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先锋派和达达主义”》

热度 9已有 7433 次阅读2014-4-15 10:28 |个人分类:文学论考|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人文世界中,落入文学和艺术两大种类里去探究其脉络和关系的时候,细心的话,都会发现一个立点,也即所谓的“先锋”二字。将先锋领域里的那些文化的诸多形式做一归类的话,并非是一种严格的区分,用来区别后和鉴定出某种文化形式形成的脉络,或是那个即成方法下的、对立于复合的个体存在。将诸如达达主义、乌托邦、虚无的存在,以及现实批判和超现实的形式,同归在先锋的名谓下,不是为了为把那些平行于一时,复又以个体主观的意识先见和前越的新型思维,粗暴地加以规制,反而是,要去在事实上,总结出它们不同形式和作用间那些可被寻见的共同。


先锋不是一个固定的、带着历史先见的前出。更大的、存在的层面上,它们更多是基于一个现时情态的前出,相对于即时、即况和即人的前越。这样的前越,无需和历史有着太深的关系,因为那种思维和举止的本质,就是为了前越中的超导。


和先锋关系最深的,在我莫过于达达主义的手法和目的。二者根本的区别,不在本质上,而是在行为的方式上。先锋成为文学艺术的派别名谓,并不能严谨地襄括所有。这,所有以先锋精神、气势和手段对现时既定的突破,于是不会可能是对前有现有传统形式的背叛,而是前出性的脱离和突破。它整个的目的,就在这里。至于达达主义的概要,并不完全在于对现实模棱两可的态度中,仅仅显现为平行于虚无的存在,仅仅旨在通过大工业时期人心浮乱迷惑导引出的情绪宣泄,来完成真实于自己和自己存在状态的抱怨。达达主义的根本还在于,希图通过对文学和艺术的重新思考,将醒转的知觉以文学和艺术的手法再现出来。其根本,还是一种相对相应的比较现实。达达主义的形式,看似是一个基于婴孩般自然而又机械的叙述,其实不然。因为那样的知觉和选择,是以一个成人的现存和成人的反视来加以倍数的。应有的实际过程起码是三个阶段或层次的往返,意图勾画出人的现实姿态和情感返归至根本的机要:从朴实无假的自然本质上,对现有存在的一切进行类似孩童天真无邪,同时又是充满好奇和懵懂的探视。那种被称为“触角直指未来的前出”,于是成了一种带有目的的行为,做成了不同于时代其他的文学也或艺术的表现形式。


先锋在概念的应用上,必须以带有冒险和自我奉献般的精神。因为他们的前出多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和失败”。从思维的醒觉到手笔方式的突破重建,是一种意识交付的使命,而非所谓的“毁灭和堕落”(Destruction and demoralization) 。所以,落在文学和艺术上,先锋会永远呈现为年轻和旺盛。是的,大度阶段里的先锋,非常在乎机制和惯式的打破,不同的是,这种打破的行为价值,不单是为了剔除和废弃(Dump Physically and denounce morally: 实体性清除和道义性宣判),先锋派的举止只代表了觉醒的人文意识,稍稍,或许大大地超前了现存的时空,也即时机。而意识同时借由“知觉触角“,前抵至一个最贴近的“未来”、且为之精心勤力的“时人”,就是本质意义上的、分属于各个时间过程和历史意义上的Avant Guard,也即我所译解的“先兵”,也即普通层面里大家认知的“先锋人物”。


先锋派的种种永远不缺后继人。这就是先锋派的生命力,无论之后和背里人们以什么样的口吻和方式,对它作出分析和解答,它在本质上,前出的意识姿态和行为格式,基本不会改动。固然,先锋欲在纯的形式上找到有效的表现方式,就会非常注重文学和艺术概念落入形式状态后的表达与应用;就会对平行于己的此类事物加以客观的了解,然后通过形式的精制和语述的严谨,将各种概念的表达,以特殊新颖形式,经过提高走向更高。


先锋派对形制和语述精制的讲究,在本质上和达达主义有着同样的功能,尽管达达主义显得更为“穿越和跨越”。仅以阿拉贡为例,得从平民从军,前出勇敢至将军,才有可能在时况的时机中完成千年时空里往返后的“抵达”,成为“幸运的时人”(这里都是今又是语)。阿拉贡是一位最为达达主义的先锋代表,可他的人物情志构造和的表现,并不是以“先兵”的形式去猜度或期希一个意识既定下的或有可能的目的。他很清楚时况、时机的天然性和不可把握性。依然是要前出的,因为不做如此的话,结果就会连意识的存在都会走失掉原本,成了一个“失去了触角的蚂蚁”(今又是语),无所适从也就无所作为了。


先锋的形式要义的又一个特征,落在文学上,是各个独立事件概念的首先。说的是,社会的、人文的、环境的、乃至歌谣游吟般的相同或相连,都会在那种前出的意识和意识的前行上,首开于概念的确认。之后,再通过个体独立而又新颖的叙述方式,或如廊柱般建竖在宽广的坛基上,也或犹如掷撒出手的“游戏棒”,将一把概念始终不改,却是涂加了颜色后的细棒以一种别致的手法,好似无意地亮在桌上。对于关注此类手法寓意的人来说,稍加审视,就会发现概念如同一根根细小的彩棒还是原模原样,却在一个带有直径的平面中,构制了种种的、“带有尖角”的“几何图案”。这作为纯粹的手法,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巨大,而且非常重要。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缺失了“先兵”这种独立个体为主要单位的群体前出,群体抑或编制成格局的阵势和阵仗的可能性如何被面对。通常也就会无从谈起了。


现在的文学艺术世界里,只有在极小的时空里,人们还能听得见类似先锋派和达达主义的回声、像见那一面面光荣的旗帜了。可在我的意识,他们从未消失过,也不可能消失。先锋派作为先于各个时期的“兵制”是无法被消失的。至于形式大大没落了的达达主义,其实因为自身过于的强调自我,在形式上被渐渐淡远了,它的生命形态和意识,也多在多元并行协动的消耗里,因为自身的孱弱,不是被浅化为无形,就是被异化成种种其它形式了。比如说,一度盛行的印象主义、抽象主义、虚无主义和如今依然盛行的所谓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曾经以鲜明的特点形式影响带动人文世界思考和突破的形态不再鲜明了。人们也可以在意识及手法的选用上,将达达主义“清除出列”。我想强调的是,那种儿语及木马间天然本在和这个天然本在所引起的貌似机械性的惯例,不会消失。它们,只是更少地被人意识到还加以运用罢了。


也是很巧,昨天碰见了一个讲说,提到了一位年轻诗人朱夏妮出的集子,叫做《初二七班》。我去大致了解了下,其实她就非常地“达达”,是不是属于先锋?文笔的倾向上也许是的。但是我不想那样去归类她,就像我一贯讨厌将中国元代的关汉卿说成是“中国的莎士比亚”,当然,我自然会厌烦别人将朱夏妮称为“现代版韩寒”。非常滑稽的事。


朱夏妮的东西,蛮先锋的。这很难也很不容易。在一个既定的文化建制环境里,不被人拒绝的同时,却又能以完全不同于一般的程式,如实地将自己通过独立意识、清醒的知觉和“异类”的手笔将感觉、感知、感悟如此生动表现出来的人,特质上就具备了先锋的知觉和达达主义的情理。固然,这也是一种并非完好的比拟,但可以从本质上看见一个有才的年轻诗人忠于自己、情真自己、将自己以独立方式前出到位的自然和随然。


自然和随然的前提,就是两个字:真诚。大人和孩子不同的是,大人会在不自觉里、以自己知或不知的先验,将意识过于匆忙地投入文字形式和表述。这样就非常容易因为一些根本问题上的模糊和不清楚,使得文述的精制和精准在行走中受限于自己并未彻底明澈的知觉,相当多的人,就会呈为情绪而非情感的忠诚的怀述者。


不牵强是很难的,尤其艰难在长期、固定、正确的行走中,毫不犹豫并果敢顽强。这,无论是谁,写诗的话,首先就得忠诚于自己。任何将市面大同平素里泛泛而见的说法和手法借用到手的人,就会在同时,削弱自己,乃至最后贫血于趋附外在,成了“落花凋零”。早熟不一定是件坏事,而早逝肯定是个悲哀。


朱夏妮的诗歌是“童声歌谣,是顽皮的关于太阳和大地的颂词,也是庄严地献给神灵的颂词”。不要这样啦,过份不实的赞誉帮不了孩子的。还是朱夏妮自己说的比较真诚和实在了:“出国就像剪断一个胎儿和母亲的脐带”,文句是相应相承正反一类里来回两说的。这才是所谓天才杰出诗人的原本原样、本在本能。


算是个顺带了,折影出中国文坛的“生况”。


注:

Avant Guard(法文。英文是Advance Guard,对比反衬的是多用于军事布局中的Rear Guard是置后托底的兵员)。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先锋派和达达主义”》_图1-1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先锋派和达达主义”》_图1-2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先锋派和达达主义”》_图1-3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先锋派和达达主义”》_图1-4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先锋派和达达主义”》_图1-5










鸡蛋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9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5-10 14:03
babybaby: 四月是游山玩水最佳时光,一时间忙得霞光倒影,来不及看今先生的思想美文,更来不及回复今先生旦旦思录语。看罢今先生的精粹美章,一时间沉醉在中国最美的文字语 ...
真人面前不说假,你的话把我急出一身冷汗。
非常感受你的话语,受益匪浅。你说得真好。有些问题的思考大家认真的话,到最后一定是同脉络同方向的。有些东西啊,不说,如鲠在喉;说吧,很多时候就是对着天空讲胡话,功用也只有一个,晚上睡得香。
今天写了个中英文的东东,就是有种现世的感受,我不知道是我扭曲了天空,还是人世扭曲了我,不吐不快。
回复 babybaby 2014-5-10 13:16
今又是:   
八十年代有的,可惜非常短暂,这和当初人们生活的贫苦不无关系。接着都去捞钱了。我有很多这样的朋友,有时静下来说起的话,心情和话音非常沉重。有一位 ...
四月是游山玩水最佳时光,一时间忙得霞光倒影,来不及看今先生的思想美文,更来不及回复今先生旦旦思录语。看罢今先生的精粹美章,一时间沉醉在中国最美的文字语言中,能够在商业模式下回到文字世界里有几人,能够在灵魂的交响曲里找到思想共鸣有几人,先生是既有钱又有学问,乐言而善美乐乎矣。
穷得叮当响的人能到国外去看更美的世界,像鲁讯先生笔下的孔乙己先生,只能做一个社会贫贱落后的知识分子,口袋里没有银子,社会经济不发达,国家地位落后,只会受到发达国家的欺凌。

花开的时候,不知就要为果香而飘落,化作芳香泥泞土,时光匆匆来去无影踪,罢也、罢也,走也好、飞也罢,终归是一个来去无尘相恋的逍遥客,哪儿有时间去消遣,哪儿就能找到最美的终归点。星球只是一个梦幻国度,一觉醒来依然是在床上,是在天空彩云底下,太阳只会照着它耀眼的金光告诉我们,接受它最温暖的情意吧,谁也躲避不了凡尘世杂吹起的纷纷扬扬,古人告诉我们姗姗迟来的智慧,是写在思想永恒的光芒上,只有亲吻我们脚下的大地,回归生命宁静的大自然,静候欢愉的春光丽影。

哈,古典文学是现人代诗韵的通病,中国到现在没能出现一个李白,其原因是中国人再也回不到文言文时代,中国不能复兴其文化的基架,也就难以实现语言通变的韵味,音律、节韵确实很重要,古琴的弦律更重要,再想要回到中国五千年前的文化诗书, 莘莘学仔不知要用多长的时间来让语言通透,唉,夫者学矣,善哉、善哉,把读书言诗看成是生命里一件不可缺少的事,余夫者足矣。期待着今先生之诗歌美文,哈哈哈...梅梅拜师从学也!

今先生其人怪矣,有玩便玩,如此之高雅情调,实超我家老王,兄弟两人乃对酒高歌,诗意情满天下乐哉!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23 12:30
今又是: 就要看工作情况了。我因为不受那个影响,所以哪都能去。
新泽西也要看哪里了,不管怎样,我朋友的房子虽然升值了(42-68万了),地价税也是猛涨,不轻的 ...
工作,要求不高的话,也不难办。我这人要求不高,你看得出来,呵呵。

新泽西的糟糕之处,或者说是全美国的最大缺点,跟住中国相比哈,是交通和枪击。
国内的交通虽然堵车和车祸频发,但是一般不致命。美国的车速快,更致命。新泽西是全美交通做繁忙的州,外州人全不适应新泽西驾车人的疯狂。这也是我同意搬出的唯一原因。
中国虽然偷盗多,但是伤人的不多。更没有被流弹击中的可能。美国不少人死于流弹,连仇都没法报。呵呵。
回复 今又是 2014-4-23 12:03
shengdanhua: 哦,我还以为你住纽约的邻州呢。

那好啊,你们那里怎么样?
我 husband 老想搬出新泽西。我们去考察了亚利桑那州他姐姐那儿,之后,我一口否决。我说,亚利桑那 ...
就要看工作情况了。我因为不受那个影响,所以哪都能去。
新泽西也要看哪里了,不管怎样,我朋友的房子虽然升值了(42-68万了),地价税也是猛涨,不轻的负担。还要看个人房贷情况。如果有房贷,那么两头加起来,很容易一个月要4000美金的,其它还不算。我小姨子在新洲,地价税每年近三万。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23 09:22
今又是: 我和纽约是“千里之外”,要不你开飞机来接我。
回头附近倒是可以找找看。问好了。
哦,我还以为你住纽约的邻州呢。

那好啊,你们那里怎么样?
我 husband 老想搬出新泽西。我们去考察了亚利桑那州他姐姐那儿,之后,我一口否决。我说,亚利桑那我是坚决不去。别的州可以考虑。但仍得我亲自考察之后决定。呵呵。
回复 今又是 2014-4-22 19:13
shengdanhua: 你帮你孩子考试要紧啊。

对了,等考完试,你点开我上次给你的韩国农场网站看看,也许你们有兴趣。他们有梨花节活动,报纸上写的挺热闹的。 ...
我和纽约是“千里之外”,要不你开飞机来接我。
回头附近倒是可以找找看。问好了。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22 13:41
今又是: 明天有空,我出一个爵士的东东给你,打不动你,割袍谢罪!
你帮你孩子考试要紧啊。

对了,等考完试,你点开我上次给你的韩国农场网站看看,也许你们有兴趣。他们有梨花节活动,报纸上写的挺热闹的。
回复 今又是 2014-4-21 18:48
shengdanhua: 我听音乐,从来不关心作者,只关心作品,而且作品,只关心旋律。觉得太好的,才留意其它有关的信息,而且也不是主动的。
不过,听爵士乐,感觉是最重要的,旋律 ...
明天有空,我出一个爵士的东东给你,打不动你,割袍谢罪!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21 12:15
我听音乐,从来不关心作者,只关心作品,而且作品,只关心旋律。觉得太好的,才留意其它有关的信息,而且也不是主动的。
不过,听爵士乐,感觉是最重要的,旋律退居次要,因为旋律比较飘忽不定,也就不能要求太高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4-21 08:17
shengdanhua: 我同意你说的。创作,如果被限定在一个框架里,就像带着镣铐跳舞。
所以,一般情况下,原创诗都比读者的和诗看着好。因为,和诗受了限制,不容易出彩。
我也喜欢 ...
  
一般写写就无所谓了。偶尔认真的话,就会发现,任何事要做到好,不容易地呢。
不知道你是否喜欢Miles Davis。他和Duke Ellington的东西我全部收齐的。还有很多30-50年代的蓝调爵士的歌手。有空听听很好的。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20 21:35
今又是: 百度上大概没有的吧。是我写的。大概一年半前吧。反正我记不清了。写混了。哈哈哈哈哈。
我不写词牌的。有人说我不懂大概也对。我一直以为词牌也难也不难。我试 ...
我同意你说的。创作,如果被限定在一个框架里,就像带着镣铐跳舞。
所以,一般情况下,原创诗都比读者的和诗看着好。因为,和诗受了限制,不容易出彩。
我也喜欢爵士乐,那种飘忽却又不离其宗的感觉,像放风筝。
文学形式,从诗到词到赋到曲,到现当代散文小说现当代歌曲(歌词),这种发展轨迹,就是人们的兴趣变化的轨迹。我也是这样,不怎么回头看。所以,对诗词的格律啊什么的, who cares?
回复 今又是 2014-4-20 21:07
shengdanhua: 这是看着谁的剧照或画像写的词啊?好美啊。绝对要收藏。

是什么词牌啊?你对词是怎么研究的?

去前院得瑟?怕影响交通.后院怕也不行,邻居有狗。哈哈哈。[em:3 ...
百度上大概没有的吧。是我写的。大概一年半前吧。反正我记不清了。写混了。哈哈哈哈哈。
我不写词牌的。有人说我不懂大概也对。我一直以为词牌也难也不难。我试过后觉得不能去填词的,脑子会被填死的,因为前面大师太多,无意间会被他们绑架了丢到死牢里不得翻身的。      
一点不说好像会对不住你。 少说几句吧。词的一个要义在我是方言和一个逐步建立的个人语言表述气息和手法有很大关系。两者的捏合是非常不易的。我花了大约两年的时间,不断摸出来的。这和我最初用7+3的语式实验有关,落底呢,通常为四个字,是单单成双,以双落单的做法。
颜色在我的生活里,图个三色调,那么在文字里,也是这个三起作用,不过我常会以半音做小切换,这是我从爵士乐里得来的体会,那种类似装饰音又不同的自然清淌的、不离主题的变调,我很喜欢。文字上,宋词里也有同样的做法。如果说“随和”,便是元曲了。有些东西在灵觉中,不是很讲得清楚透彻的,但我写得出来,奇怪的只是,也有好多写出来的东西,始终无法“彻底表达”。大约是,人间情感的好多事,只能被用来意味而非言传的吧。
好了,够意思吧。算作答谢和馈赠。一般我都不说的呢。比如《寻梦园》的底。
问好。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20 20:26
今又是: 我也不开的。没东西看。除了讲座和纪录片。现在要看,百度等地方可以搜寻。所以就省掉了。
上这儿来好啊,生活的各方面全部搞定后,玩玩就是了。
...
这是看着谁的剧照或画像写的词啊?好美啊。绝对要收藏。

是什么词牌啊?你对词是怎么研究的?

去前院得瑟?怕影响交通.后院怕也不行,邻居有狗。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4-4-20 08:08
shengdanhua: 在家我都没开通中文台。
讲座那些东西上班可以看,确实挺好。
然后大量的中文时间就是上美国中文网这儿来了。

周末要上班,不过挺愉快。

你也 enjoy ! ...
我也不开的。没东西看。除了讲座和纪录片。现在要看,百度等地方可以搜寻。所以就省掉了。
上这儿来好啊,生活的各方面全部搞定后,玩玩就是了。
老板狠心还是正巧事情多?有加班费就好!哈哈哈哈哈。
谢谢。
送你半阙小东西,伴你度过整一个愉快的周末:

云轴展,雾卷开,朱唇银簪,梨园青声清流潺,玲珑珠珏璨。水袖泻,烟扇慢,优容秀倩,庭坊乐音空飞月,沉浓波濂湛。

然后你去前院,甩个水袖回身转,高出一句:咦啊啊,冰轮初转,离海分外!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19 20:09
今又是: 你说得一点都不错。中国不是没有好东西,都是给无聊的人吹得倒头栽了。不好。
渴望之类的我从来不看的。我在大陆就很少看电视,最多看看新闻了。而且我不 ...
在家我都没开通中文台。
讲座那些东西上班可以看,确实挺好。
然后大量的中文时间就是上美国中文网这儿来了。

周末要上班,不过挺愉快。

你也 enjoy !
回复 今又是 2014-4-19 19:13
shengdanhua: 中国电视剧的拖沓,在我印象里,第一次令我失望的是《渴望》,在开播之前,被造足了声势,被宣传得太过,捧上了天。结果满怀希望等着看吧,一看二看再三看,都十 ...
你说得一点都不错。中国不是没有好东西,都是给无聊的人吹得倒头栽了。不好。
渴望之类的我从来不看的。我在大陆就很少看电视,最多看看新闻了。而且我不喜欢看报纸,尽管那时的报纸比现在的靠谱多了。常看一些专门的读物或杂志。
前一阵用风行看些东西的,现在卸掉了,因为上风行也是为了及时看国外的,现在家里电视机上基本都有了,还看不过来,就不去看国内花狸狐哨的东东了。倒是常听一些讲座和有质量的时事和文学或历史的讲座。挺好的。
祝周末愉快!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19 18:41
今又是: 是,我也是。我就觉得一些悲剧的东西可以看,因为和他们相近的东西是存在的,但最好悲剧性的东西是一个大段独立中的小部分元素,这大概和一个人的兴致、打小的环 ...
中国电视剧的拖沓,在我印象里,第一次令我失望的是《渴望》,在开播之前,被造足了声势,被宣传得太过,捧上了天。结果满怀希望等着看吧,一看二看再三看,都十好几集了,一点没有感觉。我当时想,就算有句话说,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吧,可也不至于落差这么大吧。于是我算是有新发现了,宣传还可以这么瞎捧,剧情还可以这么拖沓。还有《四世同堂》,节奏慢的地方简直都停滞了。
相反,美国的影片吸引人啊。好多美国影片播放时,无论你是从那一分钟开始转到这个频道来的,立刻被吸引,让你放下遥控器,不再想换频道,然后一口气看到完,连厕所都不想去。呵呵。
回复 今又是 2014-4-19 11:50
shengdanhua: 对,我也不想听凄惨的,就爱听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什么的,替别人高兴时,自己也高兴。
是,我也是。我就觉得一些悲剧的东西可以看,因为和他们相近的东西是存在的,但最好悲剧性的东西是一个大段独立中的小部分元素,这大概和一个人的兴致、打小的环境经历、乃至血型都多少有点关系。
我比较不喜欢中国电影电视剧里的纠缠和拖拉。好像是为了篇集和角色轻重故意做出来的添加,和故事本身本来没有关系。那种圈子里的许多人,话是不说出口的,但是角色的份量轻了,脸色很不好看的。如果腕够大,边上没有一位拿得住阵势的人坐着,立刻就会发作的。这个圈子很难玩的,同时如果是牢固了的话,又是可以甚至不要剧本随手玩的。           
回复 shengdanhua 2014-4-18 20:31
今又是: 确切地说是发小。我们兄弟三人,差不多是刘关张的模样。那两个都是两岁左右起跟着我瞎疯的。另一位在正式高考的那年(考卷第一次由联合国参与并核定)数理化第一 ...
对,我也不想听凄惨的,就爱听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什么的,替别人高兴时,自己也高兴。
回复 今又是 2014-4-18 08:18
shengdanhua: 绝对正确。以前,有个词,叫书呆子。其实,读书好的人,不会是真正的呆子。

什么叫 老把弟啊?是拜把子的兄弟吗?就像刘关张那样的? ...
确切地说是发小。我们兄弟三人,差不多是刘关张的模样。那两个都是两岁左右起跟着我瞎疯的。另一位在正式高考的那年(考卷第一次由联合国参与并核定)数理化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同济大学。
前一位的父亲是中国最最顶尖的动力和冷冻机专家;后一位的父亲是中国首位中外合资企业的老总。其实,原初都是不晓得的。
这里面还有一个非常凄惨的故事。嗨,人生有时很奇怪的。不说了。问好!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