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真是“无比汗颜”,光绪帝都不禁的福尔摩斯在俺们青春年代成了大毒草 ...

已有 159 次阅读2021-1-4 09:44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真是“无比汗颜”,光绪帝都不禁的福尔摩斯在俺们青春年代成了大毒草

 

 真是“无比汗颜”,光绪帝都不禁的福尔摩斯在俺们青春年代成了大毒草 ..._图1-1

始于少年的从各种《文选》和教材中断断续续读过片片断断《老残游记》的经历,导致以为自己已经熟知了这本晚清、近代的小说名著,其实大不然。

以前对《老残游记》的了解,远不如对小说作者刘鹗先生命运的了解,正因为知晓刘先生曾经在大灾之年挺身而出,冒险开仓放粮济民,因为做了许多救民好事而犯了朝廷王法被发配新疆,在新疆没几日就因上了年纪和坏境十足的恶劣,没几日子就殁去了。

正因为知晓了刘鹗先生的最终被“发配”,因“发配”而夭亡的命运,曾经享受过品读先生文字快乐的心情被蒙上了阴影,即使有两本分别是民国和共和国之初版本的《老残游记》在手,总也鼓不起将其们精读一遍的兴致,从而统领起多年对“老残”的零碎记忆便于深入了解晚清的面目。也是直至近日才无奈忍受着“新冠”之魔没完没了压榨人间,割裂生活本来的妖氛,有了时间和心情享受这些文字。

“发配”不是中国的独家特产,许多国家皇室都娴熟这一套收拾疑似“蓄谋”动摇皇家江山反对者的把戏,“发配”从词面上看,和俄罗斯的“流放”一个意思,但实质意义是大不同的。

看过许多有关俄罗斯被流放者流放在西伯利亚和等等边远之地的回忆文字,似乎记忆里,俄罗斯的思想大家、诗人、文字好手,没被流放过的几乎没有,俄罗斯的“流放”因此反倒似乎成了捯饬议政者“深造”、升华成为“大家”的必须经历的一道修炼加工程序了,非遭受一回甚至几回“流放”,就难以生出大出息而获得名震天下的殊荣。

从诸多文字读到,俄罗斯的“流放”不仅不是一件十分痛苦的磨难事,反而有几分自由自在大自然原生态美好之地休闲、疗养、洗心、享受安宁的味道。

不仅伊里奇列宁同志披露过在他和伊太太在“流放地”吃得好、玩得好的快活信息,其他一系列著名作家、诗人都有过类似的回忆文字留世,这些文字直弄得我身边的一些操持文字的人物们,竟然艳慕起俄罗斯式的“流放”生活来,有的做梦都想被沙皇流放一回。

记忆最鲜明的,除伊里奇列宁的流放生活,还有车尔尼雪夫斯基先生在流放地的日子,那会儿只要邮车来,马车上总有他的大批包裹,包裹内容书为多,多到车先生独居的房间堆不下,根本读不完,于是车先生就大大方方地把世界各地寄来的新出版的各种各样的图书供给其他被流放者们阅读。

我估计俄罗斯的“流放”所善待的也不是所有的“流放”者,沙皇没那么傻,沙皇没有金山银山,“地主家”“余粮”也是有限的,沙皇总是算计过选择这样的“流放”方式对待某些人,有助于自己的统治,才会如此而为的。有些名气不大的被“流放”者,未必都能像普希金们、车尔尼雪夫斯基们、伊里奇列宁们都能享受到自由自在、食品丰富、冬冻不着、夏热不着的“好”日子。

咱国同胞,梦想能过上像普希金们、车尔尼雪夫斯基们、伊里奇列宁们那样的面包不缺、肉食丰富、牛奶管够、在沙皇划的流放圈里可以自由自在的“流放”日子,自然是白日梦,中国的“发配”决然不同俄罗斯和其它国家“流放”的根本,是压根就没打算让被“发配者”活下来,死是筹码里的创意布局,至于被“发配”的倒霉蛋们能挣扎到几时日月才死,就看各自的命硬几何了。

刘鹗先生是江南人,大部分时间生活在物产丰富日子比较滋润、气候比较温暖的地方,老年时被昏庸的皇帝恶狠狠地“发配”到严寒可至零下二三十度、雪可厚达数尺、夏天还奇热的新疆,那不是要他刘老头早早死去还能有什么其它企图?这就叫“杀人不见血”,要命不用刀。

本来还可以继续工作许多年,熬更守夜至少再写三两本四五本甚至更多本《老残游记》那样的或者另样的文字,为中华文学再添些丰腴和美丽的刘鹗先生,哪儿受得了新疆那边塞之地那样的苦难和贫瘠的煎熬,何况这“发配”本就别有用心?只好早早了却了本该孙儿绕膝、饮茶吟诗、赏花弄月、编好玩故事却不得的残生,死去了。

我昨前天在一百一十多年前完成的《老残游记》里读到“言论自由”的文字已经吃惊不小,今天又在书里读到了天才大侦探“福尔摩斯”的大名,书还没读完已经被震惊两次,或许后面几十页,还会有更出乎预料的文字再当头几棒打来的。

       真是“无比汗颜”,光绪帝都不禁的福尔摩斯在俺们青春年代成了大毒草 ..._图1-2

以前实在是把刘鹗先生和他所生息的光绪年间以为得太苍老了,想起文革时,既小小心心躲着藏着,更受还书时间限制和下一位读书者催促,紧迫中熬夜阅读本本都残破缺页严重的“封资修大毒草”《福尔摩斯探案》时的焦灼,那会儿读书竟没有六七十年前的刘鹗先生们那么随意,不仅不觉得刘先生是古人了,还想对老先生痛喊一声:

“呜呼!刘老老大人,吾辈读书之苦,苦于您老的光绪年啊!”

刘鹗老前辈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巧妙弄死他的制度比他生命力强大得多,顶着世界潮流逆流坚持,中流砥柱般地熬过了晚清、熬过了民国……今天似乎还在繁衍着自己的伟业呢。

 

 

                         二零二一年一月四日  重庆瞎玩斋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