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老坑端砚》

热度 15已有 24439 次阅读2014-10-26 14:46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家庭生活| 中国历史, 中国人, 中国文化, 艺术性, 广东 分享到微信

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玩石头的没人知道,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把石头玩到家里弄成书案桌头瑰宝绮丽的,也是没法考证。可以考证的是,石头用来做成砚台从秦汉就已开始了,唐代以降,广东端州端石、安徽歙州歙石、甘肃临洮的洮河石做成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三石砚台。三石叫做山石也对。那洮河的石十之八九也是山内的,在河里不在山上而已。到了清代,山西澄泥砚以非石料的泥胎之身挤进四强中。国文房四宝中砚台这一块的四强开始等室入堂,成了公侯显贵、文人骚客乃至市井乡绅家里的一类器具也成了一类收藏。中国四大砚台兼合了实用性和艺术性成了中国文化物品系列里的一组杰出代表。


中国历史或是世界历史上玩石头玩得最疯的,当属宋朝,玩那个太湖石直玩得鸡飞狗奔,虚亏了富足江南,又在靖康元年间接把惠钦二帝玩成俘虏,凄惨了翩翩太岁,破碎了花花江山。


不要说文房四宝千华万种了,就说砚台估计行家们随口可以说上三天三夜。我没得那么多好讲,只晓得澄泥砚是泥做的,砚台群组中坐了老幺的位置。别小看这个老幺啊,中间隔了上千年,楞不登地以墨浓墨纯直挺挺地坐进厅堂随手还关上了大门,端的也是了不起。还说端砚吧,我也不是懂太多。对它的关注除了知道它是砚台家族中排名最前的老大,质量也是最好的;还知道父亲传到我手中的这方砚到我这里应该已是第六代人了。小时候就知道这砚台难玩,磨了老半天才得着一点点浓墨,倒是不易干,也很浓润,可是我哪有那个耐心啊,就着墨汁刷刷地不是很好。长大了尤其到了后来才知道家里很多东西文革中鸡飞蛋打了,剩下不多的物件中,这块端砚算是老字辈的了,是经得起摔还是没被小将们瞧上眼就搞不清楚了。那时,说到抄家,那些人都不用师傅带,几次下来就自成特工专家了,掀房顶、掘地板、撬书柜顺手得很,大到整箱的书画,小到镶金的假牙和枣木银镶筷,全都别想逃过,这方砚太能够留到今天,不知出了多少古怪。别说收你一方砚台了,把床都搬走让你睡地板还算好的,总比牛棚好。我那时还小,这些,见过几回,多数都是耳闻了。


端砚到了宋代也许是身价百涨了,还数广东的好,可是年代久了,到底民间还留下多少呢,估计为数很少的了。就算流传了几件下来,要找到质地好、品相好、曾经是名家收藏用品还要型纹俱佳,怕是更加稀有了。查了下,看到过几块极品端砚,价格没人说,物件估计也是非卖,只能看看了。


我手里的这块端砚应该属于好的一类,端砚配有石鼓文的,还要周宣王音训第一面的,网络上查了许多回,没见过。权杖说是见过一方,品相不如咱家的。心里好像捡着外快似的。其实心里明白得很,无论市场什么动静,都跟我无关的,等于说,无论什么价格我都不会变卖的。卖走了,得到的是钱,花得完的;留在手里呢,总是个念向,毕竟从老祖宗手上如此艰难地走到了我这里。失去了也就没有了,从此不在了。宁愿让它和我存在,哪天好好地用它写一篇大文,算是尽了后辈的孝心和敬意。不要搞得后辈无人也就是了。我的身后呢,不去想它了。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1

自然端石做制的一代绝品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2

端石里的白色条纹说明是最好的老坑里开采出来的端石原料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3

冻石。上佳品质。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4

上品品相。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5

清代端砚之石鼓第六面。上下两面砚台,按我所知,因为没有金线金粉或是白玉般的条纹,按常规,石头的级别就要下降了。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6

说是吴昌硕所用,好的砚台因为经过名家使用和收藏,价值可以倍增。


这一看端砚不要紧,刹车刹不住了,看了石鼓文又去看了石鼓文的现代书法,转而看见了一幅古朴典雅的扇面,上书一体二式之:山随画远,云为诗留!作者诗文笔画皆为上品,做得十分到家, 让人敬仰不已。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7

这幅扇面在我,价值万金。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8

我的砚台,留下来好不容易的。外延略有碰缺。用的年代久了。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9

背后可见石鼓文字,可见石料出自老坑。清代老坑该说已经无料了,我猜想会是很久以前开采的石料,清朝开制作成砚台的。请行家补充。



今又是《老坑端砚》_图1-10

盒盖基本完好















鸡蛋
9

鲜花
5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2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9 08:30
新兰:    世事沧桑,一言难尽,祖辈泣血饮泪,物质的东西天灾人祸损毁殆尽,流传给后人的骨血却奔腾不息...仁兄秋安! ...
不敢不能多想了。多谢,也颂秋安!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9 07:38
王正鹏: 注意:残疾人手法,除他无别人.
是吗?能否多介绍点他的传奇?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9 07:37
王正鹏: 万把筐鸡蛋都无用的
嗯,带着钢盔会好些!
回复 王正鹏 2014-10-29 07:08
今又是: 开了此价就回不了家了,准让鸡蛋给砸昏。
万把筐鸡蛋都无用的
回复 王正鹏 2014-10-29 07:05
今又是: 我这个是他做的吗?如何核实呢,就他这样做的?不过,看后面的石鼓文,我可以想像刻的难度,稍一偏或一抖就完了,得重新磨平了重新刻。 ...
注意:残疾人手法,除他无别人.
回复 Lmd 2014-10-29 04:59
今又是: 谢谢。
祝福
回复 新兰 2014-10-29 02:20
今又是: 不说还能笑,一说心发酸。
其实我家还算好,苦的其实是上辈老人。父母是知识分子,学校念书时就是优等生和先进学生,再说中国很多的世代望族其实在经历了太平天 ...
   世事沧桑,一言难尽,祖辈泣血饮泪,物质的东西天灾人祸损毁殆尽,流传给后人的骨血却奔腾不息...仁兄秋安!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18:34
王正鹏: 高凤翰治砚存世的东西不是很多
我这个是他做的吗?如何核实呢,就他这样做的?不过,看后面的石鼓文,我可以想像刻的难度,稍一偏或一抖就完了,得重新磨平了重新刻。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18:31
王正鹏: 这个就有点外了,极品开价太低了,要开也得过千万,
开了此价就回不了家了,准让鸡蛋给砸昏。
回复 王正鹏 2014-10-28 16:43
今又是: 多谢赐教。记住了。这就是知识。 后面的八个字尤为显要,再谢!
高凤翰治砚存世的东西不是很多
回复 王正鹏 2014-10-28 16:39
今又是: 权杖说查到的那个开价十万。讲不清楚,大陆和美国古玩店里我查了,没有见着第一鼓面的,第二以下的,好点的大约卖到3000美金左右,但是无法认定真假。    [ ...
这个就有点外了,极品开价太低了,要开也得过千万,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13:01
曾经湘桥: 也许是'文化一定要'传承'的信念吧?先父凭此携带一群子女从南洋返回中国,以为'传承'有望,四处捐学; 未几,日出东方,父亲很早因得'症'名'有钱'去世,几十年来 ...
就叫湘桥吧,特喜欢这个名字。
文字和桥有缘的,还因为我的故友曹小磊为中国文学先锋大将孙甘露写的那篇文字。文字中,水和船没有动,桥向后向远处退去了。我交过非常非常多的五花八门的朋友,眼睛一晃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心中难免想起来酸楚,不过也挺安心的,因为过去我们过得十分扎实。
南洋回来的?我有朋友家里也是南洋回国的,家里曾经是马来的橡胶王,估计现在也有可能在。祖上人去后,兄弟不合,美国的那位垄断了所有,国内那时政局使得国内人也不知情,等到知道时已为晚矣。就拿下陕西中路那里著名的一个楼房。周围好像也被掳掉不少,最后只剩下门庭一处,上下三楼。
到我父亲手里时,已经不行了,他曾经卖掉12副应该是宋代的画,而我舅公家的名画是被小孩不懂被人骗走好多的。还记得我父亲的那块白金表,去上油的,结果第二天修表的人拿了表关门失踪了。都是破事。我手上的这点小东西就是零碎了。祖上真正的积攒在江南的一些名胜和古刹里了。修缮和积功德捐出去的东西非常多,名字都刻在那里了。可惜吾辈已是无物可捐了。捐一份爱国情怀吧。握手!
回复 曾经湘桥 2014-10-28 12:06
也许是'文化一定要'传承'的信念吧?先父凭此携带一群子女从南洋返回中国,以为'传承'有望,四处捐学; 未几,日出东方,父亲很早因得'症'名'有钱'去世,几十年来,居域外的众兄弟始终为父亲婉惜。文革,屡获抄家,最后幸存留的也即一块墨砚上盖,出国时,留给广州的外甥(值不值得研究?不知道)。见今先生关乎文物、文化及物品历史评价,感念连连。原以为中国不太需要文化了,也许是基于父亲飞蛾扑'传承'给我们的概念;读今先生文字,无一不是对文化的招唤和热情,这就是我的得益。在此,一并对《依着画儿说说话》文致谢。''曾经湘桥''取名不是我的本意……,或名称为''那些故事''好些。我的离题,望谅。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09:51
新兰: 我家父亲祖辈的两处雕梁画栋、各带两个大天井的深宅大院,一处被日本鬼子焚毁,一处解放后被瓜分,而后遭文革浩劫,再后被水库淹没...解放时,姥爷委托叔姥爷月 ...
不说还能笑,一说心发酸。
其实我家还算好,苦的其实是上辈老人。父母是知识分子,学校念书时就是优等生和先进学生,再说中国很多的世代望族其实在经历了太平天国、义和团和鬼子入侵三波折腾后,死掉好多了。能够改组重建的,寥寥无几,多数还要混在党政军的边沿以求安妥。比如浙江的何家。去问何应钦的话他最清楚了。浙江何家曾经是江浙首富,联姻的有崔家,台湾的江浙老人知道的多,尤其是浙江湖州海岩一带的人。
太平天国对中国民族资本发展的第一波打击来自于对长江运河的切断,其实黄河一线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其间有个派系乘风而上了,那就是上海的青红帮,青红帮之前呢,我所知道的就和湘军吉字营(和哥老会)的舵把子曾老九曾国荃息息相关,有的江南大户当时依着这两条线,才能保持传统生意,不至于在动荡中被轻易灭掉。也等于是说,两头踩着一边的,早晚就会死掉。至于中小资本水平线上的,不会受其干扰,因为呆在比如上海和租借就会得到相应的保障。要做大,沾着党政军和洋鬼子,做做买办也行的。有些东西不好多讲了。但是就从历史上去看,将大家氏族铲光了,是中国非常大的一个损失,无非革命的趋势和在革命成果里得到成果的不太会去注意那个“间接的亏损“了。
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她的外公在上海解放后的第一声镇压的枪声中走了。没有所谓对错的。因为在当初,就是证据确凿。哈同别墅的地皮都是他家的,咋说呢?她家里也是出了很多革命者的,她先生的父母在中国也相当有名,不是在延安时出的名,也不是解放后的上海,而是民国以前不知多少辈数相替的民族企业家,在中国是无人不知的大牌企业。不是都没了?那么,现在呢,那些个家族名下过去的品牌呢?比如上海的亚明灯泡(当初亚洲第一和最大)、上海申新纺织一到九厂、郫县豆瓣酱、万春/字牌酱油、琵琶半夏露(?忘记具体了)、张小泉剪刀店(我父亲的世交)。。。。。。。拿得回来不?
我出国前沿长江一线走过,除了天津的运河码头和仓库,从上海,到镇江、扬州、南京、蚌埠经过天津到北京,脑子里都是父亲嘴里留下的故事,不多,但是很重。尤其在蚌埠。他不一样了,也是新青年了,主要讲的还是孝道还是做事得从地下开始。很多了。如何说,怎么说,说的清楚还有意思吗?只好闷在骨子血流里了。我教孩子是属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父亲,我非常诚切和挚爱的,但在品格姿态言谈风度上,我从来不给他们面子的。说句内里到底的话,美国孩子不一样的了,我之后我只能留给他们一块记忆和一段骨气了。能做到这点,我就算对得起上下了。活越说越沉了啊,不过都是真心话。跟新兰说说无妨的。
哈格一个吧。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09:28
放飞情感: 放歌与久远,传流与石头,写意与文化,故事是端砚。
嗯,就是就是。谢谢!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09:27
無心者無痕: 广东端州因端砚而名遐久远,也是现在肇庆市的一大文化特色产品,与肇庆的七星岩(据说涵有桂林的山西湖的水 )、鼎湖山等成为这座城市的文化名片   ...
广东也有七星岩啊,g就知道桂林的。桂林我非常熟悉了,前后去过不少次。
网上资料说,那里早已挖空了。老坑大约好几百年前都没石料了。那么哪来王正鹏说的那种青皮鱼白的石头呢?端砚很笼统我知道,也分七八种。但是老坑就是老坑,因为有纹路线脉和石头的质量自己证明的。我的这块,右上角有两个小的地方有那种“金块”和散线,所以该是不差的。
这两天天天在找砚台,昨天想买一块的,初步已定下,一看是拷贝品(老外很老实不说谎的)ha就退了。回头查淘宝,这里多少美金,那里就是多少人民币,甚至还更低。比如一个木制笔架,假如说是美金30,人民币就卖24元。气疯。可是我买不到啊。国外淘宝有什么委托代办的,不懂,嫌烦。干脆让人从上海给我带来算了。
回复 新兰 2014-10-28 09:22
今又是: 小东西了。都是些零碎。就算留存吧,一点点心意,一点点念向。谢谢!
我家父亲祖辈的两处雕梁画栋、各带两个大天井的深宅大院,一处被日本鬼子焚毁,一处解放后被瓜分,而后遭文革浩劫,再后被水库淹没...解放时,姥爷委托叔姥爷月夜埋藏在深山老林的二十多箱珠宝,还没来得及告诉后人,就被镇压含冤离世,姥爷家的书籍古董也被红卫兵付之一炬,烧了三天三夜,姥爷气得当场一只眼睛失明。我的父母双方家人既有国民党,又有共产党,真不知他们如何相处...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09:11
Lmd: 好!
谢谢。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09:10
王正鹏: 应为极罕见之品
权杖说查到的那个开价十万。讲不清楚,大陆和美国古玩店里我查了,没有见着第一鼓面的,第二以下的,好点的大约卖到3000美金左右,但是无法认定真假。   
回复 今又是 2014-10-28 09:08
王正鹏: 清代高凤翰(1683--1748)治砚,高凤翰与杨州八怪齐名并为友。
材质为青皮中夹渔脑白,属上品中之中品,补文字,属上品中之上品。
文以德贵,砚以德贵。 ...
多谢赐教。记住了。这就是知识。 后面的八个字尤为显要,再谢!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19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