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个大辫子女孩儿在“文革”中

已有 2012 次阅读2010-12-14 11:10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分享到微信

 她从那片杨树林子里出来,款款而行,象飘然而出的仙女――这不是因为她长相出众、身材袅娜,这两点她似乎都不太具备,给我那般仙女美丽印象的是她背后两根又粗又大的辫子,两根大辫子一直垂到脚后跟,不断地在她的小腿上钟摆似的甩动着、舞蹈着,煞是好看。

  那时侯在我幼小心目中,这个大女孩儿女工就是最美丽的女人之一。

  她是我们那一带的一道小小的风景,只要她从街上走过,总会有许多人驻足将她注视、窃窃私语,目标焦点自然是她身后那两根长到脚跟的大辫子。

  她确实算不上漂亮,也不婀娜多姿,她的出众来源于她那两根大辫子,她就因为这两根著名的大辫子成了我们那一带著名的“大名人”。

  那会儿中国人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基尼斯”世界记录之说,否则,说不定她当时就可以为中国创一项世界记录拿个证书回来。

  她是我妈妈一个单位的女工,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吃的是粗茶淡饭,干的是与钢铁打交道不轻松的体力活,可这些都没能压抑了她爱美的心情,背后两根少见的乌黑、粗大、老长的大辫子像两朵奇异的花儿在她年轻的生命中开放,点缀着她的美丽,也给无数双好奇、惊讶的眼睛送去一种异样的神魂迷荡的韵味。

  大辫子那会儿就不仅仅属于她自己,还是我们那一带的一个社会文化内容,只是那会儿的人并不能认识她的大辫子带来的社会效应,假如她的大辫子依然保持至今,今天那些被驴踢了一般着慌于挖掘自己治下文化资源的某些地方官员肯定会把她屡屡推上地方电视台的荧屏展示于天下世界的。

一家戏装厂想用两辆价值近500元的“飞鸽牌”自行车换她的头发,几次上门,并找来领导一同游说、劝导,那购买费用相当她一年多的工资了,她依然丝毫不动心拒绝了。她爱自己的辫子犹如爱自己的生命,一点都不肯妥协,一根头发丝都舍不得卖。

听说了此事的我们这帮孩子,为此高兴得欢呼跳跃,好象我们都因此保住了家园获得了一场什么胜利似的,这是我们那一带的荣誉,大辫子似乎已经不仅仅属于她自己,而是属于我们大家每一个人的了。

  如果不是后来遭遇狗娘养的“文革”,她的大辫子不知将一直保留到何年何月,就她的那份爱心,或许她真会一直保存到今天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这是我的猜测。不过那个时代没给她一点浪漫的想象和怅惘机会,大辫子的噩梦终于降临,那狗娘养的不是东西的东西文化大革命恶狠狠地走来了。

  父母工作的那家“地市级”大工厂在郊外,当时已经疯狂折腾于政府机关大院和学校校园的红卫兵没有到这儿之前,还比较“仁慈”的工厂造反派就已经劝她把辫子剪掉,虽然她再次拒绝了要挟,但已经感觉到这一回她的大辫子怕是凶多吉少了,她将头发盘在头上试图捱过难关,忧郁、担惊受怕的日子惶惶的开始了。

  终于,不知有人通风报信还是她的大辫子名气早已经扬名远方之故,一帮凶神恶煞的红卫兵径直找到了她。这帮乳臭未干年轻的恶棍不给她任何机会,扼制了她,不理睬她的哭,她的眼泪,用那一点都不锋利的已经剪过许多长辫子的剪刀在她颈后一阵“喀嚓喀嚓”,就在她痛哭不止的过程中,她美丽的大辫子离开了她,变成了地上的一堆长蛇似的毛发。

第二天开始谣言频传,有人说她疯了,有人说她病了,有人说她卧床几天不起,还有人带来更令人心碎的消息,说她自杀了……

失落的心情压抑着我,莫名其妙的沉重中,好像她已经成了我悄悄爱着的忘年恋人一样――那年我刚刚十一岁。

  各种各样的坏消息让我不安起来――妈妈上班确实没有看见她的人影,说不清楚是骨子里对弱者的同情,还是对这个仅凭自己一对非凡的大辫子,在我心中植下女性美丽形象的受欺侮女人朦胧爱怜……

终于有一天,在她上班必经之道体育场外白杨林子那儿又看见了她的身影,没有了大辫子只剩着齐耳根儿的短发,后颈白得耀眼,人也显得几分憔悴。她苍白着脸,孤独地快步走在落满金黄树叶的杨树下,无精打采象被人抽了筋似的,昔日风采荡然无存。

我不敢正面看她,远远目送她的背影,就象自己是那伙红卫兵恶棍的同伙似的。看着她走远了,远远地看见她和一个撵上来的同事说话时脸上绽开了笑容,虽然那笑容短暂而苍白,我心里似乎一下子有了许多安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