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田园村姑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2446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兵营鬼语

已有 1334 次阅读2017-5-13 09:13 |个人分类:文章|系统分类:杂谈| 少数民族, 故事, 灵异 分享到微信

    五十年代初,解放军1071营 进驻云南勐海县城外一座旧兵营,进驻前附近寨子里的少数民族居民曾向部队当官的说:那营房里有鬼,夜晚我们走那里路过,有人打耳光,用灯火去照,又不见 人影。因为闹鬼,白天也没人敢走那条路,进城宁肯多走二三里绕道而行。干部们听了一笑置之,共产党部队谁信这些鬼神之事。

   那座兵营,原是法国人修的纱厂,抗日战争驻扎过国民党的远征军,军中官兵在抗日战争中阵亡或病故,有的尸骨就埋在附近的山岗上。      

    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最初鬼们搞了几个小恶作剧。晚上放哨,还不到换岗的时间,就有人来换岗,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排长得到报告立即赶来,四处搜索,陌生人渺无踪影。接连几夜都是如此。

     有时,几个人会同时看见有不认识的人走进营部的厨房,追过去察看,也是空荡荡不见人影。
所离宿舍50米,比较背静,有的人上厕所,会莫名其妙的被人打耳光,卡脖子。有天炮连一个班长上厕所,后去的排长看见他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发抖,两只手不停 的在空中抓挠,知道他中了邪了,打了他两耳光,他醒过来说他刚进来就有人卡住他喉咙,他也没看清楚是谁开这个玩笑。因为有鬼,战士上厕所都是集体行动。

    后来,营部也开始闹鬼了。
    营 部设在一座法式建筑的楼上,教导员住一间大房,几个干事每人分住一间小房,管理员老杜住楼下。一天,管理员上楼来发工资,刚上楼梯,突然栽倒在地上,鼻子 也碰破了流了些血,战士们听说管理员撞鬼了,都上楼来围着他,有人把他掺扶起来,他睁开眼睛叫战士走开,又用手指着墙角说:这地方是我的,我就住在那 里,你们占了我的地方。问他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他(杜管理员)本是河北沙河县人,却说他是河南洛阳市XXXX号,因当国民党兵来云南,和日本人打 仗打死的,就埋在后山上有三座坟的地方,他在中间的那座坟茔。教导员叫人把管理员扶下楼休息,并朝天开了三枪,把他震醒了,醒后对刚才的事却茫茫然无知 觉。


    教导员爱看书,桌上整齐地堆码着一些常看的书籍。有几次他问营部的干事谁弄乱了他桌上的书?住在他隔壁的干事没有看 见有谁进过教导员的房间,感到奇怪,就请教导员把门开着,自己留心观察究竟是谁捣乱,结果整天都没有看见有人来过,但教导员回来却说书又被弄乱了。想来想 去,唯一合理的结论,就是这房间里的鬼对书也感兴趣,喜欢乱翻乱摆,又不知道好好整理收拾。

     晚上睡觉,教导员用一根木棍抵紧房门,但有时半夜木棍会自动脱落,没有风,房门也会自动打开,起身一看,门外明月如昼,杳无人的踪迹和声息。后来改用一块 厚重的木板抵门,那沉重的木板照样会自动弹开,没有风,门照样也会自动打开,门外照样也不见人,只是木板砸在地板上,静夜里声音分外响亮,把楼下沉睡的战 士惊醒了。

     为了让教导员睡好,保卫干事带了一个战士,住进了教导员那间大房子里,两人睡一张古式大的长方桌。半夜时分,两人同时惊醒,叫了起来,说是有人抬着他们睡 觉那张大方桌,又是旋转,又是摇晃,像一只小小船在大江里风浪中颠簸,简直受不了。看来这种保卫方式,对鬼不起作用,只好作罢。以后,鬼魂的玩笑目标,又 发生了转移。

      一个白天,全营集合在大操场开会,X连指导员回宿舍拿东西,看见小卫生员独自在那里哭,问他有什么伤心事?他本 是河南宜川县人,却说自己是洛阳人,很想念洛阳的家,又回不去,所以伤心落泪。指导员喊他摇他,他始终迷迷糊糊的,有个战士提了一只鸡来,斩下头把鸡血洒 在那个卫生员脸上,他激灵一下醒了,对刚才的事一点也记不清楚也说不明白。

     又是一个晚上的深夜,突然响起了集合号声,全营紧急集合,干部们很惊奇,去问教导员,不是他下的吹号命令,再去看司号员,他拿着号在那里发呆,问他是谁叫 他吹的号,他说他睡得正熟,有人推搡他,叫他赶快起来吹集合号,他昏头昏脑的就照办了,吹完号自己也清醒了,但总也记不清是谁叫他吹的号,为什么偏偏要吹 集合号?这是鬼们在营房里开的最大的一个玩笑。

     虽有这些事情,人和鬼倒也相安无事,鬼未伤人命,人也没有捉鬼驱鬼。闹鬼的事营里报告了团部,团报告了师部,师部还派了两名干事下来调查此事,调查的结论如何,没有宣布,但也没有指责营里是妄言生事。

     以后发生的事,终于导致了鬼魂的覆灭。
     部队准备在营房后山上开展垦荒生产。那里山顶可俯瞰坝上葱笼烟树,青山白水碧野,风光优美清新,视野非常开阔。三连高连长上去踏勘地形,一走到山顶上三座 坟茔附近,本来好好的就突然双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一离开那里回头走几步,又恢复光明,两眼清亮,又看得见了,反复几次都是如此。
     后来派了战士由干部带领上山去挖地,去的人大多都病了,头痛发烧,呓语带着一种怒气,说:你们挖地,挖了俺的房子!

     这次河南老乡闹得有点过分,惹恼了部队官兵,请示师团,用实弹演习的名义调了一门迫击炮,30发炮弹施行炮击,战士甩了几十个手榴弹,像一场小战斗,对象 是无质(?)无形的鬼魂。轰击后人的病好了,营房再也没有闹鬼之事。也许是火药和钢铁的狞猛,把那些游魂变成了随风而逝的微尘粒子,再也不能集合,再也不 能开多种玩笑了。

     






下一篇: 老夫少妻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