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博文

分享 昨夜之月
2018-10-15 22:05
《昨夜之月》 在微凉深夜 有人怀念黄昏 仿佛那枚血色权力图章 才是喝止头痛的 阿司匹林 为此,他们将报纸上神启 贴满整个窗户 在静默街头、路口 深窗孤独 形单影只电线杆上 庄严寻人启示 灵魂信息 性病医疗小广告 紧紧并立 庙堂伴随着方士 看,江湖也和 无须郎中混在一起 一架机 ...
个人分类: 诗歌|1148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站得更高远,还是匍匐得更谦卑?
2018-10-15 22:04
《贡嘎山,我的兄长》 贡嘎山 我的兄长 白发垂天三万丈 在朝圣路上 面朝青藏高原 跪拜了千万年 这位长孙 在听爷爷讲故事—— 每一个山根的膝盖 都压着一个猴子 或几个奴才 那些毛茸茸的心里 都关着一头野兽 和更多荒凉 在城市深夜等太阳 在嶙峋关节 和惨淡月光下 饲养阴影 亲人们曾经前来探视 骡子脉脉说: 请 ...
个人分类: 诗歌|1170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孤岛之书:你只有一只漂流瓶
2018-10-15 22:03
《古老居民》 我从未追上世界的翅膀 是的,当我信心百倍 跃跃欲试 一边啃着烧饼油条 一边推门去上班 我总是比晨光迟到一步 一次也没有猜准世界的方向 历史方向 明天的方向 我只知道它们 一直沿着街道 向前,向前,向前 而我,只是 一道弧线后的 如影随形 从未沉入绝望缸底 一粒尘埃,一只 ...
个人分类: 诗歌|116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秋的颂词
2018-10-15 22:01
《颂词》 每个秋天都是一场音乐会 我已经参加了五十场 每天的盛宴我从未吃饱 沿途花朵却绵延千里如饿殍遍野 十万八哥整齐着黑礼服 广场上全是 这些沉默聚众闹事者 和仰望空中太阳哀悼的人们 还有更多家伙 正躲在巢穴里祈祷 我家燕子换上浆洗好的燕尾服 它们在收拾一个藏在暗处的箱子吧 一心要跋涉万里去 ...
个人分类: 诗歌|1166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鸣响的空杯子:里面有沉重的河流
2018-10-15 22:00
《鸣响的空杯子》 我们手中空空如也 脑海中满满当当 我们就是那只鸣响的 雪白杯子 在熵里,在亲密摩肩擦踵中 在几乎要消失的一切里 高热正退却 海水滚烫,礁石开始露出水面 一位隐形者 向我高举冷漠的酒杯 我们就是自己有形的杯子 在沉默中鸣响,也在沉默中碎裂 在回响和破裂的裂缝里 一只生无所恋的虫子 小心翼翼行 ...
个人分类: 诗歌|127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看见也是一种美好
2018-10-9 07:04
我说过最近在看陈丹青的艺术访谈纪录片《局部》,这让我想起我心目中的“川美三杰”,除了陈丹青,当时还有比他更有名的:画《父亲》的罗中立、抒情现实主义主将何多苓。 何多苓给人印象最深刻是一幅站在窗口轻唱赞美诗的抒情画面。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给前妻翟永明画的肖像画。有好事者统计后说,中国大概有11位画家 ...
个人分类: 评论|1254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秋天,还有什么等在山坡上……
2018-10-9 07:00
《八美镇》 在八美镇 秋天。一个窗户就是一首赞美诗 一只鸟就是一声永恒的诅咒 一条横过天际的河流 又仿佛被大地 高高抛起的波涛 和被远远掷过去的 抗议石块 雪山永不知退让 所有抗争最后当如 喇嘛知命 蓝天下席地而坐 挥动赭色 堵塞 荒野之门 用我们所爱的这些 罕见玛尼堆 风马旗,浮屠白塔 不停锤击 使阳光和 ...
个人分类: 诗歌|106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想起野兽就出没于印象派
2018-10-9 06:11
《金丝雀》 闪亮树枝上 我能看见一只白色 鸟 如同时钟和光线明亮耀眼 它欢叫着,上下雀跃 时时扇动 永不凋谢的翅羽 我被打动,被它感染 为它的神采奕奕而欢欣鼓舞 幻想我就是它 而且祈祷 自己永不认识笼子 和建造笼子所用的黄金线 血丝 我就这样在黑屋渡过大量无聊时光 就像现在你看到的这样: 比斯开蓝幕墙是 阔大 ...
个人分类: 诗歌|706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别忘向瓮中涟漪再投一枚石子
2018-10-9 06:08
《生而平凡》 你一定认识我吧 在巨型齿轮上 我是一枚普通的 不停 弹跳的弹珠 我们蹦啊,跳啊 因此忘记了哭,忘记了笑 而你一定认识我 在孤立无援的这片天空 在高原,崎岖山顶 这也是我孤立无援的地方 是的,有时 我是 遇上透明高墙的鸟 有时像碎掉的风 有时 是傻子一样东突西奔的公牛 或者干脆 就是一块缄默多 ...
个人分类: 诗歌|56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秋天:将面临一个大面积事实
2018-10-9 05:54
《秋天:将面临一个大面积事实》 夜里,阴影下 一支军队迅速挺进 大概是一些枯枝和蜉蝣 在我脚下噼里啪啦 夜兽深一脚浅一脚溃败的地方 月光也尖叫着逃离树林 周遭,是顽固石崖 沉默崖柏 和纷纷坠落的时间的尸体 《诗歌:一场我从未试过的大哭》 没有黄昏的诸神 正将夕阳之矛赐予大地之子 我们见证盛大典 ...
个人分类: 诗歌|553 次阅读|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