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文学论考之回光返照》

热度 6已有 3835 次阅读2014-9-26 13:31 |个人分类:文学论考|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读了些有关文学和文化批判的文章后,就想到了批评二字,想着这前后二者的差别,跌入了沉思。批判是为了在剔除的基础上重建一个新式于旧基的标准,还是与那些个和进步格格不入的要命一体做个决然的了断?相应来说,批评是比较宽大的,不为彻底踢翻你的原动机,而是对一些互左里的不同提出己见,用来比对出一个觉悟下的更好来,加大进步。


有关文化和文学,有许多可以用来进步的方式。批判可以是一种,批评也是。做事的人,可以由今向古,在历史积攒里讨要脉络与要点,也可以凭着知觉的内力,跳在未来的一个高点上做个纤夫。如此这样,我就看不到各种形式下太多的差别,如果选择丢掉是非对错,将自己非常斯坦尼地潜入深植在个人本样角色中的话,大可不必为了可被调戏更换的细节,大玩蒙太奇;也是如果,一如布莱希特那样为了立场抛弃了立场,那么生性各异的一对矛盾便能通过文学及戏剧的理论,做成艺术统合,是不是米开朗琪罗并不重要。


百年前的上海,民族资本从农田转向工业和市场。太平天国灭了,甲午海战结了,清王朝翘了,民国哇哇落地了。文学开始弄潮,是一种千百年不停的磨难后,一次担心受怕过久后小心的醒转,胆子大不起来,就只好张望确切后,在新兴报业杂志繁荣的悸动里,吐出一个个似有可无的烟圈圈。后人可以将那种低靡柔纤浮华外带几分小气的得意的文学文状大棒子伺候的,只是拿棒做事的人回到家里还想读些东西作为意趣的话,逃不过那些报纸杂志的低靡柔纤浮华外带几分小气的得意的、包围的伺候。十里洋场,于是这般,因为那样。换过头来无甚不同,不过是,因为那样,所以这般。一来一往里,将近一百年的文化文样尽括于内,能够借着款子外逃的,不几年又跳回家来,再有几年,冷不丁半蒙里出了各类大师,号召启蒙。这期间,从文的人还是摆脱不了蝴蝶鸳鸯派的骚扰。那帮吸了点洋风撩着长褂端坐了喝茶的骚客鸟人,不太正经老为平俗是有的,不过也没完全背离了老祖宗。即便鲁老爷子想犟嘴,耿起了脖子想叫的,最多也就是在同乡老弟“乙己”名号前加个孔姓。胆子能见多大呢?养着辫子成不了满人的,割掉了辫子真的就是革命了?左翼联盟是因为发得出“卅六鸳鸯同命鸟,一双蝴蝶可怜虫”的讥讽于是成就了自己的革命样?其实都是半革命,反叛一切却是永远不敢彻底的人,和把自家脖子伸向铡刀的人比,肯定不一样。要我题词,我也是题给不要命的:死得伟大,活着更好!多少事等着要人做的呢。


其实我倒不嫌鲁老爷子的,就是讨厌那些无事生风的人,硬把没的吹有了,又把有的吹没了。做人和做学问都是诚诚恳恳、老老实实不是挺好的。另外还有,不拿头颅撞墙,不用手指掐人难道会死啊?还是我的那句老话:造孽人不如造就人,老指着别人这个不对那个不好的,偶尔能显出几分口气和本事的,但可以肯定是出不了成就的。不如周转去和孔乙己一起在咸亨酒店里排排几文实在的铜板,一刻里或能让人瞧得真切。


文艺的批判和文艺的批评可以都是正确的手段,问题就看心态和作用了,落在比例上,用度和程度受约于用者的理智和品格。至于分寸,康德说过了,变了换后继续那样如此掰活千重万般的,大约还是那些个道理。穿起马甲和脱去胸罩也是不能改变的。


这就是标准的标准,必要落在本底本在上的。这方面,海明威做得风华四起,乔伊思做得无与伦比。就算海明威不是虚无的,就算他不认识马尔克斯也没有因为被他认识后赞扬过,海明威还就是海明威,几时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在乎的?不如醉倒在酒桌上,昏睡在女人的臂弯中,梦里瞧着“海之钟”,将少了女气的豪迈抛向浪尖。


欣赏他也不完全是精神方面上的,还有文慧学智上面的。他是斯坦尼的同时也是布莱希特的,如果读者胸气够大,也可把他看成一体三维里的一只脚,站在那里,将人的生命在一个形式大于内容的结构中,铸成不朽。什么叫将语言脱离了意识干扰让它们自己去完成个体的叙述?那个形式的任务是片段、是场景、是舞美、是编剧、是海涛上一点点的亮闪、是一个你事前无法预知、事后无法奚落的有关高尚的内涵?!


不禁想到批判和批评的相关一致点:为了进步。


由此想到了乔伊思,那个脑筋大大坏了的文学巨匠,愣是蹬鼻子吹胡须不尿天下流行的凡俗。一根筋地怪诞、一根筋地穷钻、一根筋地在自己和后人的错误汇集里洋洋洒洒,做就了后人无法绕开的关壁,上书着《芬妮根的守灵夜》。他说,此后三百年也不会有人能穷尽,这是他自傲的自夸,居然没人推翻得了,也是个跩人,穷空了天下;海明威也是穷空了此今往后几代人的巨匠,不过那是他身后类似马尔克斯那样的人对他的褒奖,合着钟声,余音辽阔。


海明威的语式都化入文制内容的平述中去了,很难在一段段的细节上经常看见一贯的统一。是小说体啊,到底不是一样的了。乔伊思和艾略特的东西就比较能够看到所谓“诗学”的内理了。


今天时间有限,先将英文放在这里,有空过来继续,将它们翻出来,然后加进自己的读后感。心思其实也是平常的简单:人文意识、觉悟乃至手笔的进步,就是在这类无有是非、无有对错、无有立场、无有强横之强加的学习、了解、思考、对比中一一进化的。人在这种事上,稍一纷错,忙于外我,那么无论怎样,都是不能随着前人一起进步的了。


梁启超曾经给小说以崇高的地位,说是小说进步了则社会、人们、思想及精神就会进步。其实梁兄不知道如今人们的虚妄和荒诞较当年之“吴下阿满”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的书报杂志下是职业的作家,出来的版物是要经过购买用来消费的。是,当初为了这个消费广大,东西必须宽泛了去,正如我前面说到的那样,那时的人自觉不知觉地都在进行革命的,不过都是半革命而已,由此启蒙半路夭折。如今呢,阅读无需付费了,消费的概念于是异化,不再需要精力、趣味和钱钞的卷入便可随手袖手的了。大众消费变成了普众的消费乃至不久虚掉一切的界限,成了一个只要无脑都可参加的另类狂欢。谁要是还敢大着胆子提说:“孤高自许,目无下尘”,千万的世人就敢用无知无畏的眼光、吐沫将你扼杀将你淹没。不为别的,就因为你不够意思,不为大众。想做个中间派?中庸可不是中间,中庸在中国左右都一路讨好的,持中就是找死了,左右两派都不会放过的。


梦想着有一天我坐的飞机会从天上掉下来,落在荒岛上之后被救,还可以嘴里咬上一支狗尾巴草,走过金秋的麦田,最后坐在湖边小屋的藤椅里,在枪管上犹飘的轻烟里感听海浪和钟声的合唱。


百度上找到了《芬妮根守灵夜》的开式语句,不知道中文注解是谁写的,多谢那样的贡献,可是耐不住想说的是,翻译好像是偏着的,没有尽全,这说的不是那种词语选用在诗歌形式上的“不可破坏性”,而是绕过了这一层后,语词上的不确切。大家可以斟酌的。我查过英文原文了,起式中第一个用词没有大写是原作者的意思,还有就是之后的Howth的用法也比较能够让人产生疑问,但是,这就是乔伊斯“不同寻常处”,就当他是“完全正确”的吧。关键不在此处,在我,就是他词句特别地地道。为了这个地道,我拖来诺奖得主艾略特的诗句作为旁衬,依托出词型、词义、词音、词韵在词语文学之逻辑演绎中的那种高超的用度。想要指出的是,艾略特是现代意义上的自由诗体为主的作者,写古典或近古典诗不是他的长项,他的诗更近于萨特以后的、超现实的后现代主义。


《芬妮根守灵夜》开式语句:


“riverrun, past Eve and Adam's, from swerve of shore to bend of bay, brings us by a commodius vicus of recirculation back to Howth Castle and Environs.


(长河沉寂地流向前去,流过夏娃和亚当的教堂,从弯弯的河岸流进,流经大弧形的海湾,沿着宽敞的大道,把我们带回霍斯堡和郊外)”


《女士肖像》(Portrait of a Lady:今又是译)作者:T.S.Eliot。


1.
Finally, if one evening she dies amid my books,
Quiet; feigning not yet to trust my sight
I'd try an 'Oh, that; we'd what it takes, it looks.
Then it was serious, all right?'

2.
Well! and what if she should die some afternoon,
Afternoon grey and smoky, evening yellow and rose;
Should die and leave me sitting pen in hand
With the smoke coming down above the housetops;
Doubtful, for a while
Not knowing what to feel or if I understand
Or whether wise or foolish, tardy or too soon...

(非常多的内容,只能小注几处了)。










鸡蛋
2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10-2 20:16
语默: 没有批评家或评论家,也不会出现如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的思享大师,只是现在很多评论家要么点头哈腰类型,要么是争取生存饭碗型的,时代都是相似的,时间也是公平 ...
说得好!不浴火怎会有凤凰?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 13:24
语默: 《世界就在这里》(语默 著)接受兄长宝贵建议,完全放弃了编辑们的门槛和要求,完全解脱之后,重新先修改了导言部分,将导言修改为“致读者” 卷首语已经写好, ...
你的手笔非常大,非常超前,而且不是故意为了超前而提前的,阅读、观察和历练非常扎实后,思想上如论发出光线还是提问来,都会不同寻常。好的文字是非常耐人寻味的,那不是那种烂茶,一泡热水过后色味具失了;好的文字在境状、心态和寓意上是非常及底和远瞻的,里面没有太多芜杂的细节,只有骨架和心脉,让人在一个不一样的本质性具体里,发挥个能,然后在合一的走动中,兑现出明朗清醒的非同一般。
你的文字十来个,很多时候能够顶上成百上千字的那些不说也罢了。听多看多了废话后,读读语默的东西,就会发现说,文字的表达种类外,还有这样的一个世界。非常清新和高级!有时又会想,世上正是学无止境啊,让人有了重新进步的蠕动。问好。
回复 语默 2014-10-2 06:53
今又是: 我现在处在迷迷瞪瞪的状态,成了半仙,云里雾中挺好的,那里有种美叫不白给。
《世界就在这里》(语默 著)接受兄长宝贵建议,完全放弃了编辑们的门槛和要求,完全解脱之后,重新先修改了导言部分,将导言修改为“致读者” 卷首语已经写好,但还未发布,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4-9-30 10:56
语默:           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就在这里  笑还是不笑,来还是不来,买还是不买,世界就在这里了,,做做广告《世界 ...
我现在处在迷迷瞪瞪的状态,成了半仙,云里雾中挺好的,那里有种美叫不白给。
回复 语默 2014-9-29 12:00
今又是: 语默可知道最悲催的是哪类吗?就是那些止步不前了的,窃以为自己穷尽一切后小觑天下的私语者,共同的毛病是,跟着潮流领了先,其实都是声音复录转放机,一切只取 ...
       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就在这里  笑还是不笑,来还是不来,买还是不买,世界就在这里了,,做做广告《世界就在这里》(语默 著) 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4-9-29 10:18
语默: 没有批评家或评论家,也不会出现如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的思享大师,只是现在很多评论家要么点头哈腰类型,要么是争取生存饭碗型的,时代都是相似的,时间也是公平 ...
语默可知道最悲催的是哪类吗?就是那些止步不前了的,窃以为自己穷尽一切后小觑天下的私语者,共同的毛病是,跟着潮流领了先,其实都是声音复录转放机,一切只取决于电池的寿命。哈哈哈哈哈。
陀思妥耶夫斯基很“思享”,哈哈哈哈。赞,反切后的一语中的。不过这里面也有两个层面的东西,比如当年的卢梭,跑到巴黎凯旋门前(大门的概念),口袋里只有几文钱和他发明的一套速记方法。他的成功就来自于成功地让巴黎各式的女人看了他的小说后,不分贵贱地一起流泪。之后才有其它的一切。。。。。。包括攻击别人以引起攻击,像是过份地关切了别人最后被集中地关注了。哈哈哈哈哈。为了伟大的思想,不妨世俗一下的成功典范。对他来说,是很无奈也是很有必要和很成功的变转。
语默说的是正统子的,现在的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在辛劳苦乏之后,拿起批判和批评来折磨自己。至于你我之类的,只将它们作为圣水,沾一下后,作为革面洗心的仪式,以崇真的名义!
回复 语默 2014-9-28 18:17
没有批评家或评论家,也不会出现如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的思享大师,只是现在很多评论家要么点头哈腰类型,要么是争取生存饭碗型的,时代都是相似的,时间也是公平的 其实最大的批评家是自己,一个人不会否定自己的过去,就无法真正成为好的评论家。。。
回复 今又是 2014-9-28 09:46
雨伴云归: 运用批评与批判的方法,作为文学艺术研究诸种方法中视野最为广阔的一种,把具体文艺现象置于社会文化这样一个大的参照系中予以多角度的考察,的确能透视到其它的 ...
雨伴兄昂阔得很哪!人间龙凤!
一会要带孩子外出吃早中饭加帮他们买鞋子(脚丫子长得怎么这样快地呢? )。所以有空了我试试能否能说说我的看法。没办法的事,碰见你这样的不说两句就是亏待自己了。
雨伴兄纵横捭阖阡陌不乱,佩服!
就是我说的,持中是最难的,因为自己有了点积攒后,最大的能耐、能力和能效就在不为虚妄错假左右的把持里。那种属于智慧的独立、明畅和高昂,不能不可用来超度别人,而是首先用来抬升自我的。
把自己的知识、实际、见解和时髦元素天天放在一起兑上吐沫或尿水搅拌的,都是不自觉的自虐,也是一种无政府式的业已失控还无需不能认真管束的外泄。见的太多了,而那样做的人,多数为马路上昂着脖子走路的家伙们。值得批判和批评嘛?不值得的,人类社会和国家组织如果不能合手统管制约这类自由民主主义口号下的泛滥,别说什么民族进步和高尚了。
记得前不久网上有个系列照片,嘲笑印度人如今解手的条件和状态的,口气里当然也是错味的,可是那些嘲笑他国落后的中国人有没有去过当今现下的中国乡村和山庄,去过哪些边缘苦寂的小镇?没有哭还能笑得出来且在嘲笑里,是一个民族的可笑和可悲。问题是,哪里有什么管制和调节了,泛滥和放浪是当下时代“好玩”的必要。状态就不说了。
又会想,如果苏格拉底师徒三人没能事先制定自由主体内保证自由之畅行所需要的清规戒律,古希腊文明的硕果能产生多少,或者,生产出来后,能够被记录和流传多少。都知道,古希腊历史上战火多多,烧掉了不少,但还是保留下来很多;也拿古罗马说事,凯撒的战地书记被完整地保留并流传至今了。中国也有,毁掉得太多了。
现在中国盛行妥协。叫嚷民主和法制的人,是人山人海。都是“百无一用的书生”,傻子多,喉咙大而已。所以搞不好,因为自己搞不清楚还成天嚷嚷。有些观点我也许会慢慢说出。
谢谢雨伴兄如此花费时间细读细说,受益匪浅,再次拜谢!问好。
有空再聊了 。
回复 雨伴云归 2014-9-28 00:30
运用批评与批判的方法,作为文学艺术研究诸种方法中视野最为广阔的一种,把具体文艺现象置于社会文化这样一个大的参照系中予以多角度的考察,的确能透视到其它的诸种模式无法窥测到的本质性的东西。

艺术是一种社会性的实践,是人际间思想感情交流的媒介。它从社会中来,回到社会中去。艺术与社会之间的联系是相辅相成的,艺术既是社会之果,无疑也是社会之因。既然艺术的手段是社会的创造物,那么艺术创作所使用的语言是一种社会集体约定俗成的交际符号,它创造出来后,必然要回到社会中去。  

批评与批判的尺度?有时也是比较混肴的。自古“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所以《诗三百》要唱“关关雎鸠”,但是统治者出于统治需要,非要推出“后妃之德”的文为时而用,来窒息原本活泼泼的文学精神,以致倡导“文艺为政治服务”,更可恶了,因此才出现很多御用文学,旨在取媚主流意识形态,大搞“瞒和骗”“假大空”,欺蔽广大读者。

但凡御用文学,都像命题作文一样不自由,作家的自由思想被框范了,被禁锢了,剥去冠冕堂皇的伪装,剖析某个创作的意识流或作品的内涵,对其进行批评批判。假若其从这个过程中,寻不到娱乐中四两拨千斤的潜在价值,而是正经严肃之作,这总会让人联想到,惶恐岁月里的可怕之处。

再者,鲁老爷子也是旧文化营垒里出来的,自然也有其烙印;《狂人日记》的偏激就让人可笑:“吃人的历史”,但是,他却没有被历史吞噬,这又说明了什么?

但凡学者的正义感往往源于,看穿了虚伪骗人炼憨,还要宣之于人。不过政治的本质在于调和社会个利益群体的冲突,“哄蒙拐骗”诸手段在所难免。小道理有时也能触类旁通,官方封杀一些作品,目的不言而喻,这与正统文学和异端文学、遮蔽与启蒙的纷争没有太多的关联,其实核心是政治,不关文学一点事。让学者作政治,也未必作得好,要慎行之,因为良心,学者的同义语。

云归拜读是兄大作,手痒妄评,实属关公面前耍大刀,胡侃。哈哈,握手,秋祺笔健!
回复 风中的河 2014-9-27 20:55
  
回复 放飞情感 2014-9-27 18:13
     \
回复 今又是 2014-9-27 10:59
新兰: 批判和批评的相关一致点:为了进步。赞!
前进进!
回复 今又是 2014-9-27 10:58
放飞情感: 批判是是城管推倒再建,哭死喊死还是要变成灰堆瓦砾。批评是抹灰勾缝修补,原样屹立不倒,只是更美好。批判别人容易,像文革一脚揣你个死,批判自己不可能滴,批 ...
所以啊成天批判和成天批评的人里面,好多是连这两个东西到底是什么都是不清楚的。所以啊,过去是穷的人最不怕死;现在呢,不懂的人,最凶!
回复 新兰 2014-9-27 06:13
批判和批评的相关一致点:为了进步。赞!
回复 放飞情感 2014-9-26 19:34
批判是是城管推倒再建,哭死喊死还是要变成灰堆瓦砾。批评是抹灰勾缝修补,原样屹立不倒,只是更美好。批判别人容易,像文革一脚揣你个死,批判自己不可能滴,批评别人暴风骤雨,批评自己和风细雨,那才是自己。哈哈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