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痛斥“300万”扼杀政策

已有 960 次阅读2011-1-2 07:08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已抵年关,我所担任创作和艺术总监的重庆老磨房公司的三部试图走院线的电影筹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进行着,一部“和谐”题材的资金备足马上开机、一部表现大地震残疾人生活的将签订协议、一部获国家最高级别奖某奖的剧本在几家意向投资者之间扑朔迷离着、一部“准大片”签订了第一个创作合同(四部影片全部是“主旋律”)。勤苦一年,双鬓白发尽染,正沉浸在诚实劳动换来的喜悦之中,晴天霹雳连连若十二道金牌恶狠狠而来,有关部门告知:国家广电总局发来最后通牒:影视公司注册资金必须到达300万,否则就一律年底灭杀。

此时我即使知道文明重要,明白文化人应该收敛怒气,我依然得在吐血昏迷之前痛骂一声:强盗!天下稀缺的强盗!

拥抱电影已经是四十年的事,这几乎是短寿者的一生长寿者的半生了,到了我这年龄和境界,爱电影肯定不是以名图利为目标,更不是为了完成什么梦想,公正的说,在中国的电影界获得的噩梦肯定远远多于美梦。

有朋友多次问我:“凭你的能力舒舒服服清清闲闲过日子多好,趟那电影界的龌龊江湖干什么?那里面尽他妈什么东西?”

我回答:“什么都不为,为中国电影的尊严,因为我要要告诉世界中国能讲出第一流的电影故事!”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不相信中国影视圈会藏污纳垢那么严重,我相信自己对电影的理解和排除了相互模仿僵化恶习的讲述手段――如我的有自己的独立不受同流合污潮流影响者的民间电影人多多,如果中国电影界有可供公平打擂、比武的平台或者投标、争标给我们和电影界的“名家们”擂台比武一绝雄雌的机会,相信中国许多所谓市面上顶尖、一流的名人名家都得被斩下马去、踢出擂台,没有这样的信心我不会投身于这龌龊远多于纯净的恶环境。如果中国的电影事业管理者有勇气建立那个有如比武的擂台公正举行比赛,相信是对中国电影事业的最大支持,中国电影与世界顶尖电影的差距因此将迅速不复存在!

中国电影不景气已经多年,即使今年真轻松超越“百亿”也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除去物价上涨的因素,不过比最落魄的时候略微少倒霉些许一点或许还真不如,“历史记录”不过是某些人的自娱自乐自吹自擂自我安慰而已,如果把人民币贬值和物价飞涨与人们的收入一起合计考虑,这“百亿”实在是个太鼓舞不起人们勇气的数字了,连上世纪五十年代都不如。

中国电影长期不景气原因何在大家都清楚,一花独放后的画地为界,圈内操作……恶江湖一般的中国电影界从来缺少发现、培植天才或者优秀电影人的机制,即使优秀的冯小刚不是也是受尽夹磨坎坎坷坷不知受了多少屈辱才获得后来的民间人士给予的信任和支持的机会从而一发不可收吗?――何况电影界一些自以为是了许多年与他们制造的等等等垃圾一起混迹世界的所谓专家,至今提起冯小刚不还在恬不知耻地说“冯小刚根本不懂电影”吗?如果按照“300万”的逻辑,那些把持着电影界生杀大权的权势者怎么肯让冯小生出来?就目前这三百万注册资金当年也能活活憋死他!或许那些提起冯小刚就怒火冲天的大家们现在还在悔恨“咱们怎么当年那么笨?就没想起来用300万注册资金憋死他冯小刚和王中军,让他小子们今日得志更猖狂”呢吧?

我不知道中国的影视事业当家部门为什么不仅不对一直没进入富人阶层有富豪状态的大部分电影人给予温暖和支持,而总是一再恶狠狠地举起狼牙棒一样的政策企图将其们一一灭杀――如我这样在相信我、支持我的朋友帮助下组建了自己的影视公司的许多热爱电影也有能力的人,莫非我们希图给社会一点温暖和快乐以及信心的努力和追求,在某些长官心里就那么可恨,非斩尽杀绝或直接培养成共和国的敌人才心满意足?

  作为共和国的公民,难道我们没有靠着自己的知识、才能在共和国的土地凭着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公平取得求生的权利?

还有那些前些年疯了一样办出来的形形色色的影视学校,从这些影视学院毕业的孩子们被形形色色的骗子骗了一圈儿“毕业”走出学校,才发现数万十数万数十万巨款荡尽,前途依然渺茫走投无路。一个孩子一个年轻人在中国想走电影创作的人生,他的道路有多艰难、坎坷?前几年北京电影学院还曾经停止招收导演系一年很说明问题。

有些孩子为了能发挥自己所学,耿耿于怀苦苦求索后,四处借钱、找投资东拼西凑组建了自己的影视公司,企图利用自己的所学和才能为自己的人生和中国电影赢得风采,为什么广电总局的官僚们一点想不到去支持他们,而总咬牙切齿想着灭杀这些孩子的生命渴望和念想呢?

试问天下哪个电影公司不是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哪个大到影视集团小到电影工作室是发了财之后才进入创作领域的?华谊不也是王氏兄弟十万美元起家靠着并不为官方电影界认可的冯小刚的才能和智慧日益强大起来的吗?

广电总局该不会忘记,仅仅十多年前甚至今天,那些国家的一系列亲生儿子――大大小小的制片厂不也曾经账上空无一个铜子儿几乎到了吊颈毙命状态吗?那时候你广电总局为什么不取缔、灭杀穷困潦倒的他们,反而极力呵护着连一万元也拿不出的他们反而资助着他们、指望着他们?至今那些电影厂或者电影集团账上真有300万的又有几家?当然我坚决赞成给予曾经为中国电影事业付出许多的他们。但同样是你们,为什么今天偏偏一再要对那些怀着理想希望靠着自己的知识和辛勤努力拥抱电影并没要求国家资助和救济借自己的打天下的小公司呢?让他们屡屡遭受莫名其妙的打压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站在什么立场能做出的事?

纵观全世界,唯独在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制定着那么多各种各样对文化创作的条条框框和限制,代表国家的管理机构本身职责是支持创作,结果却是这些机构恨不得将自己该支持的队伍斩尽杀绝。这样的制度这样的政策展示出来,除了丢人败兴丑化自己的国家还能为国家赢得什么?这些政策即使被称之为反人类、反动,又有什么可以反驳、狡辩的理由!

说实话,我心痛之时依然为广电总局一手打造、制定混账政策感到羞耻,他们代表着国家却做出如此伤害国家利益民众之心的恶举,他们完全不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机构,别说高瞻远瞩,他们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比历史上任何可恶的管理者都不强,连晚清连北洋军阀那点涵养和气概都没有,说的不客气点,就前几年“纪念中国电影百年”的一系列活动说,要是现在这帮子祸国殃民的官员掌握着百年前的电影生杀大权,百年前的中国电影根本就没机会生出来,在本世纪初纪念中国电影一百年只能是个梦想!

肩负着推动中国电影发展历史责任的机构,却对拥抱这个事业的人凶残无比,说他们挖中国的电影墙角毁灭中国的电影江山一点都不为过

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对文化创作都采取特殊的鼓励、支持、优惠政策,唯独处处吹嘘自己制度优越性的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有这样的一系列野蛮到混蛋的政策,早有人说某些官员和管理机构吃人民喝人民,天天坐在冬暖夏凉的办公室盘算、策划着戕害人民。我以前不相信有人“专业”于这个,现实告诉我可能真就那么一回事。

美国一帮年轻人花了两万美元拍摄了震动世界的电影《女巫布莱尔》,票房达到两亿美元――即使后来有人说实际投资有近十万美元,即使就算十万,两亿美元票房也是世界电影史上的奇迹了。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在中国发生吗?几乎是白日梦想!不说生活在中国的这样的一些年轻人连拍摄许可证都得不到,如果他们忍不住偷偷摸摸做了,说不定最终结果就是人进牢房,设备被没收,一系列的倒霉事再跟着来。本来有可能、可以创造奇迹的中国年轻的电影人,或许就因此被灭杀了。

美国电影《美国风情画》,又是一个电影奇迹,这部仅用70万美元拍摄的电影,创造了世界最高的票房奇迹,其的投入和产出比至今屹立在高入云霄的顶峰无如何人敢说超越。如果这帮创作者生在中国,别说去创造人类奇迹,就这点钱个连注册公司的资格都不够。

那些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创造着电影奇迹的电影人,如果生活在中国根本没有任何出头之日。我不知道中国影视管理者的立场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到底体现在哪里?我看广电总局那帮子油头粉面的官僚们也没哪个有勇气有本事解释清楚这一点

莫非我们的电影事业已经已经壮大的无以伦比不值得呵护支持?这“300万生死线”政策连基本理性和道德基础都弃之不顾,这还是共产党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吗?到底是挂羊头卖狗肉还是故意践踏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社会主义最基本原则就是“人尽所能”啊!为什么用300万去扼杀、阻止或许代表着中国电影未来的新生力量的成长?

以资金衡量、决定一个影视公司的生存资格,这是符合哪个时代什么国度的反动逻辑?有什么道德基础和社会进步意义?

莫非黄世仁因为有钱就德高望重处处和党一条心天天高唱主旋律不止?杨白劳因为贫穷就人穷志短处处和党唱对台戏时时挖社会主义墙角?黄世仁干得的事,杨白劳永远干不得,杨白劳的女儿喜儿想干就必须到黄世仁的电影公司卖身、陪睡接受潜规则才能混得到进入电影圈当龟孙子资格?大公司肯定和广电总局穿一条裤子高唱主旋律,小公司就必然和共产党作对专拍反动片?这是什么反动混账逻辑?

如果这个300万“生死线”,是中共主管舆论或者文化的国家领导人代表政府和党支持的,那只能证明中国共产党早已经堕落成了一个反动、邪恶的党,长此以往,终将会像腐败的苏共被历史和人民埋葬唾弃,谁也救不了他们

如果某些人不是健忘症超级患者,去年震惊世界的发生福建南平弑童案应该多少有点印象。那个杀死多个孩子的郑性杀手作恶之后被迅速地、马马虎虎地、轻描淡写地判了死刑。整个舆论界遇到如此严重的事件,依然是马马虎虎欺哄社会一番然后不了了之,大家继续在虚妄的气氛中莺歌燕舞高唱凯歌。为什么不深挖郑杀手杀害孩子的根本原因?是谁把一个尚可称“医术高明”的医生打造成了可恶的杀手?为什么不追究那些不给郑杀手发挥自己一技之长从而可以让他维持自己生计而一再打压他的医疗管理部门的责任?难道制定那一系列不给郑杀手生存机会灭杀他靠着自己的技能、智慧和劳动获取自己人生和幸福的人和政策不是在逼善为恶、逼良为娼、逼人为凶?福建、南平的某些政府官员和专职部门难道不是间接杀害那些孩子的凶案制造者?

这丢人败兴“300万政策”,直接把中国的影视文化管理机构打扮成了中世纪的极端偏执的恶棍,说不客气点,这政策就是顶尖的邪恶反动政策,毫无人性毫无文明和道德可讲!

广电总局制定“300万”生死线的白痴官员,干脆说就是一帮祸国殃民的文化歹徒,他们应该辞职谢罪于人民和社会,永远滚出影视圈不得再染指中国影视事业,即使如此严厉处置他们也难抵他们对社会造成的伤害,至少我知道更多的人不相信这个社会不相信这个自以为是的政府了发誓要拍地下电影暴露共和国的黑暗和丑恶与这个国家对抗,想想他们都是昨天还在心怀激情崇尚真、善、美拥抱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我不寒而栗!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