土窑探看究竟,去了,连爷爷的影儿也没见着,从那天开始,马商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竟神密的失踪了!(6171字)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