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船长讲故事 //www.sinovision.net/?31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写给 Louis 小朋友的故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孟冬花

热度 7已有 5184 次阅读2012-4-3 16:17 | 分享到微信

 

 

                                             孟冬花

         校长说来了个插班生,下课后我匆匆赶到校长室。

         第一眼看到这孩子的时候,我愣住了。老天爷啊!有句话叫万千宠爱于一身,这孩子咋就那么不招人待见,鼻子眼睛嘴巴全紧急集合了,人说这五官长的跟包子似的,那是骂人都不带吐骨头,这小家伙儿啊!整个一世界名著《悲惨世界》!

         冬花的爸爸是麻省大学的著名教授,为人和善。老头大约是晚年寂寞,不远万里奔赴中国领养了她。老人动情的跟我说,那个孤儿院啊,全是女孩!这孩子可怜啊!生下来没一个月就扔在巴士里了。老人让我给起个名字,其实她护照上的名字是Julia Su,一般我们起名字都是谐音取法,这个不太容易了。整好那天下了大雪,我灵机一动说,叫冬花怎么样?老人喃喃自语了几遍,握着我的手说,好听,我指着窗外的雪花解释完名字的意思,老人更满意了,笑的跟朵老窝瓜花一样甜蜜。

         冬花被校长正式分到我的班里,我的教室主题就是海洋。冬花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喜欢教室的颜色。我挠挠头说,嗯!也许明年再换吧!

        她的汉语学习艰难异常,其他白人的小孩子都能简单对话了,她还是顽固的把英文进行到底。很多次我找她谈话,说来说去,总算咬牙切齿的蹦出了三汉字--不喜欢!

       美国小学校的课程很松,作业基本上是随心所欲,想写就写。不写也行。

       我们做老师的辛辛苦苦设计点作业也不容易,内心还是希望家长欣赏,学生喜欢。能收到所有学生的作业那基本上是太幸福了,说明你的辛苦没白费。每天早晨我站在门口跟家长说早安的时候,都盼望着学生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骄傲的说,看!王老师,作业,我都写完了哦!

          大部分学生的美国口音依然很重,所以很多时候我听到都是,王老鼠,作业我都谢玩了。即使被叫做老鼠,看着学生努力写下歪歪扭扭的汉字,有的还在作业本上画了小鸟或者大树,彩虹下的小木屋,木屋门口站着一个貌似巫婆的家伙,脖子上挂一牌子,上写三个大字“王老师”。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师们都在交流各自班上孩子们的创意和发明,幸福之情洋溢于脸上!

         每一个早晨我都期待着冬花的作业,每天等来都是冬花爸爸抱歉的笑容,老人颤巍巍的从书包里拽出一把破报纸样的物事来,跟我说,扫瑞,她不喜欢!

         饱受打击里我也茁壮成长,每次我都握着苏老爸的手说,欧克欧克,没关系的!看着苏冬花目不斜视的晃过我面前,我心里这个火啊!不交作业也就罢了,怎么每次都把我辛辛苦苦精心设计寓教于乐的得意之作揉成废报纸呐!

       再加上冬花总是一幅傲慢自大目中无人的样子,我愤怒的在心里说,每天早晨都不理我,满脸旧社会外加吃了三斤碎玻璃的样子,这张脸长的跟飞机起飞块一样了,有啥了不起!

       言罢忏悔,上帝啊!原谅我,在心里说了一个老师不该说的话!不不不,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能这么恶毒的咒骂一个孩子啊!阿门,原谅我!

      冬花的英文中文都很差,而且很容易激动,而且有严重的暴力行为。

一生气就会尖叫,然后用手抓人掐人。

         冬花爸爸把这归罪于万恶的孤儿院,说那里生存环境恶略,大部分的孩子都会变得敏感易怒有攻击性。领养的时候院长推荐了几个长相可人乖巧可爱的女孩子,他都拒绝了,大概是见我面带疑惑,老人淡淡一笑说,可爱的孩子总会有人领养,她就很难了。所以我和太太坚持领养了她。

         我不由汗颜,佩服至五体投地。

        从此对苏冬花多了一丝复杂的感情,是感恩?怜悯?愧疚?

        其实说实话,老师也是人,虽然努力做到一碗水端平,但内心对那些品学兼优,长相讨巧的孩子还是禁不住多看上几眼,从幼儿园到大学,不论美国中国,相信都是一样的。

          冬花最近开始笑了,这让我有些感动。虽然不是冲我。

          分组做游戏的时候以往她每次都跟小朋友说那经典的三个字,不喜欢!

然后就有小朋友“哇”的一声大哭,呜呜咽咽的说,王老师,苏冬花说她不喜欢我!

        在中国,这没问题,老师无非轻描淡写的一句,那你跟别的小朋友玩就好了。

在美国这是大事,如果孩子回家跟父母说,小朋友不喜欢跟他(她)玩。第二天老师八成就会被校长叫去谈话了。

        一向满脸万恶旧社会的冬花竟然笑了,这让我很欣慰。

         不仅是笑,而且分组的时候她几次破天荒的提出,要和艾安竹在一起。说起这个安竹啊!那真是玉树临风赛潘安,品学兼优美少年,人称电眼无敌的小帅哥。     他和妹妹安琳是人见人爱的双胞胎,电视广告都拍了好几部了。关于这对双胞胎的故事咱们以后再表。

         冬花跟安竹在一起分组做游戏,天下太平了啊!教室里很久没有哭声了。

         邻班许老师几次问我,哎,你们那个鬼见愁冬花怎么最近这么乖啊!

         这外号老师们叫的有点心下不安,不过叫啊叫啊也习惯了!

          安静了几天了,过分的安静预示着风暴的来临。我不由得有点担心。

         午休的时间环顾四周,泉思源正忙着折纸飞机,何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几个捣蛋鬼都看上去都很正常。女生们都在安静的看书。

         冬花正在图画本上乱写乱画。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下午是社会学,我正在黑板上挂图画,教室里突然传来一声狂笑,我转过身去,看到冬花心花怒放的在椅子上晃来晃去的,笑的手脚乱颤。我竭力控制着愤怒问道,冬花,我们在上课啊!她依旧大笑不止,一脸得意忘形的样子。全班乱作一团,所有的孩子都开始大笑。没办法,只能先把冬花送训导处了。

        那个下午非常的糟糕,第二节的音乐课根本上不下去了,只能草草收场。

        训导处的樱桃老师放学后找到我,满脸不惑的问我,冬花是不是吃什么药,在我办公室里也一直笑个不停。

        第二天分组做游戏的时候,安竹突然找到我,小声说他不想和冬花一组了。

        我震惊问道,安竹,你这么乖,老师才让你照顾冬花啊!

         安竹含着眼泪咬牙说,嗯!

         每天下午的自由游戏时间是孩子们的最爱。

        美国学校的小学老师的办公室一般就在教室的角落里,方便随时管理,只是苦了老师们,从上班到下班没有一分钟放松的时间。

        我正忙着整理第二天的教案,突然间泉思源弹簧一样的猛跳起来喊道,王老师,冬花拉安竹的手!美国的小学和中国其实也没多大区别,一般来说,二年级的男女生已经不在像幼儿园一样的拉着手了。

         安竹红着脸站起来说,她不是故意的!我们在玩积木!

         教室里暮然安静,孩子们就像看外星人般的看着安竹和冬花。

         冬花尖声叫道,我没有,没有!

         我先把泉思源叫过来,一般来说这个捣蛋鬼总是找麻烦,所以先要解决他。

         这一次泉思源涨红了脸,高声说自己没有说谎,冬花不仅拉安竹的手,还搂了安竹。

         老天,越整越复杂啊!

         因为还有课,所以按惯例把三位送了樱桃老师的训导处。

         第二天樱桃老师找到我说,这一次那个泉思源真没说谎,安竹也承认了,每次冬花都骚扰他啊!看来不能再让冬花跟他一组了,虽然孩子们还小,但冬花一直怪怪的,还是分开的好。

         我点头称是。

         泉思源继续在班里散布他的独家小道消息,冬花喜欢安竹,偷偷的拥抱安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安竹终于不来上课了,安竹妈妈跟我说,今天早晨他哭了一早晨,怎么说都没有用,不想来学校了!

        这是大事,在美国如果小孩子说不想去学校了,校长一般都会亲自过问。

        校长再次侦查的结果也是一样,泉思源没说谎,但这种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安竹小朋友的痛苦之上行为必须批判,课堂里泉思源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诚挚的向安竹和冬花道歉。并保证绝不再犯。

       安竹分到另外一组,泉思源和冬花在一组了。

       冬花不时告状,说泉思源又说她和安竹的事。

       我生气的问泉思源,泉思源狡猾的说道,我只说了拉手,没提名字。

       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泉思源被责令不得再说“拉手”二字。

       又过了一天,我再次严令泉思源,连“手”字都不能提了。

       邻班的许老师笑我比“文字狱”还狠!泉思源比窦娥还冤啊!

        你们不知道,泉思源是那种给半根儿蜡笔就能开染坊的主儿。

        下午游戏课,热闹非凡,一如往常。

         泉思源坚持要玩乐高积木。

         冬花狠狠的看着泉思源,咬着牙说出她最爱的三个字,不喜欢!

         泉思源坏坏一笑,用自己的左手拉着右手,嘴里哼哼唧唧的发出声音,还矫情的轻轻在手背上抚摸几下。

         然后夸张的捂住自己的嘴,那意思是,我啥也没说啊!

         安竹大哭,冬花气的高声尖叫,看到的孩子们笑的肚子都疼了。泉思源被叫到我桌子边罚站,这厮满不在乎的斜着眼睛看着我说,怎么了,我什么也没干!

我气得鼻子都歪了,不过总不能规定他不能左手摸自己右手吧!

         结果不了了之。

         泉思源每天都自己左手摸着右手,更发展到无耻的境界,甚至“喯”的一声亲了自己手背一下,教室里彻底开了锅,孩子们笑的都钻到桌子下面去了,更有受不了的笑的满地打滚儿。

         我也被气的笑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冬花突然站起来,走到泉思源面前,小泉看到满教室的沸腾局面正美的闭着眼睛,噘着嘴巴,发出“哦哦”的恶心声儿!说时迟那时快,冬花突然搂着泉思源的头,“呗”儿的一声,亲住了泉思源的嘴,泉思源反应过来,生米已然煮成熟饭,教室里突然一片安静,这世界已经改变!

      “哇”的一声,泉思源放声大哭,冬花兴奋的手舞足蹈,得意忘形之下情绪严重失控,当天就住了医院。

          第二天泉思源妈妈不好意思的用中文跟我说(泉妈妈曾经在美驻上海领馆工作过一年)他不好意思来,没办法!

         然后大笑,我憋了半天实在控制不住了,一起大笑起来。

         全班的小朋友都听到了,大家一起开心的笑了。

         这一次例外,我没有敲那个让大家安静的小铃铛,就让孩子们一次笑个够吧!

          哈哈哈!

 

孟冬花_图1-1





上一篇: 哈佛听课记
下一篇: 开场白





鸡蛋

鲜花
3

握手
3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anniexm 2012-4-4 06:45
  
回复 国际盲流 2012-4-3 22:16
第一眼看到这孩子的时候,我愣住了。老天爷啊!有句话叫万千宠爱于一身,这孩子咋就那么不招人待见,鼻子眼睛嘴巴全紧急集合了,人说这五官长的跟包子似的,那是骂人都不带吐骨头,这小家伙儿啊!整个一世界名著《悲惨世界》!
        
回复 燕燕 2012-4-3 21:53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