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包海山 //www.sinovision.net/?2437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对“有组织的市场经济”的思考

已有 822 次阅读2017-12-2 22:37 |个人分类:学术研究|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对“有组织的市场经济”的思考
                                      包海山
           最近,我写的《有组织的市场经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特征》一文,刊载和转发于草根网、网易、美国中文网等社交网站以及地方学研究之友、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市社科学会群等微信平台,引起一定的社会关注。
           我第一次注意到“有组织的市场经济”这个概念,是因为在草根网看到余云辉、翟玉忠刊发的《建设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第一辑)约稿函。他们认为:“国家作为人民整体意志的体现,必须依托强大的公共资本,去组织、管理和平衡市场;只有这样,才能使资本不再垄断一切,让资本服务于人民草野思想库理事会余云辉理事长在《建设“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制度”》中认为:市场经济区分为“初级的、无序的、非组织化和非法制化的市场经济”和“高级的、有序的、高度组织化和法制化的市场经济”。前者简称为“欠组织的市场经济”,后者简称为“有组织的市场经济”。他说:中国经济发展的内涵是要完成“以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为目标”的生产结构调整、分配结构调整和消费结构调整,是要完成市场经济制度由“欠组织的市场经济”升级为国有资本主导的“社会主义有组织的市场经济制度”
           最近,在“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座谈会”上,鄂尔多斯市委党校副校长、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奇海林教授提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特征和最大优势是党的领导,那么,在经济领域,党的领导作为一种组织资源,与资本资源、与劳动资源是什么关系?由此使资本和劳动的关系发生什么变化?这是我们应该深入研究探讨的问题。      
         说来也巧,我是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会长、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我的两位上司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尽管他们身份不同,一个在体制内、一个在体制外,一个是所谓主流学者、一个是所谓非主流学者,一个在江南、一个在北疆,一个是汉族、一个是蒙古族,而面对和思考的是同样的客观现实问题。于是。我把他们提出的问题联系起来,进一步深入思考,写了《有组织的市场经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特征》。
           文章在网络媒体发表之后,鄂尔多斯学研究会荣誉会长奇·朝鲁认为:“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研究在党的领导下有组织的市场经济,这是很好的思路”内蒙古察哈尔文化研究会首席专家钢土牧尔说教授:“文章有理论指导意义。如何把党的领导转化成有组织的市场经济中的组织力量,本文为此提出了有价值的思路,对深入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很有启发”鄂尔多斯日报社原社长、总编辑尚一波先生觉得:“像本文作者这样研读马克思著作并且提出有如此创意的理念的确难能可贵,各方应当大力支持!”
            当然,读者对本文也有不同的看法。草根网特约评论员“chenzhuping”明确表示“不赞同本文”:政党有组织,而市场没有组织。所谓“有组织的市场”,就不是真正的市场,就是一个悖论。从制度经济学讲,市场与组织是两种对立的制度(或体制):组织(如企业)是靠【不平等】(也叫官层)的权力或命令来配置资源的经济制度,而市场是靠【平等】自由的交易来配置资源的经济制度。任何官层权力一旦参与市场,必然损害市场资源配置的平等性和自由性,也就必然有损于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和效益。从中国社会制度讲,既然执政党是领导和管理整个社会包括经济的,那么就不适合实行市场经济而适合实行有计划【有组织】的计划经济,而把市场作为一种辅助手段。所以,选择市场经济制度,其实跟中国的社会制度之间是存在矛盾的。
           对本文还有争论,而且是我的两个同学。美籍华人同学表示疑惑和担忧:“这个‘组织’是什么?是党和政府?‘中国特色’和‘有组织的市场经济’都是模糊概念,按需要解释和实施,像一个大筐,想怎么装就怎么装。千万不要出现政治和经济上的倒退,不要再搞类似‘公私合营’最后私营经济全部充公的老套路,避免出现文革前后的形势”。而国内同学、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巴图说:“国内改革开放几十年发生了巨大变化,欢迎老同学回来各地走走看看,请不要用美国佬的老眼光看待祖国的新发展。中国人有足够的能力搞有组织的市场经济
           其实,市场经济不存在要不要组织、要不要计划的问题,而只是看有没有条件和能力组织和计划的问题。在市场经济中,生产、分配、消费都需要有组织有计划地系统性安排。联想集团董事长兼执行官杨元庆在“2017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天津峰会”上说:“也许未来在智能化的时代,我们的计划经济才真正可以成为现实。”智能制造不仅仅是制造环节的智能化,而是把研发、生产、供应、销售、服务企业全价值链的环节都串联起来的全面的智能化,是需要按照客户的需求来设计开发来采购部件、来组织生产、来精准营销,并且能够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是全流程的智能化”联想目前在全球有9个数据中心,每天处理的数据要超过150亿条,这些海量的数据就支撑了联想产品的创新、个性化的定制、供应链管理的各个环节。当然光有数据还远远不够,杨元庆称,还要通过网络来让这些数据连接起来、流动起来,“只有把数据网络化,才能够最终去实现智能化”!
            企业是市场经济中的小系统,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组织和计划,而整个市场经济是一个巨系统,巨系统需要更高层次的组织和计划的能力。马克思在谈到“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时指出:“规模不断扩大的劳动过程的协作形式日益发展,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日益被有计划地利用,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一切生产资料因作为结合的、社会的劳动资料使用而日益节省,各国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从而市场经济“日益具有国际的性质”。这是必然的发展规律,而顺应这种必然规律,就必须有与之相适应的更高层次的组织和计划的能力。互联网和大数据为市场经济的科学规划和精确计划提供条件,而未来组织形式发展的更高境界是构建超越政党、国度和民族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