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巴山蜀水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164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

已有 3289 次阅读2015-1-17 10:54 |系统分类:时尚天地| 探险、贡嘎山 分享到微信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鄙人原创)
                                                标签: 恐怖/怪谈 趣味/幽默 娱乐/八卦

人与自然和谐美——蜀山之王贡嘎山(上篇)

乌鸦嘴张吼哇塞——雪崩惊魂贡嘎山(下篇)

如配套图片显不出,可去我的新浪博客原发网址看。

原发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4d5b501000b3p.html

注:此文刊载于《旅游界》杂志10期、随手敲的游记文章,居然挣了一千多稿费,值得哦!

想放松心情的朋友可细读韵味——公认的美文(作者交流QQ:337360377)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1

人与自然和谐美——蜀山之王贡嘎山(上篇)   

   旅游行家爱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有多大,不到川西不知中国有多美。对背包客来说,攀雪山不要去珠穆朗玛,那是登山专业队捣鼓的事,可望不可及。业余爱好者要见识雪山真我风采:去攀登四川西部的蜀山之王,海拔7560米的贡嘎山绝对是最佳选择!

   这不,喜欢旅游探险,经常与山水缱绻缠绵,把一颗躁动的心,融入洋溢着真善美的大自然中的我,风尘仆仆,来到了贡嘎山东坡燕子沟。与已经开发了的海螺沟游人繁杂的场面相比,这里的原生态没遭到破坏,宁静清幽,有一种返璞归真感,真正觉得——这才叫进山!既不花几百元门票、乘车费,又不受搭帐篷、生篝火、进入原始森林采蘑菇木耳、随便进入冰川饱眼福等诸多限制,自由自在,是一条没开发、背包客能过足瘾的最佳线路。

    一进沟就颇感神秘。一位牵马老乡打量了我一下,脱口就问:“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如果是日本人最好不要一个人进山。这座山专门与日本人过不去。”我颇感诧异,居然雪山也有民族歧视。问道:“为何?”听我说中国话,老乡不为我担忧了,讲明原由:“日本人多次登此山,每次都遇险。1981年十多名队员首次登山就滑坠冰崖,要不是其中一个割断绳索,下面八人英勇献身,连在一根绳上的上端七个也要跟着坠落冰崖。后来又陆续登了几次,每次都出事,不是得高山病,就是遇雪山风暴,要不就是坠下冰岩裂缝,累计已死14人,截肢半残加起就更多,至今没登顶。其他国家的登山队如美国、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德国、瑞士等光顾贡嘎山运气就好得多。我们当地人戏谑说这是座‘抗日名山’。前几天还在冰川处找到一个没头没脚,只有身子的尸骸,经鉴定是1981年坠落冰崖的日本登山队员。”

    神了,还有这种事!看来此山有灵性,不可轻慢,务要小心。于是,我按探险爱好者不成文的规矩,双手合拢作揖,声明本人一生积德行善,从未作恶,专程前来瞻仰,意在拜托山神老人家高抬贵手,行个方便。祈祷完毕,请了个带路老乡,方才大胆前行。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2

    沿途风光别致,感觉黄山有点像这里,或者说这里有点像黄山。左右顾盼,但见山谷深陷,沟壑奇险,山峰对峙,天光暗淡;更有那怪树挡道,藤蔓乱缠,地表塌陷,危石高悬。愈往上走,心情开始忐忑不安。由于通向贡嘎山东坡的燕子沟没有开发,要步行40多公里路程,原来森林伐木队糟蹋原始森林开的路,多年失修,到处滑坡塌方,乱石阻塞道路,许多路段早已被枝叶横生的灌木林掩盖,人在原始森林中穿行困难重重。加上气候变化异常,晴朗的天空转眼又下起大雨,一路行路艰难。幸好原始森林空气新鲜,风光抢眼。沿途老树垂暮,山水潺潺,鸟儿啾鸣,野花烂漫。偶尔还能采到蘑菇,辛劳换来的是阵阵惊喜,倦意靠边。

    好不容易穿过了原始森林,雨突然又停了。紧接着飘来阵阵迷雾。浓雾中行走犹如云中漫步,欣喜至极,禁不住像小孩子一样把手伸进雾气中抓了几把。浓雾细密滋润,似雨非雨,是物非物。湿漉漉,凉冰冰。深深呼吸,清爽滋润、透肺凉心,仿佛觉得,山川之灵气,大地之精华,悉尽涌入胸中,浑身顿觉酣畅至极。少有的舒服感,骤然觉得,整过心身的舒坦、畅快,简直难以用语言表达。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伸向云雾间,与大自然真情相拥,使自己的心灵通过手臂的延伸与天地沟通,把自己的整个心身融化于天地之间。飘动的云雾产生的相对运动令我产生一种错觉,放佛觉得自己的身躯在向云雾中飘升,有一种超尘脱俗,飘然若仙的的梦幻感。                                              

        云开雾散后,来到了红石滩。这里景致奇特,实属罕见。数百米长的乱石滩上,全是红殷殷的石头。正在疑惑,见几个男性藏民手举香火,虔诚叩拜,口中念念有声。临近细问,藏民曰:祖辈流传,天地造万物,天为父,地为母。大地之母养育人类,经历了多次流血的痛苦,这遍地殷红的斑斑血迹,就是大地之母养育人类月月来潮的月经。因此,藏民男性到此祭奠,以表男人不忘母亲的养育之恩。听藏民一说,感概万分,慌忙学着藏民匍匐下跪,虔诚地感谢养育人类的大地之母,含辛茹苦生我养我长大成人却已早逝的母亲。此红石滩人文风光独特,难得藏族同胞有如此情怀,尊敬母亲,借天地造化启示子孙,落实到行动上,令我们自认为文化先进的大汉族同胞自愧不如。旅途中不知不觉受到一次爱心教育,甚幸!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3

    走过红石滩,一条深壑挡住了去路。天又下起了大雨。正在犹豫,突听远处响声隆隆,那声音震得胸口发慌,令人惊恐。原来是山洪暴发,水势猛涨,雪山上下来了泥石流。只见沟壑上端百米远处污流涌动,水沫冲天,大石头乱滚。本想停住看稀奇,老乡揪住我就跑:“你不要命了!”两人慌忙远离沟壑躲避。一个多小时后,威胁解除,方才想起,后悔不迭:忘了拍照,可惜!怯生生走近一看,虽然洪峰早过,但水势依然汹汹,响声轰然。究竟有多深不知。挽衣卷袖,试探着抬腿往溪流中下脚,竟不住“哎呀”一声。那 水冷得浸骨头,不到半分钟就感到脚部麻木,急忙退回。显然,从水里直接踩过去是不行的,必须搭独木桥。幸好领路的老乡早有准备,取出斧头去老林砍了一根树木,选择了个跨度较小的端口搭上。试探了几下,水流湍急,冲击独木桥,实在不敢过。一旦有失,冲下去就是悬崖,阎王老爷就要不由分说发放居民身份证了。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为减小中心激流的深度,使独木桥悬空,想来想去,想起了李冰修都江堰的分流措施,何不如法炮制。遂与老乡一起,将旁边的乱石尽量扒开,使主流尽量往旁边排泄。经过一番气喘吁吁的辛勤劳作,此招果然奏效,主水道水势减小许多。带路老乡躬身双手把着独木桥,撅着屁股像只猴子爬行,小心翼翼终于过了。看到老乡大功告成,心里暗想:怪不得那么多爬行动物不愿学人类进化为两条腿走路,在这种特定的情况下才看得出四条腿走路的动物生理结构是多么优越。轮到我,以为老乡都过了,我岂能不如?也学着老乡撅着屁股双手往独木上一抓。我的妈,看似容易做起难——近距离直视水中激流,顿觉眼花缭乱,独木桥仿佛在移动,人已失去平衡,险些倒进激流中,慌忙退回岸。此法老乡能过,我却不行。看来四条腿走路的优越性也不尽然。试探着学杂技表演踩钢丝的方法直步前行,刚走几步身子就摇晃,又赶忙退回。想来想去,猛想起为何螃蟹走路要横行,定是亿万年进化总结出的经验,兴许重心更稳,何不借鉴。于是重新踩上独木桥,当真有效。平伸手臂,颤颤惊惊,缓缓向前移动。老乡在对岸支招:“你看到水流眼花,就把眼睛闭上。”我笑而不答,继续瞪大眼睛专心学螃蟹。临近对岸,一个起跳,“哈哈”,过了!虽然才几分钟,在我眼里,其惊险程度对我勇气的考验,有点像走过万里长征。岸边站定后,方才向老乡指出闭上眼不科学的道理:“人体平衡系统要靠视觉协调,闭上眼更容易失去平衡。所以,过独木桥千万别闭眼。若不信,你抬起一条腿,睁开眼、闭上眼做实验,保准闭上眼站不了几秒钟就要倒。”老乡不信,闭上眼睛做实验,咦,当真!要不是我扶得快,定会倒进水里。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4

    一路长途跋涉,来到冰川营地已近黄昏——此地已海拔4000多米,空气明显稀薄,打火机都打不燃了。呼吸明显急促,累啊!不过,我的运气不错。雾气蒙蒙的天空渐渐变得干净明朗、深邃湛蓝。总是爱飘忽不定与山峰捉迷藏的云团,逐渐分解散开,远处的雪峰终于显露出银装素裹、媚气十足的身段。像飘带一样缠绕在山腰的山岚也开始沉不住气,在阳光充满善意的拨弄下,缓缓移动着乳白色的身姿。刚才还形态分明稳重端庄的带状躯体渐渐扩散模糊,变得像一大片轻飘飘的纱绢,向山顶轻轻抹去,温柔仟缦地拭擦着雪峰,使雪峰更显得巍峨秀美,惹眼招看。加上西沉的夕阳是那么绚烂,与洁白的冰雪相互辉映,天地交辉光彩弥漫的寰宇,催眠般地诱发人们的潜意识逐渐扩散模糊,融化于壮丽的云空之间,更显得迷离梦幻,令人遐想联翩。

    扎下营地后,小心翼翼去看向往已久的冰川。踩着脚下厚厚的冰川,觉得不够纯,欲向远处更纯净白亮的冰川前行。老乡叮嘱:“不可走远,烈日烧烤后,冰川正在融化,前面的冰川裂缝较多,表面上看不出,往往下面是悬空的,一脚踩下,掉进万丈深渊,我返回就少了个伴。有几个日本登山队员就是在前面不远处失踪的。才不久发现的那具日本登山队的尸骸就是在这一带找到的,20多年才现身。”原本想深入进去,看到气势更加恢弘壮大的皑皑冰川,经老乡这一说,想我这等简陋装备,孤军深入险境,必然凶多吉少,只好驻足。

    不管怎么说,总算亲临雪山冰川了。禁不住伏下身去,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冰川,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无味,惟有冰凉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冰柜里的冰块似乎相同,人们为何要舍近求远?思索片刻,悟出道理:自然冰川以天地为容器,浩大不可量其积;以天然雨水为原料,纯净无杂质。体现了天地的造化,自然原生态的纯洁,满足了人们追求纯洁无邪的美好事物的心愿。这是一种自然美在心底的呼唤,所以人们为了陶冶自己的灵性,净化自己的心灵,才不辞辛劳,长途跋涉前来一睹雪山、冰川的风采。

    脚踩着蜀山之王贡嘎山的冰川,仰望不远处那可望不可及,高大壮美的皑皑峰巅,我方佛听到了山川之灵在向我点化:兄弟,不要只顾欣赏我的美,美表露在名山大川,也深藏于人类的心底。细细韵味,恍然大悟圣人为何云“仁者乐其山”;佛语又说“像随心转”,都在昭示一个哲理:心灵美景才美,这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5

雪崩惊魂贡嘎山(下篇)    

    看过冰川,天色已晚,周围地形到处是滑坡滚石。我与老乡在冰川溪流对面的空旷地,寻了一个安全处,搭起帐篷,烧起篝火,歇了下来。吃过晚餐后,从早到晚,一口气走了40多公里,腰酸背痛,疲劳至极。老乡却连声夸我厉害,一般情况下其他人要两天时间才能到达这里,我却一口气爬山40多公里。我心里暗想,老乡不表扬我还不觉得,老乡这一表扬我倒反而惭愧。老乡比我大十多岁,同样一口气爬到这里,腰不酸、腿不疼、气不喘,我都算厉害,老乡岂不是更厉害!倒下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醒了却不想动。带路老乡比我起得早,呼唤道:“今天天气好,早点起来,吃过早饭后,一气赶回去,天还不会黑。”

    老乡的心情与我的心情是不一样的。雪峰、冰川对他没有任何兴趣。他是为完成任务挣钞票想早点赶回。我却意犹未尽,那么遥远到此,岂能转身就走。再说,下山更快,不必那么匆忙。起来帮着生火做早餐,吃喝完毕后,老乡收拾帐篷准备下山,我抓紧时间拍照片。突听远处有吆喝声。我抬头一看,大喜。

    旅游途中,在这渺无人烟的贡嘎山上4000千多米高度,放“单飞”的背包客,最欣喜的就是看到同伴。而且不是一个,是一长串,起码有十几个,还有几个美眉。我乐了,也大声吆喝回应。

    待队伍临近一问,方知他们昨晚歇在离我只有几公里远的二号营地。原来,他们租的马过那个沟壑时,水势太大,马执拗不过,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只好叫牵马老乡在红石滩等他们返回。他们弃马前行,到二号营地,天黑了,就歇下了。他们也不是专业登山队,都是来自各个地方,有广州、上海、浙江、北京、香港等地,情趣相投,说得高兴,偶然汇集在一起的,准备尽可能登高点,争取攀到5000米。我一听乐了,正愁没伴,本要打道回府,居然来了这么一帮志同道合的人马,虽然是“乌合之众”,五湖四海能在这里相会,实属不易,连忙声明:“我也加入!”

    被大家临时推举为队长的领队是个大个子中年人,北京一体校毕业的,身体健壮,据说登过珠穆朗玛(后来才知道也是半途而废)用疑虑的目光打量我(显然是认为我的年龄有点大):“你行吗?”

    我急忙表明自己的能耐:“小看我了。我是业余探险队员,经常外出探险,攀过九寨沟不远5千多米的“雪宝顶”,还攀过海拔6千多米,素有中国阿尔卑斯美称的四姑娘大雪山。这次是一个人出来‘单飞撒野’。”

    队长将信将疑。为了证实我的体力不错,我马上头顶地,两手一撑,脚朝天倒立起来,竟博得大家一阵掌声。哈哈,看来做什么都要凭实力说话,我这一招征服了大家,觉得我很有趣,一致同意加入。他们原有12个人,加上我13个人。只是,由于我预先没有准备登那么高,必须的脚钉登山靴、冰爪等没有带。队长说:“装备不全,你跟在最后。”说完把他手中的冰镐递给我。

    继续上行,见识纯净冰川,要攀一段很陡,铺满乱石的滑坡。这段滑坡看似泥土,实际上是由泥沙和冰掺合冻结在一起的,是冰川的末端。队长显然有经验,提醒道:“大家注意,我们已经进入了危险区,保不准这冰川滑坡下面有裂缝,掉进去了就完蛋。我们要攀上这段陡坡,才能继续向前,预防万一,大家把绳子一个个连起来再前进。”

    许多人不信,明明是泥土坡,黑黢黢的,怎么说是冰川末梢,耸人听闻啊。面对这帮“乌合之众”,我急忙为队长投赞成票:“队长的话没错,那片滑坡当真是冰川。我昨天趟水过去看了,吓人得很,怕踩进冰川裂缝,我都不敢上去。我是顺着这水道往上行,踩过溪流,绕道过去的。”

    带路老乡也过来说:“开不得玩笑,当真是冰冻层,前不久发现的那个日本登山队员的尸骸,就是在这里发现的。”

    大家听后,突感冷风嗖嗖,阴风惨惨,周围恰似有亡灵在游荡,一个个顿觉寒气钻心,有了怕意,信服了。队长改变了计划,干脆叫我带领大家走我昨天走的那条路,绕过这段危险的冰川末端。

    我带着大家,往上走了几百米,拐弯趟过溪流,爬上山坳,顺着山坡前行一段,终于到了皑皑冰川跟前。大家忙着拍照,我也拿出相机。没想到,按动开关后,那镜头往前一伸,又缩了回来,紧接着闪红灯:气恼,没电了!不过我往好处想,能看到就不错,这已经是额外开眼界,没拍成照也不要紧。

    大家拍完照后。队长开始作动员令:“大家注意,已经到了危险区,如果要退出,现在就退出。攀雪峰是很危险的。在这雪峰上已经死伤几十个人,1981年日本的登山队15个人就是从这条线登山,在上面大约6000米处滑坠,一根绳子上15个人连带往下坠落,8个人悬在冰崖下,7个人附在冰崖上,上面7个人已经支撑不住,眼看全部都要滑下去,第8个人割断绳索,下面的8个人掉下去了,上面的7个人得救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几次,每次都发生意外。我希望,万一发生了这种情况,大家也要有献身精神。”

    听队长这么一说,几个美眉一声惊叫:“原以为枪打出头鸟,又有好货沉底之说,没想到攀冰山走前面成了幸运鸟,幸好排在前面!”一个个伸开两指得意地直叫“耶——!”排在后面的几个,听说拴在末端危险系数大得多,面有惧色,又不好意思提出损人利己的要求往前调整,只有后悔运气不好,下次定要抢先。

    我处在最末端,更是险上加险。不过我也不怕,惊险场面见得多了。人一生中,随处都有危险。我把我的生存哲学当即向大家讲解:“其实人的一生都在铤而走险。坐公交车安全吧,弄不好司机一走神,把你开下立交桥,呜呼。瘫痪病人整天睡在床上够安全的吧,突然来个地震,埋进废墟,同样危险。贪官贪污千万亿万藏在家中,该无险吧,遇到个小偷钻进来发现大量现金报案,纪检双规,说不清来路,承受不了精神压力,自杀了,照样是险。所以,一个人该在哪里归天,命中注定,非人力所强,不怕。正所谓:女儿的英姿,尽在烂漫山花中招展;男子汉的雄气,常在险象环生的困境中傲现,大家雄起!”

    我这番话居然说服了大家,纷纷学着我用重庆话喊“雄起、雄起!”为自己壮胆。

    队长叫大家用绳子把腰拴着一个个连接起来,每隔6米拴一个(意在6、6顺,图个吉利,经常外出探险的人都讲究这些),成了“一根藤上的苦瓜”。又叫大家带好冰爪,又补充注意事项:“万一有人陷下去,所有的人迅速后仰坐地,用冰爪抓牢。陷下去的人也不要乱挣扎,静待大家稳住阵脚后前来救援。”听队长这么一说,大家的脸色又有点不正常了。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要退出,看来都是好汉。那神情,真的有点勇士出征,像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一样的壮烈。

    为了安全起见,我见队长肩上挽有数圈备用绳索,向队长提了个建议:“最好把你那根备用绳每隔半米打个圈结,形成一长串圈结,这样,万一有人滑下冰崖,冰崖通常都很滑,不好爬,可将预先打好的绳结套放下,上面拉住,相当于一个软梯,滑下的人踩着绳结套往上爬就容易了,免得到时脚忙手乱。我们有次探洞穴时,一个队员掉进高七八米的阴河,周围悬臂很滑,攀不上,急中生智,我想出了这个方法,下面的人踩着绳套攀上来的。”队长见我真的是内行,觉得接纳我入伙确是明智之举,采纳了,马上就将备用绳打上一长串绳结套(发上我发明的简易绳套软梯图形,供探险爱好者用绳索如法炮制以防万一)。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6

    一个戴黄帽子的浙江朋友觉得耽误得太久了,有点不耐烦:“多此一举,哪有这么巧。”

    显然这个朋友没见识过大自然的威力,是个生毛驹。我回了他一句:“朋友,有备无患,探险爱好者有一句名言:周密防范是化解危险的护身符。出发时准备得愈充分,对生命保险细数就愈大。”

    他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队长又宣布:“大家攀冰山时,说话尽量小声,不要高声喧哗。冰山有个临界点,一旦声音震动超过临界点,有可能引起雪崩。昨天下大雨,悬冰积累,今天又出太阳,冰雪融化,可能性更大。”

    大家显然觉得队长有点啰嗦,催促道:“晓得了,动身吧。”

    队长柱着雪杖小心翼翼在前面探路,一长串的队伍跟着前行。大约走了几百米,来到一个冰川斜坡。那冰川从皑皑的山顶倾泻而下,阳光的照耀下耀眼夺目,经雾气的解析,折射出七彩色光晕,有点迷离梦幻般的感觉;有的地方洁白浸润,简直就像凝脂美玉一般。置身其间,真正理解了什么是晶莹剔透、纯洁无瑕的含义。大家在观赏冰川,“咔嚓、咔嚓”按相机的时候,由于我相机没电无法拍照,便四处观望(事后我觉得这是山神在保佑,故意让我的相机关键时候没电,才与众不同四处观看)。我发现这个地形危险,那陡斜的冰川板块往上延伸,愈往上愈陡,有一段悬吊吊的,还有大量雾气缠绕,说明在溶化蒸发,万一发生雪崩,后果不堪设想。我好像有一种预感似的,慌忙向队长建议:不要在此停留,应该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队长抬头看顶上的悬冰,确实是个凶险之地,急忙叫大家赶快通过,到前面不远那片突出的岩石上息脚。大家急忙往前移动。偏偏戴黄帽子的浙江朋友估计一辈子没见过这般美景,举着相机按个不停。我在他后面,一根绳子拴着,又不能独立前行,只好催促他。他一面拍照,一面慢腾腾前行。要不是拴着的绳子已经拉直绷紧,他还不想走,谁也没想到,他心情会如此激动,竟然在这个时候突发神经,张开乌鸦嘴大喝一声:“哇塞——!”

    他这一“哇塞”就大祸临头了。只听头顶几百米远冰岩上处发出像放闷屁一样沉闷的声音,感觉得到冰川上震动了一下,旋即就看到有冰块滚落。

    队长抬头一看,叫声“不好,雪崩当真来了!快跑!”

    幸好他已经到了那片突出的岩石上,气力又大,急忙抓住绳子把一长串的人使劲拽。人们听说雪崩来了,吓得惊恐万状,跟着队长拉动的绳索,往那片高出冰面的突出岩石上爬。我跟着大伙连滚带爬,只觉得上面声音愈来愈大,愈来愈沉闷震撼。雪崩产生的强烈次声波震得大地直哆嗦。浑身颤抖,心脏怦怦乱跳,胸口堵闷发慌,灵魂都惊得都好像在漂离躯体。就在我们连滚带爬快跑到这冰川斜坡的边沿时,前面那个浙江朋友一头栽倒,我也跟着栽倒,身子在陡斜的冰面翻滚。原来是他们在使劲地拽我们。翻倒在冰面瞬间,我看见顶上的冰雪气浪翻滚涌动,激射出飞天的白沫,以不可抗拒的气势,从空中向我翻倒。在常态下形成的重心感顿觉失衡,天地像在翻动摇晃。我骤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无足轻重,在威力无穷的大自然面前,简直就像一只蚂蚁,毫无反抗 之力。就在这一瞬间,雪崩的气浪夹杂着大量的冰块,从我身边呼啸着冲下山去。幸好这时我们已经被他们使劲拽着滚到斜坡的边沿,躲过了雪崩的主流冲击波。意识中刚一闪过“躲过一劫”的庆幸,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后续雪流,不断向下涌来,并向两边扩散,我挣扎着站起来,正待迈步,只觉得眼前一片白,一瞬间就被掩埋了。渐渐觉得呼吸困难,血脉喷涌,活埋真的不好受。我在雪中使劲挣扎,感觉周围在活动,说明被掩埋得不深。我记得我是被雪从顶部直接掩埋的,没有被冲倒翻跟斗,头顶是天,便本能地用手尽量往上乱抓,觉得很松动,同时觉得有人在抓我的手往上拽,我知道有救了。我估计大约1分来钟,就被大家刨出来。从雪里钻出头的一瞬间,我发觉自己像一只从蚕茧里破壳而出的蛹蛾。视野白茫茫一片。好在我还清醒,东张西望几秒钟,突然冒出一句话:“祸害活千年!”随后哈哈大笑。大家见我没闭气,还会说笑话,高兴得全部举双手“耶”了一声。大家像小白兔拔萝卜一般把我拔出积雪后,又去刨那个浙江朋友。按理说,他在我前面,应该先刨他,而何先刨我?后来听大家说,是我建议队长赶快离开这个危险斜坡,大家走得快,要不然全部死定了,对我有好感。还有个原因,雪崩是他发神经“哇塞”一声引起的,大家对他反感,所以后刨他。那位朋友被刨出后,精神状态就不如我了,脸色发青,张开大嘴喘气呼吸,虽然没受伤,但已经吓神了。我看见队长伸出两个指头在他面前晃动,问他是几?他竟呆呆地看着,眼珠转都不转,显然懵了。

              贡嘎山探险遇雪崩——惊险中感悟人生哲理、沿途美景妙不可言 ..._图1-7

    没死人,也无人扭腰骨折,没有一人被冰块砸伤,阿弥陀佛,还算运气好。大家松了口气,又好气又好笑。但受此惊吓,个个面有惧色,已没有继续前进的勇气。连同那个浙江朋友,总共有4个人被埋,有两个只埋了半身。有两个美眉虽没被埋,但已吓得四肢无力,行走困难。要人搀扶。队长摆摆手:“返回,太吓人了。难怪这座山死了那么多人。确实令人生畏。虽然这场雪崩不算大,但大家都从鬼门关徘徊了一趟,体验已经够深刻了。”

    归路已变成了一个直直的陡坡,过不了,只有绕道下山。经过一个悬壁,正好我们事先打的绳结套派上了用场,长度也够得着,当软梯用。人们依次而下。回到宿营地,那位浙江朋友才回过神来。见他头脑清醒了,大家愤怒至极,厉声斥责:“险些要了我们大家的命,叫你不要大声喧哗,你偏要乌鸦嘴。你厉害,口气大,把雪崩都‘哇塞’下来了!”

    浙江朋友哭笑不得,急忙申辩:“对不起大家,我当时太兴奋,就忘乎其形了。”

    我在旁边“嗤嗤”地笑。浙江朋友转而把矛头针对我:“就怪你加入,带来了霉运。我们原来是12个人,6、6顺,你加入,变成了13个人,13是最不吉利的数字。”

    一个香港美眉为我忿忿不平:“关别人加入何事?明明是你自己乌鸦嘴喝下来的,反倒怪别人。幸好他加入了,要不是他及时提醒我们离开那段危险地段,恐怕我们现在已全部被活埋了。你不感谢别人,反而抱怨,真不懂道理。我看倒像是山神刻意派他等在这里保佑我们。”说完,竟合起掌很真诚地向我作了揖。慌得我赶忙合掌,毕恭毕敬躬身回了一个大礼。心里暗想:别人的文化素质就是高,这就是有修养与没修养的区别!

    队长虽然有修养,但也颇有不满之色,用带有几分幽默,又显得很委婉的口气对肇事者说:“幸好没死伤人,要不然就要上央视了。攀雪山是一项很危险的活动,如果在危险地段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瞎嚷嚷,无疑是在用生命开玩笑。建议你以后加强情绪控制能力的训练,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是很有把握的前提下,最好不要参加这种危险活动。”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浙江朋友显得很尴尬。

    我连忙解嘲道:“没关系,我进山之前,已给山神老人打过招呼,请它高抬贵手。所以,它在与我们开玩笑,让我们尝尝活埋的滋味,以后好引以为戒,并没打算收留我们。”

    大家又是一阵笑,队长这才想起问我:“你被刨出后,为何要大吼‘祸害活千年’?”

    我笑着向大家解释:“我的老家是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城的四川宜宾的——就是那个出抗日女英雄赵一曼的城市,又是出好酒五粮液的城市。当地有种说法,把那种调皮捣蛋经常遇险却总能死里逃生的人戏谑为‘祸害活千年’。小时候我调皮捣蛋,爱下河洗冷水澡,老妈管不住,说我是祸害投胎,只好听其自然。有一次,涨洪水,我与几个伙伴斗胆大,跳入岷江奋勇向前,被洪水冲下两合水——就是岷江与金沙江的汇合处,往下就是长江,水势很急,漩涡、涌浪厉害得很,一般冲下两合水的人,九死一生。后来听说,有同伴惊慌失措去告诉我的老妈:小弟娃冲下两合水去了,言下之意,必被淹死无疑。以为我的老妈会急得跳。殊不知我老妈却胸有成竹地说:不关事,死不了,祸害活千年。果然,我当真没死,虽然肚子灌得胀鼓鼓的,却奇迹般地挣扎着凫上了岸。后来一生中,遇到多次险,都能化险为夷。所以,我想我早已归为‘祸害’一类,阎王老爷也嫌我爱捣乱,不收留,想插个队都不行,只好继续在阎王殿门外候着叫号,暂时还死不了,脱口就喊了一声‘祸害活千年’。

    大家听了又是一阵大笑。旋即开始忙碌做餐。

    笑话归笑话。望着皑皑的雪峰,我静下来后开始思索,人们冒着生命危险,千里迢迢前来探险,意义何在?渐渐地,我悟出:它的意义在于,体现出人类用顽强的生命力向大自然挑战的抗争精神,它考验人的毅力,增强人的勇气,培养人的强者气概!它使人通过生与死的考验,更加理解生命的真谛,更加热爱生活。经历了这场生与死的考验,我的思想境界已经得到了升华,吸山川之灵气,大地之精华,已将心身融入洋溢着真善美的自然界的我,今后定会在充满艰险的人生旅途中,留下更多的精彩瞬间,使我的生活更有意义!

                               作者:孤帆远影(巴山蜀水)——2008年夏、写于贡嘎山归来

    照片说明:此趟出行,经历惊险(遇到泥石流,遇到雪崩,都是很不容易遇到的)。最遗憾的是,拍照片时,由于随行老乡不懂数码相机乱按,无意中将分辨率给我按到最低档(本来该调到最高档2560X1920,结果却弄到最低档(640X480)我一直没发觉,回到家,才发觉照片不理想,一看相机分辨率,大叫一声:糟了!只好将就了。

    事后朋友们听了此历险经历,惊得眼睛鼓起叹曰:你娃命大,真的是山神老爷保佑你,雪崩活埋了居然没死,太神奇!我说:哈哈,阎王老爷不收我有啥办法,又在鬼门关瞅了一眼还是不让进,只好又回来与你们多混些岁月了。

     噩耗:现在的贡嘎山东坡燕子沟已经开发成旅游线路,游人繁杂,处处设限,充满铜臭味。去过的朋友对我说,很难找到我当初没有开发的时候前去那种返璞归真的感觉了!

    马后炮补充说明,兄弟姐妹们:后来(2012、4月)我一不做二不休,去攀了珠穆朗玛峰后,觉得一开头的“攀雪峰不要去珠穆朗玛”的见解不完全对。事实上,攀了珠穆朗玛峰后感觉,真正要见识顶级雪山的巍峨壮美,还是要去攀珠穆朗玛峰才更有感觉。遗憾的是,我攀珠穆朗玛是一时兴起,到了拉萨后,被偶遇驴友们临时怂恿仓促上阵,装备不全,只攀到5300米(收获也颇丰——真正感悟了何为“大行德广,大爱无疆)。下次去争取攀到6500米,哈哈,想横了,即便成为永久居民,能在珠峰上长眠不醒,也值。可进我的博客图片看我去珠穆朗玛拍的照片和累得要死不活,险些变成爬行动物的狼狈照。

    顺便说几句:去西藏拉萨布达拉宫的朋友千万不要坐飞机去,因为从低海拔到拉萨布达拉宫海拔差距4千来米,人的心脏、肺部突然适应不了,通常都是下飞机就进医院。医院给你提出的建议通常是:赶紧离开回到低海拔的区域症状就消失了(坐飞机到拉萨进医院,然后又打道回府岂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我在途中经过亚丁、稻城,遇到一位驴友,去亚丁四千多米处看仙乃日雪峰就受不了,回稻城进了医院,医生给出的建议就是,赶紧回到低海拔出,病情自然消失,本来说好要与我同行去拉萨,结果没去成,遗憾地就打道回府)。所以,要想愉快旅游西藏,能开车去最好开车去,经过几天由低到高海拔,慢慢适应,或者坐大巴走一天歇一天(我当时的线路是北京-重庆-宜宾-雅安-泸定-康定-理塘-稻城-亚丁-巴塘-芒康-左贡-然乌-波密-林芝-拉萨-江孜-日喀则-日照-珠峰-樟木(中国尼泊尔边界)—拉萨—重庆-北京,兜了个大圈,行程超万公里,耗费一个来月),沿途美景尽收,至少也要坐火车去(别忘了带氧气袋、葡萄糖口服液,缺氧头晕时喝两支缓解缺氧不适应症状有好处)。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