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
wjs424 2020-1-21 06:23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
想起上回“非典”,想起我的《爆竹声声》里的满城爆竹声 在“莫谈国事”流行、不想依附权势做事的心境中,讲讲自己的故事或许不仅仅是聊以自慰。 这几天武汉再度遭受“非典”袭击,让人没法不想起零三年这恶魔的北京行。 我在零三年“非典”肆虐期间的感受,与大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15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昨天十八日在小弟家团年,乱玩一通乐器
wjs424 2020-1-19 10:25
昨天十八日在小弟家团年,乱玩一通乐器 昨天十八日在小弟家团年,除了在美国和成都的俩侄女没回来,我们姊妹四家成员都到齐了。 小弟和擅长做饭的女人们都在厨房忙活,我一时捞不到事做,就玩。 先拉了小弟的“金杯”四排簧 120 贝斯手风琴——去年春节拉过这琴,因为没有掌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8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今天是慈父两周年祭日,七度花开的昙花开了第三朵
wjs424 2019-9-29 01:17
今天是慈父两周年祭日,七度花开的昙花开了第三朵
今天是慈父两周年祭日,七度花开的昙花开了第三朵 二十九日一直是我的幸运日,不但我的第一篇文字、第一篇小说发表在这个日子,我的弟弟、妻子、女儿的生日都是这个日子。二十四年前的某月二十九日(或许也是九月),一天便有三篇得意之文发表,惊得我不知该把第一个吻飞向何处。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22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葫芦花花几回开,葫芦瓜瓜长出来
wjs424 2019-7-28 05:47
葫芦花花几回开,葫芦瓜瓜长出来
葫芦花花几回开,葫芦瓜瓜长出来 把老葫芦捯饬成精美工艺品是山西手艺人——应该称之民间艺术家的拿手好戏,记忆中好像这门艺术也只盛行于山西,是属于山西民间艺术的一个独特门类品种,而且流行区域就是晋东南、晋西南一带。 坐落在太原迎泽大街的山西民间工艺博物馆,有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31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濑溪河上曾经迷惘着我们的青春
wjs424 2019-5-23 05:26
濑溪河上曾经迷惘着我们的青春
濑溪河上曾经迷惘着我们的青春 我和我的同学们是一九七五年插队下乡的,当时的知青政策是:知青第一年不参加生产队农产品分配,国家供应一年粮食:每月三十五斤口粮、半斤菜油由公社粮站供应。另外,第一年国家还给每个知青一百元生活费补助,第二年五十元。 父母收入尚可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37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荣昌故地行之——万灵提琴博物馆众多名琴压不住我心中的哀伤和思念 ...
wjs424 2019-1-27 08:21
荣昌故地行之——万灵提琴博物馆众多名琴压不住我心中的哀伤和思念 ...
几次着手这篇文字都无法成句,即使现在,想起离世的何夕瑞,我依然恍然梦中。 很难想象一向总能以自信和坦然迎接各种各样苦难和困难,并不断征服他人难以想象的苦难和困难的何夕瑞大哥,已经化作一捧白色灰烬,归宿在荣昌城外一个小小的墓穴中。 老天不公,尽管他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88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告知各位敬仰何夕瑞先生的朋友们,何先生走了
wjs424 2019-1-22 06:14
告知各位敬仰何夕瑞先生的朋友们,何先生走了
和何夕瑞的家人及亲朋一起送走先生后,昨天今天都有朋友打来和此事有关的电话,有告知我“何教授去世”的,有问询具体情况的,因此突然意识到许多敬仰何大哥的朋友可能至今还不知道他去世的消息。 事实也如此,作为一个写作者,我也是尽量控制自己社会活动的,极力缩小交流圈,“国字头”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64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深秋的致意,她来了
wjs424 2018-10-17 08:02
深秋的致意,她来了
深秋的致意,她来了 ——今年最后的一朵昙花 九月九,这是个特殊时光, 让许多人怅惘, 让许多人迷茫, 让许多人板着手指头数数, 计算生命短长, 伴着心慌,几分悲凉。 &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707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怀想故乡,写在父亲的祭日
wjs424 2018-9-30 04:02
怀想故乡,写在父亲的祭日
——去年的今天,父亲走了。今年早春我们儿女四人一起把父母的骨灰送回、安葬在老家河北井陉的土地上。 隔着千山万水迢迢远路能感觉到北方日益紧迫的秋凉, 在北方,在那里有一片残花遍野遍野残花的山岗, 在那片坐东朝西视野宽敞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1153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以我和家人虔诚、纯净的心灵为提琴制作大师何夕瑞先生祈福. ...
wjs424 2018-5-19 04:32
以我和家人虔诚、纯净的心灵为提琴制作大师何夕瑞先生祈福. ...
就像很多朋友对我讲述他们自己经历先后失去父母亲的故事一样,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暗自运作,不到四年半的时间,我先后失去了母亲和父亲。在失去父母亲期间,特别是两年和家人照顾重病的父亲期间,一直心情不畅郁郁寡欢。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老不参加活动,莫非藏在某大山写东西? ...
个人分类: 亲朋好友|503 次阅读|0 个评论
123下一页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