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顾之何以的博客 //www.sinovision.net/?2489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回力球鞋的记忆

已有 155 次阅读2021-1-26 02:18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杂谈| 上海人, 回力, 大白兔奶糖 分享到微信

堂姐嫁给上海人,俩人一个单位的。旅行结婚回来后在家设便宴款待亲朋好友。姐夫个头不高看着很利索,说话做事雷厉风行。堂姐招呼大家落座随口说道:“哎,拌海蜇里撒点儿黑芝麻再点点儿香油,黑芝麻在五斗柜最左边的抽屉里。”点完香油众目睽睽,伸出细长的舌头吱溜舔了一下瓶嘴儿……不管怎么说,从上海带回来的大白兔奶糖和高腰回力球鞋还是很称心如意的,北京的牛奶糖吃多了甜得齁嗓子眼儿;回力球鞋可是鼎鼎大名的稀罕物,上身一件针织圆领套头短袖衫,下身一条的确良国防绿军裤,脚上一双白色回力球鞋,那个年代部队大院男孩夏天标配的扮相。

可惜,回力鞋尺码稍大穿着有些逛荡。姐夫却说:“阿拉有亲戚在上海橡胶厂工作方便得很。回力鞋质量很棒的嘞!号码买合适了,穿不坏脚长大了很不划算的。阿拉亲戚说,他们厂每年都要给八一男篮穆铁柱定做球鞋,鞋楦有这么老大!”两手一比划,差不多婴儿摇篮大小。

新鞋舍不得穿在家足足供了一个学期,当然,尺码稍大也是缘由之一。时不时要穿上试新,这屋踱到那屋,再从那屋踱到这屋,神气活现只盼着脚能快些长大。回力鞋的商标很别致,一个肌肉发达光屁股男人拉弓射箭的侧影,有些古罗马巴格达勇士的韵味。不过,院里小伙伴儿托姐夫续再买的回力鞋,光屁股商标已经变成“胜利”牌子了。胜利就胜利,大概东风一定要压倒西风的意思。好在改了商标鞋的质量并没什么变化,鞋底一样厚实有弹性,踏在地上的脚印,纹路一样清晰。平时打球跑步舍不得穿回力都穿解放鞋,虽然解放鞋远不如回力鞋结实,可解放鞋穿坏了每年还会发新的,家长平时谁穿臭球鞋,领回来都是孩子穿。

初三放暑假再开学就要升入高中了,相约一块去动物园吃老莫(北京莫斯科餐厅,吃老莫当时很时尚的举措),终于得机会穿上心仪的回力鞋上街臭显摆了。八辆自行车座子拔得高高的,八双回力鞋,每人五元、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五八四十块,当时工厂二级工的工资也就四十块零一毛,足够大撮一顿了,那时物价很便宜。

头回穿回力感觉就是不一般,甚至盖过吃老莫的期待,一路骑车,一路不时斜乜着耀眼的白色,油然而然趾高气扬得意忘形的做派,说话嗓门也高了,用今天的话讲,着实是在吸引眼球。

什锦红菜汤、奶油蘑菇汤、酸黄瓜、蟹肉沙拉,炸猪排、炸猪肉卷、罐闷牛肉、罐闷羊肉、罐闷鸡、奶油烤鱼、奶油烤杂拌,好几落面包片、好几份黄油和草莓酱,每人一瓶格瓦斯(当时很流行的一种发酵饮料)和一瓶北冰洋汽水……已经撮好几顿,菜谱都能背下来。

盘干杯净吃了扎嗓子饱,出了餐厅一抹嘴,翻过铁栅栏就是动物园猴山,不是舍不得一钱门票,向南再向西,恨不得要绕过半个园子才是动物园正门。天气很热,猴王居高临下正在打瞌睡,忽然发现有偷着交配的,于是怒吼着冲下来仿佛猛虎下山,追逐厮打好不热闹。喂完猴子又去喂黑熊,猴山熊山紧挨着。黑熊直立起来不住作揖乞讨,胸前露出一条子白毛形状好像展翅飞翔的燕子,据说狩猎时必须一枪命中白色部位,否则会被撵上来按在地上生生坐死,肠子肚子流一地的;不知何人投喂了一块小石子,精准嗟来之食又急忙吐了出来,圈在这里已然够憋屈,这人也忒不是东西了,万一咽到肚子里,岂不危及生命喂完黑熊去看水禽,柳树依依清风习习,坐在路椅上仰面朝天,天空变得有些乌涂,天气预报说,傍晚前后北部山区有阵雨。但凡珍惜禽类都被铰了半边翅膀,引吭高歌使劲扑打,侧歪着身子怎么也飞不起来,原本应该一飞冲天一览众山小,比如丹顶鹤,成群结队每年都要往返于西伯利亚数千公里。玩够了正准备出园回家,路过犀牛馆,被一头正在吃草的母犀牛滋了一身尿,尿柱平直好像水龙头,一直滋过铁栏杆,搞得身上鞋上臊气吗哄真叫恶心。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刷回力鞋,不能用肥皂,肥皂刷完会泛黄的,要用鞋刷蘸洗衣粉一个方向轻轻刷拭;刷完了不能暴晒,要放在背阴处阴干,半干不干时还要抹上一层大白粉……

直到高中毕业要去农村插队了,回力情节才算彻底消退。既然不再心仪,索性穿上回力直奔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记得高二最后一个学期,福建省有个叫李庆霖的中学教师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反应自己儿子响应号召在农村插队落户的真实情况,拼死拼活挣工分,一年到头分的口粮只够吃半年的。毛主席给李庆霖回了信并汇去300元稿费“聊补无米之炊”。那以后,国家不再鼓励知识青年到边疆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仅仅就在城市周边走一走过场而已。说是插队落户,更像下乡体验生活充实人生阅历;一个学校对应郊区一个公社,同班同年级同学分在一个自然村,住集体宿舍,吃知青食堂,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公社有知识青年工作办公室简称知青办,主任还是区教育局下放的局长;大队有专门的脱产干部负责管理平时的吃喝拉撒;问题的关键在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将来的去向,劳动两三年就能重新分配工作,进工厂或者事业单位,重新回城继续吃商品粮的。不像先前那些老知青,天荒荒地荒荒人荒荒,五男五女或者十男十女、反正一对一的偶数组成一个集体户,连对象都事先编排好了。说句大实话,一开始插队,好像每年支援三夏下乡拣麦穗的感觉。

村里的知青宿舍几排新盖的青砖瓦房,打了隔断顶棚却是相通的,收工后这边一脱回力鞋,不一会儿隔断那边都能闻得见,脚趾肚沤得白白的,尼龙袜子随手一扔,真能靠墙边站着。那年冬天一场大雪,冬天本来就是农闲季节,雪后更是不用出工,围着炉火在宿舍猥冬。有人提议抓鸟解馋,同宿舍的知青,当工人的哥哥常来村北黄土坨子上捕鸟,刚好寄存了一张拉网。于是带上拉网跑到地里扫出好大一块空场,支开拉网撒些稻禾远远静候。周边一片白茫茫,空场看上去格外乍眼,不一会儿就落满燕雀儿。燕雀儿个头比麻雀稍大,脖子一圈黄,腹部颜色发白,一只足有一两,成群结队从头顶飞过,呼啦啦带着一阵风。结果,赶上一群,一网下来战果累累,燕雀儿在网里扑棱,裹着大衣冲上去来回打滚,气儿肥(尿素)口袋足足装了多半袋子,现在想想也真够缺德带冒烟儿了!

回到宿舍地上挖个坑,燕雀儿尸首放进去埋上沙子,浇一壶开水闷一会儿,扒拉出来伸手算一个,不大工夫就光光溜溜满满一盆肉滚。花椒大料葱姜蒜,挖几勺炸酱加些大盐,宁吃飞禽一口不吃走兽半斤,还没开炖就止不住一个劲咽口水。终于围着炉子要开吃了,忽然一阵作呕食欲全无,唉!出去到合作社打酒的工夫,也不知哪位不长眼的,居然用了洗脚盆当炖锅。洗脚盆个大又是生铝的,还是贵州三线的军工亲亲来北京送货,大号中号小号,铝锅铝盆铝勺送了一打,算是军工转民用的三产初级制品。看着哥几个闷头狼吞虎咽没好意思提醒,反正回力臭脚又不是砒霜,吃了也死不了人的。

插队三年直到分配回城进了工厂,那双回力球鞋依然没有穿坏,尽管鞋面磨起毛边,鞋底却依然有弹性。据说,这叫“水油法再生胶”,是上海橡胶厂享誉亚洲的驰名产品除了生产胶鞋,还生产汽车轮胎和各种规格的橡胶软管。上世纪50年代上胶厂落成典礼时,办公楼前的广场同步揭幕一尊高4.8米的毛主席全身塑像,伟岸的身躯注视远方,雨露滋润禾苗壮,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要靠毛泽东思想……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那天清晨正在遛早,邻居家双胞胎孙女拉着行李箱(书包)去上学,一人一双粉红色高腰球鞋看着实在靓丽。之前不输起跑线,当下起跑线似乎已经前移至孕期,再往后还能往哪移呢?姐俩很有礼貌老远就打招呼。于是指点着球鞋随口问道:“哎,你们穿的是回力牌吗?真漂亮!”姐俩留一样的短发,戴一样的窄框彩色眼镜。“××牌!”回答趾高气扬,差不多当年穿回力吃老莫的感觉。妈的!××牌,一听就是半岛货,娘娘腔奶嘻嘻的炸鸡味。元史上记载,带些鹿茸高丽参貂皮等土特产来中原朝觐,归时却带回丰厚的犒赏,金银财宝珍珠玛瑙绫罗绸缎拉了十几车,外加计算好的十五年“农历”回家先用着……如此嗟来的历法,何苦来得端午节之命题呢?只是眼前这一幕纯真少女之怪现状,为什么不是水油法的再生胶呢?实在令人有些沮丧。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