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顾之何以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2489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长篇小说《混沌》(7)

已有 1056 次阅读2013-1-16 04:31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混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小顺子怀孕了,牵着狗,故意腆着还不算太明显的肚子,目不斜视,趾高气扬,一点儿也看不出有磨不开的感觉。

         居委会主任刘大妈来家找里涛,想请里涛前去问明情况。

         “太不象话了!”刘主任说道,“生孩子哪能说生就生呀?咱们是法制国家,得先去单位领计划生育指标,再到咱居委会备案。再说她也没结婚呀。未婚先孕,也不觉着害臊?瞧瞧她那个样子,凡人不理,还觉着一美呢!”

        里涛皱着眉头十分为难:“主任,我一个老爷们,是!我们是老街坊,可生孩子的事……说句不中听的话,这不大伯子背兄弟媳妇吗?”

       刘主任提高了嗓音:“这不没辙了!你不去谁去?就是让你问问情况,我好心中有数,向上级汇报也有的说。又没让你帮忙接生,瞧把你难为的。昨天我们去了,好家伙!刚一开门,那条大狗就扑到防盗门上,嘴张得有这么老大,龇牙咧嘴,李婶儿当时就吓尿了裤子。你说说,如今的女人脸皮有多厚?我问她孩子的父亲是干什么的?你猜她怎么说?说是给阎王爷看大门的。我说你得去单位开证明,她说单位早被贪官污吏捞光了。我让她去人事档案所在地开证明信,她说档案让她的狗当饼干给吃了。你说说,这不诚心捣乱是什么?”

       里涛给刘主任倒了杯茶:“您老喝口水压压惊。如今可是二十一世纪了,新鲜事多得很,她要是到医院人工受精,生出来的孩子还就是没有父亲。”

       刘主任老眼一瞪:“人工受精?那不成牲口了?俺在家的时候,公社配种站来给老母猪人工授精,这么老长的一根胶皮管子紧着和拢,猪懂什么?还不听人瞎作古。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就知道,眼下在咱中国,生孩子就得有指标,这是国家的大政方针。今儿大妈求着你,你到底去不去?给个痛快话。”说着喝了一口茶,苦得直咧嘴,“好家伙!你这茶,快赶上中药汤了。”

       里涛点点头:“行!看在您老的面子上,我就替您跑一趟。”

       刘主任咳嗽一声:“替我跑?这是替国家!这是公民的义务!懂啦?”

       里涛连声说是,心里却想,难怪国家能长治久安,全凭这群忠于职守的老公民了。

       傍晚,独眼镜探明小顺子已经吃完晚饭,里涛奓着胆子来敲小顺子的房门。

       小顺子好象刚洗了澡,头上包着一条粉红色的毛巾,隔着防盗门问道:“呦!里哥?有事吗?”话音刚落,牧羊犬乐乐便嗖地窜了起来,伸着舌头,哈哈地喘粗气,这畜生好象也刚洗了澡,浑身湿漉漉的。

       里涛虽然有所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激灵,说道:“哎,不用开门,就几句话,居委会刘主任让我来问问。”说着低下了脑袋。

       小顺子呵斥了一声乐乐,还是打开了防盗门。里涛战战兢兢进了屋,虽然多次窥望过,可真的身临其境,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单身女人的世界,香腻腻全是胭脂味。

       这是一套大两居,非承重墙和凉台都被打通,全部日式装修和日式家具。小顺子示意里涛穿上鞋套,席地而坐,牧羊犬就蜷伏在两人中间,很不友好地注视着里涛的一举一动。

       “里哥,我不为难你。”小顺子一边表演日本茶道,一边直截了当地说,“我们是在单身俱乐部认识的。他人不错,身体健壮,也很通情达理。我只想要个孩子。后来我们签了合同。完事后我给他钱,他不要,只想和我继续来往,被我拒绝了,他是有家眷的。”说着递给里涛一杯扁茶,比吃饺子蘸醋的盘大不了多少。

       里涛吱溜一口喝干,有一股淡淡的胡味。小顺子又给里涛倒了一盘,然后解下裹头的毛巾,刚往大腿上一放,就被乐乐叼去卫生间,看来这畜生不仅有眼力,还很会照顾人。

       “里哥,你别这么看我,”小顺子接着说,“我们之间就是一单生意。听俱乐部的管事讲,上个月底他举家去了厦门,他是厦门水产大学毕业的。我就是想要个孩子,又不犯法。人工受精?脱了裤子放屁!”说着拿出一本最新版的《婚姻法》,“请你代劳,把这个带给那帮婶子们,让她们好好看看。真是的!城区的居委会,早就竞聘上岗了,最次也得是大专学历,咱这儿倒好,还生活在石器时代。刘主任口气也真大,将来不给孩子上户口?户口可不归她管辖。”说着双手在腹部轻揉,脸上的表情倏忽变得很慈祥。“

       里涛呵呵了几声搭不上话茬。小顺子又给他倒茶,又说:“嫂子多好哇!不一定非得挣多少钱。钱算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女人来世一生不容易,总要留下些什么。有些女人偷鸡摸狗去医院选精子,我就要亲眼看看,孩子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这也是对后代负责嘛。你说呢?”

       里涛伸手拿起《婚姻法》,乐乐一阵低沉的哦哦声,这个畜生不仅通人性,还是个把家的好手。

       小顺子拢了拢头发,长叹了一声,又说:“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要是生个男孩儿就叫皓皓,生个女孩儿就叫鹄鹄,鹄鹄就是天鹅,多美的名字!”说着,竟莫名其妙淌下两串晶莹的泪珠,莫非想起了因公殉职的老公?小顺子的老公可是好人,不多说不多道,待人也实在。

       看见小顺子流泪,乐乐可不干了,先去拱小顺子的屁股,好象在安慰,然后转向里涛,汪!狂吠了一声。

       里涛顿时觉着后脊梁沟冒凉气,下意识站起来,说道:“行!就这么着吧。”说完打开房门,闪身出去了。

       月亮弯弯,微风习习,里涛站在当街点了一支烟,狠吸了几口,情绪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里叔,出来遛遛?您这穿的什么鞋?象个大头鬼。”四头媳妇香喷喷地擦肩而过,头发披肩,穿着宽松的半长裤。

       里涛哦了一声,这时才发现,走得狼狈,竟把小顺子的鞋套穿了出来。

       四头媳妇突然站住脚,回过头来开玩笑地说:“里叔,您一哦哦,我当是小顺子家的狗来了,听着怪瘮人的。”说完扭着肥硕的屁股,急匆匆向路北的小花园走去。

       里涛脱下鞋套在树杆上抽了抽。鞋套是沙皮狗造型,眼睛还是夜明材料制作的,绿幽幽放着暗光。一架飞机从东边的天际升起,里涛抬头望着灰暗的苍穹,心想,这叫什么事呀?

       打算明天再去汇报,可路过居委会,见屋里亮着灯,里涛便推门进去。

       刘主任正在直着脖子忙工作,面前摊着两份镇上刚发的红头文件,手里握着一支大号红蓝铅笔。据知情人讲,刘主任早先曾在街道办的纸箱厂当过工会小组长。后来纸箱厂被一家民营企业吞并了,刘主任一次性买断工龄,当时还挺得意,两万多块,不是小数目。后来可惨了,当时赖着不走的工友都办了退休手续,不仅月月能领到退休金,而且还有医疗保险。刘主任带头到区委上访,最后总算讨回了一些补救措施。就是因为那次带头,使刘主任重新认识了自我价值,积蓄多年的热情一下子喷涌出来,终于在世纪之交的伟大年份,荣膺小区居委会主任一职。

       “亏你还是老工人,这点儿事都办不泽正。”刘主任听了里涛的汇报,一脸的不满和严肃。

       里涛把新版《婚姻法》放在桌上:“顺子姑娘让您老看看,这上面可没说未婚生孩子是犯法。”

       刘主任一愣,拿起小册子翻了翻,突然变得很沮丧,叹了口气,说道:“唉!这年月是有些不对头。昨天我去镇上开会,领回一大堆问卷,让咱小区的女同志回答。要不是镇妇联发的,我真想把它烧了。你说这叫什么事?答些什么不好?小平理论,妇女权益,三个代表……让答什么两口子睡觉来不来高潮?高潮?什么高潮?我那口子活着时,高潮就是肏完了打胡噜,吵得一宿睡不塌实。还让答什么自慰过没有?心里没鬼,干吗要自慰?还有呢,答什么阴帝(蒂)?哎,阴帝是个啥玩意儿?超市里有买吗?”

       里涛哦哦了几声哑口无言,心里却在想,只要有钱,别说阴蒂,再稀罕的玩意儿也能买得到。

       刘主任又说:“哎,你老婆多大了?做绝育了吗?拿一份回去让她答。”

       里涛接过卷子看了看,上面还真有阴蒂一类的问题:“她不在家。出差去南方了。”

       刘主任显得很惊讶:“出差?她不是提前退休了吗?是不是出去捞外快了?这年头外面可不太平,小心吃亏上当。”

       里涛淡淡一笑,说道:“都老妈子了,还怕吃亏?”

       刘主任眉头一皱,十分严肃地说道:“那可不能掉以轻心!专有强奸老太太的。你说,还有强奸大老爷们的。真邪门!这老爷们有什么好奸的?真是什么稀罕事都有。唉呦!差点忘了,改天再找你谈话。我还有点急事。”说着把红头文件锁进铁皮柜,钥匙在手中沉掂了几下,然后牢牢挂在皮带上。

       从居委会出来,刘主任奔东,里涛奔北。月亮已经升到中天,有人在吹萨斯管,虽然跑调,却是在《回家》。回家——多么温黁的字眼儿!

       “里哥,汇报完了?夜色多美呀!”小顺子一手叉腰,一手牵狗,慢慢踱步,看来是在尊崇医嘱要多溜达。

       里涛哦了一声把鞋套递了过去:“真对不起!要不我洗了再给你送去?”

       小顺子接过鞋套,说道:“不碍,我自己洗吧。”错身而过的时候,那畜生突然哦了一声,里涛不觉又是一阵紧张。

       就听小顺子甜腻腻地呵斥道:“乐乐,没礼貌!里哥是咱多年的老邻居。”

       一片薄云遮住弯月。里涛抻了抻胳膊,踹了踹下肢,随手点了一支烟,边抽边遛,不一会儿便来到路北农民新村的街心花园。

       花园当央有一块水磨石空场,一向是消夏中枢,除了刮风下雨,每天都有活动。听王大爷讲,周一扭秧歌或跳扇子舞,周二唱歌或唱戏,周三做保健操,周四打腰鼓,周末三天最时髦,要跳交际舞。据说还真有一位开杂货铺的小老板,就是抱着老妈子从这里蹒跚起步,最后,终于跳到星级宾馆的舞厅了。

       里涛站在暗处观摩,当响起溜冰圆舞曲时忽然认出四头媳妇和王老板,他们一直黄花鱼溜边旋转,后来竟悄悄退场了,上了不远处王老板的柳州五凌。里涛心想,一定会开到有水没人的地方。不过,真要在车上,稍微窄了点儿,估计,尼古拉后门一定要打开的……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