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www.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奚青:敦促何建明应答十问

已有 4262 次阅读2013-4-1 01:31 |个人分类:文艺界|系统分类:文学| 何建明 分享到微信

从去年12 月至今年2月,本人在“五柳村”网站发表了《我为什么要再揭何建明的《名利场》》 、《十问何建明》(以下称《十问》)并《地矿部长的遮丑与何建明的张狂》,要求何建明应答。

原《中国作家》常务副主编杨匡满阅读了《十问何建明》后,于3月2日,在“五柳村”发表了《何大官人是怎样炼成的——再问何建明》。

3月6日(两会期间),《中国新闻出版报》采访了何建明,相关报道如下:
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何建明最关心啥?采访时,何建明忧心忡忡地说,网络中存在大量虚假新闻和恶意炒作的新闻,甚至主流媒体的主流网站也参与这种无聊的炒作,让他感到非常愤怒。

何建明说:“网络上有不少对党和政府以及我们所处社会的恶意攻击、随意诽谤,有的言论具备了过去大字报、小字报、匿名信的功能,有的所谓的‘很活跃的网民’甚至带有浓厚的‘文革’时期造反派的特征”。
紧接着,网上便有人称杨匡满是“文革”中的造反派。由此推之,杨匡满便是令何建明忧心忡忡和愤怒的人了。

何建明这一表态,使我联想到他的另一次愤怒。

2012年5月23日,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称《讲话》)发表70周年。何建明策划和组织了100名文艺家抄写《讲话》,并隆重出版。

《讲 话》主要谈文艺与生活、文艺与政治、文艺与人民的关系。毛泽东号召文艺家长期、无条件地深入生活,是正确的;而“文艺为政治服务”“文艺为工农兵服务”, 在抗日战争中虽有某种时宜性与合理性,但经不起长期实践检验。王可明在《延安文艺:从繁荣到沉寂》(《炎黄春秋》2013年第3期)中披露:1942年整 风和《讲话》发表后,延安原有的18个文艺社团全部取消,8种文艺刊物百分之百停办;中共机关报《解放日报》的综合副刊,取代了所有期刊,成为唯一发表文 艺作品的阵地;歌颂的作品通行,揭露的文字受到遏制和批判;作品总量从每月几十万字锐减到六、七万字,毛泽东不得不亲自出面组稿,以改变这种冷清的局 面……

解放后,特别是到了“文革”时期,《讲话》成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重要理论武器。从批丁玲、陈企霞反党集 团,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到反右派,再到挞伐“三家村”《燕山夜话》,批“17年文艺黑线”,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致使邓拓、吴晗、储安平、老舍、田 汉、阿英、冯雪峰、赵树理、杨朔、罗广斌、闻捷、翦伯赞、范长江、丰子恺、傅雷、郑律成、潘天寿、陈半丁、董希文、蔡楚生、郑君里、上官云珠、舒绣文、周 信芳、马连良、盖叫天、言慧珠、小白玉霜、严凤英、孙维世等大批著名文艺家和学者被整死(仅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者便有177位),文艺界万马齐喑,一派萧 疏。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于1966年5月23日含冤自杀,不知他是否特意选择了这一天。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67年5 月23日,姚文元发表长文:《<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革命纲领》;《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联合发表社论:《为捍卫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二十五周年》。

中 共中央早已彻底否定了“文革”。邓小平于1980年指出:“不继续提文艺从属于政治这样的口号,因为这个口号容易成为对文艺横加干涉的理论依据,长期实践 证明它对文艺的发展利少害多。”(《邓小平论文艺》)此后,中央决定改提“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即新的“二为”方针。

何建明在他撰写的《讲话》“百人抄”前言中,公然提出:《讲话》“至今仍是我们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指路明灯”,给人以呼唤“文革”,与薄熙来“唱红”相呼应之感,在文艺界造成很大的思想混乱。

王 岐山同志最近指出:“各级纪检机关要把维护政治纪律放在首位,严肃查处违反政治纪律行为,决不允许公开发表同中央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上有政策、 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何建明的做法和倡导,显然同邓小平理论和中央决定大相径庭,是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

众所周 知,重印毛泽东(或其他作者)已经发表过的单篇作品,如《纪念白求恩》《论十大关系》等,是无需主编的;只有个人多篇作品或多人作品之汇集,如《毛泽东选 集》、《古文观止》、《革命烈士诗抄》等,才需主编、选编(或编注)及编辑委员会。何建明在《讲话》“百人抄”的封面、扉页和版权页上,刻意标明“何建明 主编”,显然是欺世盗名。

《讲话》“百人抄”的内容,仍是毛泽东的讲话;百人抄写(或十人、五人抄写),不过是形式——将印刷体变成手写 体而已。但何“主编”竟在版权页上,把《讲话》作者毛泽东换成抄写者贺敬之等100人,实在是个天大的谬误和笑话 ! 此外,该书校对错误达16处之多,实属罕见。人们不难看出,《讲话》“百人抄”大树特树的不是毛泽东,而是何建明。

鉴此,网民纷纷指出何建明在秀自己,同中央唱反调。“万里如虎”于2012年7月6日 转贴《何建明回应对抄写延安讲话的批评:叛徒的语言》一文如下:
上 午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听文联副主席何建民讲座,他在讲座中讲了他组织的作家抄写毛泽东延安讲话之事。“每人给了1000块钱的稿费,难道我们错了,1000 块钱就可以买断艺术家的灵魂?南方某报的报道极端不负责任。现在物质这么丰富,还骂共产党,不是叛徒是什么?狗屁!”何建民愤怒了。(文联应为作协,何建 民应为何建明——奚注)
               何建明在现代文学馆讲话

何 建明2012年愤怒,指责批评他的人“骂共产党”“不是叛徒是什么”;2013年又愤怒了,指责批评他的人恶意攻击、随意诽谤“党和政府以及我们所处社 会”。这是何建明的一贯战法:他就是党,就是“主旋律”、“主流声音”、“正能量”,谁反对他就是反党、反政府和反社会。此招有点像乌贼之术,先放个黑色 烟幕弹恫吓对手一下,接着他就消遁了——绝不正面回应任何具体问题。

杨匡满揭示何建明在作协弄权、捞奖、腐败等等,本人孤陋寡闻,不予置 评。需要说明的是:“文革”中,自己也曾响应毛主席“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号召,参加了造反派(各单位90%以上的人都 加入群众组织,两派都自称是××革命造反司令部、×××红色造反团等);不知何委员是否将《十问何建明》并我也纳入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之列。如果是,不 妨明打明地指出来,也好有个辩白;倘若不是,请你正面回答《十问》中的诸多重大原则问题。

文学作品一经发表,便属社会产品,作者必须负 责。何建明在其代表作《科学大师的名利场》《秘密档案——大庆油田发现真相》《奠基者》等报告文学中大量制造假冒伪劣,亵渎历史,颠倒黑白,不能规避问 责。《十问》不是学术之争,不是方法论,事关中国石油地质史的厘清,尤其涉及中国文坛的廉正清明以及报告文学之走向,干系重大。何建明认为自己有错,就老 老实实承当和忏悔;认为没错,也要实事求是地说出个一、二、三来。

吾虽老迈,自信尚有些许阳寿,必当生命不止,追问不已。

2013年4月1日
五柳村2013年4月1日收到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