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赤水河源头翻滚的波涛血一般红

已有 228 次阅读2019-10-1 23:43 |个人分类:吃喝拉撒睡|系统分类:财经分享到微信

赤水河源头翻滚的波涛血一般红

 

最早知道的红色河流,是那条在中国大地奔腾数千里之后,成为中国、越南界河的那条红河。

告知我那河流的是一幅画,依稀记忆中那画的名字接近《红河的晨曦》之类,那时中越两国“同志加兄弟“沉浸在热恋中,这幅刊登在杂志封底的油画还是粉画色彩不太鲜丽却稳定,线条细腻楚楚动人。河这边是两个美丽的傣族姑娘在汲水,轻雾些许河对岸浅水处,是两个身材婀娜的越南少女同样进行着适宜河边的劳作,一派和平景象令人神往。

猛然看到这幅由美少女和美风景两大元素构成的画,我几乎有些透不过气来的紧张,画中宁静氛围中诗意化的绘画语言,具有立刻征服狂躁时代心灵的力量——此时正值文革最混乱时刻的末端,经历了许多恐惧,目睹了太多混乱和野蛮,尚是儿童的我有如惊弓之后才才平稳了心跳的小鸟,一下就从这幅画看到了美丽、温暖、甜蜜、祥和的仙境,瞬间被那画陶醉了。

差不多五十年了,我一直想找到在别人那里看到的那幅画,一直没有找到。

后来我在一本当时的十七八年前的音乐杂志上,看到当年十七岁的盛中国独奏《红河》的新闻照片,当时手风琴已经拉得不错的我因此对红河的印象进一步加深。

一直想听盛中国先生演奏的《红河》,一直想找到《红河》的曲子用手风琴演奏,美梦难成——还是不久前想起了这未了之心事,才借助互联网强大力量,很容易地找到了盛中国和多位小提琴好手演奏过的这首曲子。原来是不过一首很朴质、缺少小提琴独奏曲常有的华丽色彩和歌唱般抒情情调的曲子,曲子结构过于简单,不太成熟。由于盛中国先生是诸多小提琴大师里,我走得最近几位中的一位,他不久前辞世带来的心伤依然环绕心间,于是我还是把那曲子听了好几遍。

天下红色的河流很多,世界几大洲都有,中国也不仅仅一条中越界河是红色,好像记得在东北和西北都有名字就叫“红河”的河流,二十年前生硬地挪用了世界名歌《红河谷》大名的那部捧出了女星宁静的电影,不知是否借用的就是西部那条红河,故事假大空得令人心跳。

在知晓那些红色河流的过程中,我长期亲近、关系密切的是南美洲歌曲《红河谷》里顺带唱出的那条红河。这首歌,四十多年我唱过无数次,烂熟,还曾经在从未试唱、排练的状态下,直接和多个专业、业余美妙女声唱两部重唱,我的乐理知识推助我大致不出错,不严格要求,听上去也就几乎完美无缺了。

童年入川,五十多年来生活的多个地界,都和川南接壤,而川南那边有条和贵州共享的著名红色河流就叫赤水河,再加上插队下乡时在宣传队演出,《长征组歌》中的《四渡赤水出奇兵》是我们的保留节目,因此对赤水河也是极其熟悉的。

赤水河是四川和贵州共有的河流,也是两省多处的界河。特别在贵州的赤水市和四川的合江县,隔着条滚滚而去的赤水河,两边都是热热闹闹熙熙攘攘的市场,一桥决断,那边是贵州,这边是四川。可能是因为两边都是繁华市场之故,头回从桥上飞车而过,感觉很是有点强烈,将省界浪漫地延伸到国界,就很难不浮想联翩了。

前些日子因一件“大事“,去了贵州西北的仁怀市、赤水市和茅台镇、大同镇等地,真真切切走近了赤水河,走进了赤水河流域,走进了赤水河源头的林莽峡谷深处。拥抱、亲吻那里的山水花木慈竹桫椤时,赤水河两岸的风光和植被极其完好的高山峡谷的美丽,完全超越我以前对那些地方的想象。

都知道,赤水河是孕育天下最美味好酒的地方,特别是培育出了无法替代的茅台酒这股神奇之酱香琼浆,让赤水河的河水经过许多道复杂的工艺流程,变成了一棵巨大的不可替代、不可复制的经济大树,说经济大树也许力量远不到位,就仁怀市茅台酒产业每年上缴利税330多亿的能量,说赤水河是一条满河流金淌银,说这里有座采之不尽的金山,恐怕也不过分吧?

百十年来,人们一直都在苦苦探求为什么赤水河一带能得天独厚出好酒的秘密和根本原因,得出结果归纳为:是赤水河一带的气候环境、空气中的分子结构、特产的红高粱以及独居此空间的某种神秘的微生物菌群,加上茅台酒生产流程极其严格的程序、酿酒人承之有序秘籍般的独特经验,一起助成了茅台酒至高无上的完美品质。

这次在贵州,我是喝够了上上品的茅台的——幸亏这是以友情为重而打底的畅饮,若果是某些个“人民公仆“如我们这么潇洒喝一通,就真够腐败的资格了

有一天,我望着鲜红如血的河水突发奇想:为什么有许多地方条件和赤水河畔非常相似、接近,也严格照着茅台酒生产流程和工艺精益求精地去酿造,酿出的酱香美酒虽然口感、质量都已经很不错,但依然明显遥遥有别于茅台酒呢?是不是赤水河那从高山上跳下就浓浓红色的水中细微的矿物质决定了这一切?

真说不定呢!

 赤水河源头翻滚的波涛血一般红_图1-1赤水河源头翻滚的波涛血一般红_图1-2赤水河源头翻滚的波涛血一般红_图1-3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

赤水河源头翻滚的波涛血一般红_图1-4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