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顾之何以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2489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长篇小说《混沌》(8)

已有 1391 次阅读2013-2-7 07:58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混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二大妈的小表弟回来了,二大妈说话声顿时也大了,走起路来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据二大妈自己讲,小表弟从河北辛集又去了东北绥纷河,还给自己买回一件貂皮大衣,比当初在大栅栏王寡妇胡同穿的那件还要好,一水的黑貂皮,油光锃亮的。只可惜时令不对,否则非穿出来显摆一圈,以打消那些多嘴多舌的各种猜疑。

        里涛从独眼镜里窥视,不仅认准了貂皮大衣,而且还发现二大妈新近戴的一条围裙也很别致。围裙前片长后片短,前片当胸一只大红的嘴唇,后片的图案则是一爿丰满性感的女人屁股,衬上二大妈的两条腿,浑然一体,看上去实在燎人,估计这条围裙一定也是小表弟此次出行带回来的礼物。看二大妈穿性感围裙,里涛忽然想起文革期间发生在厂里的一件事情。车间的牟技术员是归国华侨家庭成分复杂,入党一直受影响,一气之下,牟技术员就近在农村娶了一房根红苗壮苦大仇深的贫农闺女做媳妇。要说媳妇相貌还算凑合,就是嘴唇稍稍厚了一些,翻翻着象两层刚刚烙熟的发面饼。每每行房,牟技术员总让媳妇戴上一个外国女人的假面具。后来两口子因琐事拌嘴,媳妇到军管会揭发,把假面具往桌上一摔,说牟技术员满脑子资产阶级剥削思想。军管会的缪主任,哈军工毕业的高才生,说这个女人叫玛丽莲·梦露,二战的时候经常去前线慰问反法西斯战士,是个正面人物,不值得大惊小怪。结果揭发不成,面具却被扣下了。缪主任的老婆,曾在空军某部篮球队打过中锋,比缪主任高出多半头,走路甩着胳膊叉着腿,一人能占半条街。一天晚上,缪主任的老婆突然打开自家的窗户,气哼哼把玛丽莲·梦露从三楼拽了下来。要说也寸,正好砸了里涛的头,好在不是什么重物,差不多就是轻飘飘的一个吻。缪主任的老婆紧着道歉,里师傅,真对不起!刚下晚班呵?没砸坏吧?这个老缪,非让我戴这个玩意儿,喘不上气来!

        今天邪行!早起排队卖油条的人挺多。胖嫂听了二大妈白话,不屑一顾地说道:“貂皮大衣竟是假货。去年我那口子给我买了一件,还是在稍坪懋买的,拿到技术监督局去做鉴定,是一种什么土豚鼠的皮。土豚鼠,内蒙古草原遍地都是。您说说,熬心不熬心?”

        二大妈不愿听了:“什么?烧饼磨?那是!到大磨房里买大衣,还能好得了?肯定有股芝麻酱味儿,不假冒才怪呢。我们是在东北买的,靠近苏联那边。苏联人实在呢,买东西不还价,竟让咱中国人骗着玩儿,人家的东西没有假冒!”

        胖嫂眼睛一瞪:“老外吧您!那叫稍坪懋!是商务娱乐中心的英文缩写,就在东单十字路口,吃喝玩乐,电影院,酒吧台,洗澡堂,桑拿浴,保龄球,还有健身中心……什么都有。到那里消费,身上不带个万八千干脆就别进去,进去准崴泥!”

        二大妈哼了一声:“我十六岁就进北京了,东城那边我比你熟!没听说有那么大的磨房。我倒知道有个打磨厂,打磨厂过去竟是拉脚的车夫,抠门着呢。再说,我们花了一万多块,能买假冒儿货?我们有质量认证书,上面有官印,还能假得了?”

        胖嫂嘴一撇:“官印?我们刚买的复式公寓,上下两层,顶层还有阁楼,光贮藏室就十二个平方。怎么着?装修完了照样起皮,三十来万呢!有官印怎么着?就是没地方说理去。”

        二大妈明显气短了,和胖嫂相比,人家又置房子又买车,自己不过半屋子风筝钱,没有进项,还不坐吃山空。

        胖嫂掏出雪白的真丝手帕擦了擦嘴角上的白沫,又说:“我们新买的公寓,物业管理水平就是高,保安二十四小时巡逻,随叫随到。我们家乖乖咳嗽,还是保安抱着去宠物医院看的。不过物业费也真贵,一年得五千多块,加上车位费,热水费,每年也得万八千的。花钱买服务,感觉就是不一样。们家对门,中关村的大老板,个人资产上亿,人介家的电脑有这么老大,人介家的孩子平时不说中国话,满嘴洋文。们家楼上一门,互联网的CEO,少说也得是个局级干部,三天两头去外国,前两天还来送明太鱼罐头,包装倒是不错,一倒一股清汤。人家外国,不讲究吃喝,人家讲究旅游,一到周某就出国,那才叫潇洒呢!我们那,从来就没有欠费不交的。哪象咱这儿,别说务业费,有的连房费都不交,暖气费就更甭提了。我们那儿,文明着呢!”

        二大妈鼻子一综:“呦呦!你们那文明,你们那富裕,你们那拉屎都不臭,放屁都是香香屁儿,那你干吗还老回我们这儿遛弯?们这儿都是下九流,拉洋车焊洋铁壶,磨剪子磨刀修鞋补袜子,还有老猫抱孩子的,还有社拍子转成居民的……和你们比不了,是吧?”说完一甩头,端着油条扬长而去。

        胖嫂被凉在一边,脸上的表情很不自在:“哼!见过什么呀?”说着挥了挥桃花扇,扭了扭水桶腰,悻悻地也走了。

        王大爷平时就对胖嫂看不贯,于是小声嘀咕道:“社大爷怎么了?社大爷富裕了,说明国家的政策好,有什么磨不开的?是吧?”

        三爷捋了捋长髯,喝了一口茶水,说道:“汉高祖刘邦,做了皇帝也不忘修饰。《汉书》上记载:母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其父太公往视,则见交龙于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就是说,高祖乃交龙和母媪所生。其实,高祖乃小小亭长也。”

        四头媳妇满脸敬佩,说道:“三爷就是懂得多!汉书?什么东西?听着象块石碑。”

        四头皱着眉头满脸疲惫,今晨不到两点就起来卖大户,是王老板的秘书来下的定钱。王老板承包了挺大的工程,给一家国防公司开沟埋线缆,一直要埋到沙河那边,一下子就雇了十几号民工,早餐指定由四头小吃店供应,油条自己炸,馒头直接去街里批发了送过去,一出一进,一天的流水就挣出来了。

        王大爷嘬着牙花子说:“我说四头,你可别吃了蜜蜂屎,大户能吃几天?得罪了老客户,有你哭的时候。瞧瞧你今儿炸的油条儿,能把槽牙咯下来。”

        四头急忙解释道:“哎,这拨面和晚了,没醒过来。到时候我再去买个大缸。”

        四头媳妇红着脸,显得异常兴奋,插嘴道:“买缸?还买缸?买那么多缸干吗?”

        四头突然发起火来:“买缸?到时候留着养王八!”

        里涛见两口子僵住,赶忙打圆场,说道:“缸里怎么能养王八?养王八需要宽阔的水面,是吧?”

        王大爷喝了口豆浆:“你问谁?我可从来没养过那玩意儿。备不住将来搬到九渡河养几只水貂,水貂比王八值钱,到时候也给老伴儿弄件貂皮大衣穿穿。是吧?”

        三爷咳嗽了一声,说道:“王八乃鼋也。鼋乃华夏文明之祸水。周幽王的宠妃褒姒,就是大鼋与一个宫女所生。千军一笑,结果外敌入侵,葬送国家。”

        里涛突然觉得三爷挺那个,王八就王八,还大鼋?有本事到中央电视台去白话,也算有的放矢。

        王大爷点上一支烟,突然转了话题,说道:“哎,我说四头,你们两口子每天起早摸黑的,不如干脆去给王老板打工。王老板最近巴结了一个大官,往后工程少不了。打工多塌实,收入有保证,还给上保险。”

        四头媳妇眼一亮,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里涛说道:“别听他胡勒!还是自己干着舒心。真到人家碗里捞吃食,那性质可就变了。现在你们是买卖关系,怎么着也算个小业主吧?到时候可就真当长工了。”

        四头媳妇不住点头,一脸严肃地说道:“没错!里叔,您说得太对了,真是这么回事,早先客气着呢,现在来不来就带脏字骂人了。”

        里涛咧嘴一笑,眼睛看着王大爷,心里却在想四头,这不明摆的秃头虱子,媳妇冲锋陷阵舍生忘死,否则凭什么非买你的油条?毕竟还是老爷们,心里的滋味不一般啊!

         “都说你是个能耐颈,”里涛冲王大爷说道,“哎,我考你个脑筋急转弯。这汽车停在路边好好的,突然跳起舞来?五秒钟准备。请你回答!”

        王大爷翻了翻眼皮,好一会儿才说:“汽车跳舞?停得好好的?除非车上有人折腾呗。”

        里涛斜眼看了一眼四头媳妇,虽然侧着身子没抬头,可一下子红了耳根子。看来还真在车上了,这个王老板,好歹也算个款爷,真他妈够抠门不是个东西的!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