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节约永远是美德——俺“开发”了“铅笔头接长器”

已有 88 次阅读2021-9-10 07:50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节约永远是美德——俺“开发”了“铅笔头接长器”

 

 

一个人一辈子是否有出息,大大小小事业能不能干出一二来,从每个人日常对待物质的态度是可以掂量出几分,也可预判其未来的。

那种能说会道八面玲珑,花别人的钱、费别人的物潇洒而自如的人,也许干干说客、师爷、帮闲文人、拉皮条的、看家护院、狗腿子、秘书什么的还可以马虎混混,这样的人成就一番事业者,几乎从来就没有过。

我特别讨厌那种“反正不要钱”心理作祟之下,在餐厅用个餐巾纸,必抽四五片,甚至更多;在卫生间洗个手,扯出擦手纸一长串的人。这种德行者,我一律给予“低贱”的评价。

我更讨厌对食物大大咧咧不尊重、随意浪费粮食的人,特别看不起那种因餐厅饭馆“面食、米饭不要钱”,便大盘小碗满满地盛,最后全部废掉的人。曾经恶骂其们:

“你们特么的下辈子都是饿死鬼!”

我讨厌财迷,却赞美节俭。

我喜欢花钱果断,但反对胡乱挥霍。

人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诚实地昭示着心灵和意志,很难伪装、掩盖。

我不喜欢胡乱抛洒不尊重物质的人,这样的人成不了我的朋友。

二十八年前,负责某高档大型歌舞厅选用舞会乐队,多个乐队组合前来竞相演示。本来看中一个年轻、时尚、功夫也不错、有潜力可挖掘的(我还有梦想,希望和这个组合做点事),没成想,这边正和“队长”谈着条件,那边一个贝斯手,竟然熟练地拉起小舞台的金丝绒大幕擦起他的皮鞋来。

我立刻变脸:

“滚蛋!”

我对物质、物件儿的有些过度的珍惜,源自陪伴了我六年的奶奶。

奶奶中年守寡,靠着几亩薄地和一双勤劳的手带大五个儿女,培养三个儿子读新旧学有文化,两个是共和国大中国企领导;两个女儿虽然小脚,也多多少少能识文断字。有这“成果”,全靠奶奶从祖上继承来的中国百姓人家良好的勤劳、节省家风。

我一想起小脚奶奶一人独自扛着农具下地干活,就想掉眼泪。

奶奶的节省节省到了……说起来已经都有点难以置信的传奇色彩了,此处不便细谈,我会有专文讲述。

中华民族的节省、节约几乎是全民的——全世界也差不多,否则以前那些补锅的、锯碗的、收拾破旧衣裳的、修理钢笔、电筒、打火机的、用罐头盒做煤油灯的……等等小买卖就不会流传许多年,甚至千百年。这些和社会财富、百姓生活状态密切相关水涨船高的行当,是因为普天下节省的人们需要它们。其实太多的修修补补废物利用行当,也就这一二十年三四十年才陆续消失,即使有些一时还没完全绝了户,现在也成了极其罕见的世间风景了。

现在,那种“中国老百姓生活条件提高了”“中国富了”“中国人有钱了”的心态繁衍到孩子身上,演示得异常鲜明。就说铅笔——反正此文要说铅笔事,现在孩子用铅笔——钢笔、圆珠笔也一样,用量极其大,但细细分析观察,用掉的还没有扔掉的多。圆珠笔刚刚用着不顺手,其实将笔甩两下,油墨即刻通畅,完全无误使用,但在家长惯出来的毛病作用下,孩子们往往立刻扔了那支另换一根。铅笔使用更是如此,刚刚用去小半支,大半截拿着不太得劲儿了,立刻废弃换一支。反正“为了孩子学习,多用几支笔算不了什么”,几乎没有哪个家长把这个当回事。

确实从金钱、消费角度看,多用——或者直说多“浪费”几支笔实在也不是什么问题,相对各个“方位”随时巧立名目而来的这个费那个费,无论从经济学、辩证法角度看,都完全是可以忽视不计的鸡毛蒜皮小事。

为什么费这力气说铅笔呢?主要是因为看到铅笔头,常常想起童年的小伙伴。

想起读小学一二年级时,一个因父亲患精神病全家生活大乱套的邻桌女同学,手捏不足一寸铅笔头写作业的场面我现在还会心痛。那女同学身上、头发里有虱子,许多捣蛋男同学都爱欺负她——我很庆幸自己没缺过那德。那女同学其实五官端正白白净净很秀气,脾气也好,她“疯了”的父亲带着黑框眼镜,还是个知识分子。

后来这女同学如果不出意外,恐怕还是个不多见的大美女。

后来这女同学有了一件稀罕物——自动铅笔,她那支自动铅笔不是后来我拥有的一支“高级”许多的自动铅笔。我那支的特点,是笔管里装着几十支极细的笔芯,用完一根可再换一根。她那支似乎是专门设计来利用难以拿捏的铅笔头的,把过短的铅笔当中剖开,取出笔芯装在自动铅笔中,就可以再使用一段时间。小美女那自动铅笔功能,颇可以和唐朝先圣李商隐那两句千年名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匹配。

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弄不清是随着老衰将至末日感的情怀作用,还是对世上无论什么宗教教义都有兴趣品读的潜移默化影响,或者是长期有兴趣跟踪、了解国内外灾荒、饥荒以及粮食生产历史,知晓太多饥荒惨剧故事的缘故,视万物均有生命的情愫日益滥觞于我心,而且繁衍不停,壮大不止。导致把尚能使用的物件当废物丢掉我不忍,把功能没有耗尽的物件丢掉更觉得是对物件们的不敬的观念。

我常常会恍然看见面前要处理的物件可怜巴巴望着我的眼睛,祈求不要把他们丢弃。

也拿食物来比喻,我依承家教也一向坚持的:自己选择的,拿在手上的食物,甭管味道如何,好不好吃,绝不容抛洒浪费,一定要帮食物完成整个旅程——吃干净。即使实在一时吃不完,也要留下,下回吃完,把“好好的”无罪过的它们弃之垃圾箱,我是不忍的。

扯太远了,打住吧,说铅笔头。

我看书是要动笔的,把书中认为重要的,值得记住的段落、数据用笔划线早已是多年习惯,感觉是因此获利巨大,毕竟老祖宗说过“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铅笔过短确实不好用,勉强将就着用,影响读书速度也不划算。于是矛盾中就想起了从前的“自动铅笔”。

那天灵光突闪,我将一只已经坏掉扔进垃圾桶的圆珠笔半截笔杆儿拣出来,拿在燃气灶炉火上烤了烤,把尖嘴钳钳头伸进笔筒扩出个锥度,一个“铅笔头接长器”“开发”成功了。插上铅笔头后,立刻得到回报,非常好用。扩大笔筒锥度时无意间笔杆形成的角度,还助成了书写很舒服。


节约永远是美德——俺“开发”了“铅笔头接长器”_图1-1


“尊重物质”往简单里说就是“节约”“节俭”。

五十多年阅读史,无心无形中得出一个经验,凡成就大事业的人,都是勤学、节约的人,几乎无一例外。

巨富比尔. 盖茨在街头站拢子买汉堡的照片已经很说明问题。

富豪中的富豪李嘉诚常常吃盒饭,这几乎是在打我们那些穷人乍富不可一世的新型富人们的耳光,震的山河噼啪乱响。

我曾经对一个不会挣钱花钱却很熟练的小青年诈唬道:

“李嘉诚知道吧?老先生每顿饭一百万他也花得起,可他没你阔,天天都吃盒饭。”

应马英九之邀,曾经担任过台湾文化部长的才女龙应台,在一篇讲述培养自己儿子好品德的散文中特别讲述过,她教导儿子出来进去随手关灯的事。她对儿子讲述的教育故事和我的一样:、

“咱们多节约一点用电,他们就少砍一些树。”

龙应台先生如我培养孩子品质一致的所为,让我小小受了一会儿鼓舞:

“英雄所见略同!”

但我远没有龙应台那么幸运,我曾经力图让外孙女们为了让“他们少砍一些树”如此而为,完全大受多方抵制,行不通,我溃不成军。

 

 

 

                              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  重庆瞎玩斋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