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思绪的天空下认识的碎片》

热度 7已有 4913 次阅读2014-6-29 11:57 |个人分类:记叙|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I move around quite happily. Alertly, but happily”
我愉快地四下走动着,小心警觉地,却很愉快。


今天的天空十分差异,一半是漫不开的蓝天,一半是做不大的云集,就这么互相对峙死撑着,让人不知所以。继续念书吧,同样是一半一半的左右里,全都是连接,直如文字的喘息和语述的生命。


不知道作者是怎么想的,小磊的名字这次没有做了文的标题,却做了标题下文字的首开。不禁合起了书,指算小磊撤去天梯后,离去的日子:一晃五年了。


文述的开始固然不是内容的全部,这种通常被用作压底的惯式被用作开头,是想引出什么样的脉弦做思的音响呢?我只能从文作者和小磊二人身上可寻的、脱离了生死纠结的默默守望里,去寻见情感的端倪。小心警觉地就去这样做了,结果也是很愉快:我看到了一个可以拴住两条船的岸桩,名字叫做“巴塞尔姆”,一位在文学艺术和创作的事前事后“只相信碎片”人。


大工业后期电子时代的社会主要特征之一,就是以“核聚核裂”形式和速度,以带着浓厚宗教情绪的主义为先导,重将族民变作成国民、全体变作集体、我们变作我自的形式与状态。体现在文学上,流派和主义也是层出不穷,其究竟也是种种聚裂后的呈现,化为无数的零星。在这样的零星里寻找万变其中、本不离宗的线路还是能够的,但想重新在零星了的碎散中,集拢锻造出可以领袖的界碑,已是非常艰难了,因为碎散的程度太过严重,以致那些个原本可以用来集中人类智慧和能力的聚拢,显得愈加潺势微弱。硬要寻见作为倚傍的话,现人大致要在时间上回返四分之一乃至半个世纪的里程。多少人会去吃跑了撑着,找那份罪受?有吗?有的,只有在精神病院房和疯人院间来回游荡的人,会神经兮兮地去寻找“警觉里的愉快”。


于是,我又多了一份纠结,就像今天头顶的天。


一联两注打下了题目,试作一次像样的流述,却喃喃于失去的天空和飞离的家园。下笔非常地清晰和畅快,走了几小段便生楞地卡住不愿再走了。中英文首先在意识中拉开了阵仗,我断不出哪个工具更好;天空和家园忽然又幻化成海市蜃楼,虚浮的飘幻和实际见闻分解了图示还搅乱了视感心觉,隐隐间在小心翼翼的谨慎里延滞了愉快。


从巴塞尔姆的背底里去翻阅,淡淡地看见,他那种“将长篇叙事化作传统式旁白型的弯述”并非是对他身为建筑家的父亲所崇敬的先锋气度(Avant Garde)和美哲手段(aesthetics)拍着桌子进行反叛。用碎片的方式去演讲只是又一种更为新生的先锋气度和美哲手段,实际产生的不是吹鼻子瞪眼般的从此不睬,而是语式口风恰似狂烈的起荡中,为各家归制在自我任务的行为终结里,完成一次互相从不抵触的合并和延续。


小磊是个从不多言的人,有时娴静地像个大家闺秀。可是所有的人都能在他聪灵的眼光里,看见智慧的思考带给人的一种安慰。他曾和他说:也许有一天你会去某个图书馆谋一份差事,在那里既没有什么竞争又可以和书籍呆在一起,那是个无所事事和幻想的好地方。


这番话如今听来依然像是一个孩子面对自己时的自说自话,无非是,这番话里长大了的智慧,背底里坐着巴塞尔姆营造和论证气氛的气度和方式。由此,我行文落笔的心,忽而变得沉重,续而变得飘缓:我们的追诉里多少是前躜,多少是归还?多少的只言片语里透显了真相的实在,又有多少不过是穿着真相华服的美丽谎言?


我肯定知道我一直保留着那个骨灰级手机的理由的:里面有张照片,记载着一个小小的碎片:带着才满岁的儿子开车送他去耶鲁,半道要去打尖,我因要去停车,就将半睡的孩子交给了他。等我来到餐馆时,只见儿子甜甜地睡着了,在小磊左右摇摆、上下微晃的怀抱中。他是否唱的是他最喜欢的勃拉姆斯的《蓝色摇篮曲》?他如今是否依然地唱着,在天庭的高处?


行文是这样被打断的,思绪又这般落下;我希望这个思绪不会在摇篮曲的哼吟里长睡不醒;会醒来,会继续以翼翼的小心,去寻找一式、同样的快乐,底衬出直白的曲度,集零散于会中,为了陈述,也为了纪念曾经的时年岁月里浮摇的光片。










鸡蛋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7-11 18:54
shengdanhua: 汪嘉伟,记得当年可是大众情人啊。百分百的上海形象。
刘烨的出众之处,不太了解,他是后来的了。
陈道明我是特别特别喜欢滴,他可是我们天津人啊,多才艺。不过 ...
大概是去年吧,我看了一些大陆的东东,来美国25年了,几乎不看。呵呵。过去在曼哈顿住,常去59街百老汇大道上的那家影院看“外国”电影,有时能看见中国的片子,基本都是马马虎虎的。要我说中国近年来的所谓好片子,真还说不上来。硬要说的话,陈逸飞的《理发师》相当不错的。可惜他没能亲自拍完并且沿此继续。
煤大师的东东好象是中国里程碑似的了,我一部都看不上,讲不出好在哪里。这种东西有个说法:有比较才有鉴别,到不是我要强人所难,按他们头顶的光坏去看,就是不知道在高级层面上有什么道道;小刚兄的东东也是,吹过头的多。《集结号》讲的过去了而已;那个拍《大阅兵》的陈凯歌不错,三人中算是个人物,口气太大本事不足;知识够足,智慧不够。中国的此类东西,眼界不够宽,认识和知识化作底智的过程太短了吧,还急于呈现见识和见识表现的手法,气胸不够的话跳不高的。表现不出来那个高过自己的东西。也许,个人集群体智慧的能力不够,真正的大片不是一个几个人切磋着指掰出来的,那个流程是工艺,可不简单了。那个刚兄拍的《1942》我看了几个章节就不看了,那个十年打制的所谓“一剑”,主题内容差了,横竖都做不好的。而刚兄跌在其中大约只是作对了一件事:大的横拉场景里,用了高吊下冲的镜头,用来加阔场景也即内容在同一时间弯度内的包含。电影语言相当落后,镜头演绎跟着导演的思路变得狭窄又是减分。这是下意识里内容选择、观念趋向和表现手法方面的问题,几十年下来了,“本底”上走了老路,自己还不知道。嗨,没办法。我是难得苛刻了。 打倒今又是!
回复 shengdanhua 2014-7-11 17:22
汪嘉伟,记得当年可是大众情人啊。百分百的上海形象。
刘烨的出众之处,不太了解,他是后来的了。
陈道明我是特别特别喜欢滴,他可是我们天津人啊,多才艺。不过像你说的,”海泡“过,还真是的。他在《围城》里,简直就像个上海人嘛。
陈道明就是有品味。我只看过一部不算好的电影,演了一个对妻子有猜疑嫉妒的算命先生那类的,估计没在国内放过,就是给国外的人解解乡愁玩儿的。也许是出于人情考虑才答应拍摄的,而且不在国内放。
回复 今又是 2014-7-11 11:20
shengdanhua: 你说的对啊。
不过,快餐也是餐,能有一点可取之处,就会有市场需求。饥渴难耐的时候,先垫吧垫吧不至于饿晕,哈哈。
我只是对演员的要求比较高,对影视剧整体要 ...
古时,市场由人根据需要建营,围着人转,现在是市场由人根据需要营建,着人围转,他转我不转,中心有了后,不以它为动就可以了。垃圾食品的最大功能在于诱惑,之后让人身不由己。
是,演员很重要,他们之内会有个熟悉和默契,落到本子上得有一个发自不同角度和内心感悟的归拢,在理解本子主题再现的关键上。所以,有些情况里要看他们彼此间的互动的。好的编剧,是按这个要求规矩出格致情调的,导演则用来按理念、章法和手段去最大激活那些各个存在。否则就是玩票了。演员名气大,于是也是个伪命题。
过去电影是和电台广播连动的,现在是电视为主,观众面是扩大了,但不表示水准的提高。美国有部颇受争议但多年以后大获全胜的经典大片《天堂之门》(1980)(Heaven's Gate》,非常漂亮的一部片子,一开局就是全军覆没的模样,空前的投入面对了票房的不抵外加评论的吐沫飞溅,但是,好东西就是好东西,仅仅开场的那个学生毕业演讲稿,写得异常优异,看看如今所谓名校名人的所谓演讲,白开水一杯,听完等于啥都没有,因为那样的所谓道理,小学三五年级时,人都明白了。不知道的无非是一个人长大后不同经历的不同演绎,内容和形式太过“白开水”。我会把片子重新借来,就为刻录下那个演说非常漂亮极其优异的质地和水准。好的地方太多了,是一部看似回走到美国过去,却是非常先锋超前的观念性超导性大片。开始票房是360万,没能覆盖成本投入的四百多万,之后大约十来年里吧,狂捞四千万。这叫“经得起”,而要经得起,就不能图眼前,不去管现在的人怎么想怎么说的。
汪嘉伟(排球)、陈道明、王志文、刘烨那批”海泡“过的人,我的那些狗党和他们很熟的,我出国后是两眼一抹黑了。那时的的人,非常贫穷但是勤于学习和思考,表现在之后各类角色的经典式突破、打造和建树上。现在的人本底太薄,有些表现出来的优胜或广大,仔细一看全都有个共同的缺点:浅。这种事落在主题内容深度刻画和演绎上,是半点假都造不出来掩不住的。你看那个刘烨,如此滑坡为什么?太重利益了。他可是当年上戏的尖子人才,被无数老师和朋友非常看重的未来,现在在干什么、又在拍什么?乱七八糟的,连面子都不要了。你看陈道明,喜欢喝点小酒和搓麻将的,但是人家在电影艺术上钢钢地不打马虎眼的,接过丢人脸还坏自己名声的本子过吗?我看是从来没有的。美国的理查、基尔便是以从来不接低俗烂本子著称的,记得当年出场费高达2千万美元了,烂片你就是出个四千万他也不动的。于是名声也是钢钢地。人品总在长远上,经得起的才是界中贵优士真豪杰。非常不容易吗,也很简单,一生不做低级的事总是不难的。对吧。随聊了。祝花儿仲夏盛红!
回复 shengdanhua 2014-7-9 15:22
你说的对啊。
不过,快餐也是餐,能有一点可取之处,就会有市场需求。饥渴难耐的时候,先垫吧垫吧不至于饿晕,哈哈。
我只是对演员的要求比较高,对影视剧整体要求不高,开卷有益嘛,总有有意义的infomation 可以获取,还可以边看边做别的事情,倒也不算浪费时光。要找一个影视剧让你坐下从头看到尾,不容易吧。
说起王志文,我看消息说他参加赵宝刚的60大寿。赵宝刚导过的电视剧挺好的。
回复 今又是 2014-7-7 11:41
shengdanhua: 女主角是谁啊,我得看我喜欢不喜欢。不喜欢的演员演的影视剧,我就免看了。
名字忘了,不过设计中的介入算是可以吧,因为和王志文做搭手戏的异性,必须带有聪灵同时又是因为年轻涉世不足带点青涩的人。但是得有天生聪慧的机灵劲,在这种木纳和聪灵的分别里,她既要能衬托男主角想要诠注的内容要旨,还要能以无知激涣出男主角本在的一种淡忘或潜在的本事。从这个方面来讲,女主角算是成功的。
文学一类里,比较聪明而带有智慧的手法叫汇总,也就是说,中西文化和知识都要扎实,做出来的却必须是非左不右的风景格致,完全属于独立清醒和自我。偏向一坨的话,或能精专于一偶偏向,想要横空出世还站得住是永无可能的了。当然,要看人对文化属类中类似电影、音乐、文学作品的趣味、要求和质地如何了。
而《天道》的作者或编导偏偏懂得了这一点,我不知道他自我独立意识之下是否已有格致,有就好了。如果是一个人出点子,几个人帮衬而没有在如此漂亮的开局后继续做下去,还做成电影文化的里程碑,那就非常可惜了。这和一个人最终的悟智有着极大的关系。没有的话,意识荡然无存,当然也就没有将来的一说,知道了不坚持,也会打水漂;坚定不等于坚持得下去,所以还要有一定的机制,这种机制里必须要有一个氛围和这个氛围里必须要有的常态,即汇集了数个顶尖出拔的智慧型文人。否则一切仍归枉然。
看中国如今的文化,恐怕也是世界性的问题,简单浮躁。很没营养的事,像汉堡包。哈哈哈哈哈。你说,我们吃多少才是不错。
问好。
回复 shengdanhua 2014-7-6 15:58
女主角是谁啊,我得看我喜欢不喜欢。不喜欢的演员演的影视剧,我就免看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7-6 14:46
shengdanhua: 王志文是你们上海人吗?说普通话的台词,功夫的确很好。当年很多人都喜欢他啊。
是,他应该是同龄人。他的普通话是相当可以的,可是当如今没少被会侃的“京爷”们少砍过。你去看看他主演的电视剧《天道》吧。编剧“荒腔走板”了几处,估计就是筹集子的做法,不然根据剧本剧情需要来做的话,可以成为中国电视剧近年来的翘楚,或可成为一种经典式的榜样。非常哲性,非常棒!
回复 shengdanhua 2014-7-3 13:13
王志文是你们上海人吗?说普通话的台词,功夫的确很好。当年很多人都喜欢他啊。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7-2 12:30
今又是: 看你走路的样子倒像王母娘娘或观音菩萨了呢。自敢小心地跟着。
      
回复 今又是 2014-7-2 12:10
田螺姑娘:       秀才都是依赖书童带路的呢!我带你回家
看你走路的样子倒像王母娘娘或观音菩萨了呢。自敢小心地跟着。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7-1 20:32
今又是:    我以为我已经开始失魂落魄了回不了家了呢。哈哈哈哈哈。谢谢!
     秀才都是依赖书童带路的呢!我带你回家
回复 今又是 2014-7-1 19:59
田螺姑娘: 只有在精神病院房和疯人院间来回游荡的人,会神经兮兮地去寻找“警觉里的愉快”。欣赏文明人的好文章
   我以为我已经开始失魂落魄了回不了家了呢。哈哈哈哈哈。谢谢!
回复 今又是 2014-7-1 19:58
shengdanhua: 一看你提音乐我就进来了。摇篮曲几乎都很好听,包括这首。不过四拍子的居多,除了这首是三拍子。这首的旋律和节奏都很美。伟人之作嘛。 ...
  
当时他们一伙人玩起了话剧,就是改编后上演的《红玫瑰白玫瑰》,那位朋友还是粘着《摇篮曲》,大家玩得不亦乐乎,差点跟王志文对冲场子,因为两档节目时间安排上面的事。
问候夏安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7-1 19:56
mrasiandragon: 相信在精神病院和疯人院里的人也同样笑着世间文明的人。
是!
回复 今又是 2014-7-1 19:55
無心者無痕: 仍然是席地而坐于前排,赏月影散落湖面的波光闪烁...
嗯,那就允许你带着两口袋的波光回家做晚餐!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7-1 18:20
只有在精神病院房和疯人院间来回游荡的人,会神经兮兮地去寻找“警觉里的愉快”。欣赏文明人的好文章
回复 shengdanhua 2014-6-30 14:17
一看你提音乐我就进来了。摇篮曲几乎都很好听,包括这首。不过四拍子的居多,除了这首是三拍子。这首的旋律和节奏都很美。伟人之作嘛。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4-6-30 12:35
相信在精神病院和疯人院里的人也同样笑着世间文明的人。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6-30 09:36
仍然是席地而坐于前排,赏月影散落湖面的波光闪烁...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