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我一生命运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www.sinovision.net/?263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自由,思想,民族,国家,中华民族,复兴,共存亡,为我神族龙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孤独者

已有 49 次阅读2019-9-6 20:41 |个人分类:一山一水|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孤独者:

人生苦短,如果不是在福州,我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至少可以一边干活,再一边读书学习,福建是一个令我颤抖的地方,大家宁可缺德,也不愿贫穷,纵使做个不善人,也不希望自己一无所有。我在福州,似乎只有一件事可做,频繁找工作,还有愤怒,发脾气,有时候是自己和自己发。所以在福州我没有自己的时间,一切都是被人控制,逃不出他们的手段,形成了一种规律,失业,找工作,就是不能正常安静下来读书学习。读书是很愉快的事,虽然读书学到的知识未必能够用上,即使没有施展的机会,也不能否定读书,因为这和知识无关,是与自己的背景,环境有关系,莎士比亚也读书,他最后施展了才华,成为了响当当的作家。郑板桥也不算富裕,如果没有乳母,可能他会经常挨饿,甚至饿死,他也读书,最后也成为了响当当的人物,扬州八怪之一。

知识没有罪,有罪的还是环境,地域,在我没有去北京的时候,我读书很艰难,很艰苦,总是被人看不惯,憎恨,讽刺,嘲笑,谩骂,我觉得我是活在满清的初期,过着一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后来我去了京城,耳濡目染于中西方文化和思想的交锋,读书也很顺利,看了很多古籍书,许多是我查字典读完的,因为一些书是繁体字版本。记得有一回在福州,因为我读繁体字版本的书,同事莫名其妙跟什么人打电话,说我有繁体字的书,可能是举报,觉得我是对岸敌特,现在想起来,最大的犯罪还是人的愚昧。很多年前我在一所大学里的书店工作,我崇拜鲁迅,却引起老板的不满,闽人很嫉恨有思想的人,这是他们的风气。闽人的天赋只想瓜分利益,不想承担责任,所以闽人很自私,一般都靠不住。曾经接触到一个写现代诗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向我提议搞个诗歌网站,需要五千块钱,估计他是认识一个写诗的就问一个,最后也没见他搞成网站,而他的兴趣只限于现代诗。

读书的目的当然是洗涤自己的心灵,救赎自己的灵魂,可如果能够读透意思,把这些用于与人分享,这就是传习的快乐了。我知道福州有一些读书会,其中也有我认识的人,不过我没有去接触他们,一是风气限制了我的融入,二是我没有什么价值,三更恐怖,如果我去了,会有人不满,任何接触文化的举动他们都是如坐针毡。不过读书人的骨子又经常相轻的,互相嫉妒也是常事,因为彼此都维持自己的观点,都不想退让,最后不欢而散,形成陌路。但是我对闽人从不信任的,因为他们靠不住,自己也没有被利用的价值,所以和他们就不可能惺惺相惜,闽土只重身价,嫌弃布衣。我的家庭,我的故乡都不可以信任,那么整个福建又有谁可以信任,都是这样的土壤,方言,风气,利欲熏心,远离一个鬼,接触的还是鬼。古人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然也生了一方人,这个“方”就是性格传承,想法传承,意志传承。我也没什么亲戚,虽然有个堂姐夫,但是我给他发过的信息,他一直没有回复过,一百条信息如果回了几次,这不算是回复,也许他们怕我借钱,或觉得我穷没面子。

我最渴望的就是离开福州,也渴望有个地方可以容身,我要求不高,至少是一个能够包容我文艺激情,不会三天两头来剥夺我文艺爱好的地方,哪怕是一个三尺角落,如果这样的地方都不能寻觅,那么我今生的诞生就是错误,注定是一场浩劫,那是天地都辜负我了。我想成为鲁迅笔下的猛士,可我又没有资格,如果仅凭血气之刚,匹夫之勇,那是野蛮人的做法,非但改变不了环境,还可能刺激是非,导致更大的冲突。就像两家人的孩子打架,和蔼的人都会拉开自己的孩子,互相对孩子批评,目的就是让他们好好的相处,可一些野蛮人,对孩子的灌输就是他打你,你打他,最后长大后就变成了流氓了。记得过去一说福州人才少,他们立刻抛出严复来,鼓吹其翻译的《天演论》,传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些看似乎是合理的生活,却祸害悠久,因为人应该比动物更可贵。只有动物才是一辈子活在争端,冲突之中,他们习惯了互相传播仇恨,人类如果还像动物,那么这样的人类就是悲哀的。假如当时翻译的是《社会契约论》,或者传播法国大革命,那严复才是真思想者。

福州不是读书的净土,因为这里铜臭味很严重,纯文学根本没有立锥之地,很多人更多是看中自己的纯洁是否有饭吃,假如要选择生计,那么就很难做一个真正的自己,像是刍狗,需要祭天的时候就想到你,祭天完后你就被当成垃圾,废品丢弃。经济越发达的地方越容易看清人性,因为大家都躲不过一个“贪”,如果在几十年的过去,什么都没有,大家的想法也很单纯,真的做到了心无外物。现在,只有物质,没有精神,所以人容易堕落,被诱惑,也容易背叛朋友,好在我没有朋友,所以我就不用担心谁先背叛了谁。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每天都限制在对福州的愤怒之中,不能正常的复读其他书籍,那我的生活会恨狼狈。人一般只能承受一面的折磨,要吗肉体,也就是生活的落魄,要吗是精神,我二者都在承受,没有死,真是万幸。我想我就是只欠一死的人,至少在福州是这样,我虽然还活着,也没有活出完整的人样,像个行尸走肉,过街老鼠,走到哪都被人警惕,至少现在还是这样。





上一篇: 现代人有精无魄
下一篇: 流离人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