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巴山蜀水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1641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

已有 741 次阅读2021-1-11 12:18 |系统分类:科技教育|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山海经、揭秘 分享到微信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好像此文观点令人惊诧,又通不过,就作为内部发行,供能破解鄙人密码的高人参考吧

        

        习大大前段时间专门召开政治局会议,“求实”等重要刊物刊文章,反复强调弄清华夏民族远古的“根脉”,弄清“三皇五帝”是神话还是史实。足见其在为中华民族重新崛起,增强软实力、提升民族自信,不久的将来重新成为世界文明中心超前布局。因此,鄙人虽为一介草民,作为炎黄子孙,继揭秘三星堆之谜后,悟出了揭秘远古历史谜团的方法、经验。因三星堆之谜与《山海经》相互有关联,由此及彼,觉得有生之年有责任为进一步弄清中华民族远古历史助推、助力。故与《山海经》耗上了。


    近段时间考证《山海经》中的诸多地名,继前段时间定位了“西海”的其确切位置就是现在的天山北面的伊塞克湖(位置在吉尔吉斯,就是玄奘西行经过,在《西行记》中描述的“大清池”),并确定了我们中国传说中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打仗,共工战败,一怒之下把顶天的柱子撞断(怒触不周山,天塌地倾,女娲炼石补天)。这个“不周山”究竟在什么地方。经过深入考证后,确证“不周山”就是现在中国新疆西部的“慕士塔格山”,首次在中国通过卫星定位地貌图,向世人展现、确定了“慕士塔格山”半圆形世界唯一、独特山形地貌;并向国人首次解释清楚了中国的“不周山”取名“不周”的涵义:“不周”——没有形成圆周;“慕士”就是《阿维斯塔》语(现在中国新疆塔吉克族还在使用的塔语)“冰山”。“不周山”全称解释:没有形成圆周的冰山。并确定了与之关联的中国圣山“昆仑山”的中心地带确切位置——在今天的新疆和田(盛产美誉的地方)南山南面“慕山”一带。而顶天的柱子“不周山”(慕士塔格山脉)实际上是“昆仑山”的西北端(上部分)。由此也证明了我们官宣的西海是“青海湖”,“河出昆仑”(黄河发源地是昆仑山)的官宣同样是错误的(是汉武帝误信了张骞的传言金口玉牙——由于“昆仑”山脉高大雄伟,东西绵延千里,为彰显大汉帝国的巍峨壮美,于是就官宣“河出昆仑”(实际上黄河的发源地并非昆仑,而是从巴颜喀拉山麓的星宿海流出,看下面星宿海卫星地貌位置图),结果就错误延续至今。实际上,连“昆仑”这个词母语都不是我们华夏族的,而是雅利安《阿维斯塔》语“亏轮”的音译,直接说:昆仑,就是将“雅利安”人取名“亏轮”音译直接成了谐音“昆仑”,本意就是玉山、天柱。而我们中国人传说中的“西王母”,其实就是生活在帕米尔高原昆仑山一带的“雅利安女王”——这些证据,在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上,已经展现得清清楚楚,以后这些证据鄙人都会公开)。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1

    确定了“西海”、“不周山”、“昆仑山”的确切位置后,正是因为通过现代卫星定位地貌图与《山海经》描述的地理位置仔细比对,惊人吻合,深深感叹中国人几千年前的典籍《山海经》与现代科技吻合得那么令人震惊,促使鄙人对《山海经》进一步深入研究。近段时间深入考证“北海”的具体位置,又有新的重大发现。

    我们传统官宣的“北海”,通常都认定是现在属俄罗斯的“贝加尔湖”,其实这一认定主要是源于汉代的“苏武牧羊”——苏武被匈奴扣押,誓不投降,流放到贝加尔湖(故事中的“北海”)牧羊19年,方才回到大汉。因苏武牧羊显示了大汉民族汉家郎的民族气节,成为热爱祖国、体现民族气节的象征,中华民族家喻户晓。因而“北海”官宣为“贝加尔湖”成了国人的共识。这一缪误竟延续了两千多年。

    那么,“北海”具体位置究竟在哪里?事实上,《山海经》通过对“朝鲜国”的方位定性,已经将“北海”的位置定位得明明白白:

    《山海经.海内经》:东海之内,北海之隅边沿、角落,有国名曰朝鲜...这句话的解释是:东海里面,北海的边沿、角落,有国家名叫“朝鲜”...

    点击放大看图: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2

    比对下面卫星定位地貌图:朝鲜位置(“朝鲜”国称谓的最远古起始年代,鄙人后面再详细考证),恰好在东海里面,渤海.黄海边沿、角落。与渤海.黄海在东海里面,朝鲜边沿角落正好对应。与《山海经》的方位描述:东海之内,北海之隅边沿、角落,有国名曰朝鲜...完全相符由此说明:渤海.黄海,就是远古的“北海”。《山海经》定位之精确,令人惊叹。更令人震惊的佐证描述还在下面:
   《山海经.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狐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

    《山海经中的幽都之山在哪里?《方舆纪要》 卷11 昌平州: 幽都山,“ 《志》 云: 山在州西北,古幽州以此名”今北京市昌平县西北三十里。

    看下图:黑框为“燕山”山脉区域。实际上,更远古的“燕山”山脉叫“幽都山”。现代国人都知道,北京因挨着燕山,因此北京古代叫“燕京”。但很少人知道,比“燕山”更古老名称叫“幽都山”。而“燕京”更远古的名称叫“幽都”(由“古幽州”而来。而“幽州”更远的名称,就是《山海经》中的“大幽之国”)。从图中可见,“幽都山”延伸到“渤海”(北海)岸边,故《山海经》...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把燕山更久远的名称叫“幽都山”,地理位置讲得明明白白。如果说前面通过东面的朝鲜国的反方向位置证明了“北海”就是渤海.黄海;那么,反过来,又通过渤海西北面的“幽都山”的位置延伸到渤海边沿,又由此反证渤海就是远古的“北海”通过“朝鲜国”、“幽都山”东西两个参照点定位,确证中国远古的“北海”非“贝加尔湖”,就是现在的渤海.黄海。毛爷爷的诗:大雨落幽燕,秦皇岛外打渔船...”说明老人家通读、研究过《山海经》,清楚“燕山”更远古名叫“幽都山”,从北京西北面一直延伸到秦皇岛渤海边,所以才说“大雨落幽燕,秦皇岛外打渔船”,“大雨落幽燕”出处就是《山海经》中的“幽都之山”。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3

    由此可见,我们众多专家学者争论多年,至今难以定论正确位置的“北海”,通过《山海经》与现代卫星地图比对,最终确定:中国人远古的“北海”,不是以讹传讹,官宣的苏武牧羊的“贝加尔湖”,而是今天的“渤海.黄海”(远古统称为“北海”)。

    同理:“幽都”,史学界定性的2种解释:

      1、“北方之地”。此解释太模糊,范围太广,说了等于没说;

      2、传说中的冥界、阴曹之都。更是缪传。

    通过《山海经》“幽都之山”方位描述,与卫星定位地貌比对,这两种解释都不准确。正确的解释应是《山海经》中的“大幽国”,后来改为“幽州”,再后来名为“燕京”——就是今天的北京。

    继续用现代卫星地貌图比对《山海经》,还有惊人发现——日本远古的称谓:

    按照百度百科解释:日本古代称谓“倭”大和)。在日文中同“大和”一样都发音为“yamato”,“大和”与“倭”一样为日本国的别名,“倭”字起初并没有贬义。此名起源于三国时期魏国皇帝曹睿曾御封当时日本的君主为卑弥呼(即亲魏倭王),“魏”字去右边的“鬼”字舍去“魂魄”之意,加上左边“亻”加上往来的“友人”的意思,于是亲魏倭王的所在国家也叫做“倭国”,倭国之名得此由来并延用了较长一段时间。7世纪后半叶(中国唐朝时期),倭国对外国号修正为日本。按照百度百科此解释:“倭”字最初起源于三国曹睿帝(很多专家学者都沿袭此说,几乎形成官方共识)。

    此解释显然错了。也就是说,“倭”并非起源于三国黄帝曹睿(曹操孙)。在更加久远的《山海经》中就有了“倭”。至于《山海经》的写作年代,是不是我们众多专家学者认为是战国、或西汉的作品,某大权威甚至说作者是古蜀国人或楚人。这些论断正确与否?鄙人将在后面论述。

    预告在先:鄙人已经通过现代卫星地图对《山海经》中的山川位置精确定位,并通过远古三皇五帝在诸多远古典籍中的出现频率,远古城市名称、远古中亚、东亚周边诸多国家的民族特征、物产等诸多关联性等方法,证明这些说法是错误的。

    请看4000年前的《山海经》,把4000年前日本及周边国家的描述,定位之精确、取名之形象,与现代卫星地貌图完全吻合,令人震惊:甚至怀疑,《山海经》的作者,只有置身于太空上俯瞰地球,才能把日本国的地理位置,与周边国家的方位,相关国家的地形地貌,描述的那么精准!

    《山海经.海内北经》:盖国在钜燕南,倭北。倭属燕。

      查阅词典:“钜”通“巨”。钜燕国就是巨大的燕子形状国家。

     朋友们仔细看鄙人截取的现今中国、日本、俄罗斯比邻区域卫星地形图。

     像得令人震惊(点击放大看)!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4

    

    从最下图中可见,《山海经》上述描述,对钜燕国、盖国、倭国,相互之间的方位,以“盖国”为南北定位中心,定位非常精确。最令人震惊的是:钜燕国的命名——请看顶端放大图,头部、身子、尾部(或者说是翅膀)、两只脚,真的极像一只巨燕。问题是:这个巨大燕子形状,只能在高空飞机或近地轨卫星上才看得出这个形状,4000年前的《山海经》作者,哪来的高空飞机.近地卫星?如果没有,置身大海中的巨大岛屿上,怎么能看出这片地貌像只巨燕,那么形象取名“钜燕国”?

    需要说明的是:今属俄罗斯库页岛的“钜燕国”区域,在4000年前,与当时势力范围还在中国新疆西部中亚区域的雅利安人(俄罗斯人的祖先)还沾不上边。按照《山海经》“倭属燕”的说法,现在日本的本土“倭”(本州区域)属于“钜燕国”。

    特别注意:《山海经》“倭属燕”这句话,事实上把日本模糊的远古历史追溯到了更加久远的4000年前的源头:既然“倭国”属于“钜燕国”,反过来又说明:远古日本(倭国)的区域包含了“钜燕国”(今属俄罗斯库页岛的大片区域),比今天的日本广大得多!这可是重大的日本史学新发现,对日本民族溯本清源意义重大(可能至今日本人不知道,北海道在远古曾经叫“盖国”,日本本州(倭国)都属“钜燕国”统辖。

    实际上,鄙人揭秘了三星堆之谜后,为进一步弄清华夏民族三皇五帝远古历史,深入考证《山海经》,为确定“北海”的正确位置,顺带考证出了“钜燕国”的确切位置,给中国、日本史学界提出了新的课题:我们中国的燕国,史学界比较认同的看法是:

    燕国(公元前1044年-公元前222年),周朝时期的周王族诸侯国之一,始祖是周文王庶长子召公前7世纪,燕国向冀北、辽西一带扩张,吞并蓟国后,建都(今北京市)。燕国国祚八百二十二年。

    问题是:“倭国”属“钜燕国”这一史实经鄙人考证出来后,又产生了新问题——这个远古的“钜燕国”与中国3000年前西周分封的“燕国”有没有关系?公元前1044年,周武王灭商后,封其弟姬奭于燕地,是为燕召公那么,周武王将其弟姬奭于燕地说明在西周之前,就已经有“燕”了,“燕”的称谓起始点就不是西周,而是更加久远的年代。既然“燕”在更加久远的年代,在《山海经》叫“大幽国”,后来在西周年代才正式命名封号“燕国”,那么与西周“燕国”与相距不算很遥远的“钜燕国”,两者之间是不是有关联?这些都值得进一步考证。

    希望日本朋友看了鄙人这篇文章后,反馈给日本政府、文化史学界,高度关注、深入研究4000年前把中亚、东亚诸多国家远古风土人情、山川地理位置描述非常精准,与现代卫星定位地貌图非常吻合的《山海经》。

    《山海经》这段文字也有新发现:

       朝鲜在列阳东,海北山南。列阳属燕。

    翻译成现代话:朝鲜在列阳的东面,海(朝鲜海)的北面,山(长白山)的南面。对照卫星地貌图,朝鲜正是在朝鲜海的北面,长白山的南面(又一次令人惊叹:《山海经》的定位真的很精确,4000年前写《山海经》的古人,是怎么做到的)?再根据“朝鲜在列阳东”这句话,反过来又说明“列阳”在朝鲜的西面。这个西面的城市,就是现在的辽阳,战国时代叫襄平更加久远的称谓叫“列阳”,“列阳”与“辽阳”是谐音。顺便说一句:好像辽宁省的辽阳市官方介绍,追溯远古历史,最远才追溯到2400年前的战国年代的“襄平”,似乎并不知道“襄平在更加久远的年代,在《山海经》叫“列阳”。

      放大看图片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5

    牵藤带叶,顺便考证“朝鲜”的来历。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6

    百度网上有两种说法:

    1、朝鲜的说法: 传说前2333年,天神桓雄和“熊女”(本意是熊变成的女子,可能是以熊为图腾的部落女子)所生后代檀君王俭於今日的平壤建立王俭城,创立古“朝鲜国”,意思就是“宁静晨曦之国”。檀君统治朝鲜1500年之后退位成为山神。此传说记载於《三国遗事》檀君在平壤(今称)的一位酋长家出生。他自幼热心磨练弓、枪、刀等武术,努力领会自然和社会上的事理。他身材魁梧,头脑聪颖,武术出众,逐渐有了要改造和变革社会的想法 檀君继承父亲作了酋长后,改造和发展原始的政治机构,建立了行政、司法、军队等强大的权力机构,于公元前30世纪初在平壤城定都,宣布了“朝鲜”国的成立。

      朝鲜自己的的说法显然带着浓郁的神话色彩,朝鲜本国没有令人信服的典籍、考古遗址支撑。估计朝鲜本国(朝鲜.韩国)史学界至今都不知道,在《山海经》中,朝鲜国名出现了两次,且定位十分精确。

     2、中国的说法有多种:史学界比较认可的是:朝鲜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就是商纣王的叔叔箕子建立的。商纣王有三个有名的叔叔,比干因为劝谏被挖掉七窍玲珑心,后来成了文财神;微子投降了周朝,成为宋国的开国国君;商纣被周武王讨伐,身死国灭。箕子被放出来,周武王找他谈话。箕子不愿做周朝的官,于是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带着5000多商朝遗老遗少,去往朝鲜北部。建立了箕子朝鲜。成了朝鲜历史上最早的国家。并声称这是“朝鲜”一词的最早记载。箕子是商纣王的叔父,武王灭商后,箕子渡海去了朝鲜。中国这个说法源自司马迁的《史记·宋微子世家》:武王封箕子于朝鲜。

    站在公正的立场看,中国这个传统官方说法,仅凭司马迁《史记》“武王封箕子于朝鲜”,就下结论说,朝鲜国的起源源于西周的商朝遗老“箕子”,同样证据欠缺。即便“武王封箕子于朝鲜”属实,也不能说明“箕子”没去“朝鲜”之前,这片土地荒无人烟,没有国家。很难想象一个养尊处优的商朝的遗老、商王叔叔会选择一个荒草丛生、虎狼出没,拉屎不生蛆,名称都没有的蛮荒之地度过余生。一定是对这片区域比较了解,而且很出名(应该是在他之前就有“朝鲜国”名了),清楚这个地方是宁静晨曦之国”(朝鲜的国名解释)。显然是风光秀丽、物产丰富、适合安居养老,才会去这个地方安度晚年同样也不能说明是箕子去了后,才把这片土地取名为“朝鲜”,事实上,司马迁《史记》这句话本身就说明:箕子封到这片土地之前,就已经有“朝鲜”这个国名了。恰好,《山海经》上,两次出现“朝鲜”国名:

    《山海经.海内经》: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 

    《山海经.海内北经》:朝鲜在列阳东,海北山南。列阳属燕。

    既然《山海经》中两次出现“朝鲜”国名。我们只要能证明:《山海经》是在西周周武王之前的年代写成的,那么就证明:“朝鲜”国名,在箕子去朝鲜、周武王封箕子到朝鲜这片土地之前,就已经有“朝鲜”这个国名了。这样一来,我们依据《史记》“武王封箕子于朝鲜”这句话,说“朝鲜是箕子最先建立的、首先以朝鲜命名的国家”就站不住脚。

    继续探讨,说来话就长了。暂时打住。

    不过,可以很有把握告诉朋友们:继揭秘了三星堆之谜后,因为三星堆一些问题与《山海经》有关联,要彻底弄清事实,鄙人不得不深入考证《山海经》。经过鄙人多方面考证,《山海经》主要内容写作年代根本不是我们一些权威专家教授认为的,是战国、西汉的作品。事实上,著述年代远远超过西周周武王年代,比《尚书.禹贡》、《竹书纪年》、《左传》等更早,是中国最远古的典籍,当是在4000年前,夏禹时代由他本人或者下属史官写的,部分内容是商代增加的。极少部分是西周增补的。

  

     而且,鄙人通过深入考证《山海经》,弄清楚了我们华夏民族的轩辕老祖、颛顼、夏禹等,在4000多年前,活动区域并不仅仅局限在官宣的“黄河流域中原一带”。范围更加广大,在昆仑山一带就有轩辕黄帝的“下都”(第二都城),就已经与生活在帕米尔高原一带的北狄、犬戎、白民国等雅利安人族群是邻居了。却为什么在文字书写存储上,没有受到苏美尔人发明、巴比伦继承、古波斯延续的楔形文字泥板书的影响,而是自成体系用自己发明的毛笔.竹简书,把中华文明延续至今。换句话说:商代的“甲骨文”并不是中国最久远的文字雕刻保存方法(殷墟发掘出的一些甲骨片,发现还未雕刻、残留的毛笔字书写文字以已经证明)。4000年前华夏族就发明的“毛笔书写、竹简载体保存方法”,远比苏美尔人发明的楔形文字泥板书,书写保存都更方便。才使得华夏民族在文字方面自成体系代代相传,才能够在4000年前的大禹时代,通过夏禹本人十多年治理大水,走遍华夏千山万水,动用国家力量,才能把中亚、东亚这片区域的山川地理、风土人情了解的那么透彻,通过毛笔方便书写竹简存储,才能产生世界首部定位精确、与现代卫星地形地貌图高度吻合的山川地理书《山海经》。


    另外:经过鄙人深入考证,《山海经》描述中亚、东亚区域地形地貌与现代高科技卫星地图比对高度吻合,令人震惊!成书《山海经》的原始作者,除了星外文明将太空看到的地球地貌信息传递给当时的地球人这一可能外,一定是有超凡重大历史事件的推动,为人类造福的责任感、使命感,才会促使作者走遍、考察以华夏为核心的中亚、东亚山川地理,风土民情。遍观中华历史,具备这个条件的历史年代重大事变、人物,唯有一人:4000年前的惊天大洪水直接导致舜帝年代派夏禹治水(他的父亲夏鲧也治理多年的洪水未见成效受惩罚被杀)正是因为夏禹治水十三年不入家门,足见其忙碌一生在中华大地四处奔走,才有可能在他本人亲自走访、或指挥分派他手下一帮人分头亲自走遍中亚、东亚的千山万水,方才能够将这些中亚、东亚的地形地貌、方位描绘得那么精准(为什么会那么精确,我都解不透)。以至于几千年后依然能与现代高科技卫星地貌图高度吻合。所以,《山海经》的成书年代、作者,当是夏禹本人及他手下的一帮官员。绝不可能决不可能是战国、西汉几个文人靠杜撰写成的(没有这种人力、财力、物力、精力等诸多条件笃志躬行,走遍中亚、东亚的山山水水;更没有这种责任感、矢志不渝的坚强毅力作推动力;也没有这种集国家文化之大成文化水平)。

      巍哉夏禹,万世流芳的华夏民族超级精英、无私奉献福泽苍生的举世无双楷模,留下的《山海经》万古流芳!鄙人深入考证了《山海经》后,怎能不对你敬佩得五体投地、仰视巍巍!

       另外,鄙人渐渐形成了新的观点:现在发掘出的以中原文明为核心的中华“黄河流域文明”、“长江中下游文明”(但始终发掘不出夏朝文明铁证,因而不被世界认可),当是华夏文明的第二次文明。曾经在这一带生息繁衍的华夏族群的第一次文明应当是被惊天大洪水摧毁了(洪水有多大,巨浪高达几百米——什么因引起,鄙人以后将有专文论证)。也就是说,黄河、长江中下游的华夏文明都被惊天巨浪摧毁了。正因为这次大洪水的巨大自然灾害,曾经生活在黄河流域中原一带的华夏残存族群向西部高处昆仑山一带迁徙,才有了与西部昆仑山穿着兽皮的雅利安人的接触、成为邻居,才有了《山海经》中多处出现的昆仑山一带有形象如同虎豹的“西王母”(其实是穿戴兽皮、帽的雅利安人女王)的记载;有“帝之下都”、轩辕之孙始均与雅利安人联姻建立的“北狄之国”、“犬戎国”等的记载。鄙人甚至认为:多年来我们的考古界一直把华夏文明的源头注意力放在黄河流域中原一带,至今进展不大。假如我们把眼光放远点,完全有可能在昆仑山的核心地带“慕山”(昆仑虚)——新疆和田一带的周边区域沙漠下面,考证出三皇五帝的远古都城、或者说活动中心相关城池文物。因为这一带没有被大洪水摧毁,虽然被黄沙掩埋,但没被摧毁。现代科技进行覆盖检测,已经可以做到。


    这些内容多多,以后都会将考证公开。

    下图为“西海”(伊塞克湖)的位置。不周山——没有形成圆周的冰山位置。放大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进一步放大卫星地图,比对“不周山”(慕士塔格)的半圆弧山脉走向)。

重大地域考证纠错——传统官宣的“北海”是贝加尔湖定论是错误的 ..._图1-7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巴山蜀水 2021-1-22 21:38
深入思考,还有一个更大的疑惑:《山海经》如果仅仅是几千年前华夏民族亲身经历,著述者走遍了这些万水千山的地形地貌,地理位置才描写的那么精确,那么我们华夏民族4000年前的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势力范围,不仅对西面遥远的大荒之地西亚、中亚、帕米尔高原一带地形地貌描绘的那么精准、形象,居然连东面海上的古代钜燕国——现在属俄罗斯的库页岛都去测绘过?东西相距万里之遥。不可能吧?没去过,又怎么会那么形象地知道库页岛的的底端像一只巨型的燕子?其实,即便亲自去测绘过,即便是有现代人有高精尖激光测绘仪,但仅凭站在大地上观察,无论如何测绘者也悟不出库页岛的底端像一只巨型的燕子啊。所以,唯有一个可能,远古(三皇五帝)的时候华夏民族曾经与星外文明有过接触,星外文明曾经给《山海经》的作者、夏禹等人讲述过在天空看到的地球形状,传授过从太空飞行器上看到的地球地貌相关知识,甚至展示过相关地貌图形。否则,无论如何,身处地球华夏民族再怎么想象,也想象不出,库页岛的底端钜燕国,像一只巨型的燕子啊!不知道库页岛底端像一只巨型的燕子,就不可能误打误撞、那么形象地取名“钜燕国”。同理,根据“不周山”(慕士塔格)的半圆形地貌图取名是一个道理:不是置身在太空飞行器上观看地球,身处大地,无论如何也看不出绵延几百公里的“不周山”(章尾山、慕士塔格山)形状像个半圆形,故而很形象取名“”不周山“——没有形成圆周的冰山。而且,相互之间的定位又那么精准,用碰巧来解释是绝对说不说过去的。一个碰巧,那么多地形地貌、与大海的位置,相互之间都定位得那么精准,都是碰巧啊,可能吗?
回复 巴山蜀水 2021-1-13 10:26
为什么西方能发掘出四五千年的楔形文字.泥板书,证明苏美尔文明、巴比伦文明有五千年历史?中国至今发掘不出商代以前,4000年以上夏朝、乃至5000年左右三皇五帝的文字证明?原因是,中西方学者在研究这个问题时,忽视了文字载体的材质耐久性。鄙人经过深入研究,悟出了缘由:发源于西亚两河流域5000年左右的苏美尔文明楔形文字.泥板书,其书写载体是泥板,经过晒干或高温烧结,掩埋后,四五千年甚至更久也能够保存,很难腐朽,所以现代人可以发掘出这些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泥板书。华夏族由于采用的是毛笔书写.竹简作为载体保存文字。这个毛笔书写.竹简载体保存方法,比同时代的苏美尔人楔形文字泥板书书写保存方法方便,快捷,但有个致命的弱点:竹简是有机物载体,很难保存四五千两不腐朽。再加上四千多年前尧舜禹时代,发生过惊天大洪水,把黄河流域中原一带、长江中下游全部淹没(由陨星落海激起的滔天巨浪高达280米左右——巨浪到达的高度已经到达四川宜宾往上几十公里金沙江边安边镇一带——这不是凭空想象,我以后将会用四川宜宾金沙江边安边镇特有的一种生物现象证明这次滔天大洪水到达过这一带(以后说透大家就明白了)。与之关联,同等稍低海拔高度(220米左右)的巴基斯坦发掘出的哈拉帕文明4000年前(与夏禹治水同时代)骤然消失,几千年后,上个世纪才发现,也是这次惊天大洪水摧毁的(哈拉帕的发掘,没有发现死亡者是战争摧残的伤痕,而是突然全部死亡的,且有大量的淤泥已经证明毁灭与大洪水关联——什么样的大洪水可以骤然把整座城市毁灭,摧毁所有的生灵,无人生还。再怎么大的倾盆大雨也不可能突然摧毁整座城市,毁灭全部生灵?而且,中国的典籍更说得明白,大洪水发生在尧舜禹三个黄帝年代(尧帝活了140年,有说90多年,执政时期洪水就困扰他七八十年,一生都在治理洪水,后传位给舜,舜又治理了30多年,后来禹又治理洪水十三年,洪水肆虐总共百多年),什么样的暴雨会延绵百多年?这种天降暴雨百多年淹没世界的自然现象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毫无疑问就是由巨大陨星落海、突然来临的惊天巨浪瞬间淹没毁灭整座城市、范围广大的低海拔区域)。也就是说,长江、黄河中下游一带文明也像哈拉帕文明一样,全部被全球性的300米左右的滔天巨浪扫荡摧毁),远古典籍荡然无存。这就是我们至今在黄河、长江中下游流域发掘不出是确证夏朝文字、都城的主要根源。我在文中已经说了:我们中华现有的文明记录,实际上是二次文明文字记录,第一次与苏美尔人同时代(4000多年前)文明的文字记录已经被舜帝时代的大洪水毁灭了。残存的华夏族向西部昆仑山高海拔区域迁徙(回迁),与生活在帕米尔高原的雅利安人再次成为比邻。更远古的时候曾经是比邻,后来华夏族相向东南迁徙、发展,进入黄河、长江中下游流域,大洪水后,黄河长江中下游华夏族文明被摧毁,再次回迁高海拔的西部昆仑山一带,与昆仑山的雅利安土著发生冲突,这才有了《山海经》中“禹攻共工山国”的记载。所以,我们现有的远古三皇五帝文明记录已经断代。夏朝以前的文明只有通过传说获得一些残存记忆。通过这些残存记忆,反映在经过大洪水劫后余生,又通过夏禹率领华夏族治理洪水,开山导流、疏通河道洼地,积水归流入海,华夏族重新获得新生,逐渐重新返回黄河长江中下游生息繁衍。也就是说,我们华夏族现有的文明记录,实际上是夏禹治理洪水后重返中原的二次文明延续。夏禹及所属官吏通过《山海经》,反映出4000年左右当时中亚、东亚的山川地理风土民情概况,《山海经》中的多数内容,几乎都是他们的亲身经历,并将更久远的三皇五帝等远古老祖的残存记忆,反映在《山海经》中。所以,三皇五帝的记忆因没有文字保存都比较模糊。正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的历史从夏禹之后才比较清晰(二次文明)——受益于《山海经》的记载。但《山海经》也有商代的增补,因为其中有一章出现了“成汤伐夏桀于章山”的记述。
回复 巴山蜀水 2021-1-13 09:34
“武王封箕子于朝鲜”这句话本身就说明,“箕子”被封于“朝鲜”之前,就已经有“朝鲜”国名了。否则,如果这个地方连名字都没有,周武王下诏封箕子时,怎么说,怎么下诏,总不可能指着个大概方向对箕子说,封你去那个名称都还没有的蛮荒之地去安度晚年吧;诏书上总不可能把这个没名称地方画个圆圈或方框代表,或者用“无名地”代表,下昭为“箕子封于无名地”吧,更不可能下诏书为“箕子封于X地”吧。毫无疑问,在箕子封于朝鲜之前,这个地方早就有“朝鲜国”的名称了。一代明君周武王肯定不会把商王叔叔封到名称都没有的荒芜之地度余生吧。又不是流放罪犯。肯定还是要选择一个早已开垦成王道乐土、光鲜、衣食无忧的区域,面子上过得去的地方让箕子安度晚年。这样才能面对舆论、安抚商朝遗老才说得过去啊。再则,即便是箕子封到朝鲜后,带去了更先进的文化,把朝鲜发展得更加繁荣、光鲜,也只能说箕子在朝鲜国原有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但也不能说朝鲜国是箕子原始建立的。就如同被曹丕篡位,封为山阳公(今天的河南焦作)的汉献帝曾孙刘阿知带着2000族人东渡日本,带去了汉朝先进文化,使日本更加开化、繁荣,但也不能说日本是刘阿知原始创立的的国家一个道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