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答无心者无痕:关于神秘主义和诗学的一般哲理之认识》 ...

热度 6已有 5977 次阅读2015-5-18 09:35 |个人分类:哲笔信手|系统分类:文学| 哲理 分享到微信

神秘是一个和人有关的词语。它和实存对象及感知有关。神秘主义的提及,应该是文艺复兴好久后的概念,至于神秘宗教的、情理的、文学的和世俗的概念,种类恐怕很多了。着重点也不会一样吧。

语默的相关我基本涉及过一些面和点。不一定都是确定的,但是路子是有的,多少我也说到过。只是我常年的习惯是,既定范畴里的事,如果不是技法技术和技巧,而是落在精神和智慧方面的,一般我都不会说透。这是一个习惯和一般准则。所以会点到为止,这其实也属于神秘主义的要求之一。

什么叫语默,这又回到维根斯坦那里去了,总归的话可以是“不说的理由”。类似席慕容和余秋雨之“不说罢了”,就是以这个哲学理论概念为基础的文学也或诗学手法的应用。多少人知道我不清楚,反正语默和我是知道的。

维根斯坦的背地似乎是逻辑本质和逻辑方式的概述和讨论。其实不尽然。因为那种解释,只把一种见识当作成序列的认识标准和习作手法,而他逻辑的本身,远不止这些个“简单”。我们如果把他的理论按事就是的归在原本的哲学体系里,那么,所谓的“不说的理由”就不仅是一种可被用来行走的手法,更是一种哲念。它的原本包含了对于尼采的总结,对于沙特的理解,也包括对于卡夫卡之类的手法的认识(卡夫卡属于后期,我说的是手法之归类)。

那样,神秘是一种理由,用来不要丢弃存在。因为存在于认识的存在,一经说出便不再存在,因为属于那个存在的神秘不再存在了。其次,那是一个必要的认识方式,来自于不说的前提下,理清思维和认识的场景和途径。再就是要将哲学思辨从实用科学里划分出来,用于更正一种科学带来的误导,也即科学做不到的“认识”。道德质量和价值可被数学通过量化计算吗?不可能彻底的,因为数学的模式是一种已被可被既定的,而精神之类不断进步进化的”物质“是不断变化的。所以,必须要把哲学的某些比如神秘,从实用科学里暂时切分出来,这是为认识清场的必要过程。也属实践。另外就是知识是有限度的,来自于我们人类认识阶段性的限度。数学等作为具体的方式,非常有用和意义重大,但是永远不可能完解属于认识和精神的一切。由此,神秘永远存在。

语默其实是哲学的。他不是一个简单意义上的诗人。是否从诗歌里为了诗歌途径了哲学,这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哲学的认识和哲学的手段能够提高认识,也即通过诗歌表达已知和丞待理清的那片认识场景。

他写过一篇我非常赞赏的诗歌,记得名字是《枯竭的海》,全文拢共八个字。而表述包括了标题的词用。非常高级。里面就是不同于祭祀玄学的神秘主义之手法。这不是主义,而是归在这种主义之下的一种用来进行文学冲刺和突破的手法。就那八个字,把诗学的格式,段制、章理(空于实在的跳跃)和哲理性的指示,演绎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我来美国后从未见过。至于动静,远近,虚实,明暗,生死,认识和存在这些一般的手法全部囊括,这不稀奇,杰出的是如何去哲理地高度概括,用来只说想说和能说的,而把不该说的全部砍去。

我向来不用一般诗学的方式去读语默的,我哪怕只要动过一点那样的心思,在他的精深面前就要丢尽脸了。还好,狂风没有使我面带羞惭落成一丝不挂。

语默写诗是在青少年时期,起名语默在何时?语默二字是非中式的,因为不管他当时是如何通过学习认识自己的,当他开始用语默作为笔名出发时,有关笛卡尔、康德、尼采、卡夫卡、维根斯坦之类的人的哲学有利于文学写作之认识方法和见解他已全部一体地完成行走了。这来自于他诗文里树建的表现,而非口说言传的情感性诠注。这类东西非得长期规制行走在高度智慧的理性里,才能既定方向和既定行走和路数的。这里,技术技法、手段手法(前后二者不同的,分为客观承继主观应用两个层面)已不重要,因为全部不是问题了。也许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了:如何去提高文辞表现之内在的质地和价值。语默,也即”不说的理由“,不等于沉默,而是有针对性地保持不说,为了清场,为了归静,为了神秘的美丽和召唤,保持一个原始本初里才会有着的纯洁与高尚。

不说,在很多情况下是保持智慧的姿态。也是去排除情绪的干扰和通世的侵袭。人若这样,便有了一种高尚的气质和无邪的高傲,可被用来做不一样的、生命的陈述。

谢谢你又一次打开我的思路,看似寻常却是难得。拜谢!

注:今天事情非常多,小儿子要进入高中,大儿子要预备大学,草此匆匆,有关字眼细节,有空了我会修改。疏漏不妥之处,敬请谅解。谢谢各位。









鸡蛋
4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7 08:06
今又是: 嗯,这个比较狠!赞!
  
回复 今又是 2015-5-26 10:50
mrasiandragon: 老神在在,还是有定力的。
嗯,这个比较狠!赞!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6 08:02
今又是: 会不会接着吧嗒一下砸地上?哈哈哈哈。
老神在在,还是有定力的。
回复 今又是 2015-5-23 09:48
mrasiandragon: 头没晕而是眼前一亮。    
会不会接着吧嗒一下砸地上?哈哈哈哈。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3 08:38
今又是: 没说研究啥,这比较头晕!
头没晕而是眼前一亮。   
回复 今又是 2015-5-22 09:30
mrasiandragon: 好!等我把夏娃那片叶子拿下来研究研究。
没说研究啥,这比较头晕!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2 08:57
今又是: 我去问亚当,你去问夏娃,下午我们开个讨论总结会,以正“千年之误”。
好!等我把夏娃那片叶子拿下来研究研究。
回复 今又是 2015-5-21 10:23
mrasiandragon: 从树上摘下的还是在偷食之后才有的。
我去问亚当,你去问夏娃,下午我们开个讨论总结会,以正“千年之误”。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1 08:33
今又是: 是啊,我在想,阿夏之前是哪里采的那片橄榄叶的。从艺术家的想象里?
从树上摘下的还是在偷食之后才有的。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1 08:30
今又是: 你敲锣,我打鼓,行不成,死不休!
  
回复 今又是 2015-5-20 09:51
mrasiandragon: 若能成行,天下太平矣。
你敲锣,我打鼓,行不成,死不休!
回复 今又是 2015-5-20 09:50
mrasiandragon: 都是阿当偷食之过。
是啊,我在想,阿夏之前是哪里采的那片橄榄叶的。从艺术家的想象里?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0 08:55
今又是: 咦,这个蛮好的。是入木三分。明天要号召全美进行消化学习,先从白宫开始!
若能成行,天下太平矣。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20 08:53
今又是: 悲催的是,人类已经可以骄傲地宣称:我们已经学会毫不为难地穿上衣服,带着搅乱的认识,面对自然。
都是阿当偷食之过。
回复 今又是 2015-5-20 08:45
mrasiandragon: 狂风若能使君落成一丝不挂,不是神秘那是诱惑 反过来说是你有勇气敢于坦然面对大众。
悲催的是,人类已经可以骄傲地宣称:我们已经学会毫不为难地穿上衣服,带着搅乱的认识,面对自然。
回复 今又是 2015-5-20 08:43
mrasiandragon: 静默不语,愚人也像很智慧。
絮絮叨叨,能者亦成为无知。
咦,这个蛮好的。是入木三分。明天要号召全美进行消化学习,先从白宫开始!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19 09:44
狂风若能使君落成一丝不挂,不是神秘那是诱惑 反过来说是你有勇气敢于坦然面对大众。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5-5-19 09:38
静默不语,愚人也像很智慧。
絮絮叨叨,能者亦成为无知。
回复 今又是 2015-5-19 09:02
無心者無痕: 语默而捻花一笑,在我看来,已经不是一种理由而是一种境界,一种心领神会而无需再说的境界,一种清静而美丽的境界,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其已经是形而上的“灵虚” ...
是的。简单普通里,还有一说:距离是美! 距离不是会产生具象的模糊嘛,用心看的结果就不一样了。你说是吧?
他现在忙得要死,最多一天要工作20小时,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而且绝不肯为了私利去减少过程,降低质量,所以这20小时劳动的内耗是很大的。还有多少时间用来写东西呢?一般写没有问题的,要奉行自己思想的召唤,在质地上向着更高更远,便会举步艰难。
,因而“无处不点而无点为规”而为大多数人所不解而被命名为“神秘”//哈哈哈哈,对无心者无痕最好的注解!
多谢,问好,祝顺利!
回复 今又是 2015-5-19 08:57
無心者無痕: 在我的理解里,语默者与“捻花一笑”有异曲同工之妙哩,在我的一些研判股市行情的朋友里都有一种共识,要描述研究的结论时,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
是这样的。另外一说是“只可意味,不可言传”。好多时候,知会了就行了。
我大约是从行文的角度来说的。生活其实即简单也复杂,理清楚思路和要点不容易。即便有时我们认识对了,把握持久又是一种讲究。
股票我就不懂了。不过听说过不老少。这种东西的确也很难讲的。我记得初来美国时就得出了两个结论:美国医生和律师(或更多涉及法规条律的人),会解释和分析情况,但不会轻易地“明指”尤其是决定。是行业里的忌讳。内里是否有同样的原因呢?
落在文学的写作或创作里,至少他,学习和思考的时间会是写所花的时间成倍的级数。于是,那个进程里,认识和知识的结合和应用的界域,会被理性而又精致地缩小,以便抓住主题。出了那个界域和状态,我们都是平凡生活中的平凡人,要经理和打理各种属于责任和义务的碎事。没办法的。
他蛮奇怪的,路子基本有三个。可我依然能够并欣喜地发现,他原创的写作里,行走时,从不操搬原式原句,也不会跪在”铭文“前,或醉在”鸡汤“里。他走出了那种囚牢,这是我对他的文字的看法之一。
文这个东西很难说,于是抓住了要点去重新看的话,是可以非常简洁非常明确的,只要抓住各个阶段任务的总方向就是了。阶段性里,是人都会有不足和欠缺的,一旦认得认定了,那些不足和缺陷就不太会成为新的阻拦了。接着,质的飞跃便定能产生。谢谢!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