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风人日记十:谈诗论文》

热度 1已有 4358 次阅读2011-9-25 12:19 |个人分类:《风人日记》|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一》
中外文度

按理说,我没有这份能耐也没有这份天资去谈诗论文,可是诗文二字居然不依不饶地纠缠于我,我万般困难,身不由己。

也是从《歌》里走来,被抱峰又用文字激灵了一下,仿佛醒转于梦事,回首陡然,依然见着了那二个字:诗文。

我的意识中西方以欧洲为主的文化之达样讲究的是直通前横向的肥沃;东方的文式以中国而论,则是横向潦草后直向无忌的纵越。于是欧洲的文化无论在法度、机理和文式发展上,非常整全:记录得全,而且脉络清晰。其结果就是,各类文化的汇集和滋养总归一处,即便在战争时期、宗教黑暗的时段里,文化的节节递升是层层不断。比方说大家熟知的贝多芬。打开历史去看一下,他穿越了欧洲最重要的近代史之拿破仑时空,目睹了1812年之前前后后。他从来没有失去过他作为曲者的良知和文胆。

都知道第九交响曲的背景及转换。注明了这样一个说法:终始不乱,矢志不弃!

其它就不一一列举了。

反观在中国,文化之大兴往往不产生于祸及四方的战乱及动荡,非常自然又离奇,中国的文化之兴旺要取决于战乱之后的“民族大融合”。仔细再去回想考论这种现象,心里开始发慌,因为这种现象非常清楚地将一个事实放在了我的面前:中国的文人架子骨好的不多。还有,社会上下“群氓“总是“残杀”、“溺毙”敢于出反调的人。而这种反调的定规,取决于胜者的意识和统治之需要,而非文化无论阴晴阳缺,不论孰对孰错的民族之于历史的更生。

还是重新抓起了笔后必有的思考。为什么中国的文化里,中国的文人中,轮到无意义的、与民族和文化前途无关的小事时,会出现那么多的勇者?而在用自己去做国家之前途、民族文化之兴旺的大共同之奋勇时,却出现了成批的横躺在地下的酣睡者?更糟的是前赴后继的搅局者,不见了奋勇的声势?如果,自己还有点“文相”,是否可以至少为文化的前行送一份真切的目光,送行者以激励,哪怕是浅浅的担忧,淡淡的微笑和轻轻祝福?

其实这种事,不求广泛和声的。因为那是国髓的需要,是一种默认和与共,不需要大声吆喝的。你只要城切地去做,哪怕每天一点点,只要是呈上升的前行,一个谁都不难做到的“小事”。何苦不为?!

良心、良知、善意和善行,泱泱大国五千年了,也出了许多不要命的大师,穷尽一生,只想告示世人,自愿留份精神与文化的资产给千秋万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会无视古人无私忘我的情切?

有多少菁英“浪”在了国外,生计是一回事,内心有没有感知和一点点那样的薪火愿意献出去照亮哪怕是自家灵魂脚下的三步路又是另外的事。没有认真的反思和醒来后勇于出发到彼岸的见识和胆气,且不说把自己做成了小样,又如何面对更大的其他呢?

今天,我是风人风语了。必有的清醒也许是感叹。弹弹那根筋,看看今天的我,什么样的一首歌?这是我几天前写《也许》时的心思。我不会像文字表象那样浅浅浮游的。当然还是风人的意气。

《二》
从罗大佑的《船歌》说及

为什么会借由徐志摩和罗大佑的《歌》写我的博,而且名字叫《也许》。其间的“诗/思”的脉络在我自己是非常清楚的。不会是什么小调小唱的。相信自己不至于浅薄到那样境地里去的。

《船歌》罗大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Vq4WGIrN_g

 

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呀
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随着歌儿划向梦里的她
嘴儿轻轻唱呀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像那梦里的画
嘴儿轻轻唱呀唱不休呀 
年华飘过歌声似水流
船儿摇过春水不停留呀 
摇到风儿吹波天凉的秋
船儿摇过春水不停留呀 
鱼儿双双结伴水底游
谁的船歌唱得声悠悠
水乡温柔来到天凉的秋
唱不休 似水流 不停留 天凉的秋
不停留 水底游 声悠悠 天凉的秋
谁的船歌唱得声悠悠
谁家姑娘水乡泛扁舟
谁的梦中他呀不说话呀
谁的她呀何处是我家
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呀 
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呀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罗大佑的“谣”(船歌)是中国几十年里罕见的东西了。流失了太久的艳丽。他的曲词如此地简单,但说到并点出了中国文化样式最高级别的走样。“水乡温柔来到来到天凉的秋”只此一句,才华尽显。没了夏冬的跳跃何止是是对自己音乐跳跃性形式的添注,也表现了诗人“情殇”后不要冬夏动辄巨大的反动。穿过了冬夏,就越过了自心和她情的烈焰与寒瑟,做成了一贯的优柔和情腔,可以达远乃至生命最后的一刻:但死不悔!

诗意的文辞在《船歌》里是“虚设”,音律来自于内心对自然和必然的尊崇,是内心难以伪装的优雅,但这些个都还是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大的东西属于灵魂的,必须走出自己,起造出属于明天你、我、他的信心、向往和情真如春柔秋清般的一往无忌。

好的诗歌不会是面前一朵,心里一丝。说罗大佑了不起,是他非常懂得什么是情,什么是诗,情和诗应该如何携手共行,为了一个永远。

好的诗歌,必须淡远和达远,内外两度的锦缎。好的诗歌你可以撇去所有文字的皮壳或袈裟,精提出哪怕是一口的滋味,留给灵与慧的神知。

《三》
由徐志摩的《歌》读到

抄袭别人仿照别人其实是无可厚非的,为了传播好的文化,接传同式的薪火,但必要有一个前提,你是否有你自己自由、独立及富有尊严的自我。


《歌》
作者:徐志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CJ754acMN8

 

当我死去的时候,亲爱的
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
也无须浓荫的柏树:
让盖着我的青青的草
淋着雨,也沾着露珠;
假如你愿意,请记着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我再不见地面的青荫,
觉不到雨露的甜蜜;
再听不见夜莺的歌喉,
在黑夜里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墓中迷惘,
阳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许,也许我记得你,
我也许,我也许忘记。


在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簇靓丽清濯的浪花。那个时候和之后,中国的文化的蓬欣开始了。那个时段里,有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搬抄西方。国人从来没见过,也不善于用脑袋想事,结果有机会“搬抄”的前行者都成了“先锋”,还有不少,一不小心成了大师。

因为国人的缺失和无知,很多东西不是被惊讶夸大了,就是被莫名给搅浑了,还在那样前行的浪潮里生怕落后羞涩于时髦,瞎起哄成了那个时代里文化复兴之外的副产品。这种副产品过多过快地被生产后的结局是什么呢?没有人去做清醒的归结,没有人花了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和消化,于是开始“出怪”。于是上海滩也有不咋地的人被扶上文化英雄和民族精神英雄的宝座。也许,很多人不会同意我的,也是可以的。我想分辨的是,得,你们尽管去制作锦袍和花冠,我只问几个问题:英雄们带动全民族文化几多?后来的民族文化和精神又被带向了哪里?不要说大白话,指给我看看行不?

可惜的还有。看看今朝,从精神污染到治理、文革后伤痕文学的快速出现到烟灭、从改革开放时汹涌澎湃的冲锋,再到中国人口袋里有几枚叮当作响的小钱了时学会的搔首弄姿,拜托列个单子给我,告诉我英雄的去向,告诉我文化的果实在哪里?我很想知道,我很想看见。断断裂裂地不成体统没成潮势!不该、不会把快餐文化奉为至上吧?

徐志摩是“五四”时期前后的时代宠儿。《歌》的整个的诗不能说是徐志摩照搬照抄了别人。但是略知中西方诗学和文史脉络的人都可以在徐志摩的这首诗里读到一些普通的文化常识或样式。

“让盖着我的青草的草”。里面肯定是英国诗人济慈的“语调”。用了两个“的”字(我也常用这种手法,在《青歌谣》里有很多次);“淋着雨,也沾着露”里用了两个“着”字,也是一样的格式,非常好的格式,没有疑问。

“雨露的甜蜜”、“夜莺的歌喉”、“昏墓中迷惘”则游走在莎翁和泰戈尔之间。非常明显的。“在黑夜里倾吐悲啼”很显然是中西二式的公用。“也许,也许”是标准的英文语式。等等。

此外,我看文章还有一个去处,就是看此人在诗里如何使用标点符号和以空格换行来表现音律、字节、诗意和情势。

纽约中文网能把标点符号用到位的人,客气点说,有几位。而标点符号的含义和功能,知会清楚并用到精致的,是语默和华一(空格和换行)、听雨潇潇和寻迹天涯(分号使用),小佳怡可能是无意识,但《夜,昙》里的逗号是我见过的逗号用得最为出色的人。其他。。。。。。。我是以文论文,不想涉及过多。因为是论文,所以不是论人,更不是抓了东家比西家。

我佩服徐志摩是有极大的理由的,看看他在《歌》里连串的五个分号及它们在诗行间距里的位置和作用,我不能不佩服的。文字的功底一目了然,没得虚假的,我说不说都在了,而且不可能是随便就手的。

好了,大致罗列出来是为了看清楚当时的文化的态势和那个时候文人“思作”时的时代风气和流行。顺带要说的是,“也无须浓荫的柏树”里,“须”肯定是错用,只为和“需”同音不必“计较”?我不以为然。诗,作为文学的最高形式,字是不能用错的。因为涉及的是语言学、逻辑演绎学和基本的语法概念。不该错的。至于,除了最后四行(全部)对了韵(半音也算的),诗的其他部分基本不讲究“音韵”,而是注重在字节以及“乐”与“意”的和睦流畅,我以为是不影响诗歌之达样的。

通篇的《歌》,一气柔畅,凄切却非常地优雅婉转,文字的清新拿住了,于是适合了当时畅行的文化时尚,可以被快速流传。当然,心需正、情需切、意要深、味要淡、势要达。徐志摩不仅做到了,而且可以说做得几近极致。所以曾经拿他做前行的榜样。

《四》
或有可为

近来有朋友要我帮着看一些文化上的东西。我是实在没太多时间。可是回身细想,光想、光说不去做,心里会憋屈的,还不为自己。也好,喜欢概念,就去概念里琢磨琢磨。

涉及网络文化是因为绕不过。

网络文化的机制和活力的纵深度和前景是没有问题的。概念上来讲,一个好的网站的基本概念我在最初的《也谈》里想过了。如今上了网,写了点东西,就会进一步去思考里面更深的含义。

含义在没有有效机制、没有生命力的意识下,是没有含义的。那一切反过来还和管理的层次、搭配和内在有机联系有着声息与共的关系。硬件固然如同我们常用的手提,需要三年一轮的全面本质的更新,但管理的能力、条理和水准呢?不管怎样,都应该有一批内心纯真、有着奉献精神、知道集体智慧价值的人组成左右不偏,上下不移的“参谋部“去逐渐完成的。

事实是,讲究钱财、格调、名利和更大的腔势,只要能“以小事大”,没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心正,大可不必含羞于名利的光泽前不敢直视。要讲究的不过是,服务于天下大众,服务于世界文化之大同共荣,能无愧于自己和自己或有的担当。这样就好。

权当给自己找事了,省得半路上掉链子。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1-9-28 19:31
To: caocaoxp 你曾经说:
学习中~~~不敢多说话
我,背山向海的人,你尽可畅怀的。真的。回见!
回复 caocaoxp 2011-9-28 19:12
学习中~~~不敢多说话
回复 今又是 2011-9-26 20:30
To: 王正鹏 你曾经说:
用竹子,或者木头挖空,敲起来“梆梆绑”作响,常配以说唱。梆子经,民间古老的一种说唱形式。类似鱼骨筒。
谢谢。
好像地道战里也看见过。哈哈哈,跟先生开玩笑了。我好像知道是什么了,用来配乐是一回事,用来做说唱,还真没见过。估计不会比快板差。
回复 王正鹏 2011-9-26 19:49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什么是梆子经啊?
用竹子,或者木头挖空,敲起来“梆梆绑”作响,常配以说唱。梆子经,民间古老的一种说唱形式。类似鱼骨筒。
回复 今又是 2011-9-26 18:11
To: 王正鹏 你曾经说:
敲到了梆子经了
什么是梆子经啊?
回复 王正鹏 2011-9-26 17:30
敲到了梆子经了
回复 今又是 2011-9-26 07:44
To: 琴心明月 你曾经说:
你好:诗言志、歌咏志、声依永、律和声
正是。多谢“合照”。回见!
回复 今又是 2011-9-26 07:43
To: 白云仙子卜移山 你曾经说:
此外,我看文章还有一个去处,就是看此人在诗里如何使用标点符号和以空格换行来表现音律、字节、诗意和情势。
---------仅此一句,足见作者对诗文有独到见解。

多谢卜先生了。秋天里是调养身体的好时光,放松了享受一下自然人生,人生自然,回过头来,中文网上照样开花。哈哈哈。谢谢到访鼓励了。
回复 琴心明月 2011-9-26 07:08
你好:诗言志、歌咏志、声依永、律和声
回复 白云仙子卜移山 2011-9-26 04:56
此外,我看文章还有一个去处,就是看此人在诗里如何使用标点符号和以空格换行来表现音律、字节、诗意和情势。
---------仅此一句,足见作者对诗文有独到见解。
回复 今又是 2011-9-25 20:39
To: 小月 你曾经说:
洋洋洒洒,我喜欢你用灵魂照亮地面的勇气。文化的本质是沉淀和远视的。她不是吃豆腐,忽鲁吞下一时的好口感。如果人云亦云,二十多年的漂泊白混了!!
非常奇怪的是网上查资料见着了一位好兄弟,原来上海(即便现在,我哦友他诗集在手上)非常出色的一位诗人。上海音乐界举足轻重的人。我因为PC机器太慢,苹果机速度非常好,二苹果机不方便挪移东西,所以刚才直接在网页上写了一个东西。孙在我当时是后来被引进圈子的,我走后,他们玩大了。不过没有我当时在上海“疯”,我当时真是风转各处不停留的,朋友到处是,过年几天家里能来200多人。狂人一个。现在被缰绳套牢了,没得玩了。您去看看我这位朋友的文章,那个级别就高了。佩服。

您老是跟我混在一起,做了内心热热的底气。我最佩服的是您的阅历和把握事情非常老道的稳重,堪称美国中文网首位。真的。这方面我从您那里得到了启示,于是等于是你在强迫我不能忘记您。哈哈哈。别说,我没有说错的。回见了。
回复 小月 2011-9-25 20:14
洋洋洒洒,我喜欢你用灵魂照亮地面的勇气。文化的本质是沉淀和远视的。她不是吃豆腐,忽鲁吞下一时的好口感。如果人云亦云,二十多年的漂泊白混了!!
回复 今又是 2011-9-25 13:39
To: 心芽 你曾经说:
这个周末在医院Lab on call,有太多空闲时间,你的文章读了五遍,就当学习中国文化,喜欢你的详细解释,受益良多。我即不会谈诗也不会论文,但是我特别喜欢看诗读文。哈哈。
医生和教师是最受人敬重的了。无奈美国医生常常被“敲乱钟”。你辛苦了。谢谢抬爱,看风人风语发颠。估计医生也看不好了。哈哈哈。握手,保重!
回复 心芽 2011-9-25 13:17
这个周末在医院Lab on call,有太多空闲时间,你的文章读了五遍,就当学习中国文化,喜欢你的详细解释,受益良多。我即不会谈诗也不会论文,但是我特别喜欢看诗读文。哈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