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我一生命运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www.sinovision.net/?26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自由,思想,民族,国家,中华民族,复兴,共存亡,为我神族龙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现代诗歌,九首

已有 993 次阅读2010-1-29 07:27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封建物语

云的形状

好象女人的嫁衣

看起来妖冶地很

却在不幸中酝酿。

女人有个丈夫

几年前死于对诗的探索

封建的物语里说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女人是文明的祭品

在男人的统治面前

女人驯服为奴为婢。

父亲是重男轻女的代表

编织了一个谎言

女儿的对象才高八斗

乃书香门第,明年将金榜题名。

爱情的归宿啊,

永远是女人的幻象。

她也热爱文学

却独守空房像只囚鸟

漠视负了心人。

 

彩虹 :

彩虹

像天姬皮肤的色泽

像七种染料陈列开

要成为新娘的嫁妆吗。

 

 

你再一次复活了

大地又一次抽搐了

你曾经射杀过太阳

射杀过秦始皇,射杀领袖

现在还有大学教授。

 

人类晕眩在很迷惘的社会里

你用相机取证这一切

娼妓塞堵交通谁也无法通畅

老板拖欠工资居然还想着别人的老婆

天才落魄街头四海为家时常受到遣送。

 

一只母鹿散步于书房

鹿从春秋或战国来

你骑上神兽的背

往彩虹最晦涩的地方赶去

你也列入天姬的家族。

 

在空闲的日子你慢慢回忆

孔子饿得像个乞丐

周公喜欢梦游去强奸女生

你见证女权主义的失败

女人要性解放不要家庭的枷锁。

 

 

相册

抽屉放着一本发黄的相册

定期拿出来回忆

母亲纯艺术的服装穿着

我了解那种岁月里干了些什么

电闪雷鸣夜里可怖万分

大肚子的语言老师

接受狗的流产

铁锤还有皮鞭

取出了进步思想的胎盘

她曾有汗牛充栋的学问

她怀着对光明火热的信仰

却因为那轮红日的升起而死去

死因无人问津

她的尸体被抛弃旷野

我要挖掘出尸体看清楚她的样子

准备盛大的葬礼来埋葬母亲

她也成为西方煽动人权的焦点

过去的并没有因此就过去

脑海中不断有死者的笑容

和相册里的人同一种期待

最后一样绝望地死去

每一个不幸的人啊

你们都留下了不幸的故事

每一个不幸的故事

我们日后都有可能成为主角

演绎着一幕幕骇人的悲剧

假如我现在就漠视了过去

这等于是对自己的侮辱。

 

孔庙门外

月亮会是一面镜子

照着我们的国度

卑鄙者正通宵达

就你一个人下跪孔庙门外

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清洁工准备把你当做垃圾扫除

警察当做扰乱分子把你流放

医生说你是个疯子你就要被注射

你是今天的疯子吗,还是罪犯

你希望空中的飞机变成孩子的风筝

水面的军舰变成宋词里的蚱蜢舟

公路的汽车变成书生的白马

屈原死了,王勃死了,海子死了

所有的诗人都属于抑郁的造化

你认为自己活着很可耻

活在可耻的国度

没有诗的世界好象地狱

你不准备把头低下

总有一天你疯狂呐喊着

为什么让你这种人活着。

 

过去

我准备返回那段过去

能找到记忆的村庄

往事的门楣外

孩子的暴戾因为诗人诞生了

我寻找门里的老者

老者的墓碑刻上了忏悔和宽容

在这里我没有了亲人和朋友

八十年代,永远是我的记忆

我一定要溯源这段过去

那时的光荣,还有希望

都破灭在肖像举上手时

我问候了陌生的守墓人

他喊着孩子快离开这个村庄吧

他们开始赶制我的裹尸布

裹尸布的工厂敞开了阴冷的门

假如这是我的命劫

就去取一块布,朝着死亡歌唱

 

 

 

诗,绝不会灭亡

八十年代

一群人迂回在珠峰上空

自称自己是中国最后的诗人

我准备朝圣他们的墓碑

诗,绝不会灭亡。

 

我放束菊花逐一朗诵

他们生前的诗篇

我如果也是这样的命运

是否有人在我的墓碑呐喊

诗,绝不会灭亡

 

 

我游记结识了

西藏的僧侣

青海的牧羊女

还有蒙古的勇士

我的诗歌鼓舞他们的生活。

 

 

还有一群人在樱花的异国

朗诵着我们这些悲剧者的诗歌。

 

 

 

他们现在也许死了

我见证了群星的坠落

明天,我一样是坠落的悲剧者。

 

彼岸

我天生没有彼岸

我的彼岸在哪

哦,是一种死亡

抓住桅杆的水手却死于暴风雨的夜下

谁是杀我的刽子手

他们高举诗人的头颅

砸着法律的书籍

军队开进了村庄

北方的王到此一游

我想自己崇拜的是刺客

所以流亡在墓地

让地狱都来听我的诗歌。

 

 

命运

我知道自己的命运

正被一个时代枪毙

让子弹在我的生活里接触笑容

死神准备诗人的挽联阔步于戒严的灵堂

我咬破手指写下一代人的绝望

北方的白洋淀,那里也有春天

谁也不知道花和草开的时间。

流放也是我的命运

我的死亡显得寂寞

学习叶赛宁的白银时代

他的脑子掉下了一粒纯金的子弹

谋杀诗人的时代但是精神不死。

日后,诗人的屋子变成了废墟

变成了歌舞场,妓院,

谁想毁灭一切关于诗歌记忆的土壤

和爱情歌唱过的戏院

也沦为了骗子和独夫的河床

死神突然用宽容的心

寻找侥幸活下来的诗人

请他荣耀地狱诗人的爵位

去感化孤独的鬼魂。

 

  鸽子死了

鸽子死了

留下一份遗书

难道要告别和平吗

 

 

鸽子死了

僵直的尸体面朝蓝天

死是新的解放吗

这世界不再维护和平

 

爱因斯坦完成杀人的实验

蘑菇云出现在战败国里

日本人为死难者哭泣

谁为中国的南京哭泣

 

鸽子死了

羽毛剥落在诗人的纸间

上帝说和平死了

夏娃,亚当死了。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