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直言不讳 //www.sinovision.net/?3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寻根究底 拒绝谎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罗昌平:公共裙带/财经杂志

已有 4588 次阅读2011-2-19 08:34 |个人分类:反贪腐|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财经杂志封面文章公共裙带,出版:2011-02-14 财经网上有标题链接,看不到文章。下面是据中国广播网文本转发。---五柳村编者:2011年2月19日。

财经杂志封面:公共裙带。 首创分子 文物别墅入囊,李薇志不在此。据有关资料,2002年春节,杜世成前往湛山三路2号私邸,李薇指着远方一块绿地说:给我开发吧! 窗外是太平角,青岛最美的海岬之一。李薇为此提供了良好的包装以引进世界五百强名义由首创集团

揭秘落马女富豪李薇:疑与多名省部级高官有染

 

财经杂志封面:公共裙带。

首创分子

 

文物别墅入囊,李薇志不在此。据有关资料,2002年春节,杜世成前往湛山三路2号私邸,李薇指着远方一块绿地说:“给我开发吧!”

 

窗外是太平角,青岛最美的海岬之一。李薇为此提供了良好的包装——以引进世界五百强名义由首创集团申办太平角房地产项目。

 

李薇与首创的渊源始于李嘉廷案发前,后者曾将她介绍给一位在云南任职的京官。李薇在协助调查 后避居北京,一度销声匿迹,彼时她依托建设部主要领导藏身于该系统。2001年曾随人远赴湖北,因受限颇多,斩获无几,此人将李薇介绍给同为高干子弟的陈 同海,并同时托付给建设系统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在首创集团获得一份闲职。

 

若非刘志华情妇王建瑞的阻扰与北京城建市场的复杂局面,李薇的财富轨迹或有另一番景象,事后她转向青岛,多次提携她的上述人士,也嘱咐老部下杜世成多加关照。

 

太平角项目处于八大关保护区,青岛市人大并不同意将这块绿地调整为房地产开发。杜世成点名批评说:“人大也要考虑经济发展,要引进世界五百强,增加青岛市的税收。”

 

2002年4月8日下午,青岛市政府秘书长姜俊山受托与李薇洽谈,并于同年5月签订合作框架 协议。项目原本以首创股份(600008.SH)之名义开发,但最终落到了李薇名下的毅创房地产有限公司,且未经过“招拍挂”取得用地。“首创、毅创无所 谓,关键是要动起来。”杜世成批示说。

 

“办事不力”的国土局长张敬吉,再次受到杜世成的责难和批评。2003年,李薇成功揽得太平角61800平方米的土地开发权,但她并未开发,而是转让给首创集团和青岛城建集团,从中获利人民币8400万元。

 

举手之间,8400万元如探囊取物。

 

同期运作的还有李村河污水处理厂项目。按照杜世成指示,这个总投资超过3亿元的青岛最大污水 处理工程,最终采取TOT运作模式(Transfer-Operate-Transfer,即“移交-经营-移交”方式),由首创股份、青岛开发投资有限 公司等成立合资公司,注册资本8400万元,其中首创股份持股40%。公司于2004年10月1日运营。

 

首创股份有关人士证言,2002年李薇联系杜世成支持、帮助首创股份在青岛投资建成李村河污水处理厂,获得首创股份支付的咨询费100.8万元。

 

该人士同时证言,2002年11月首创集团以引进世界五百强名义申办太平角项目的请示、以及2003年5月首创公司出具的证明青岛毅创公司系首创战略合作伙伴的函件,均是按照李薇、杜世成的意思办理的。

 

杜世成并不忌讳公开表示与李薇的关系,2002年6月在一次登崂山的过程中,他把李介绍给崂山风景区管委会主任王玉华。不久,李薇的公司无资质且未经招投标,直接获得青岛风景区崂山的亮化工程等,至少获利439万元。

 

这一时期的李薇,尚无资金实力亦无专业能力介入实业投资,而是依托权力获得稀缺资源并迅速变现,符合裙带资本的初始发迹模式。

 

陈同海的大礼包

 

李薇与首创的关系若即若离,而她的第二步,是“零成本”参股或控股优质资产以长期合法地坐享红利。

 

自2002年起,李薇的核心关系网有一个明显的标签——要么出生、成长于山东,要么曾任职于山东。当陈同海、杜世成交汇于李薇这个利益通道时,他们的礼包石破天惊。

 

据中国石化控股的泰山石油(000554.SZ)2004年年报,泰山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 泰山地产)注册资本为8065万元,资产总额为3.48亿元。当年6月14日,泰山石油将所持泰山地产的75%股权以1.23亿元转让给首创投资(青岛) 有限公司(下称首创青岛);NC国际有限公司另无偿获得余下的25%股权。接盘的两公司均由李薇实际控制。

 

仅一个半月,7月29日,青岛黄金海岸大酒店有限公司以3.25亿元受让首创青岛所持泰山地产75%的股权,李薇净赚2亿余元。黄金海岸有国资背景,杜世成的亲属杜溪山是其主要负责人。2006年12月31日,也就是杜世成涉案免职第八天,杜溪山辞去了公司所有职务。

 

泰山石油有关人士称,该公司退出泰山地产,实际由陈同海一手操纵。2004年3月,履新中国石化集团总经理才一年的陈同海,曾专程召集泰山石油高层开会,讨论泰山地产重组问题。

 

另据泰山石油2005年年报,其转让泰山地产股份应得的1.23亿元,到2005年底仍未清收。直至今日,李薇通过NC国际有限公司仍坐享泰山地产25%的股权红利。

 

在青岛地产界,泰山地产拿地的能力惊人,甚至奥运帆船赛事基地的商业开发,亦易如反掌。

 

这个紧邻青岛市府行政大楼的奥运工程,位于市南区浮山湾畔,为原北海船厂旧址,占地45公顷,因老厂搬迁及新址建设达32.8亿元,青岛市政府决定拍卖其中15公顷土地以补充资金缺口。

 

2005年10月17日,青岛市国土资源局对其三宗土地捆绑转让,在与海信、海尔等巨型国企同台竞价中,泰山地产仍是最大赢家,成功拿下了最好的两宗地块。其9360元/平方米的起拍价和13.5亿元总起拍价,双双创下纪录,成为“青岛地王”。

 

基于31号地块修建的百丽商业广场,和基于28号和29号的柏丽澜庭住宅小区,目前均已销售完,每平方米外销均价为商铺6万元、住宅3.5万元。

 

2010年4月16日,总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百丽广场开业。这个占尽天时地利的项目,与相邻的五四广场成为青岛地标建筑。

大炼油蛀虫 获得陈同海帮助的李薇,在2004年迎来了大规模的扩张。这一年6月,青岛大炼油项目可行性报告获得国务院批复。奠基在即,李薇的寄生买卖也已开始。 青岛大炼油项目乃中国石化的一个巨无霸工程,是中国批准

 

“大炼油”蛀虫

 

获得陈同海帮助的李薇,在2004年迎来了大规模的扩张。这一年6月,青岛大炼油项目可行性报告获得国务院批复。奠基在即,李薇的寄生买卖也已开始。

 

青岛大炼油项目乃中国石化的一个“巨无霸工程”,是中国批准的第一座一次建设规模达到1000万吨炼油能力的炼油企业,投产后年销售收入可达300多亿元。

 

2001年2月,中国石化、山东省和青岛市三方签订“合作意向书”。自此长达六年间,负责此项目议谈的正是陈同海和杜世成。陈同海生于山东,与本地人杜世成的关系亦随着这一项目日渐密切。

 

跟杜世成的草根出身不同,陈同海生于革命世家,父亲陈伟达曾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党委副书记等职。其早岁入仕,后掌国企,政企“两栖”路径令其出手阔绰、禁忌趋少,且人脉通达。

 

有人士称,以杜世成、陈同海这等身份,并不缺美乏艳,有特殊标签且可利润共沾的特殊通道者更适当其会。

 

司法材料称,2004年8月31日,杜世成主持青岛市委专题会议,达成中国石化高层专家、中 等专家、职工住宅的建设用地分别采取协议用地、议标用地、挂牌用地不同方式出让的意见。经副市长罗永明协调,在青岛经济开发区、黄岛区、胶南市共落实 1000亩地。经两公司“陪标”,李薇的青岛华诚石化置业公司(下称华诚石化)以人民币3.6亿元拍得上述土地。及至案发,尚欠1.3亿余元土地出让金及 有关税费。

 

判决书记载,“在办理土地出让过程中,杜世成多次打电话过问,要求抓紧办理,加快推进,做好服务。”

 

其中黄岛开发区的土地位于薛家岛石雀滩路侧、编号为HD2006-07,2006年3月30 日挂牌的楼面起始价是2500元/平方米,总面积为22.57万平方米。当年4月24日,华诚石化竞得该地块,成交价2633元/平方米,土地出让金为 1.18亿元。但是,该地块所在的南营村村委会负责人称,同一地段当时的土地市场价达3000元/平方米,成交价明显低于市场价。

 

上述地产的开发,李薇还获得更保险的定向销售方案,包括中国石化在内的数家国企及政府部门,在项目启动之初即向华诚石化预付了巨额工程款。中国石化年报显示,截至2006年底,上市公司应收华诚石化往来款2.88亿元。但有关此笔资金的由来并无交代。

 

除此,李薇借力于中国石化,在包括河南、福建等地都以“华诚”之名大肆发展房地产业。这些合资公司因高负债,已相继于2010年剥离中国石化,部分甚至以1元象征性价格转让。

 

(责任编辑:任建国)

石油梦想 183座加油站 李薇在李嘉廷时期种下的石油梦想,直到陈同海援手才获机会。 2004年7月,李薇及其妹妹在京注册巴纳斯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独家获得中国石化的形象代理与全部加油站广告投放。 在中国油气版图中

石油梦想

 

183座加油站

 

李薇在李嘉廷时期种下的石油梦想,直到陈同海援手才获机会。

 

2004年7月,李薇及其妹妹在京注册巴纳斯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独家获得中国石化的形象代理与全部加油站广告投放。

 

在中国油气版图中,中国石油集团在上游开采业务占优势,中国石化集团的炼油业务占优势,后者又因对进口原油的过重依赖而受国际市场波动较大。而在销售环节,原来南北分治的格局,实已逐步打破。

 

截至2006年底,中国石化拥有的加油站数量达到28801座,这比同期中国石油拥有的加油站多出上万座。巴纳斯传媒广告有限公司认为,近3万座加油站网络和2万余块标准广告灯箱、挂画等,是其公司核心竞争力。

 

但与183家加油站的股权相比,这无疑是蝇头微利。

 

同在2004年7月,中国石化北京分公司与北京首创石油投资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北京中石化首创石油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前者以北京七城区123家全资加油站实物资产7亿元投资;后者出现金3亿元,计划新建60座加油站。

 

根据合资公司章程,这60座新建加油站必须在一年内完成:在北京五环、六环、京承、京开、京 沈、第二京津塘、第二机场等高速路段新建;买断首都高速公路发展公司及公路联络线公司在京公路上的加油站股权;买断北京市新建路网、新建大型停车场、物流 中心、新建小区规划加油站,等等。

 

陈同海为这份协议的签署者,在之前的申报材料中,多份可见由陈批示的“加急”字样。

 

需提及的是,北京首创石油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5日,首创集团与李薇名下深圳市方远信通技术有限公司各持股80%与20%。公司2007年财报显示,其总资产3.98亿元,税后利润4109万元,净资产亦达1.36亿元。而李薇方一直资金不到位。

 

携垄断之势而强强联手的首创与中国石化这一“巨无霸”,不仅打破了中国石油在北方市场的独大局面,也进一步挤压了民营加油站的生存空间。

 

中国自1992年放开石油市场,民营加油站迎来六年黄金期。1998年成品油实行特许经营, 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借机大举收购,加之高速公路建设进入高峰期,加油站网点几乎被两巨头垄断。根据中国加入WTO承诺,外资在2004年12月11日后 可进入中国成品油零售市场,2006年底全面开放成品油批发市场,上述公司的成立正逢其时。

 

陈同海曾公开表示:“有人问我:如果成品油定价放开,由市场决定,会由谁决定?我回答说:由我来定!”

 

除了北京,李薇还以类似方式在广东、福建等地入股数众加油站。其所持股权折算,保守估值应在10亿元以上,这是一只无可比拟的现金奶牛。

 

不过,重获自由的李薇,如今被迫签署了相关文件,将所持首创石油投资有限公司的20%股权转让给首创集团。目前中国石化、首创集团的合作亦已中止,相关公司注销。

 

陪庄末路

 

早在2002年,中国石化顺势一改集团管理模式,在总部决策中心下设采油、炼油、化工、销售 四个事业部,从原料采购到产品销售统一调度。是年,其名下上市公司湖北兴化(600886.SH)重组,大股东由中国石化转为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以解决母 子公司同业竞争、关联交易金额大、比重高等问题。

 

据有关调查,其实早在李薇去留湖北之际,即与湖北本地及石化领域的势力存在交集,并自此重仓中国石化旗下的多只股票。

 

与同期的资本玩家们相比,李薇辅以证券之手,旨在曲线介入鲜向民营资本开放的采油、炼油、化工等领域。“一旦政策松动,可以先知先觉,占得先机。”一位知情人士说。

 

继湖北兴化之后,陈同海主政的中国石化自2006年起推出了大规模的卖壳整合计划,其旗下七家A股上市公司中有四家拟定了初步卖壳对象。如S*ST化二(000728.SZ)、石炼化(000783.SZ)分别卖壳给两家证券公司,“隐庄”早已提前布局。

 

其实自1999年开始,李薇即已通过李嘉廷结识云南老乡、时任证监会副主席王益,以备日后深度介入证券市场。通过关联信息提前埋伏获取暴利,即是利润之源。据有关方面调查,在得到陈同海帮助后,李薇调集数亿元资金,通过上百个资金账户提前布局上述股票。

 

利益方所涉之深令人侧目,陈同海一位至交在银行贷款1000万元,用于投资上述两股票,其疯狂程度可见一斑。

 

通过控制主要领导身边的商人或情妇,进而牵出庞大贪腐网络,是近年来党内肃贪的方式之一,上海社保案等大抵如此。

 

权威部门通报称,2006年10月,李薇因涉嫌逃避缴纳税款被警方控制。在情妇李薇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陈同海曾进行了一些干扰调查的活动。不久杜世成被立案审查,其因争取立功而举报陈同海。2007年3月,陈同海涉嫌严重违纪问题线索被呈报高层。

 

但在2007年2月26日,石炼化股东大会以96%的高票通过借壳方案;同年3月13日,化二的重组方案亦已成行。

 

“头发真在一晚上白了。”一名目睹庄家失态的市场人士说。显然,若借壳化二、石炼化的方案因陈同海案中止,有关方面将血本无归。

 

上述市场人士介绍,这个利益共同体动用了一切资源进行了最大限度的游说,其中最成功之处在于 陈同海案由2007年3月的初查拖至6月主动辞职,再到10月在中共十七大会上通过被“双规”。前后近八个月的时间差,为上述股票的腾挪提供了足够的时 间。此后,腾壳、瘦身、注资、股改四步一气贯通,业内评价为“手法流畅,堪称经典”,但鲜有人体会庄家们的惊心动魄。

 

以石炼化变身后为例,上市公司市盈率一度冲高到100倍,股东获得了超过13倍的市值回报;其后仍长期保持在30倍以上的市盈率水平。这样的高收益,得益于卖壳方的“慷慨大方”——让上市公司回购所持股份并注销。

 

只可惜,李薇未能享受到这一暴利,她卷入的资产多数被扣押。其间的诸多细节亦成一笔糊涂账。

 

(责任编辑:任建国)

洗线路径 权威消息称,在2007年6月,陈同海首次接受组织谈话,被要求从经济、金融方面交代。此时的陈却大规模转移财产,自当年5月中旬到6月20日,通过北京、天津、深圳等地12个账户提? ⒆?撇⑻坠和獗页??亿余

 

洗线路径

 

权威消息称,在2007年6月,陈同海首次接受组织谈话,被要求从经济、金融方面交代。此时的陈却大规模转移财产,自当年5月中旬到6月20日,通过北京、天津、深圳等地12个账户提取、转移并套购外币超过1.7亿余元。

 

由于陈同海上述资金均在监视之内,对其源头的追溯及最终的定罪,都有直接影响。

 

2009年7月15日,61岁的陈同海因受贿1.9573亿余元一审判处死缓。此时的陈氏头发斑白,神情落寞,难睹往昔之风采。

 

实际上,陈同海转移资产的渠道与李薇由外入内的资金通道略有交集——资金来自于深圳关联公司的划拨,前端是香港中转站,再追查已方向不明。结合李薇的说明,这些资金大体由三块构成:一是其实业投资所得;二是项目介绍的佣金;三是他人的权力租金。

 

案发之前的2006年,李薇大规模从境外调钱入境已有迹可循。彼时,她卷入的“广州第一烂尾楼”中诚广场案即是明证。

 

作为当地地标,中诚广场位于广州最繁华的商业圈天河北路与体育西路交界处。高51层的A、B 双塔,正面呈百度左右的钝角状,如同两扇翅膀张开。项目由钟华的广州鹏城房产有限公司与广州城建集团合作开发,1993年8月8日开工,引入当时流行香港 的销售方式——卖“楼花”,一度炒出每平方米3万港元的天价,涉及购房业主90户左右。

 

1996年封顶的中诚广场因债务问题突遭查封,此后执行过程被一个潮汕乡党操控——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前副院长黄松有、广东省高级法院执行局原局长杨贤才、律师许俊宏和陈卓伦,以及中诚广场的两个接盘者范骏业、郭成。

 

“李薇想买中诚广场,价钱开得高,很诱人,但前提是要帮她将80亿元资金洗白。”钟华告诉《财经》记者。

 

从时间上推算,这与其同期在内地的扩张相吻合。钟华介绍,其中一次北京谈判,李薇穿着睡袍在套房接见他,一再暗示自己在政界的关系,并称已成功打动黄松有。但由于身陷中诚广场多年,钟华以不愿承担洗钱风险而拒绝了李薇。

 

尽管如此,李薇还是通过黄松有与杨贤才,绕开钟华,以中国石化的名义于2006年5月与郭成名下的公司签订协议,以13亿余元买下中诚广场北塔。蹊跷的是,郭成2004年获得中诚广场上述产权时,为9.24亿元收购款提供担保的实为中国石化广东分公司。

 

据知情者介绍,范骏业、郭成与陈同海相识,全因李薇引荐。陈同海自述介入中城广场是中国石化在广州缺乏标志性建筑。

 

似有先兆,案发前的李薇时常会跟身边人分享自己的艰辛与磨难。但她惟独不谈感情。

 

时至今日,李薇多数资产仍然得以保全,尤其是在内地司法无法触及到的海外。甚至被调查的四年间,部分资产仍有增值。

 

遍历显要,几番浮沉,青山尚在,虽然其间缺乏明晰的产权保护,但在信息不透明的大环境下,李薇卷土重来亦未可知。

 

在北京朝阳区,李薇及其妹妹李娴在2005年6月、2009年8月两次办理暂住证,前一次购 置资产,后一次变卖资产;在香港,李薇自2008年4月起已卸任东方联合实业有限公司、豪逸国际有限公司的董事职务,由陈丹霞接替;至于NC国际有限公 司,其不仅仍是泰山地产25%股权的持有者,还在广东、福建留有大量实业投资。即使她们移民大洋彼岸,仍可继续“寄生”生活。

 

按吴敬琏、钱颖一等经济学家的理解,裙带资本是一种畸形的或坏的市场经济,其中一些人通过权 势和关系网寻租致富,在成为既得利益者后,对种种合理的市场化改革以各种方式大加阻挠。杜世成、陈同海的命运趋同,以权力深度入市的当年,在石油、地产等 市场,他们是一级市场的垄断者;在杠杆率畸形的证券市场,他们可能影响政策并动用国资。遗憾的是,这些背后的交易多数被司法审判忽略。

 

环境局限了选择,制度提供了导向。法治不立,就会有更多才貌双全的女性,怀揣着梦想走上和李薇相同的路。当阳光仅是偶尔破门而入,暗室中的权贵与裙带,仍有可供生存与膨胀的时间与空间。

谁在行贿陈同海 这是陈同海失去人身自由的第五个年头,也是他戴罪服刑的第二个春节。 2007年6月22日,陈同海因个人原因辞职。同年10月15日,时任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出席中共十七大时透露陈已被双规。 2008年1月26日

谁在行贿陈同海

 

这是陈同海失去人身自由的第五个年头,也是他戴罪服刑的第二个春节。

 

2007年6月22日,陈同海因“个人原因”辞职。同年10月15日,时任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出席中共十七大时透露陈已被“双规”。

 

2008年1月26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陈同海在担任中国石化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和兼任中国石化股份副董事长、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钱款数额巨大;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生活腐化。

 

此处所述情妇正是李薇,在陈同海庭审中即有提及。

 

2009年7月15日,陈同海一审因受贿罪被判处死缓。十天后,陈放弃上诉。秦城监狱又多了 一名服刑者。陈同海被法院认定的1.9573亿余元贿赂,创下中国1949年以来官方处理并公布的贪腐案件数额之最,该案中的六名行贿人曾以证人现身,未 被追究刑事责任。时至今日,六人身份悉数解密。

 

神秘人David An

 

2009年3月6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对陈同海提起公诉。同年6月12日,此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低调一审。据已生效的判决书,陈同海犯罪事实共五项,卷入行贿人六名,其中九成贿款来自戴伟——汉思能源(00554.HK)董事局主席。

 

在2010胡润百富榜地区排名榜单(香港)中,戴伟以11亿港元资产位列第33名。

 

戴伟,男,1959年7月15日生,河北人,在北京读书,大学文化程度,自1997年起拥有加拿大国籍。在汉思能源的有关文件里,戴伟也以“David An”的名字出现。

 

戴伟与陈同海相识于1997年,通过陈同海的妹夫介绍,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旁的萨拉伯尔餐厅初识。此后,两人交往逐渐增多,行贿事由主要集中于广州市南沙区(原属番禺区)小虎岛油库项目。

 

这个广东最大的油库始建于1992年,投资方粤海(番禺)石油化工储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粤海石化)注册资本5000万元,广东粤海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粤海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一度持有其92%股权。

 

1998年,粤海集团资产重组,其子公司所持粤海石化的股权亦悉数转让。陈同海带队亲赴广东,洽谈收购小虎岛油库事宜;家族背景深厚的戴伟随后介入,最终由中国石化广东分公司与戴伟组成联营公司,完成了对小虎岛油库的收购,获利四六开。初次合作,戴伟获利颇丰。

 

此役之后的2005年八九月间,戴伟来到陈同海办公室,称其采购到一种价格低廉的高酸原油。陈同海提出,希望戴伟将其全部卖给中国石化。据介绍,陈同海在庭审中曾就此项目辩称,这种高酸原油系戴伟从苏丹进口,陈同海也曾安排中国石化有关人员亲赴苏丹洽谈而不得。

 

尽管中国石化当时的冶炼技术与产能都跟不上,但仍与戴伟签订供货协议,陈就此批示:“价格不 等人,加工不好,先储备起来。”检察机关指控,中国石化一共从戴伟手中购得达混油3160万桶。陈同海的辩护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高子程在庭审中 辩称,中国石化因此获利6亿至10亿美元。

 

戴伟与陈同海第三项勾连事实系合资投建东莞市东洲油库。据发改委2005年9月5日批文,项目计划占地700亩,建设100万立方米的特大型油库、码头。但项目未成,陈同海先已落马。

 

法院认定,为感谢陈同海的帮助,戴伟于2005年12月30日至2007年5月23日先后七次向陈同海儿子陈磊在香港汇丰银行、欧洲金融集团、渣打银行开设的账户,汇入港币1.766亿元。其中一笔发生在陈同海案发前一个月。

来者不拒 据法院认定,除戴伟外,陈同海另外1813万元受贿款由四笔犯罪事实构成,卷入五名行贿人。 行贿人中既有世交,如香港寰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永? ?3年上半年至2004年下半年,中国石化新办公大楼基建

 

来者不拒

据法院认定,除戴伟外,陈同海另外1813万元受贿款由四笔犯罪事实构成,卷入五名行贿人。

 

行贿人中既有世交,如香港寰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永健。2003年上半年至2004年 下半年,中国石化新办公大楼基建工程选址中,庄永健受联合置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托,在陈同海的批示之下,中国石化最终选定并购买该公司朝阳广场地块, 庄永健获中介费1950万元;此后,该办公大楼承建方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也委托庄永健游说陈同海成功,中标后,庄又得中介费1500万元。

 

有关人士介绍,戴伟及庄永健的交易及汇款,大都经李薇出面。如庄永健通过“香港赌王”连卓钊的地下钱庄将获利转入香港。为表感谢,于2004年9月、2005年3月两次给予陈同海150万美元和100万港元。李薇实际也是连卓钊长期的客户。

另外三项受贿事实,数额相对较小,陈同海可谓来者不拒。

 

如2003年下半年至2005年,得益于陈的帮助,安徽江淮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地区市场部 经理阚勇志、阚丽君兄妹为公司承揽齐鲁分公司乙烯改造工程、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国法制在线栏目承揽中国石化2005年下半年及2006年全年在该频道投放广 告业务等,从中获提成款540余万元。阚氏兄妹六次向陈同海行贿人民币70万元和6万美元。

 

2003年8月至2005年下半年,陈同海受中国远东海南国际贸易公司原总经理刘远程请托, 在安徽防腐总公司、中铁建工集团海南分公司承建中国石化胜利油田有限公司东辛采油厂自动化改造工程、海南炼化续建项目等事宜打招呼、下指示,刘远程从中获 中介费170余万元,后者于2006年2月10日在香港给予陈磊港币50万元。

 

2004年中国石化建设天津港油罐区期间,杭州嘉泰贸易公司总经理王华民受天津嘉菱联合实业有限公司之托,找到陈同海帮忙促使中国石化买下后者的南疆地块,王获中介费1500余万元。为此,王华民先后四次给陈同海奉上30万欧元。

 

陈同海创下贿赂之最,其生效审判为死缓。盖因杜世成案发,情妇李薇将陈同海牵出,但上述受贿事实并不被调查部门掌握,系其案发后主动交代。法院认定其行为构成自首,从轻发落。(作者:罗昌平)

(责任编辑:任建国)

[附]

华夏快递 : 湖北三报因转载《公共裙带》而遭省委狠批

发布者 thchen 在 11-02-18 08:08

湖北省内三家报纸《长江日报》、《楚天金报》、《武汉晚报》因转载最新一期《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公共裙带》(下简称“《裙》”)一文而遭省委宣传部发文批评。

据法国国际广播2月17日报道,湖北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组指责,三家报社转载《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裙》一文报道是“导向错误 ,以讹传讹,顶风违规”,要求这些报社“迅速向省委宣传部作出深刻检查,提出并落实整改措施”,并要求省内其他媒体“引以为戒”。

湖北省委宣传部的这份通知称,2月15日,长江日报、武汉晚报和楚天金报整版转载了最新一期《财经》杂志的封面文章《裙》,这是“严重违反中宣部和省委宣传部有关新闻宣传纪律规定”的“错误行为”。

《财经》杂志该报道罗列的涉事高官包括山东省委原副书记杜世成、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等。

湖北省委宣传部阅评组官员指责,该报道颇多“春秋笔法”,甚至“影射”仍在任领导的干部,而这些内容只是《财经》记者“道听途说”采访来的,不是中纪委等纪检部门发布的“权威消息”。

此前,有多家海内外媒体纷纷猜测,《财经》杂志该报道暗示一名仍在位的政治局高官涉及李薇案,且据该报道的描述,此人曾在建设部以及湖北省任职。

据 《财经》的报道,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出事之前,曾将李薇介绍给一位在云南任职的京官(据称是时任财政部长金人庆,后神秘离职,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 任)。而李薇在协助调查后避居北京。当时,她依托建设部主要领导(时任部长为俞正声),并在2001年曾随其(当年,俞正声调任湖北省委书记)远赴湖北, 但“因受限颇多,斩获无几”。

此后,这位高官将李薇介绍给同为高干子弟的陈同海,并同时托付给建设系统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李薇则在首 创集团获得一份闲职,并转往青岛发展,而上述人士,则嘱咐“老部下”杜世成“多加关照”(俞在山东任职多年,曾担任青岛市委书记,是杜世成的老上级)。根 据官方简历,俞正声在2001年到2007年期间担任湖北省委书记,2007年调任上海担任市委书记。

湖北省委宣传部称,中宣部早已明确 要求媒体在报道反腐败案件时,要避免“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尤其是要避免将严肃的防腐工作与官员接受色情服务,包二奶等“低俗内容”联系在一起。并称, 《裙》一文违反这一规定是“错误”的,长江日报等本地媒体未经核定,草率转载,也是“错误”且“不负责任”的。

此外,《财经》并未官方通讯社,按中宣部和省委宣传部此前的规定,本地媒体转载其新闻报道是违规的,其实质是“供稿联盟”的变种(此前,中宣部已经发文禁止跨地域媒体之间相互供稿转载的“供稿联盟”)。

湖北省委宣传部阅评员还指,三家报纸当天国内新闻报道中,负面报道和低格调报道过于集中抢眼,“极大地冲淡”了即将到来的全省及全国“两会”氛围。

如 《国家级贫困县热卖图纸房》、《市长挥笔审批 答谢费250万》、《情人节 私家侦探向二奶发公开信》、《神秘男缘何放弃公务员做保姆》、《大学生返乡途中离奇失踪》、《官方打掩护 千亩土地转道手身价翻番》等。省宣官员称,“虽然这些新闻从单篇上看,也许是真实客观的”,但是由于报道过于集中,实际上是“现象真实”抹杀了“总体真 实”。

湖北省委宣传部官员称,“每天全国各地的报纸上,都报道了大量反映时代进步、社会发展、改善民生的报道,这才是社会的主流,而本地部分媒体对这些报道不感兴趣,一味热衷于转载那些负面的、低俗的、耸人听闻的负面新闻,实属不该。”

春节后,湖北省委宣传部已经就全国、全省“两会”前夕新闻报道作出了提醒,要求以“正面报道”为主,从“政治的高度”策划新闻报道,“统一思想而不是制造混乱”、高扬主旋律而不是“哗众取宠”以“吸引眼球”。

因此,该省宣传部判定,三报社转载财经杂志这篇“导向和真实性”都有严重问题的《裙》文,是“极其错误”的,并要求其检讨并整改。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